我和男神又挂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

      他无力地垂着头,血液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在干燥肮脏的地面上,他发觉力气在渐渐流失,意识渐渐远离,视线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他并不知道现在几点,但他很清楚,时间已经过了。池魅不可能再来这里,他也不可能在这里等到她了。
      
      但这不代表梁景打算放弃,他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对于他来说应该是几天前的前世里,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还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所以他想找到池魅,神秘人提醒过,他们两个都是被追杀的人,他这边情况糟糕,池魅那边也绝对不乐观。
      
      他觉得如果能够平安遇到池魅,他首先一定要拿到她的手机号码,没有手机号码就好像回到了古代通讯不发达的时候,传递信息变得无比艰难。
      
      现在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休息之后等到体力恢复,他应该往哪个方向去找池魅。他记得池魅在这里预定了酒店的房间,只是他前世却没有把这些信息记下来,谁能想到这些信息可能会用到呢?
      
      即使梁景是写悬疑文的,但在需要休息的时候谁会让自己紧绷着神经去记住所有细节?更别说,梁景那时候还遇到了暗恋多年的前桌,满心欢喜。
      
      眼皮越来越沉重,梁景的呼吸也渐渐变得浅淡,但这时候小巷里由远及近传来了“哒哒”的脚步声,声音听起来是皮鞋走动的声音,有人在往这边走来。
      
      梁景在即将昏睡过去之前耳朵轻轻动了一下,听到了在寂静小巷里被放大的脚步声,想把自己的身躯缩起来躲的更隐蔽。
      
      不管来人是谁,他不想被发现。
      
      他像一个被关在笼子的老鼠,只能缩在这个黑暗的角落里,屏住呼吸,细细去辨别来人的目的。
      
      最后一双皮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仰起头,看到了一个嘴角带笑的青年,青年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他,表情上看倒是没有敌意。
      
      滴答、滴答、滴答……
      
      他受伤的手臂还在滴血,在地面上汇聚成一滩黑色的小血泊,青年显然也发现了这一情况,他勾起嘴角,忽然蹲了下来,跟梁景的视线平齐。
      
      梁景眼里布满血丝,是没休息好的表现,他也盯着这个不速之客的眼睛,眼里带着警惕和敌意,手臂绷紧了,只要青年有任何伤害动作他也不会坐以待毙。
      
      青年跟他对视了几秒钟,忽然轻笑了一声,引起梁景的不解。
      
      “放轻松点,别这么紧张。”青年态度友好地说,“我叫秦寻,是来帮你们的。”
      
      “我们?”梁景没有放下警惕,“你是什么身份?能帮我们什么?”
      
      秦寻摸摸鼻子,“解释起来就太麻烦了,我知道你们现在被人追着跑,你这一身伤也是为了躲避追杀才弄出来的吧?”
      
      “所以?”梁景难以信任相信眼前这个人。
      
      实际上,他现在对神秘人也产生了怀疑,只是还没有找到证据。
      
      秦寻很有耐心,他用一种安抚人的语气好声好气地说:“你不是要去找池魅吗?我可以带你去找她,不过我得先帮你处理一下你的伤。”
      
      梁景有些愕然,这男人还认识池魅?
      
      在他还在震惊的时候,秦寻已经走过来想把他扶起来,梁景动了一下,皱着眉头:“等等!你没有说清楚原委,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因为心里对神秘人有疑惑,梁景现在对莫名其妙帮助他们的人也不得不提高防线。
      
      “你能这么警惕,我们很欣慰。不过你需要止血。”秦寻此时不再客气,上前就是往梁景的脖子上劈了一个手刀。
      
      梁景只感到后颈伊一疼,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的时候,梁景发现他躺在一个房间里的床上,而且这个房间还有点熟悉,他想了一会才发现这应该是前世池魅订的那个房间。
      
      浑身都在疼,但他还是忍着疼痛坐了起来,扭了一下脖子,后颈传来钝痛,提醒着他晕倒前,那个叫做秦寻的青年都对他做了什么。
      
      他环视一圈房间,发现房间里没有人,喊了一声,“秦寻?你还在吗?池魅?”
      
      很快,秦寻的声音就从卫生间里传来,“等会,我在方便。”
      
      梁景听到声音等了一会,他自己在心里估计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来分钟,但是秦寻还没有出来。
      
      他不禁怀疑,难道这青年还有点便秘?
      
      “秦寻?你还在吗?”他忍不住又问。
      
      可这次,卫生间里再没有传来声音。梁景无比疑惑,以为是秦寻故意没有回应,又等了几分钟,终于忍不住下了床摇摇晃晃走过去,重重的砸了一下卫生间的门。
      
      “砰砰!”
      
      “在不在?出来!有事说事,你到底打哪儿来的?”梁景已经有些发怒。
      
      确实很感激秦寻帮了忙,可秦寻出现的太恰好,又行事过于神秘,他想找到可以信任的证据后再信任对方。
      
      但他外面动静这么大,秦寻居然也没有再传出声音,这可就不是秦寻耍不耍他的问题了,梁景开始怀疑秦寻是不是在卫生间里出事了,比如晕倒了,失去意识了……
      
      梁景不再细想,卯足了力气一脚踹在门上,卫生间的门是被踢开了,可是卫生间里却空无一人。
      
      秦寻根本就不在这里。
      
      但梁景又确实听到秦寻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出来,说他在方便,可过十几分钟后人久不见了?
      
      他确定他一直都在房间里看着,如果秦寻偷偷跑出去,他不可能没发现。
      
      人还会凭空消失不成?
      
      梁景不信邪,又喊了几声:“秦寻?你在哪儿!回话!耍人很好玩吗?”
      
      一边说话,他也试图在卫生间里寻找录音设备,是不是秦寻提前设置好了录音故意骗他的?
      
      可卫生间里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多出来的东西,反而能看出马桶确实有人用过,卷筒纸还被折成了一个千纸鹤的样子,足以看出之前在这里上厕所的人有多无聊。
      
      梁景盯着马桶无比纠结的看了一会,突然冒出一个非常荒诞的想法,难道秦寻方便的时候一冲厕所,把自己给冲没了?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的,他真是遇到太多怪异的事情,连想法都变得乱七八糟了。
      
      梁景不再留在房间里,而是去找前台服务,问了一下有没有看到跟他同来的青年离开,又是用谁的身份证开的房间。
      
      前台服务很客气的告诉他,跟他同来的青年没有离开,房间是用梁景的身份证开的。
      
      梁景问完后,心底发寒,没有离开?那为什么人凭空消失了?
      
      ————
      
      池魅查过K748的停靠站信息,知道这趟车途径她的家乡和伽理墩市,伽理墩市排在前面,上车时间是七月二日的六点半。
      
      神秘人在给了她车票之后,并没有马上就离开,反而告诉她,他会暗中为她护航。
      
      只是无论她怎么追问,神秘人也不透露半分他的来历,该说的就说,不会说的坚决不说。
      
      有神秘人的护航,她顺利安全来到了候车厅里,手机没有时间充电,现在已经彻底关机了,她也没有可以消遣的事情可以做,只好坐着发呆,等火车检票上车。
      
      也没多久了,只有几分钟就要检票了,大部分乘客已经开始拥挤起来等着排队了。
      
      池魅也打算去排队了,但这时候神秘人出现了,她其实并不知道神秘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好像神秘人无所不能,哪里都能去,根本不受限制。
      
      神秘人给了她一瓶饮料,和盒饭零食,说话的声音还是很怪异,语气平平:“喝点饮料吧。带上这些食物,火车到终点站时间过长,你带的食物恐怕是不够的。”
      
      这么贴心?
      
      池魅迟疑地看了好一会这个神秘人,可她的眼睛没有自动去除马赛克的功能,所以也看不到一团模糊之下的脸。
      
      池魅只接过饮料,喝了一大口,因为也确实很渴了,她觉得神秘人好像莫名其妙对她太好了,“这么好啊?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脸上加了马赛克特效,我完全看不到你的脸呢?话说,别人看的到你的脸吗?”
      
      神秘人却只是把剩下的食物塞到她手里,转身就走了。
      
      池魅瘪瘪嘴,目光追随神秘人,想知道神秘人是怎么离开了,只是看了一会好像只是在眨眨眼睛之间,神秘人就了无踪迹了。
      
      她很老实上车了,想着神秘人说的确实没错,如果她不打算下车,一直坐车坐到终点站的话,她确实需要更多食物。
      
      只是……梁景呢?
      
      她低头看了看车票,心想,可能他就在车上了,她上车后就可以在车厢内的对床看到他。
      
      这么想着,池魅的心情就好很多了。她打了一个哈欠,眼皮有点重,好像有点困了。
      
      上车的过程正如预知梦里一样顺利,只是她上了车找到自己的床铺后,发现对床是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
      
      梁景怎么不在?神秘人骗了她?
      
      池魅放好了东西,有些迷糊的想着。
      
      她好像很困,困到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睡着。
      
      可她还要找梁景呢!他或许在别的床位,或许在别的车厢呢?
      
      这个念头支撑着池魅站起来,可很快她就被席卷而来的困意打倒,昏昏沉沉倒在床铺上,直接睡着了。
      
      神秘人送的那瓶饮料,正安安稳稳地立在桌子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K748在文中设定里,男女主第一次乘坐K748先从伽理墩市到池魅老家,然后从池魅老家坐车,他们就是当天坐车当天出事。
    如果池魅在伽理墩上K748,她就会在火车上度过整整一天,再到第三天凌晨才狗带。
    所以时间上是没有变化的,不存在说她第二天从伽理墩市上了火车然后当天就因为火车失事去世了。
    [为了理清这关系,作者都快绕晕了,打算开一本不烧脑,真.无脑小甜文,大家觉得好不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