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神又挂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昏暗的车厢内,池魅忽然睁开了眼睛,列车“哐当”一下重重的晃了一下,随后她感到列车稳稳停了下来。
      
      她有些迷茫,想着怎么这列车也喜欢临时停靠吗?还是到站了?她下意识伸手摸一下身侧的东西,摸到了一个包包,心底有些疑惑。
      
      之后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很自然地按了一下手机的电源键,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才睡醒的她感到有些刺眼,眼睛隐隐有些刺痛。
      
      眯着眼睛看着此时电量还有百分之七十多的手机,池魅终于发现有哪里不太对,首先,她记得她是因为手机没电,盯着梁景看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了。
      
      那么为什么已经因为没有电而关机的手机现在忽然又有电了?
      
      其次,她死死地盯着手机锁屏页面上的日期:七月一日,零点整。
      
      她生怕是自己还没有清醒看错了,于是用力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视线终于清晰起来,而那日期也在她的眼里越发清晰。
      
      安静的车厢内,乘客们都在休息,池魅听到外面磅礴大雨的声音,惊魂未定地轻轻瞥了一眼她的对床,一看就发现她现在是躺在上铺。
      
      但是她跟梁景所上的列车,他们是睡在下铺的。
      
      很不对,太奇怪了。
      
      池魅又拿出手机看时间,生怕是因为自己调错了时间,又用网络自动校对时间校对了一遍,发现校对后的时间还是七月一日,只觉得脊背发凉。
      
      这根本不可能,她应该在列车K748上,睡在下铺,跟梁景待在一起,怎么会在这里醒来?
      
      她“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开始认真回想她昨晚熟睡之前的事情,最后很悲催的发现她好像只是因为太困了撑不住就睡了一觉,睡醒睁开眼睛就来到这里。
      
      池魅觉得这里很眼熟,待她查看过自己的行李又从上铺下来,坐在过道边上凑在窗边看外面漆黑一片的空地上一些灰白的区域——被水淹没的田野。
      
      她终于知道她现在是在哪里,她在去往伽理墩市的火车上,大半夜被颠簸的火车震醒了。
      
      所以……之前那些只是一个过于真实又漫长的梦吗?
      
      因为是在做梦,所以才会梦到那些离奇的事情?爻大真的是梁景吗?
      
      她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拂去冷汗,脑子的思考活动都停滞下来,在为了什么事情而感到不安。
      
      池魅不知道到底是那个梦给她留下来的影响还是她其实也弄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她拿着手机翻过来转过去,最后决定拿出手机看看爻大的微博。
      
      爻大的微博最新的微博还是那条关于开签售会消息,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变化,她心神一动,不知道怎么的就转到梁景的微博。
      
      梁景是个非常到处旅游的人,从池魅高中毕业后,她悄悄关注这个人的消息后,很多时候发现他不是在准备出游就是在出游或者出游回来的路上。
      
      他的微博上有很多旅游的信息,他喜欢分享自己的旅游心得,给需要的人提供建议,起初可能梁景也没什么其他心思只是单纯想分享,可渐渐的反而有了一些名气,似乎也是一个微博大V了。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看梁景的微博了,因为她发现一直不明不白的暗恋一个自己没有勇气表白的人实在不太好,有心不再去关注他。
      
      现在她也觉得自己可笑,好像就因为一个似是而非的梦——而她想证实这个梦的真实性,她不仅自己打脸还很细致的翻看他的微博。
      
      很快,她在梁景的微博里发现了一些线索。
      
      大概是在一个礼拜前,他发出来的一个旅游路线是把梵昇市放在终点站,并且标注了抵达梵昇市的日期,六月三十日。
      
      但五天前他临时发出了改路线的微博,他所有途经的城市都改变了,却唯独把梵昇市挪到了六月二十七日,终点变成伽理墩市。
      
      起初池魅咋一眼看去,也没觉得有什么,但她下意识想把这些现实跟那个诡异的梦结合起来。
      
      于是她发现结合起来一看,梁景似乎真的就是爻大。因为改路线跟签售会消息发布的日子是一样的,终点也是一样的。
      
      可是如果只是一个巧合呢?或许她需要验证一下?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池魅已经打开了私信梁景的页面,斟酌片刻打下一行字:[请问,你金江作者爻吗?]
      
      默默关注梁景的微博好几年,她从来没有私信过他,从来没有点过赞又或者发表任何评论,这是她第一次戳他。
      
      她很紧张,即使心里也很清楚,他粉丝众多,根本就不太可能看到她的留言。但她就是紧张,因为她在验证猜想,因为她想知道之前经历的三天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
      
      她更想知道,梁景是不是也跟她一样的情况。
      
      点击发送后,池魅觉得自己浑身力气都快用尽了,可她还是觉得不太保险,又转到爻大的微博,看着爻大那恐怖的粉丝量,深深质疑自己的决定。
      
      唔……还是试试吧?说不定爻大就真的这么无聊刚好就翻到她这个僵尸粉的留言呢?
      
      这种事情不是要比那个弄不清状况三天要简单多了吗?她只需要动动手指头打打字就可以。
      
      于是池魅没有心理负担的给爻大留了一条私信:[大大晚上好!睡了吗?我有个问题超级想问,爻大的本名是叫做梁景吗?]
      
      两条留言都发送出去后,池魅心里还是不踏实,于是她几乎是颤抖着手点开了通讯录,在她通讯录的角落里,静静的躺着梁景多年以前使用的手机号码。
      
      好吧,其实根本就一点都不浪漫,他老早就换了号码,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从来没有换过号码只为了等心底深藏的她几年后的一通电话’之类的狗血情节。
      
      而她也早就不知道把以前用的电话卡扔到哪里去了,笑话,她可是一直在逃避过去,怎么可能会留着以前的号码?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她其实没办法通过电话联系梁景。
      
      池魅无声地在心里抓狂了一会,很矛盾,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相信那只是一个梦,那她就不应该去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而是应该在这里等着火车到站,然后高高兴兴去参加签售会,见到她喜欢的大大……
      
      可是,她醒来后,眼前的一切都跟那三天的情况太相似了,有些刚刚好的巧合,不知道是现实融进了梦境里,还是梦境成为现实。
      
      究其根本,大概就是她很希望爻大就是梁景吧。
      
      那个奇怪的梦境里,被她暗恋的梁景向她表白,大概就是她最深的渴望了,只是她在梦里表现还这么怂,居然还是想逃避。
      
      池魅苦笑着爬回到床上,直挺挺的躺好,闭上眼睛后满脑子都是那三天的画面,仿佛不是她所认为的梦境,而是她的亲身经历了一般。
      
      这时候的她还没有想到验证梦境的办法还有很多,比如说观察这趟火车临时停靠的时长,又比如明天醒来后爻大是否会发布延迟签售会的通知,又或者会不会有其他变数?
      
      她也没想过,如果证实梦其实就是她切实经历过的现实,这又代表着什么。
      
      她拿着手机,开了提示声,只是为了在对方回自己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但直到她再次打着哈欠睡着,手机也没有响起提示声。
      
      ————
      
      安静又昏暗的酒店房间内,床上的男人突然痛苦地蜷缩着身躯,紧绷到极致忽然舒展开呈现一个“大”字躺在床上,额头上布满细汗,仿佛经历一场异常艰难的死里逃生,正在急促的喘息,汲取着空气。
      
      他瞪着眼睛,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目露疑惑,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反手摸了一下身下所躺的地方,入手柔软,绝对不是火车上的硬卧。
      
      梁景心里一惊,往自己的左右两侧看去,终于意识到他如今就躺在一个酒店房间里的床上,而且这个酒店的摆置对于他来说很熟悉。
      
      他抬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就这么保持躺着的姿势思考他醒来之前的事情。
      
      醒来之前,他和池魅乘坐一趟火车,火车的车次为K748,他上车后就因为受伤太重,过度劳累直接昏睡过去了。
      
      但睡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在酒店里,他一概不知。
      
      难道他们抵达目的地,这里池魅为她安置的地方?
      
      梁景思索片刻,空荡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他稍显急促的呼唤,“小池?你人呢?你在吗?回答我!”
      
      没有人回应,房间里面东西多,即使房间空旷他也甚至连自己的回音都听不到。
      
      梁景挪动了一下,他发现他的身体并不虚弱,相反……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非常健康,没病没痛,没有任何受伤痕迹。
      
      他以为是那个神秘人喂他吃的药的效果,并不是特别在意,而是起身下床摸索着想找酒店里的座机,想着或许可以给池魅打个电话——他忽略了他其实没记住池魅号码的事实。
      
      “啪”一下打开灯后,房间顿时亮了起来,一部看起来特别眼熟的手机映入他的眼帘。
      
      梁景“啧”了一声拿起了手机,越发疑惑,这应该是他的手机没错?但他的手机不是早就丢了吗?
      
      他这时候看向手机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对,再按一下电源键,锁屏上郝然显示着“七月一日;零点零五分”。
      
      梁景手一抖,手机险些摔落在地,他不信邪用网络自动校对,无论校对多少次,日期都是七月一日,甚至发简讯询问夜猫子朋友,得到的答案也是七月一日零点,朋友还因为他的问题说他真奇怪。
      
      他翻看自己的微博,他发出的通知没有了,时间似乎真的回到了三天前。
      
      这样折腾一下,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就在梁景想退出自己的生活微博时,他看到了一条很违和的私信,来自一个他一点都不眼熟的粉丝ID。
      
      [请问,你是金江作者爻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池魅&梁景:万脸懵逼.jpg
    【这才循环的开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