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抓包

      大概是白濯长相清秀,吃法却过于凶残的缘故,路过煎鱼摊子的人基本都要回头看上几眼,有的甚至站的那儿看猴戏似的对他指指点点。
      
      白濯正啃小鱼啃得正欢,也没工夫搭理那些人,径自拿过大娘刚烤好的小鲫鱼,继续开吃。
      
      结缘桥距离含烟楼不远,偶尔也会有含烟楼的熟客来此处觅食,路过的人自然会看到白濯坐在小板凳上啃鱼。
      
      只是含烟楼的人都见惯了白濯高贵冷艳的模样,当他们见到煎鱼摊子后边神似白姑娘的少年时,也没往某个奇怪的方向想,只是觉得这少年可能是白姑娘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有人上前询问:“小伙子……”
      
      “干嘛!半条鱼都不给,出价十倍也不行!”白濯狠狠瞪着来者。
      
      那人:……
      
      那人忍了忍,问道:“不是,我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失散的亲人,姐姐或妹妹的?”
      
      白濯摇摇头,道:“没有。”
      
      那人:“那你认不认识含烟楼的白濯姑娘?”
      
      白濯抬头,认出此人,只是骗人无数的他面对熟人依旧淡定自如,道:“认识,白姑娘美若天仙,超凡脱俗,在这苍京谁不认识。”
      
      那人惊喜道:“那你知不知道你和白姑娘很像?”
      
      白濯又白了一眼:“白姑娘比我美多了,而且我是我家独苗苗,像也没啥关系,走开,别耽误我干正事。”
      
      那人欲言又止,正琢磨着如何开口时,便被身边的人拉住了,身边人道:“你别傻了,这家伙怎么可能是白姑娘的亲人,就算是也别认了丢白姑娘的脸。”
      
      白姑娘一听,火了。
      
      将手中未啃完的小鲫鱼放在摊子上,怒道:“你娘的说谁丢脸呢,老子抽你信不信!”
      
      身边人回道:“说你怎么了,顶着白姑娘的脸就别出来丢人现眼!”
      
      煎鱼大娘在一旁听着也怒了,这年头长得好看也被骂?大娘丢下铲子,走至摊前,指着两人道:“你们两个怎么说话的,人家小伙子吃个鱼关你们什么事啊,含烟楼是什么地方,你们也好意思说得出口!”
      
      第一个说话的人无辜中枪,明明他只是问了几句而已啊。
      
      白濯与大娘并肩:“就是,有些人长得丑怕是嫉妒了吧!”
      
      四人齐齐开起了嘴炮,周围也开始围起了不少人,皆是议论纷纷,只是众人在看到白濯这张脸时,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真像真像,可惜是个男的。
      
      白濯本不意理会二人,只是两人实在没没眼力价,竟然在他吃得正欢的时候打断他,这才是真正的导火线。
      
      四人一去二来吵了几番,花了不少功夫,白濯回头瞥见自己啃了一半的小鲫鱼已经凉得彻底,当即火冒三丈,闭上嘴,换上拳头说话。
      
      那两人骂得正欢,不想白濯竟然动起了手,一时不察竟被打了个正着,立马捂住眼睛疼得四处乱叫。
      
      两人素日沉浸在酒肉色|欲中,哪会是白濯的对手,被白濯打伤后,也敢上前讨公道,只放下几句狠话后便灰溜溜地走了。
      
      如战胜公鸡的白濯再次回到摊子后,招呼着煎鱼大娘继续煎鱼,旁若无人地岔着腿坐在板凳上再次开吃。
      
      煎鱼大娘似乎是被这位长得斯斯文文的小伙子的战斗力吓到,懵了好久才道了声好。
      
      突然,又有人不怕死地站在了他面前。
      
      白濯见其不开口,也懒得搭理,无视完继续吃自己的。
      
      “请问……”
      
      ……
      
      “问问问,问你祖宗十八代,老子和你们不熟,快给老子滚!”
      
      白濯愤恨地将鱼骨头扔到地上,看也不看便握紧拳头开打。
      
      来人明显是看到了他先前的战斗力,上前问话的时候有了防备,在他的拳头招呼过来时,牢牢地将之握住。
      
      白濯抬头,“……”
      
      离王殿下,你很闲是不是,才离开结缘桥怎么的就又回来了!
      
      乔央离告别白妈妈后其实就回府了的,只是对于他来说天色还早,未到就寝时刻,稍稍用了点膳后便躲开寻他的小厮,又悄悄地来到了结缘桥。
      
      谁又知,他心血来潮地来了一趟,竟遇到了如此奇人。
      
      白濯方才还是火冒三丈,可如今却是整整一座火焰山了,左右自己也不是女装,不用顾虑形象,直接抽回手后,一言不发开始打人。
      
      煎鱼大娘举着煎好的小鱼,在摊子后边凌乱,哎,命途坎坷的卖鱼路。
      
      以及,命运多舛的小鲫鱼……
      
      上回偷鱼时白濯没能打得过乔央离,不久后的今日也不可能一招制胜,白濯依旧是阴招连连,却被离王全面制压。
      
      乔央离躲得轻松,边道:“这位公子,本王没什么恶意,就是想问问……”
      
      “少废话,老子就是要揍你。”
      
      白濯自从上次受伤后,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气,虽然语言上反击了一番,可却始终不如打回来得爽快,今日好容易有了机会,白濯才不会错过。
      
      不过白濯的功夫也只能对付对付一些三脚猫,面对自幼习武的离王,绝对占不了优势,这不,很快,白濯的双手就被乔央离钳住,动弹不得。
      
      白濯怒道:“混蛋,放开老子,我们再战!”
      
      乔央离眸光深沉,盯了他好一会儿,才默默道:“偷鱼贼?”
      
      此人招式同那日偷鱼贼一样,阴险狡诈,却又毫无章法,除非乔央离是瞎子才认不出来。
      
      白濯缄默。
      
      并表示默认。
      
      乔央离淡淡开口:“回答本王的问题,本王就不抓你去官府。”
      
      白濯虽然被抓包,但绝对不代表他怒火已消啊,双手被固定了,还有脑袋啊!
      
      他趁着乔央离松懈,反手一把握住乔央离的手腕,将之拉近,用脑袋狠狠地撞向乔央离的下巴,然后再次逃跑了。
      
      乔央离不曾想过他会出如此狠招,扶着自己的下巴拼命地稳住表情,在煎鱼大娘惊恐的注视下,抬脚去追人。
      
      乔王爷边追边揉着自己的下巴,嘴里尝到了血腥味,估计两排牙都不可避免的松了。
      
      离王加快脚步,渐渐地同前面那道绿色身影拉近了距离。
      
      白濯回过头,见其紧追不舍,怒:“你大爷的,堂堂一个王爷欺负一个弱……一个年未及冠的小少年,你不要脸啊你!”
      
      离王:本王也未及冠……
      
      不管怎么说,乔央离现在唯一的目的便是:抓住前方小贼。
      
      其实乔央离追他并不是真的要将他抓给官府,毕竟他虽身为王爷,却也不是什么替□□道的料子,他想要的是问一问这少年的身世,也好拿去讨好生气中的白姑娘。
      
      很久以后,当白濯问起此事,得知真相后,哭晕在了茅房。
      
      月夜清明,巷中犬吠不断,被惊扰的百姓嘟哝着翻翻身,继续深眠。无人知晓,不久前的夜晚,也曾同现在一样,上演着一幕你追我赶的好戏。
      
      只是上一次硝烟弥漫,这一次……依旧硝烟弥漫。
      
      唯一不同的,大概是离王殿下这一次手下留情了不少,至少至今还未主动出手,避免了“白姑娘偶感风寒”的悲剧再次发生。
      
      白濯大概也是看出了离王不会出手,倒是主动停了下来,隔着大老远喊道:“你到底想干嘛?!”
      
      离王置若罔闻,继续追近,等到走到自己满意的距离时,这才停下,道:“本王想问你一些事。”
      
      白濯翻了个白眼:“若你是想问我和白姑娘的事,那你还是免了,老子和白濯没有任何关系。”
      
      乔央离瞧着白濯的脸,恍惚间看到了那道清冷傲慢的身影,不知不觉,他又向前走近了几步,引得白濯一阵怪叫:“你你你……你想干嘛,老子告诉你,别以为你武功高就能仗势欺人,老子最不耻你们这种人了。”
      
      离王成功停下脚步,他回过神来,觉得荒唐无稽,这人胡言乱语,毫无形象可言,他怎么会将白濯和他混为一起。
      
      离王道:“那你是谁?”
      
      “我……我……”白濯支支吾吾,一时间竟想不出别的名字以搪塞离王。
      
      乔央离冷声道:“说不出来?”
      
      白濯急中生智,大声道:“老子为什么要告诉你,和你很熟吗?”
      
      离王:“是吗?那本王将你交给官府也一样能知道你是谁。”
      
      白濯:“交官府?我一没偷二没抢,你凭什么把我交官府!”
      
      离王:“凭本王是王爷。”
      
      白濯:……
      
      白濯怒不可遏:“行,你是王爷你了不起,跟你讲,你要是敢对我如何,我保证你以后都别想见到你家白姑娘!”
      
      乔央离瞧着面前气得咬牙切齿的少年,虽生不出厌意,却也实实在在是喜欢不起来,要不是因为他顶着一张和白濯一样的脸,自己早该不耐烦将人拿下了。
      
      白濯见他沉默不言,笑了笑:“怎样,怕了吧?”
      
      离王道:“怕了,所以你果然和白姑娘有关系。”
      
      白濯:“……没关系,但我可以偷袭他。”
      
      “……”乔央离二话不说,一个跃身冲到了白濯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人拿下,“看来还是得把你抓到官府比较安全。”
      
      “啊啊啊!”白濯双手又一次被抓住,而这一次乔央离显然是出了全力的,要不是白濯也识武,估计手腕都得被折断。
      
      白濯默默淌泪,又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这种憋屈谁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离王:讲真,你可不可以把猴子偷桃这个招式废了,很危险的
    白濯:行啊
    离王:你果然是爱我的
    白濯:看我铁头功
    离王:QAQ珍爱生命,远离白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