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结缘

      离王殿下伸手,抚摸白濯滑腻的脸,道:“本王从不撒谎。”
      
      白濯:……
      
      殿下能把你的咸猪手拿开吗?老子和你一点也不熟好吗!!夭寿啊,老子不是断袖啊!!
      
      白濯后退一步,眸中明显的抗拒,丝毫不留面子给离王,惹得围观群众在内心欢呼:白姑娘做得好!
      
      灯火明明,眸光灼灼,离王发|春。
      
      乔王爷不在意地收回手,道:“白姑娘可还有事,不如随本王去结缘桥走走?”
      
      结缘桥,顾名思义用来结姻缘的桥,传说这座桥是牛郎织女走过的鹊桥所化,善男信女走上一回,自可在桥中遇姻缘。亦或者携上良人,一同赏玩,此情亦可天长地久。
      
      离王殿下目的昭然若揭。
      
      只不过清冷美人白濯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此刻他的脑海中浮现的,是桥头大娘煎得骨肉松软的小鲫鱼!
      
      似乎好久没有吃到了……
      
      白濯点点头道:“无事,殿下走吧。”
      
      众人:白姑娘,说好的高冷呢!你这样被拐跑我们很绝望啊!
      
      不论众人内心戏有多足,却也拦不住两人离开含烟楼,前往结缘桥。
      
      白妈妈倚在门口,看两人渐行渐远,一腔忧愁恰似春水向东流……
      
      殿下放开我儿砸,我儿砸不是断袖啊,他……他只喜欢自己啊……
      
      结缘桥长九丈九尺,宽三丈,寓意长长久久,美满安康。白日桥上车马如流,蜿蜒而行;黑夜,小贩遍地,卖这卖那,热闹非凡。
      
      古人崇尚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然,在国泰民安的苍倾,这条准则早已被打破,人们昼夜不息,欢情享乐,久而久之,天子脚下的苍京便成了一座不夜城,尤其是一些著名之地,更是人满为患,川流不息。
      
      白濯和乔央离比肩而行,郎才女貌,在人群中格外抢眼。只因两人在苍京皆是有名之人,一路上路人交头接耳,不断地窃窃私语。
      
      乔央离自幼习武,功力深厚,练至今日早已耳聪目明,人群中一些稍大的声音便落入其耳。
      
      “白姑娘被离王拐跑了?”男甲。
      
      “天啊,这可是大家的白姑娘,她怎么会看上离王!”男乙。
      
      “嘤嘤嘤,我的白濯,我的离王殿下,两人怎么就在一起了!”同时喜欢白濯和离王的女甲。
      
      “宝贝别哭,你还有我。”安慰女甲的女乙。
      
      乔央离无言。
      
      而同样耳聪目明的白濯满脸绝望,此刻连小鲫鱼也安抚不了他受伤的小心灵,他很想扯开衣襟,大喊:老子是男的,老子不是断袖!!
      
      然而,为了自己以后还能光明正大地挑胭脂选衣裙,他还是将这种冲动忍住了。
      
      嗯,小不忍则乱大谋。
      
      “今晚可真热闹。”乔王爷打破沉静。
      
      白濯点点头,不着痕迹地拉开两人的距离,生怕再被百姓们误会。
      
      只可惜大桥虽宽,人亦很多,众人摩肩接踵,有立足之地便是不错了,根本没有多余空间让白濯拉距离。
      
      白濯刚抬脚,便被身边路人一个推搡,险些跌倒。
      
      乔央离眼疾手快,将人扶住,“小心。”
      
      白濯也是吓了一跳,紧紧抓住他的衣襟,生怕松手就会跌倒。
      
      吓死宝宝,差点衣服就废了。
      
      ……
      
      结缘桥由来已久,苍京人口又众多,每到夜晚这里就格外拥挤,乔央离只听小厮说过,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若不是美人在侧,他早就调头走了。
      
      结缘,结缘,两人叫结缘,千人同样叫结缘。
      
      在这种拥挤之地,你可能和良人拉近距离,感情一日千里,也可能稍不留神,转眼单身。
      好在,乔王爷属于前者。
      
      他扶好白濯,不容分说地牵住他的手,道:“牵着本王安全点。”
      
      白濯:乔咸猪,你才是最危险的好吗?
      
      白濯决定明晚夜袭离王,此次行动风雨不改,雷打不动!
      
      乔央离不顾白濯挣扎,紧紧握着手中的手,只觉这手不如寻常女子那般柔软小巧,却是骨感鲜明,纤长有力。
      
      白濯被他牵着手,挣扎不开,只能冷声道:“离王殿下请您自重。”
      
      离王:“本王带你出来,自然要护你周全,否则白妈妈该怪罪了。”
      
      白濯索性停下脚步,颇为愤怒:“自古男女授受不亲,还请殿下松开我!”
      
      离王道:“等人少了再放开,白姑娘,可要违抗本王?”
      
      白濯:……
      
      老子问候你祖宗十八代的,当了王爷了不起啊,仗势欺人算什么好汉,有本事让我一只手,我们单挑,分分钟抽死你丫的。
      
      白濯安静下来,不过脸色却异常冰冷,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心情极度不好。
      
      乔央离心知这番冒犯了他,只是当他握住白濯的手时,他便不想松开了。左右自己保护着含烟楼,白濯也不可能对自己闭门不见,这也算是自己一层保障了。
      
      只不过,乔王爷,白姑娘可不是一般人啊。
      
      太岁爷头上动土,估计是活得不耐烦了。
      
      两人默然无话,一直走至桥尾,此处倒是另一番场景。
      
      桥头热闹,桥尾却灯火阑珊,寥寥无人,再望向桥头,远远的灯火在天空中染出半圈光晕,氤氲月光。
      
      只可惜太岁爷并无赏景之闲。
      
      白濯趁乔央离不注意,狠狠地甩开乔央离的手,向桥尾不远处的暗巷走去,试图利用黑暗甩开乔央离。
      
      乔央离见状,急忙跟上,在白濯身后振振有词:“白姑娘莫要生气,本王只是怕你跌倒才……”
      
      “滚,别跟着我!”白濯怒吼,还好他的理智还在,不至于吼出本音。
      
      离王显然没料到白濯会爆粗,当即愣住,想着是不是自己做得过火了,白濯才会如此恼怒。
      
      等乔央离回过神,白濯已经消失在了结缘桥尾,再往他离开的方向追去,他早已不见了踪影。
      
      乔央离万般无奈,又不想再回含烟楼惹白濯生气,只好从尾走到头,回含烟楼和白妈妈说一声。
      好在如今苍京夜晚也是十分安全,不然乔王爷就该愧疚而死了。
      
      白妈妈正纳闷白濯为何怒气冲冲地回来,听乔央离说完,脸色也是十分难看,却碍于乔央离是王爷,她也不能破口骂之。
      
      只能稍微说说场面话,便让乔央离离开了。
      
      待白妈妈再去找白濯时,白姑娘已经变成了白公子,好在身上穿的不是夜行衣,白妈妈也不用担心白濯要去报复离王。
      
      白濯不喜欢穿男装,但衣橱里还是有着一两件以备外出使用,此时他正穿了一件碧绿色箭袖长衫,一袭长发被一个玉冠竖起,俨然一位翩翩少年。
      
      白妈妈热泪盈眶,激动道:“奴家有生之年见到儿子穿男装了,真是死而无憾了。”
      
      白濯瞪了一眼,道:“我的夜行衣也是男装。”
      
      白妈妈:“……”
      
      白妈妈:“白儿,你如此盛装,这是要去哪儿?”
      
      “回结缘桥吃小鲫鱼!”
      
      方才白濯专门看了一下,发现桥头大娘今日的小鲫鱼十分新鲜,只可惜当时碍于离王在场,不然自己一定将那些小鱼鱼全承包了!
      
      白妈妈也吃过那家的小鲫鱼,当即掏出几串铜钱交给白濯,交代:“记得给我带几条回来!”
      白濯翻了个白眼,道:“知道了。”
      
      说罢,便悄悄跳了窗,从含烟楼楼顶离开。
      
      结缘桥还是同刚才来时那般热闹,几个小摊前人满为患,煎鱼大娘那处也是站了几人,白濯见状立刻跑了上去,站在最末处慢慢排队。
      
      前面几个小姑娘正说笑着,回过头发现后边站着一个美少年,几人当即小脸一红,假装端庄优雅地站好。
      
      白濯撇嘴,心想这几人的仪态还真是不堪入目,还是自己优雅!
      
      好容易等到了自己,白濯笑容可掬,拿出铜钱道:“大娘,我又来了,老规矩这些小鲫鱼我全买啦!”
      
      煎鱼大娘接过钱,看了白濯一眼,笑道:“欸,小伙子又是你,你好久没来了。”
      
      “前阵子比较忙,大娘快煎,我好久没吃了,都快想死我了。”白濯轻车熟路地绕到煎鱼大娘的摊子后面,把大娘休息坐的椅子给搬了出来,坐等小鲫鱼。
      
      本来还在后面排队的人:……
      
      一男子专门从城郊赶来吃鱼的,不想竟被人截胡,气急败坏:“我说你这小子也太贪心了吧,你全买了我们吃什么!”
      
      白濯回道:“爱吃什么吃什么,关老子什么事。”
      
      白濯偶尔会来结缘桥吃鱼,每次都是把摊子吃光了才罢手,煎鱼大娘见怪不怪,道:“抱歉客官们,你们就到别处去买吧,改天大娘我免费送你们一条。”
      
      众人这才愤愤然离开。
      
      白濯笑道:“大娘,那我也要一条免费的。”
      
      煎鱼大娘自己有孙子,自然喜欢讨喜的孩子,白濯又长得好看,大娘便把白濯当自己孩子看,当即道:“好,多送你两条。”
      
      “嗯,谢谢大娘!”白濯接过煎鱼大娘递来的小鲫鱼,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小鲫鱼是现买现杀的,稍微处理了鱼鳞和内脏后便开始煎制。
      
      煎鱼大娘在煎之前会给小鲫鱼过上一层面粉,然后下锅煎至两面金黄,再撒上自制的辣椒粉,一条焦香四溢的小鲫鱼就这样做成了。
      
      白濯忍不住咬了一口,骨头已经被煎得脆脆的,与肉参杂在一起,吃起来格外鲜美。白濯细细品尝了几口后,终于忍不住开始大快朵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第六弹~~~
    白濯:我要告诉全世界,这个鱼塘被我承包了
    离王(吐泡泡):请叫小鲤鱼泡泡,我被我老婆承包了
    白濯:哎呀,这小鲤鱼长得好肥美,赶紧抓来烤着吃
    离王:QAQ放开我北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