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锅

      白濯心知“男儿膝下有黄金”一说,只是现下自己是女子打扮,这“膝下”只能算作女儿家,心中自然也没了顾忌,即便朝人跪拜这事会有所芥蒂,可为了自己,乃至整个含烟楼,他这一跪也当是值得。
      
      平日里寒冰覆盖的双眸蓄满了泪水,将滴未滴,本该妖媚勾人的凤眼被一抹水汽氤氲着,多了几分旖旎颜色来,白濯颤着嗓音道:“今日白濯来此,除了道谢外,其实还有一事相求。”
      
      乔央离语气平淡:“何事?”
      
      白濯抬头看着他,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直直开口:“求殿下保护含烟楼。”
      
      乔央离身为王爷,有权有势,整个苍京无人敢敌,其又是皇子中最尊贵的嫡子,身后代表着整个皇族的威严,若能让他保护含烟楼,那么白妈妈自可高枕无忧,再也不必担心诸如宫格此类纨绔子弟的打扰。
      
      烟花之地从来都是弱肉强食之地,你不仅要是有美人,还得有背景,否则永远也逃不了或被别的竞争对手鲸吞蚕食或被权势滔天者搅动风云的命运。
      
      白妈妈虽然不说,可是每次被人砸场子后,她总会愁眉苦脸几日,白濯看在眼里,却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做。如今能接触到离王,白濯自当竭力,搭上这艘大船。
      
      乔央离双眸幽深如漆,道:“要本王保护含烟楼,这倒不是不行。”
      
      白濯缄默,静静地看着他,漆黑双眼读不出半点思绪。
      
      乔央离也不在意白濯是否还跪在冰冷的地上,悠闲自得地饮茶,继续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白姑娘,这可需要代价的。”
      
      “殿下要什么?”白濯了然,毕竟他和自己又不熟,怎么可能会随意答应这种事。
      
      白濯在开口前便已经想好了,每年从含烟楼中拿出一分红利给离王,也不至于白白欠下别人的人情。
      
      然而!不缺钱的离王殿下看了一眼白濯,道:“不如往后白姑娘多来王府坐坐,如何?”
      
      他话音刚落,白濯便咻地站了起来,一张小脸青一阵白一阵,乔央离未及发问,便听他道:“白濯本以为王爷与他人不同,不曾想……不曾想……”
      
      不曾想你丫的竟是个登徒子,姑奶奶……呸,大爷我真真瞎了狗眼了!!
      
      白濯愤然道:“离王殿下,白濯卖艺不卖身!”
      
      乔央离愣了半天,这才明白白濯的意思,瞬间笑道:“白姑娘你误会了,本王只是钦慕白姑娘的舞姿琴音,想着往后能探讨一二而已!”
      
      “……”白濯狐疑地瞥了他一眼,表示不信。
      
      乔央离强调道:“真的。”
      
      白濯:“……”此地无银三百两。
      
      乔央离无奈:“若本王对白姑娘有不轨之心,那现在你绝不是在这里同本王交谈了。”
      
      白濯震惊:“!!”
      
      乔央离解释半天,也不见白濯开口,便知白濯对他有所误会了。只是他也不急着辩解,毕竟以一个换得一整个含烟楼百来人的安全,这买卖也不亏。
      
      白濯挣扎了半晌,不想就这样白白失了机会,可又确实不愿往来离王府,干脆折中了一下,道:“不如……不如往后殿下来含烟楼,白濯便亲自接待,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任殿下吩咐,白濯必奉陪到底,可好?”
      
      白濯问得小心翼翼,乔央离自然看在眼里,心想待人要留有余地,便点点头答应。
      
      谈妥之后,白濯心口的大石这才敢放下,出门一趟能取得如此好处,也算是不亏。他敛了神态,又恢复成了一个不苟言笑、清冷优贵的人。
      
      白濯出身低微,却不卑不亢,从不自轻自贱,面对困难也是咬牙挺上,潇洒生活。这般恣意人生,却令无数人钦佩。
      
      乔央离从来都是爱美人不爱江山,勾栏院、烟雨楼,他不知去过多少回,女子也碰过不少,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像白濯这样的人,明明只是浮萍,却想要在水中扎根;明明只是弱水一瓢,却从不自怨自艾……
      
      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男男女女欣赏他。
      
      离王难得见到白濯,正打算同他聊聊天,不料,门口走进来一个不长眼的小厮。
      
      “殿下,宫中传来口谕,让您即刻入宫。”小厮迎着离王冷冷的眼刀,艰难地将话说完。
      
      乔央离不悦皱眉,正要开口,白濯抢先了一步,只见他盈盈福身,目光平静恬淡,全然没有方才水汽朦胧的模样,他道:“时候不早了,白濯也该回去,就不打扰殿下了。”
      
      乔央离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命小厮将人送走,自己则回到房内换了套衣服便乘上备好的马车赶往皇宫。
      
      他一向远离朝政不问国事,自出宫建府后鲜少会在午后入宫,而被召进宫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如今这无缘无故的召见倒搅得他一头雾水。
      
      而另一边,白姑娘一回到含烟楼,先将自己请求离王的事告诉了白妈妈,然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中,不准任何人进入,凝重的表情吓住了不少人。
      
      白老鸨盯着禁闭的房门,虽高兴于含烟楼能够安稳度日了,却又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下楼的时候,果不其然听到了白濯“呵呵呵”的诡异笑声。
      
      此时天还亮着,含烟楼并未开门迎客,诺大的阁楼空旷安静,而在白濯的房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红红绿绿的衣裙肆意横飞,精致的珠宝首饰也东一块西一条的,好不凌乱。而房间主人此时正一圈一圈束着腰上的雪白丝带。
      
      一袭鲛绡雪衣裹身,虽胸前一片坦荡,可腰部玲珑曲线却是不容忽视,三千青丝乖顺地垂下,留了个勾魂摄魄的背影。
      
      白濯手执朱砂笔,在额间描摹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花,满意地看着镜中仙气十足的女子,唇边的笑掩也掩不住,只是这傻里傻气的笑容没有影响他的绝世容颜,反倒是平添了一种亲和感。
      
      其实,宫格也好,乔央离也好,这些人对于白濯而言只是过客,待之或善或恶,他都不会挂在心上,白濯这一方狭小天地,唯有白妈妈与美衣最重要。
      
      ……
      
      乔央离赶入宫中,一路上没遇着其他人,传话的小太监也是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直到近了御书房,他仍不知被召进宫的缘由。
      
      踏入御书房,机敏聪慧的离王殿下明显察觉到了气氛不对,纵然苍倾帝未曾开口,可从他执笔书写的力度上并不难看出皇帝陛下正在生气。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苍倾帝写下一“静”字,看也不看离王一眼,道:“起来吧。”
      
      “谢父皇。”乔央离起身后见苍倾帝平静如止水,显然是没什么大事,便问道:“父皇这个时辰召见儿臣,是有什么关于儿臣的事吗?”
      
      苍倾帝瞥了他一眼,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乔央离疑惑道:“真有什么事?”
      
      苍倾帝放下狼毫制成的笔,颇为不悦:“怎么,你那些事还不算事?”
      
      “我?儿臣能有什么事啊?”乔央离听得一头雾水,压根不知道苍倾帝话中所指。
      
      苍倾帝道:“朕还不知道你?你素来小心眼,这京中还有几人没被你教训过的。”
      
      “……”乔央离默默无言,垂首听着苍倾帝的教训。他暗暗地想,最近是不是太过太平了,不然父皇哪会有如此闲工夫,专门召他进宫训话。
      
      苍倾帝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心虚了,继续批评道:“平日里朕不管你,是因为你母后说你有分寸,现在倒好,你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啊,竟连朝中重臣的儿子也敢打!”
      
      乔央离:“啊?”
      
      “啊什么啊,你是痛快了,倒要朕给你收拾烂摊子!这次竟闹到御前来了,那宫丞相可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让朕主持公道!”
      
      苍倾帝猛地拍案,乔央离懵在了当场,嘴巴张张合合,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苍倾帝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放心,朕不会抓你去打板子的,打了你母后又得和朕拼命……只是这次如再不给你个惩戒,怕丞相不服,你也不会收敛!”
      
      “等等!”乔央离半晌才缓过神来,忙道:“父皇,儿臣可没对那宫格动过手啊!”
      
      苍倾帝睥了他一眼,道:“动没动手你自己清楚,莫要敢做不敢当,丢了皇家颜面。”
      
      乔央离欲哭无泪,无奈自己根本不清楚事情经过,连辩驳的话也说不出半个,愣愣地站在苍倾帝前,不知所措。
      
      仍未及冠的离王殿下自幼聪明机灵,甚得人心,虽非长子,却是实实在在的嫡子,身份尊贵,无人不把他捧在手心,加之他待在皇帝身边时间不少,耳濡目染也学会了如何震慑他人,故离王虽纨绔,举手投足中依旧不失皇家的霸气。
      
      然而在此刻,这位平日里呼风唤雨好不威风的小殿下,面对天下五国之一的帝王,依旧得收了所有的戾气,孩子一般委屈地听着父亲的教诲。
      
      苍倾帝教训了半晌,外头太监进来传话,言说有大臣来奏秉要事,这才堪堪歇了气,摆摆手让乔央离离开。
      
      君命难违,乔央离只好点点头,垂头丧气地带些满腔委屈离宫。
      
      待他回到离王府用了晚膳,苍倾帝的圣旨也下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离王加冠,出宫建府,无一日朝拜,现命离王每日必须早朝,若罢朝一日,必严惩不贷,钦此。”
      
      离王有气无力:“儿臣谢主隆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小剧场~~~
    离王:媳妇儿,有人让我背黑锅,害我被罚了QAQ
    白濯【摸摸头】:那人就是我~~~
    离王:……我该庆幸是黑锅不是绿帽吗?
    白濯:可以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