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挣扎

      肖辞盯着紧闭的房门,再次抬手敲了敲:“白濯,再不出来我踹门了。”
      
      自前几日受伤,被乔央离送回祁府后,白濯就一直躲在房中不肯见人,起初肖辞以为白濯是被毁了容,过于伤心才如此,他也没去打扰他。可如今伤口愈合,一点伤痕都没有,这人还病恹恹的,哪还有半分散心的架势。
      
      屋中仍是安静一片,听不到任何声响,肖辞等了等,退开两步,身后两个身强体壮的家丁上前,毫不犹豫将门踹开。
      
      肖辞走了进去,绕进了里间,白濯正在床上躺尸,侧目看了他一眼后,又进入走神状态。
      
      肖辞道:“那日你跟离王发生了什么,对你影响怎么大?”
      
      白濯语气悻悻:“没什么。反正摆脱他了。”
      
      肖辞道:“既然如此,你不是该高兴吗?”
      
      “我也没不高兴啊。”白濯爬了起来,有力地挠着自己的脑袋:“就是有点烦躁,特别烦躁。”
      
      肖辞拍拍他的肩膀,“你是压力太大了,多出去走走,认识认识几个姑娘就没事了。”
      
      白濯摆摆手,又躺了回去,“不去,我再琢磨琢磨。”
      
      “你……”肖辞摇头叹息,“行,最后一天,明日再让我看见你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我就把白姨请过来。”
      
      白濯抬手往他腰上锤了一下,“过分了啊。”
      
      他下手不重,肖辞懒得还手,颇为担忧地拍拍他的脑袋,起身离开。
      
      走出门外,听到白濯问道:“肖辞,你是怎么确认你喜欢祁茗的?”
      
      肖辞没有走回去,站在门口想了半天,往里道:“大概是心动了吧。”
      
      屋中人没有再回应,这是白濯第一次提及男女之事,肖辞认为非同小可,犹豫了下,又拐了进去,却发现上一刻还在摊煎饼的白濯起了身,正换着衣裳。
      
      肖辞莫名其妙,“怎么,想通了?”
      
      白濯边系着发带,边道:“没通,打算去通一通。”
      
      肖辞道:“什么?”
      
      等等,白濯受离王影响才一蹶不振,方才又谈及儿女情长,莫不是……
      
      肖辞瞪大眼睛,指着他惊道:“你别是喜欢上离王了吧!”
      
      白濯手下一顿,翻了个白眼给他:“我神经病啊。”
      
      “你神经病啊。”肖辞重复了一遍,“那你去干嘛?”
      
      白濯道:“找好姑娘去,一起吗?”
      
      肖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开玩笑,他还指望这两个月将祁茗娶回去的,这个时候去玩,分分钟被斩立决。
      
      看白濯的架势,不像是开玩笑,肖辞莫名慌乱,“你去哪里找,篷州可没有你想去的地方。”
      
      白濯道:“怎会没有,刚到篷州时,城墙脚下不就一大堆么,放心吧,白公子出手,姑娘们自然手到擒来。”
      
      肖辞回了个白眼给他,“你顶多跟她们斗艳。”
      
      白濯:“告辞。”
      
      ……
      
      白濯撒谎了。
      
      他并没有去城门口,也没有去找所谓的姑娘,而是找了驿馆附近一家茶楼,从大早上蹲到了夜里,在茶楼打烊后,才披着一身雾气回祁府。
      
      本以为回去又要被肖辞臭骂一顿,不想白濯踏入祁府,发现整个府邸安安静静,连侍卫都少了一大半,一问之下,才知道肖辞、祁茗以及祁老爷在早上一同出了门,参加篷州一年一度的茶业商谈会。
      
      这些商谈会就是商贾们谈生意用的,打的官腔比朝廷命官还厉害,稍不留神就将身家底牌给交了出去。
      
      白濯曾经听肖辞抱怨过,对此也不感兴趣,便没有追问。
      
      不知道几人何时回府,白濯洗漱一番后就去歇息了。翌日醒来时,枕边多了个钱袋,一问之下,肖辞又不见了。
      
      白濯掂着钱袋,晃晃悠悠出府,继续去茶楼蹲人。
      
      今日他出来得早,驿馆的大门还紧闭着,等他吃完两屉小笼包、一碗桂花糯米藕后,这才有人从外面走出去,唤了侍卫备马,之后又拐了回去。
      
      驿馆有离王殿下住着,侍卫向来不敢怠慢,不过一会儿就牵来了一匹上好的汗血宝马,守在门口等人。
      
      半炷香后,乔央离出现了驿馆前。今日穿得跟白濯有点像,皆是一身黑色,不过腰封却比他要精致许多,配上一块玉珏,还吊着一条深色的穗子。
      
      白濯放在茶杯,侧身躲在窗后,静静地看着乔央离。
      
      不远处的离王殿下板着脸,垂眸跟侍卫交代着什么,紧蹙的眉头看起来心情不佳。
      
      白濯敲着桌子,呼吸有些乱。
      
      许是他目光太过炙热,乔央离心有所感,抬头望了过来,两人视线突然对上,白濯一慌,倏地站了起来。
      
      店小二正好走过来,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问道:“姑娘,您怎么了?”
      
      白濯摇摇头,让店小二结账,他感觉乔央离正往这边看,脊背崩得直直的,等付了账后,神色自若地带上东西走人。
      
      待走出茶楼,驿馆门外空无一人,连离王的影子都看不到。
      
      白濯挑眉,继续逛街。
      
      离王殿下说到做到,自答应白濯不再打扰他后,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连着个把月都不见他人,若非偶尔从外出采买的下人口中听到他的消息,白濯几乎以为他回京了。
      
      没了离王这个隐患,白濯自然高兴,等到商谈会结束了,便拉着肖辞逛东逛西,逍遥快活,没有半点不对劲的地方。
      
      只是苦了肖辞,连着几日起早贪黑,陪吃陪玩,人都消瘦了一圈。在白濯再一次发出外出邀请时,肖辞几乎将头给摇下来:“不去,打死我我也不去。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吗,都不累的。”
      
      白濯早早就打扮好,一身青衫飒飒,长发被一条绿绳规规矩矩束在脑后,眉眼勾描而上,唇点胭脂,一眼看去,雌雄莫辩。
      
      他抱着臂,“真不去?那我自己去咯。”
      
      肖辞郑重点头:“不去,您自个儿好好玩。”
      
      白濯笑了笑,正要继续缠他,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一个府丁闯了进来,神色慌张,急道:“肖公子,不好了,三小姐出事了!”
      
      肖辞道:“怎么回事?”
      
      “商谈会时有一商贩跟我们家小姐订了一批茶叶,昨日交货,结果今天早上那个人把货拉了回来,说茶叶质量不好,全发霉了,要退货。但是三小姐把货拉过去前还亲自检查过的,茶叶根本没有问题。现在他们在前厅闹,快要打起来了!”
      
      肖辞边听边走,足下生风,没一会儿便赶到了前厅,听到里头有人在破口大骂,火不打一处来,赶紧冲了进去。
      
      白濯紧随其后,不忘跟府丁交代:“拿你们家拜帖,先去报官。另外,多找几个年轻力壮的人来,护好你们家小姐。”
      
      府丁被他柔柔细细的声音吓了一跳,忍不住打量了两眼,问道:“小姐,您跟白公子真像。”
      
      白濯一巴掌拍在了他脑壳上,“什么时候了还看,快去!”
      
      “是是是。”
      
      前厅的人因为肖辞的到来,吵得更欢了,白濯进去时,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正指着肖辞和祁茗大骂。
      
      “我跟你们讲,这批货你们退也得退,不退也得退,否则老子砸了你们祁府!”
      
      祁茗并未躲在肖辞身后,盛怒之下还能保持微笑,但话语却毫不软弱,“肖老爷,我已经说过了,这批货绝对没有问题,至于为什么会成为次品,还请您配合一下,我们一起查出原因。”
      
      肖?白濯看了肖辞一眼,你们本家?
      
      肖辞:呵呵,我们肖家向来讲理。
      
      肖老爷手叉着腰,冷笑道:“查,怎么查?我看你们就是想推脱责任。”
      
      祁茗道:“您连查都不给我们查,又如何料定是祁家的责任?”
      
      肖老爷冷笑:“这批货是你们送来的,出了事不就是你们的责任么。我不同你说,把你爹叫来,我要问问他是如何教导女儿的,目无尊长,一点儿家教都没有。”
      
      祁茗气笑,拦住打算上前理论的肖辞,道:“我爹忙着跟人谈生意呢,小门小户一般用不到他出面。”
      
      “你!”
      
      肖老爷怒目圆瞪,几乎要扑上去打人。肖辞心中暗笑,不忘将祁茗牢牢护住,省得人狗急跳墙,伤了她。
      
      肖辞带着人退开半步,问道:“肖老爷,如今那批货在哪里?”
      
      “你又是谁?”肖老爷瞪了他一眼,看他温文尔雅,一副好欺负的模样,便道:“那批茶叶大多还在我的府上,不过我有带来了一些。”
      
      肖老爷明显有备而来,挥挥手,身后的府丁立马扛了一箱茶叶进来,不待人叫,直接打开。
      
      白濯站得远,隐隐能闻到一股霉味,他皱眉走过去一看,箱中的茶叶零零散散,好几块都布满了白丝。
      
      他对茶业知之甚少,不敢乱开口,往肖辞那边看了一眼,只见肖辞摇摇头,示意他回来。
      
      肖老爷见状,道:“看见了吧,不止这些,一整批都发霉了,我银子都给了,你们祁家就这么糊弄人!”
      
      肖辞嫌霉味冲人,走过去将箱子给合上,“肖老爷,单凭这一箱货又能证明什么?”
      
      肖老爷道:“还不能证明么,是要我整一批都拉过来吗?”
      
      “那拉过来吧。”肖辞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白濯:我神经病啊,怎么可能喜欢离王
    肖辞:flag立起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