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来者

      白濯是不明白白妈妈的苦心了,一整日窝在房间里咒骂着罪魁祸首乔央离,恨不能此刻就披上马甲,到离王府痛扁他一顿。
      
      只可惜自己实力不够,硬碰硬的话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
      
      由于心爱的衣裳被毁了个一干二净,白濯心情欠佳,就这么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待了一天,连白妈妈送来的饭菜也不屑一顾。
      
      白妈妈虽是恼火,但见他不肯吃食,心里也是焦虑万分,几番劝说无效后,只能派个丫鬟到结缘桥买些小鲫鱼来,试图以此求得原谅。
      
      含烟楼的姐妹们向来是万事通,见白濯和白妈妈这么闹别扭,也实在看不过去,便将自己新得的消息告诉了白妈妈。
      
      “肖辞回来了。”
      
      原本苦恼的白妈妈听闻,立即笑逐颜开,踩着小脚跑了出去,红色绣花鞋宛如风火轮,当即窜没了影。
      
      待到白妈妈再回到含烟楼时,身后还跟着一个文文弱弱书生模样的男子。
      
      自然,会有这样错觉的人大多是来苍京不久,而时常混迹含烟楼的人是不可能误会这小生只是书生身份,单从他腰间佩戴的一枚古玉便可看出此人家室殷厚、富可敌国。
      
      素日爱缠着白濯的人见到此人,心中皆是一惊,脑海中浮出两个金光闪闪的字来:肖辞!
      
      此人乃一商贾之子,自幼跟在父亲身后学习如何做生意,十五岁提前戴冠,为父亲打理家业,结果不出一年,肖家便跻身成为苍京第一商贾,这肖辞的才能也可见一斑。
      
      更可气的是,这人仗着自己有钱,经常私约白濯,和白濯游山玩水,导致有很多时间他们都见不到白濯。
      
      现在肖辞同白濯感情深厚,还以兄长身份自处,惹得白濯的追求者各种不满。
      
      不过不满归不满,他们这些人还是不敢同肖辞相争的,毕竟没人家有钱啊!
      
      这两个月肖辞都外出行商不在苍京,白濯露面的次数也增加了不少,大家本来十分开心,现在看到人出现在含烟楼门口,当即垮下脸来,恨不得上前将之赶出苍京。
      
      肖辞昨晚才回到肖家,原本打算歇息几日才来含烟楼找白濯的,结果却被白妈妈硬拉着来了,路上还被迫听了白濯和离王之间发生的事情。
      
      此刻他跟在白妈妈身后,无视了不少恶意的目光,冲白妈妈道:“那现在白儿还是不肯和你讲话吗?”
      
      白妈妈痛心疾首:“可不是嘛,就因为几件衣服,他现在倒是要和我绝食抗议了!”
      
      肖辞无奈笑道:“毕竟那可是白儿最宝贝的东西呢。”
      
      “再宝贝能当饭吃么!我可是他娘啊!”
      
      白妈妈怒气冲冲道,脚步却未曾停下,直冲冲地赶往白濯的房间,但愿肖辞能劝说他一二,不然再绝食下去真该出事了。
      
      肖辞同白濯相识已久,接触白妈妈的时间也不少,对这对母子的性格也算是有所了解,如今见这两人冷战,倒是觉得新奇可爱。
      
      他被白妈妈拉到了白濯的房间,见白妈妈犹豫着要不要敲门,他便道:“白妈妈,让我来吧,我会好好劝劝他的。”
      
      白妈妈同白濯冷战了一日,此刻也实在是拉不下面子,便点了点头,放心地将此重任交给了肖辞。
      
      劝走了白妈妈,肖辞深吸了一口气,静静地看着紧闭的房门。
      
      昨日来时同样是黑夜,同样紧闭着这两扇木门,肖辞本想在昨晚便给白濯一个惊喜的,只是就在自己打算敲门的时候,听到了房中似有若无的一句“师傅”。
      
      他听过白濯讲他师傅的事情,知道那位已故的琴师对于白濯是怎般重要,所以在听到这句话时他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转身离去,给白濯静静缅怀故人的空间。
      
      肖辞摇摇脑袋,伸手敲了敲房门,朗声道:“白儿,开门。”
      
      绝食一日而神志不清的白濯骤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道男声,一时间也分辨不出是肖辞的声音,便警惕道:“谁?”
      
      “你家哥哥。”
      
      白濯迷迷糊糊,以为是幻听,便又询问了一句,“哪位?”
      
      “肖辞。”
      
      肖辞站在门口,不厌其烦地又回答了一遍,却始终不见屋中人有何反应,他以为是白濯气愤过头,连自己也不愿搭理了,便想着先行离开,等他气消了再回来。
      
      不料,就在自己转身的时候,那两扇门骤然打开,屋内伸出一只雪白纤细的手,拽住他的衣襟就往里拖,全然不给他反抗的机会。
      
      自然,即便是给了肖辞机会,他也依旧反抗不了,毕竟白濯虽然武功不及乔央离,但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肖辞还是绰绰有余的。
      
      肖辞许久没被白濯这般粗暴地对待,此刻倒也觉得亲切,任其像拎小鸡一样将自己拎到房中。
      
      白濯一言不发地将肖辞带到了床前,见他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光溜溜的身板,忍不住瞥了个白眼,道:“没见过男人啊!”
      
      肖辞笑了笑,道:“见过,但没见过不穿衣服还那么坦荡的男人。”
      
      “我也想穿啊,可是我娘把我衣服全烧了,我还穿什么啊!”
      
      白濯爬回床|上,拖起被子将自己牢牢地裹住,只露出一张可怜兮兮的脸蛋来。
      
      若非知道白濯的本性,肖辞一定会伸手将眼前的美人搂在怀中,好好慰问一番,只可惜白濯并非表面那么柔弱,以及此美人性别男。
      
      肖辞虽然欣赏美人,可确确实实没有龙阳之好。
      
      所以在知道白濯是男子之后,他才忍辱负重,同他结为兄弟。而且好在自己定力足够强,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估计自己此刻也学着白濯,身着女装,对镜贴花黄了。
      
      思及此,肖辞忍不住一身冷汗,拉回了思绪。
      
      他盯着白濯,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即是没了女装,你也不能一整日光着身子呀,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但是我不想穿男装啊!”
      
      白濯身为男子,却衷情于女装,本来这该是难以启齿的事情,这会儿他倒是回答得理直气壮,让肖辞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肖辞见他不肯妥协,犹豫了片刻,道:“那你先起来吃饭,等会我带你去买衣裳行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肖辞:莫西莫西
    白濯:哪位
    肖辞:你家肖辞小哥哥
    白濯:不认识,滚,下一个
    肖辞:你家快递小哥哥
    白濯:来了来了,我亲爱的裙子~
    肖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