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发怒

      白濯怒火冲天地回到了含烟楼,将自己锁在了房间中,任谁叫唤都不肯出声,阴沉着脸躲在屋中擦拭着自己的双唇。
      
      只因白濯过于愤怒,回来时竟直接从门口走入,这一下倒是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众人见到他,二话不说便放下手中的美酒,跑上前去慰问,却不料白濯心情不好,开口便是一句“滚”,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众人被这气壮山河的一声怒吼吓了一跳,更是紧张地寻问,生怕是什么邪物上了他的身。
      
      毕竟在他们的心目中,他们的白姑娘是端庄优雅,谈吐有度的。
      
      白妈妈见过白濯发怒的模样,自然不似这些人反应这么大,只是白濯向来懂得分寸,除了宫格上回弄脏他的舞裙外,他就从未在人前发怒过,这一点倒是令白妈妈十分意外。
      
      她回望身后围着的几人,强行按捺下踢门的冲动,同时也提防着那些人,不让其靠近白濯的房门,生怕不留神被人闯入,撞破了他的身份。
      
      而房中的白濯对此毫无所知,他看着铜镜中红肿着嘴唇的自己,愤恨地将放水盆的木架踢开。
      
      屋外的人猛地吓了一跳,白妈妈更是险些踹门而入,为了防止白濯清贵高冷的形象在众人面前崩塌,她赶紧转身,对身旁面面相觑的人道:“白儿今日精神有点不对头,还请各位客官先行离开吧,免得吓到你们。”
      
      众人原本只是想多多接触白濯才觍着脸跟上来的,如今白妈妈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好意思硬留,且不说能否见到白濯,就他如今的状态,怕是见了也不会对你和颜悦色的,想罢,众人纷纷掉头,三五成群地走开了。
      
      白妈妈送走了众人,确定无人在场后,深吸了一口气,抬脚狠狠一踹,原本就不牢固的木门倏然打开,露出门口一扇精致的浮雕屏风。
      
      白濯还沉浸在怒火之中,听闻响声后便停下擦嘴唇的动作,冲着外边道:“谁!”
      
      “你娘我!”白妈妈走进内室,倏然吓住。
      
      只见白濯颓然而立,身旁的柜子椅子东倒西歪,脚下亦是湿了一大片。更糟糕的事,原本色泽诱人的嘴唇,在白濯无数次折磨下,早已充血红肿,几处剥了皮,正慢慢渗出艳红色的鲜血出来。而他本人更是一脸戾气地看着铜镜,好似要瞪出个洞来。
      
      白妈妈赶紧走上去,抓住他道:“白儿,你这是怎么了?!”
      
      白濯咬牙切齿道:“乔央离那龟孙子,老子和他不共戴天!”
      
      “……”白妈妈不明所以,只从白濯燃着烈火的眸子中感受到他对离王殿下的怨恨。她瞧着白濯面白唇红的惨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从何劝慰起。
      
      白濯独自在屋中发了一通火气后,这会儿倒稍稍冷静了下了,更何况他即使再生气,也不至于对自己至亲至爱的人发火。
      
      他见白妈妈担心而不知所措地站着,倒是生出愧疚之感来,只是被乔央离强|吻的事情他是不敢说的,毕竟这可能会威胁到自己往后是否能继续穿女装。
      
      他伸手搂住白妈妈,道:“娘,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白妈妈是看着白濯长大的,哪会不晓得他的心思,她抬头担忧地看着他,道:“那你和离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白濯无言以对,可是又真心不想说自己作死穿女装出门,还被乔央离逮到。
      
      想到这,白濯更加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和乔央离绝对八字不合,他穿男装被揍,穿女装被亲,一碰到乔央离就没好事情发生。
      
      白妈妈见他沉默不言,便知道两人之间一定出大事了,她略略激动,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发生什么。”白濯委屈道。
      
      “说!”白妈妈推开白濯的手,一脸严肃地瞪着他。
      
      白濯被这充满杀气的视线盯着,一下子就怂了,道:“那……那你要保证不对我那些衣服出手?”
      
      “你若不说我现在就烧了你的宝贝衣服!”
      
      白妈妈听闻白濯这么说,内心咯噔一跳,那些衣服都是白濯的命,谁动谁死,现在白濯会提到衣服的事,那么事情一定十分严重了。
      
      白濯一听,更是吓到了。以白妈妈说到做到的性子,如果不说,自己的衣服绝对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可是要说,他又真的没那个脸。
      
      向来果断的白濯一时间难以抉择,犹豫很久后,这才吞吞吐吐道:“我……我被乔央离亲了。”
      
      衣裙与脸皮不可兼得,舍脸皮而取衣裙者也。
      
      白濯话音落下,房间中安静得落针可闻。
      
      后来听含烟楼的人说,这一天晚上,白姑娘的房中传出阵阵惨叫,撕心裂肺,经久不衰。
      
      ……
      
      翌日,白濯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双目红肿,看着空荡荡的衣柜发呆,地上还躺着几件丑得他不想穿的男装。
      
      昨晚和白妈妈坦白从宽后,白濯的衣裙无一能幸免于难,皆被白妈妈烧了个精光,若非自己誓死保护,怕连自己的首饰都得化作齑粉,随风消逝。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白濯心如死灰。
      
      白妈妈本就不喜欢白濯穿女装,平时是拗不过他,这一次能借口让他回归正常,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白妈妈此刻没想到的是,新的不去旧的不来,白濯振作后只会卷土重来。
      
      白濯没了女装,内心又十分拒绝穿男装,最后索性拿了被子,什么也不穿地待在床上,一整日都不出房门半步。
      
      而此刻苍京的人都在挂念着又一次生重病的白姑娘。
      
      这是白妈妈命人传出去的,若是能戒掉白濯的女装癖,那便说白濯病逝,之后再改头换姓,重新来过。若是不行,这样也可减少白濯抛头露面的机会,以此阻止乔央离和白濯见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后宫白濯传】
    白濯(撕心裂肺状):不要,娘娘你饶了我的孩子们吧!!
    白妈妈:本宫饶过你,谁来饶过本宫
    白濯:不要啊娘娘
    白妈妈:来人,给我烧!
    下一章出场的肖辞小哥哥:……不就是几件衣服吗,白儿来,哥哥给你买
    白濯:臣妾这就来~~
    白妈妈:……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