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世祖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6

      
      赵远阳问他怎么了,霍戎摇头,说没事。
      
      但他刚才那瞬间锋芒毕露的神态,叫赵远阳意识到肯定有什么事,但肯定不是什么大问题。
      
      电梯门关闭,向上攀行.
      
      虽然赵远阳一个人住,他还是要了一个大套间,他把学校新发的校服拿给酒店去清洗,点了餐。
      
      吃饭的时候,霍戎跟他说了很多话。远阳根本还不了解自己,就选择相信自己,且看自己的目光里没有陌生,这让他觉得费解,也让他生出了更多的好奇心。
      
      赵远阳为了不露出破绽,也尝试着去适应这个过程,重新认识的过程。
      
      上辈子他一直不了解霍戎,没有耐心听他说过话,对他一直不够信任,但重来一次,他发现这个过程非常有意思。
      
      因为霍戎是个非常善于观察人的人,看人识人是他的天赋,他看人一眼,便能轻易揣摩出他的性格,甚至是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对着赵远阳时则不然。
      
      “其实除了葬礼那一次,之前还有一次见过你,你在外面练靶,我跟你外公说了会儿话便走了。”就是那次,他和理查德定了一个口头约定,玩笑一般的口头约定,或许理查德自己都没放在心上。
      
      赵远阳感觉自己像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件事般,但实际上,霍戎上辈子也跟他这么说过,不过是赵远阳没听进去,所以重新听他说,相当于温习,也相当于重新认识霍戎一遍。
      
      下午,赵远阳还要上课,霍戎把他送到学校,“阳阳,晚上我来接你。”
      
      他惯常的办事手段在这里不被允许,但没关系,他也有文明的手段,那个在大厅拍照的人,已经被客气地“审问”了一番。
      
      从赵远阳的学校回到酒店途中,他让司机在学校附近转了几圈。他看着窗外,正在发展的城市,日新月异的楼房,但是没有合心意的。
      
      车子渐渐驶入僻静的道路,突然,他看见道路旁的大铁门后门,盛放得几乎耀眼的向日葵花田。
      
      回到酒店,霍戎的桌上便摆了一份资料,他看了一眼就没管了。
      
      指使拍照的人是周淳,远阳父母成立的东方地产集团的第二股东,跳梁小丑而已,掀不起多大风浪,用不着上心——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办,比方说赵远阳的监护权问题,该找哪个名存实亡的亲戚来;比方说住处的问题,为了孩子的学习,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而且一定要就近;再比方说前两天半夜持枪入室抢劫的事件,以及远阳学习上的问题,等等。
      
      更大的问题是,霍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抚养孩子,他家里是有弟弟的,都是他的情种父亲不负责任弄出来的。但是别说霍戎从没照顾过那些小孩,那些孩子和赵远阳也大不相同。所以按照他们家的那一套弱肉强食法则来肯定是不行的。
      
      而且远阳很懂事,对自己这样的人竟然没有丝毫的警惕性,这才多久的工夫,自己似乎就取得了他的全部信任。
      
      他想着赵远阳的问题,赵远阳也在想着他的问题。
      
      这是开学第一天,所以基本上没讲什么课。
      
      他们火箭班的老师,是整个年级最好的配备,所以这些老师认为讲课可以先放放,更重要的是要先和学生熟悉,跟他们谈天说地、讲讲未来规划,给这些刚进高中,对未来充满憧憬,却又一片茫然的孩子们心中点上一盏指引方向的灯。
      
      同学们茫然,赵远阳也是茫然的,他没睡觉,而是支着下巴转笔,耳朵实际上在认真倾听着。
      
      “你们现在坐在这个班级里,就代表你们已经半只脚跨进名校了。”余老师说到这里,脸上带着引以为傲的神情,“只要你们好好学,肯下工夫,那么我保证,你们至少可以进一所211、985工程的大学。不过,我知道班上有的同学或许志不在此,或许你家境非常好,好到可以不需要文凭就可以找到好工作,过得很优越,”
      
      “但我想说的是,当你的起点足够高,如果你还比别的起点低的同学更加努力的话,那么你会取得更高的成就。”
      
      “你们能听进去当然好,听不进去也没关系,来日方长,总之希望十年后,大家回首看现在的自己不会觉得失望。在我像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那时候教育环境差,条件不好,为了读书……”他又说了些老生常谈的东西,有些同学甚至被他感动哭了。
      
      下午第四节课下了,一打铃赵远阳便接到了电话,他的手机基本上只有酒肉朋友以及周家人会打,但这通准时的电话,是霍戎的。
      
      第四节课下课时间是五点,而晚自习是六点半开始,这之间只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
      
      赵远阳先去找余显开了张假条,这位年轻却相当厉害的老师是知道他一点底细的,毕竟一个中考两百分,分班考试还缺考的学生能进他们班,除了关系硬,家里有钱,还能有什么说法呢?
      
      可是他知道这个学生……在四个月前的时候,母亲去世了,父亲不知所踪了。
      
      他站在讲台上的的时候,分外地关注过这个学生,在大多数学生被他煽情的演讲打动时,赵远阳是平和的,手指上转笔转得非常灵活,态度还算端正。
      
      但是就凭他的长相,就像是一个祸端。
      
      今天已经有老师跟他说过这个问题了,说:“历来这种外表优秀的学生,都是班级的祸端!咱们一班男女对半分,女生还要多些,要是都让这个叫赵远阳的学生给勾走了心思,那还得了!”
      
      余老师非常清楚,一个外表出色、帅气的男同学,对这些十五六岁青春期的女孩子而言,是多大的诱惑。话听着夸张,但是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类似的事件,什么一个班的女生全都暗恋这个男生,每天都有其他班的、或者其他年纪的女生来给他送情书。
      
      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对学习的影响太大了!
      
      刚刚上课他就看见了,不少女同学都在转头看这个赵远阳!尤其这个学生还……余老师低头看着他的中考分数,不禁觉得头疼,曾校长怎么就……怎么就把这个学生塞他们一班来呢!害人吗这不是!
      
      所以在赵远阳来找他开假条,申请长期离校证的时候,他还敲打了一番,“赵远阳同学,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他回答。
      
      “那我先跟你说好,咱们班的女同学,那都是好同学,你不许祸害他们!”他在假条上签了字,“听明白没有?”
      
      “我对小女生没兴趣。”他勾了下嘴角,眼睛一弯,“老师放心,我坚决不做害群之马。” 
      
      余老师满意地笑了,甚至觉得这个学生也不是想象的那样,嘴巴甜,说话讨喜,加上知道他家里情况,余显心里的成见便消除了大半,叮嘱道:“那你可得牢记在心了。”
      
      赵远阳正要走时,余老师又喊住他,“你怎么不穿校服?”
      
      “拿去洗了,明天我记得穿。”
      
      “明天开学典礼!必须穿校服,不穿扣你操行分!”等赵远阳离开后,同办公室的老师忍不住打趣道:“老余,你这个学生,长了一张祸害天下的脸啊!”
      
      “我也在愁这个,”他喝了口茶润喉,“现在刚刚开学,都很浮躁,我怕他一个人影响全班。”尤其这个赵远阳,还是全班唯一走后门的例外,而且成绩不是说差,是太差了!别说他们一班,就是他们学校最差劲的班,也不会收这种分数的学生。
      
      哪怕他的成见,因为他的情况而消了大半,依旧不能掩盖这个事实。
      
      一老师出主意道:“老余,你别给他安排女同桌,找个爱学习的男同桌,然后在你们班放个眼线,随时注意他!”
      
      余显叹气道:“也只能这样了。”希望他能学好吧,不过基础差那么多……哪怕有心学,也很难追上来。
      
      对于学习,赵远阳一向的态度是有兴趣就学学,没兴趣就不听。但是上辈子的时候,背后多少人讽刺他没文化?别人指桑骂槐地说他一句,他还当是夸奖,什么谚语成语他全不懂,唯一懂点的东西,别人还当他不懂装懂。
      
      由于休息时间短,霍戎的车就停在学校外面的停车道上,他给赵远阳带了饭菜,让他在车上吃。
      
      “阳阳,学习累不累?”
      
      “还成。”司机下车了,车上只有他们俩独处,霍戎问他学习,又问他喜欢吃什么。
      
      赵远阳想了想说:“我喜欢吃辣的,越辣越好。还有甜食,越甜越好。”
      
      霍戎点头道:“那我请个会做川菜的厨师,再请个西点师,但是甜食吃多了不好,辣吃多了也不好。”
      
      赵远阳说没事,“我牙口好,胃功能也好。”
      
      霍戎不再多说,他看书上说了,做一个合格的家长,必须要尊重孩子的意见,他继续道:“监护权的事我已经办好了,你的监护人是你一个远方的表亲,他不在这边,所以不能过来见你了。还有房子,房子我找好了,还在整理,明天带你去看看。”
      
      在他们说话的工夫,一辆黑色奥迪A8停在校门口,一个老板派头的中年人直接冲进了学校。
      
      前几日赵远阳自己去住了酒店,周淳无法,就只能让人看着他,结果今天那个监视的人给他发了一张照片,是赵远阳和一个陌生男人进电梯的图片。
      
      那男人的身形他怎么看怎么觉得陌生,难道是赵远阳嘴里的“哥哥”?收到图片后,他便联系不上监视的人了,过了会儿才有电话打来,陌生人,声音冷漠地警告了他两句,那语气,就好像他是什么大人物似的,还叫他小心小命。
      
      但他周淳可不是吃素的,在这禹海市,他也是说得上话的!
      
      他倒要找赵远阳好好问问,那个人究竟是谁?他哪里来的哥哥?!
      
      骗别人还成,但他周淳和赵家那么多年的交情,赵远阳什么底细他还不清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么么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