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世祖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21

      点了头作了数的事,自然不能反悔。
      
      赵远阳注视着霍戎,又抬头看看闪电。虽然纯血马是一种轻型马,但闪电的体型在轻型马里,算得上是壮的,载两个大男人肯定是没问题的,就是马鞍……
      
      那马鞍宽度不太合适,他和戎哥要是两个都坐上去,上半身、包括臀胯,势必会紧紧贴在一起。
      
      赵远阳觉得这已经超过了他的接受范围了,太犯规了。
      
      霍戎看他久久不动,又唤了句:“我教你你就会了,别怕。”
      
      赵远阳眉头都皱起来,他不是怕马,他是怕霍戎。
      
      “阳阳,过来。”
      
      霍戎是习惯于发号施令的人,哪怕他对赵远阳态度、语气都很软,那里面依旧含着让赵远阳不能反抗的东西。
      
      赵远阳手指烦躁地抓挠裤缝,黑色的马裤一衬,手腕手指都仿佛在发光。
      
      他没了办法,认命地走向霍戎。
      
      霍戎准备给他戴上手套,赵远阳不习惯,手一缩,顿了顿说:“哥你为什么不戴手套,就我戴?”
      
      “我手糙。”他解释,“来,手给我。”
      
      赵远阳重新伸出手,如霍戎所言,他手糙,不仅糙,颜色还深,深麦色的手掌捏着他的手心,慢慢把小羊皮的手套给他戴上去。
      
      那又糙又热的指腹擦过赵远阳的肌肤,让他心生退意。
      
      什么骑马,简直就是在占他便宜!
      
      可赵远阳知道,戎哥坚决没那个意思,都怪他自己想歪。
      
      给他戴完手套,霍戎又开始摸他,检查他身上装备都牢靠没。赵远阳一句话不说,绷着身体、也不反抗。
      
      熬到上马,才是噩梦开始。
      
      赵远阳踩着马镫,霍戎怕他摔,或者说是给他安全感,手掌轻轻扶着他的腰,在赵远阳跨坐上去那一刻,霍戎也翻身上马。
      
      他的胸膛热热地紧贴着赵远阳的后背,肉贴肉,他的大腿和赵远阳的并着,他的脚踏着马镫,赵远阳的脚没地儿放了,霍戎就说:“踩我脚上。”
      
      他的手穿过赵远阳的腰,牵着缰绳。
      
      赵远阳感觉后背贴了块烙铁,烫得他浑身难受。
      
      他的脚尖挨着戎哥的鳄鱼皮马靴,不敢使劲。
      
      马鞍不够宽,赵远阳感觉到自己屁股那里贴着个什么东西,也烫,火烧似的烫,叫他想撂担子了。
      
      他僵硬得如同凝固在戎哥的掌心般,像个木雕。
      
      霍戎还以为他是紧张,轻笑,“别紧张。”他轻轻用小腿勾了下马腹,闪电慢吞吞地挪动脚步,开始慢步向前。
      
      “闪电很听话吧?”他说话时热气吹在赵远阳耳廓,“阳阳,你要克服恐惧知道吗,上次是意外。”
      
      赵远阳僵硬地点了下头,“我不害怕马。”
      
      霍戎当他是逞强,绷成这样了还说不害怕呢。
      
      赵远阳虽然紧张,但是也有认真在学习,学习他握缰绳的手法,学习他身体的律动。忽略那自然而然揽着他腰的手臂,微凉的秋风一吹,向日葵花田全部波浪似的朝着一个方向晃,金色的香气扑鼻而来。
      
      霍戎声音不大地给他讲解着要点,单手持四缰,另一只手则牢牢护着赵远阳。
      
      他轻轻驱使着马,在花田旁的草地上踱步。
      
      “持缰的时候,不能死勒,你要跟着马头颈的动作来运动,手的动作要与马嘴的动作相协调。”
      
      “来,你试试。”他把四根缰绳全部交给赵远阳。
      
      赵远阳轻轻握住,霍戎的大手就在他手旁边,谨防他出错。
      
      “手腕保持柔软,”他捏住赵远阳的肩膀,声音就在他耳边,低沉的,专注的,“……肩膀和肘用力,用巧劲,手腕别这么紧。”
      
      他说着,握住赵远阳的手腕,“放松……放松……”
      
      可赵远阳就是放松不下来。
      
      他的教学持续了好一会儿,这才进行下一步,“起快步的时候我们身体要跟着马的步伐……”说到这里,赵远阳明显感觉不一样了,马的脚步加快,很陡,霍戎一下抱着他的腰,在马背上直接起立,赵远阳猛地用力踩在戎哥脚上,他的腰被人死死揽着,揽着他一秒后又重新坐回去。
      
      “就像这样,闪电运步中间有个腾空期,要微微起来一点。”
      
      “现在上升到快步了,我们得这样。”他身体前倾,压住赵远阳,那股从后背而来的压迫气息叫赵远阳喘不过气,听不清戎哥在说些什么了。
      
      “和马靠得更近,和它的运步相协调。”
      
      赵远阳下意识地挪动了下屁股,霍戎身体一前倾,就好像顶着他屁股似的。
      
      他一动,霍戎立马掐住他的腰,“阳阳。”
      
      那手掌几乎落在他的臀旁,“屁股别动,这时是动肩膀,腰别软。”大约是运动的原因,赵远阳身上流了许多汗,脸颊上也密布着汗,因为戴着手套,他不时用手肘去擦。而霍戎的胸膛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汗味交杂,那股男性气息环绕他全身,靠那么近不说,手还乱摸!
      
      这下赵远阳终于忍不住了,“哥,停会儿,我累了,想休息。”
      
      他微微回头,侧脸在夕阳下呈现出美好的少年轮廓。
      
      霍戎勒住缰绳,慢慢停下马,“今天就到这里吧。”
      
      他先下马,赵远阳后下,差不多是霍戎抱着他下马的。
      
      一从马上下来,赵远阳就觉得终于能呼吸了,黄昏的暮色照在黑色的马匹身上,那皮毛泛着橘色的光。而霍戎,整个人也镀上金边,人高腿长,眉毛很浓,鼻梁挺直。
      
      眼睛和发丝都透着金色,这会儿,他倒真的像是一个混血了。
      
      赵远阳转身,摘掉手套,“我去洗澡了。”
      
      他觉得全身都粘腻,尤其屁股和背,是重灾区。屁股在马鞍上坐得全是汗,背那样紧密地贴着戎哥的胸膛,也淌了好多汗。大腿内侧热热的,进了房间,赵远阳脱掉马裤,才看见大腿那里红了一大片。
      
      骑马的时候还没察觉,因为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戎哥转移了。
      
      这一次洗澡,花费比平常要多的时间,他虽然不乏运动,但是和戎哥那种不一样,赵远阳的运动,就是跑跑步,打打网球什么的,细皮嫩肉。
      
      洗完后,他换上宽松的家居服后才从浴室出来。
      
      赵远阳捡起地上脱掉的马术服,推开衣帽间的门。
      
      一个半裸的背影猝不及防地冲击了赵远阳的眼睛,他吓得瞪大眼,忘记移开目光。汗湿的发,健硕的背肌,还有脱了一半的裤子,露出很深的股沟来,他全身上下肤色都深,独独屁股那块,白了几个色号,荷尔蒙气息爆棚。
      
      他怎么也没想到,霍戎就在里面。
      
      赵远阳愣了秒后,立刻退出,“砰”地拉上门,猛吸口气,企图摆脱脑子里那副画面。
      
      “阳阳?”衣帽间里传来窸窣的换衣服的声音,接着霍戎打开门,看见赵远阳背对着自己。
      
      赵远阳余光一扫,似乎戎哥已经穿好了衣服,他心里一松,正打算跟戎哥道歉,他话还没说出口呢,反倒是霍戎先给他说了对不起,“阳阳,哥不是故意的。”
      
      他不太理解,为什么阳阳看见自己在换衣服情绪这么激动?而且骑马的时候,赵远阳反应也很奇怪。
      
      不像是怕马,像是怕自己……
      
      “是我的错,”赵远阳心乱如麻,说:“哥,我想睡会儿觉。”
      
      霍戎说:“吃完睡还是醒了再吃东西?不饿吗?”
      
      他的这种体贴仿佛与生俱来,没人能抗拒。
      
      “我先睡会儿吧。”赵远阳才不管肚子是不是已经开始咕咕叫了,他现在不能面对霍戎。
      
      霍戎应了一声,给他关上门。
      
      门的隔音对他来说恍若没有,他听见赵远阳跳上床的声音,床垫内部的弹簧发出老大声响。
      
      还听见他像是蒙进被子里般,啊啊乱叫。
      
      赵远阳啊地乱叫了几声,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霍戎怎么那么性感,那么性感做什么不好做基佬!
      
      明明是他看见了戎哥的裸`体,结果他比戎哥还激动!就好像被糟蹋的是他自己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三十个前排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