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世祖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8

      赵远阳是第三节课上课时到的学校,而魏海是下午上课才到的。
      
      魏海背了包,是学校三令五申、明令禁止的挎包。
      
      赵远阳多看了他一眼。
      
      魏海眨了下眼,拍拍自己的包,里面似乎装着什么,“好东西。”他说。
      
      刚上课,魏海就拉开拉链,掏了一条黄鹤楼出来。
      
      这黄鹤楼和一般的不太一样,甚至从没在市场上见过,魏海说:“□□特供,老大劲儿搞的。”
      
      赵远阳兴致不高,“你带一条过来,也不怕被抓。”
      
      “不怕,”魏海说着从抽屉里掏了大半书出来,把这条黄鹤楼塞到了最里面,继而重新拿书堵住,遮掩得非常完美,他自得道:“这下就不会有人发现了吧?”
      
      赵远阳摇摇头,“以后你抽烟,脱了校服抽,不然味儿大,老余闻得到,你还得惹到我身上来,让我哥发现了就不好了。”
      
      魏海嗤笑一声,耳垂那颗耀眼的钻石耳钉闪闪发光,“你哥不也是男人,他不抽烟啊?再说你马上也要十七,四舍五入不就是十八吗!他管得住你吗?你特么怂得跟狗似的。”
      
      赵远阳反呛道:“你数学跟我学的吧?”
      
      魏海扳着手指跟他算,“远阳你一月份满的十六对吧,马上翻过年你就十七了,四舍五入难道不是十八了?”
      
      赵远阳懒得理他,心里想到另一件事。
      
      霍戎是要抽烟的,但不是香烟,他喜欢古巴雪茄,赵远阳以前经常在他身上闻到味儿。霍戎一说话,他便能嗅到他和多少烟草曾亲密接触过。
      
      老师讲课的声音断断续续落到耳里,赵远阳回神,转头望向魏海,“四海,你搞得到雪茄吗?”
      
      “雪茄?”魏海瞥着他,“你抽这洋玩意儿啊,行,明天我给你带。”
      
      赵远阳想了想说:“我要哈瓦那产的。”
      
      因为旷课的事,老余专门找了他谈话。
      
      在余显眼里,赵远阳和魏海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他无数次地来后门处视察,常常都看见赵远阳在做笔记,而魏海睡觉。
      
      虽然赵远阳也不是什么让人省心的,可老余觉得,还没坏得太彻底。
      
      “你这段时间的表现,我也看见了。”他慢条斯理地来了一口茶,翘着二郎腿,“自从魏海来咱们班后,你的表现就不如以往了,今天居然还旷课了。”
      
      他严肃地盯着赵远阳,“有老师跟我反应,说你不交作业,有这回事吗?”
      
      赵远阳点头,说有。
      
      “为什么不交作业?”
      
      赵远阳说不想交。
      
      老余哪里对付过这种学生,他向来都教尖子班,都是好学生,再皮的学生在他面前都得收敛三分。结果这个,问他什么他很老实,不辩解,可这态度,显然成问题!
      
      他重重地把茶杯落到桌上,桌上的报纸不小心溅了点浅褐色的茶水,“赵远阳,你这是什么态度!”
      
      赵远阳平静地看着他。
      
      老余气得不行,觉得这个学生在挑战他的权威,一怒之下就要吼道:“不想学给我滚出这个班!”——可是他不能这么说。
      
      “我以为你是爱学习的,”他深吸口气,“你太让我失望了。”
      
      赵远阳还是很平静,眉梢轻挑。
      
      这种态度,老余觉得比吊儿郎当的魏海还要不端正!他忍着怒气,“学习委员跟我反映,你晚上逃课,还和社会上的混混搅和在一起,你知不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人?社会蛀虫、渣滓……”
      
      “余老师,”赵远阳突然打断他,眼睛一时间有些冷,“你骂我我没意见,但是我不允许你骂我哥。”
      
      老余一愣,赵远阳瞥了眼他桌上的报纸。
      
      “我哥不是什么混混,学习委员说我不学好,她拿得出证据么?”
      
      他嘴角有若有似无的笑,伸手从老余桌上拿起那份报纸,“您认识这个人吗?”老余瞥了报纸一眼,还没等他说话,赵远阳就继续道:“这个人您也见过,学习委员的家长,跟您谈过话的。”
      
      老余这才看清楚,报纸上印的字是:本市抓获一起重大嫖`娼事件,系本市某地产老板……
      
      再一看那打了码的照片,可不就是很眼熟么……
      
      周思思无凭无据,跟他反映赵远阳和社会人士接触,他把赵远阳叫到办公室谈话,而赵远阳伸手拿一份报纸,就是那位打报告同学的家长的“新闻”。
      
      “如果跟什么人接触就会变成什么人的话,我认为您应该找学习委员谈话了。”赵远阳露出一个微笑,和无力反驳他的老余对视一眼,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转身离开办公室。
      
      余显坐在办公室里,捏起那份报纸,皱眉。
      
      就像赵远阳说的那样,这次的事件他的确处理得有问题,没有经过调查就做出判断,有失偏颇。
      
      至于赵远阳说要他找周思思谈话,这怎么可能,这是人家学生的家事,还是家丑……不过周思思,最近学习是有点儿没在状态。
      
      原本她是年级第一的成绩考进一班的,余显对她期望还是非常大的,尽管现在还没进行考试,可看她平时表现,在班上并不拔尖,反而处于下游水准,和她考试进来的成绩相差太远了。
      
      晚自习下课,余显又来了一次,这次他是专门来给赵远阳道歉的。
      
      “白天的事,老师也想了很多,是我不对。”他是做老师的,要想他给学生道歉,实在是拉不下脸,他做了很久的心理建树,才选择在人最少的时候,跟学生道个歉。
      
      赵远阳说没关系,话锋一转,“不过余老师,您得多关心关心学习委员的情况,您也看见了,因为报纸上那件事,她学习很受影响,她需要开导。”
      
      按周思思那种性格,班主任老师当着她的面提这种事,她肯定恨不得钻进地缝。
      
      而且周思思看起来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
      
      余显点头,“我会找她谈话的。”
      
      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马上就要放国庆了,体育委员肖龙拿着秋运会的报名表挨着找人询问,“胡小全,你们报个什么项目不?”
      
      “有什么项目?”
      
      “三千米还没人报,这个铅球差一个,跳高也没人报,不然来个4X100?”
      
      肖龙又望向最后一排,赵远阳在睡觉,魏海在玩手机。
      
      “你们报个什么吗?余老师说每个男生至少报两个项目。”
      
      魏海看了报名表一眼,“有踢毽子吗?”
      
      体育委员:“……”
      
      “赵远阳呢,要不然叫醒他?”肖龙看了眼睡得正香的人。
      
      魏海说:“不,远阳睡着呢,就踢毽子,我俩报个踢毽子。”
      
      体育委员面露不爽,“魏海,你长这么高?犯得着和女生抢项目么?”
      
      魏海不怒反笑,懒懒地靠在椅子上,“那你觉得,我应该报什么?”
      
      “至少也是三千米长跑啊,你是我们班最高的了,还有赵远阳,他必须报个跳高,身高就比别人有优势,怎么跟女生抢项目……”最后一句话,他是嘀咕出声的。
      
      对着两个这么高、混混似的男生,他也是要怕的。
      
      这时,赵远阳似乎被吵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怎么回事?”
      
      “没事儿,远阳你继续睡。”魏海看见他脸上由于趴着睡觉产生的红印,一下心疼,“怎么睡成这样,我给你揉揉。”说着那手就上去了,赵远阳别过头,“别腻歪。”
      
      他看了眼肖龙,又看了眼那报名表,“运动会啊…”他对魏海道:“你长跑,我跳高,再报个五十米接力。”
      
      魏海是一点意见都没有,低头在表上写下名字。
      
      体育委员问完男生,又去询问女生,“张凝,你同桌呢?她只报个五十米接力吗?”
      
      “思思去老班办公室了,等会儿她回来我问问她。”她从《那小子真帅》上抬起眼皮,肖龙瞅了一眼说:“你看这什么?言情小说啊?别看了,国庆回来就月考了,看这个多影响学习。”
      
      张凝不理他,“就剩一点了,我又没有上课看。”
      
      办公室。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余显露出和蔼的笑容。
      
      周思思有点慌乱,不会是作业的事儿被发现了吧?不应该啊,英语怎么会被发现……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余显,“为什么呀余老师?”
      
      “你别紧张,来抬个凳子过来,老师有话跟你说。”
      
      周思思更紧张了,坐立不安的。
      
      余显沉吟了一下说:“你最近是不是心思不在学习上?”
      
      “没、没有啊……我上课都很认真的老师,是不是有谁跟你打报告了……”周思思一脸惶恐,像是下一秒就要哭了似的。
      
      “没有没有,老师坚决没有这个意思,你嘛,我还是知道的,作业都完成得很认真,就是这两天上课不在状态,是不是被什么事影响了啊?比如说……家庭……”
      
      周思思一愣,“余老师您怎么知道……”
      
      “这个……报纸上都刊登了,”老余干咳一声,“这个我想说啊,马上放国庆了,回来马上是月考,这个时间点可不能打马虎眼,你知道考差了,是要从咱们班分出去的。”
      
      报纸?周思思轻轻拧眉,什么报纸?
      
      “余老师……我知道考差了会被踢出咱们一班,可是我也不至于……我最近是被家里的事影响了学习,不过您放心,我肯定不懈怠!至于考试,我们班不是还有两个……”她欲言又止。
      
      “噢,你说魏海和赵远阳是吧?”
      
      “他们在我们班,算是借读生,所以考试成绩对他们不成影响。”余显解释。
      
      意思就是,哪怕这两个人考了零分,他们也还是一班的学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人不可能一下就变好
    阳阳不算坏,他在有意收敛,但还得慢慢来,慢慢变好
    -
    三十个前排红包
    明天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