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世祖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6

      两人都有离校证,下午放学,他俩就直接溜掉了。
      
      魏家的司机把他们送到魏海大哥新开的那家保龄球馆,这是他大哥的产业,所以魏海就等同少东家,经理亲自接待,还给他们准备了vip跑道。
      
      保龄球这项运动,是晚清时期从国外传过来的,但是一直不够火,是近几年才兴起的。很多老板应酬就会请客户来打保龄球,馆内的教练都很年轻,尤其女教练,穿着短裙、v领上衣,一弯腰曲线诱人,什么都能看见,非常吃香。
      
      经理问他们需不需要教练,魏海瞄了眼旁边的女教练,心里微动,“你们这儿教练都多大了?怎么看着和学生似的。”
      
      他这么问那经理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了,“都是成年了的,我们专人培训过的。”
      
      魏海看了赵远阳一眼,赵远阳摇了下头,“我不要,八点我得回学校。”
      
      魏海啧了一声,“算了算了,那我也不要了。”
      
      这保龄球馆,其实是个声色场所,但赵远阳本意就是来打球的,两人规规矩矩,占据两条跑道,唤了个教练来给他们算比分。
      
      赵远阳手生,而魏海显然是不久前才来过,一开始两人比分悬殊很大,魏海一手球过去,能倒七八个,赵远阳刚开始球自动跑偏,过了会儿他找回感觉了,一球一个all,立马追平比分。
      
      两人正打得畅快时,从球馆的入口进来了一拨人。
      
      “汉克斯先生,感谢您的莅临,这家保龄球馆是我们市新开的,女教练都很不错。”周淳一边说话一边点头哈腰,语气非常恭敬。
      
      翻译把他的话转述过那名叫汉克斯的外国人,那外国佬听后,望向穿统一制服短裙的教练,称赞了句:“nice。”
      
      周淳满脸都堆着笑,“那我们先打球,等会儿去旁边的酒店入住。”
      
      他最近生意不顺,可是前日突然天掉馅饼,外国某投资商突然找到他,说是要注资!
      
      这怎么能不让他喜出望外,当然得招待好了!这家保龄球馆,是目前禹海市逼格最高的声色场所,女教练普遍素质很高,身材很好,模样清纯,来过的人都说好。
      
      这才开业没多久,口口相传,周淳就知道了。正好请外宾过来,把人哄高兴了,那资金的事儿,不是水到渠成吗?
      
      只怪赵远阳把车和司机都给收回去了,外宾来了,他也没个像样的车,只得连忙去租车行租了辆奔驰。
      
      他太忙了,忙得没工夫收拾赵远阳,只想着等外宾注资后,公司解了燃眉之急,他再回过头去收拾那小崽子。尽管公司现在还不是他的,但他持有二十个点的股份,更别说在周淳眼里,赵远阳手上的五十一个点,差不多已经属于自己了。
      
      赵远阳看见了周淳,但是隔得太远,他没法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
      
      只能大致揣摩出周淳是在陪客户。
      
      陪客户为什么来这儿,答案不言而喻。
      
      顺着他的眼神,魏海也看见了那边,“那胖子有点眼熟,谁啊?”
      
      赵远阳眯着眼,声音含着冷冽,“周淳。”
      
      魏海哦了一声,“你那个周叔叔,以前不是关系挺好的吗?”
      
      “现在不好了,”赵远阳沉吟道:“四海,你帮我问问经理,他们是不是叫了特殊服务?”
      
      这种事原本是客人隐私,不能随便透露给人,可谁叫魏海是少东家。
      
      过了会儿,魏海从经理嘴里得到了答案,对赵远阳道:“他们是叫了小姐,还在旁边的五星级酒店定了房间,房间号我也问到了。远阳你是不是想……?”
      
      赵远阳点点头,手心握着一个十磅重的球,助跑,球从手心脱落,咕咚一声滚上跑道,咚一下,全中!
      
      魏海吹了声口哨,赵远阳取下护腕,“我要是报警,你大哥的店不会受影响吧?”
      
      “这怎么可能,”魏海摆手,满脸兴味道:“我等下给他打声招呼。”
      
      魏家在禹海市手眼通天,要是举报都能出事,这家保龄球馆也没法开起来了。
      
      但是赵远阳记得,后来魏海的二哥魏庭均上位时,这家保龄球馆首当其冲因为涉`黄被抄了,幕后老板魏家老大锒铛入狱。
      
      赵远阳从另一道门出去,满心讨好来注资的外宾的周淳并没有注意到,赵远阳出现在了一个他此时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他赶在晚自习放学前回到了学校,进教室拿了书包,专门把作文本夹在书里,接着抄了黑板上老师布置的作业,抱着一摞崭新的书和魏海一同出校门。
      
      魏海是想亲眼看看,赵远阳口中那个“比亲哥还好”的哥哥是谁,所以厚着脸皮跟着赵远阳走。
      
      霍戎气场实在太强,还没接近时,魏海就看见了他,发现那男人正在望着他们这边,他不由得悄悄话般凑到赵远阳耳边,“那是你哥啊?怎么……”
      
      “怎么?”赵远阳瞥了他一眼。
      
      “唔……没什么。”魏海感觉到,赵远阳这个不知从哪凭空冒出的“哥哥”,肯定非同一般,在禹海,还没有这样的人物吧?“远阳,你这哥哥打哪来的?好壮,打手吧?”
      
      赵远阳知道他开玩笑,解释说:“他刚从国外回来。”
      
      “噢,我说呢,难怪我不认识……”
      
      “我身上有烟味没?”赵远阳突然问道。
      
      魏海低头在他脖颈处闻了两下,“一点点。”
      
      “那就好。”他把校服拉链拉严实,生怕让戎哥闻到了味儿。
      
      “对了四海,你别跟着我叫哥,那是我哥。”他补充道。
      
      “这么小气啊?”
      
      “你不准叫。”
      
      魏海啧了两声,应下了。
      
      他跟着赵远阳走到霍戎面前,他比赵远阳高,也比大部分同龄人、包括成年人都要高,但是很难得的,他这次也得仰头看别人了,并且自卑地发现自己一身引以为傲的扎实肌肉,在赵远阳他哥面前简直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小鸡仔。
      
      他鲜少有这么自卑的时刻,他看见男人自然而然地接过赵远阳的书包,背在背上,“阳阳,今天书包很重,作业很多?”
      
      嘴上这么说,可那书包搁他手里,就像个玩具似的迷你。
      
      “嗯,很多,”尤其他还逃课了,浪费了一个晚自习,作业就显得更多了,他对霍戎介绍魏海,说:“哥,这是我很好的朋友,魏海。”
      
      霍戎瞥向他,时常都吊儿郎当的魏海当即挺直了腰杆,收敛了浪子气息,“大哥好,我是远阳的同桌。”
      
      魏海之前还以为这人是不是别有居心,对远阳继承的遗产别有企图。
      
      但见到人后,他的那些怀疑全都打消了,人有没有坏心,他有时候很通透。
      
      霍戎很和气地微笑,声音却有着距离感,“谢谢你照顾阳阳了。”
      
      “应该的。”
      
      尽管他能察觉到霍戎对远阳很好,但此人身上有种让他不太舒服的东西,如同煞气一般的东西,像刺一样的锋芒,若有似无的,似乎在针对着自己。
      
      魏海做大少爷做惯了,不习惯有人压自己一头,他不愿多呆,跟赵远阳道了再见。
      
      霍戎没有让人监视赵远阳,可他还是通过别的途径知道赵远阳晚上逃课后,为了不叫他发现,还专门自作聪明地杀了个回马枪。
      
      他并没有拆穿赵远阳,赵远阳那一脸心虚又庆幸的神情在他眼里,不免有些好笑。
      
      晚上戎哥辅导他做作业时,赵远阳很放心大胆地摊开课本,根本不怕戎哥要看。
      
      他对文科不太感兴趣,虽然理科他也烦,但是照着公式解题,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了,那些曾经对他是天书的东西,现如今都豁然开朗了。
      
      他忘性大,隔会儿工夫就要忘记公式是什么,必须得对着笔记做题,才有几率做对。
      
      霍戎不厌其烦地给他说原理,赵远阳也都认真地听着,觉得戎哥讲得比老师好,也或许是戎哥声音好听的缘故。
      
      等到兜里手机开始震动,赵远阳就说自己想喝牛奶了,支开霍戎。
      
      霍戎一离开他的房间,赵远阳立马接起电话,“怎么样了四海?”
      
      “我刚刚已经报警了,这会儿让人看着的,都进房间了,二十分钟了呢,保证抓个正着!”
      
      赵远阳脑子一转,心里有了盘算,“四海,你再帮我个忙,帮我打个电话,我给你说号码啊……就给她说她老公嫖`妓被抓,让她赶紧去救人。”
      
      魏海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心照不宣道:“这招损。”
      
      霍戎进房间时,赵远阳正好挂断电话。
      
      “跟同学打电话?”他把牛奶递给赵远阳。
      
      赵远阳点点头,霍戎也没多问,坐下来检查他刚刚做好的作业。
      
      他沉默地检查,赵远阳就在旁边默默地喝着热牛奶,液体暖入肺腑,他注视着戎哥被灯光笼罩的英俊侧脸,心里忍不住想:要是他们是亲兄弟该多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三十个前排红包~
    明天见~
    -
    谢谢大大们的地雷~么么啾!
    吃鸡腿么扔了1个地雷
    灿烂烟火扔了1个手榴弹
    不知花开否扔了1个地雷
    不知花开否扔了1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