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世祖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5

      星期一有升旗仪式,得早点到学校,赵远阳起来迟了,等他到的时候,升旗仪式已经结束了。
      
      从操场跑步回来的孔三思,汗流浃背地对他道:“你怎么又迟到,刚刚学习委员清点了人数,全班就你没到,扣了你五分操行呢!”
      
      赵远阳并不在乎什么操行不操行的,他从书包里翻出作文本,继续写昨天没写完的作文。
      
      第二节课时,班上来了个转学生。
      
      老余带着他进来,转学生人高、壮,最显眼的是耳朵上的钻石耳钉。他把课桌椅抗在肩上,老余还没说话呢,他就直直地朝着赵远阳走过去,脸上挂着很灿烂的笑,眉飞色舞地冲他眨眼。
      
      魏海是阳光型帅哥,头发很短,浓眉大眼得几乎帅出了二次元感。表面人畜无害,但内里却是个花花公子,换女朋友比换衣服勤快。
      
      他把桌椅放下来,安放在赵远阳位置旁边,“远阳,你怎么在这个班,真难进啊。”
      
      “那你怎么进来的?”赵远阳眼里带着笑意。
      
      “当然是给我爸说啊,老头子一听我要去尖子班,以为我准备认真学习呢。”他边说边从裤兜娴熟地掏出打火机和烟,塞进抽屉里,“你桌上怎么这么多书?你在写什么呢?”
      
      “作文。”赵远阳平静道。
      
      四海:?????
      
      全班同学都在回头看他们,窃窃私语着:“转学生好帅,是赵远阳朋友吗?他们好熟。”
      
      “他怎么敢戴耳钉,我们学校不是不允许的吗?”
      
      这时,余老师咳嗽了一声,严肃道:“别关注转学生,该交作业了。”
      
      课代表站起来,大喊一声:“小组长收作业了。”
      
      余显眼睛扫向后门方向的两个人——这是他带过的所有学生里,唯二的异数。这个魏海,点名道姓要进他们一班,他作为一班班主任,是要对全班四十名同学负责的!怎么会接受这种学生?
      
      可是上头又说了,这学生是个惹不起、有背景的,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早上,转学生来报道了,外表看着是阳光大男孩,态度却吊儿郎当,嬉皮笑脸道:“老师,咱打个商量,我想做赵远阳的同桌。”
      
      “你认识他?”老余坐着,他必须得高高仰头,才能和转学生对视。
      
      这个转学生竟然连书包都不背!还打耳钉!可见其态度。
      
      “那当然,不然我也不来你这班。不过老师放心,我们虽然成绩不好,但坚决不会扰乱课堂纪律,影响大家学习的!”
      
      赵远阳虽然基础差点,但他平日里也没捣乱,上课也是安分守己,乖乖听课,至于这个魏海嘛,就……余老师看着他劣迹斑斑的履历,最后头疼地妥协了。
      
      魏海扭头看他桌上的作文本,一看就吓一跳,震惊地望着他,“赵远阳你丫吃错药了?写作文儿?”
      
      然而赵远阳只是平静地看着他,“上课呢,你等会儿领书吗?我陪你去。”
      
      “书……好吧这个还是得领。”
      
      赵远阳把psp给他,“你要么玩游戏,要么睡觉,我得听课了。”
      
      四海:……
      
      他稀奇地盯着赵远阳,跟看大熊猫似的,满眼都是不可思议,“远阳你怎么了?”
      
      赵远阳面无表情,一笔一划地抄着板书,麻木地说:“学习使我快乐。”
      
      魏海像是被他刺激了一般,也抽了本他的书过来,低头看了起来,然而他觉得自己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坚持了半分钟不到就放弃了,转而埋头玩起了赵远阳的游戏机来。
      
      下了课,赵远阳陪着四海去领书,顺便他也抱回了一套新书。
      
      四海中午定了餐厅,赵远阳提前给霍戎说了声,告诉他今天中午同学请客,让他不用来给自己送饭了。魏家的司机来接他们,把他们送到了西餐厅。
      
      零几年的时候,吃西餐是赶时髦,只有约会的男女才会来这里,学生仔不常见。
      
      吃饭时,赵远阳多嘴问了一句:“我介绍给你的人呢?”——说的是肖叔。
      
      “噢,我让他给我二哥做司机去了。”
      
      赵远阳咀嚼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他。
      
      魏海两眼一弯笑,“看我干嘛。”
      
      赵远阳低头,一勺酱汁一勺饭,“四海,你别惹你二哥,不然以后有的你好受的。”
      
      “他一个残废能怎么让我好受啊?”他费解。
      
      赵远阳沉默了下,“万一他是装瘸呢,其实他的腿根本没有问题。”
      
      上辈子,魏海的二哥魏庭均,就是突然发难,以所有人都没想到的速度崛起。他多年的腿伤好了,站起来了,把兄弟一个个送进鬼门关。
      
      “喂,他坐了十年轮椅,怎么可能是装的!”魏海眉头蹙起,“远阳,你别开这种玩笑。”
      
      赵远阳不再多说,擦了下嘴角,他的一举一动都像个真正的贵族,是多年的沉淀才有的气度,比魏海这个真·豪门大少爷还像模像样。他状似不在意的口气、实则暗含叮咛道:“总之,你以后别跟着你三哥欺负他,把自己摘出去,越远越好,明白吗?”
      
      这顿饭,两人的谈话全都被记录了下来。
      
      下午一放学,魏海就坐不住了,这一天可把他憋坏了!赵远阳看书学习,他玩游戏,他就感觉自己特别不是人。
      
      “远阳,我们晚上去打保龄球吧?我大哥新开了一家保龄球馆,给我办了卡,让我带着同学去玩。”
      
      赵远阳指了指黑板的角落,“看见那堆积如山的作业没有?”
      
      魏海苦着脸,简直要叫赵远阳祖宗了。
      
      过了会儿,余老师向他们走过来,盯着赵远阳桌上的书:“你们俩有《学生手册》没?”
      
      赵远阳说不知道,魏海说没有。
      
      老余脸色一黑,伸手道:“胡小全,把你的《学生手册》找出来。”
      
      胡小全哎了一声,双手递交,老余道:“给你俩布置一个任务,回去把这本《学生手册》认真看两遍,明天我抽查。”
      
      第二天,魏海逃课没来。
      
      星期三,他迟到了两节课才出现,对赵远阳说:“我的大少爷,我感觉自己就像个陪读的,你真不好玩。”
      
      他摸了摸抽屉,打算摸两根烟出来,一打开烟盒,只剩下寥寥四五根了。
      
      他星期一来了开的一包,但是只抽了两根,没道理只剩这么点儿,“远阳你昨天抽这么多?”
      
      “什么?”赵远阳分神看他一眼,摇头道:“没。”
      
      烟味太厚,他怕霍戎闻见味儿,但他没什么瘾,也就不存在犯烟瘾这回事。
      
      魏海问他要不要来一根,他同意了,脱下校服,去空教室里抽,回到教室再穿上校服,身上就没什么味道了。
      
      下课时,上周末写的作文发了下来,赵远阳为了凑字数,满篇都是省略号,满篇都是分段,一句话一个分段,足足凑了两页多。
      
      他字写得不好看,加上这篇作文实在不能称为“完整”,老师最后酌情给了他38分,后面用红字批注:立意独到,再接再厉!
      
      满分六十的作文,赵远阳拿了三十八,却觉得自己牛逼坏了。
      
      以前他作文可都是得零分的!
      
      魏海抢过他的作文本,哇了声,“这么高的分呢!我看看。”
      
      “《如果我是穷人》”他瞥向赵远阳,“志向远大啊。”
      
      赵远阳觉得自己写得挺好的,加上得分这么高,他恨不得站起来朗诵一番!
      
      魏海一行字一行字地看,看完给他竖起大拇指,“这么多字儿,大才子。”
      
      赵远阳禁不起夸,一夸就得瑟。
      
      魏海笑眯眯道:“远阳这么棒,中午给你加鸡腿。”
      
      赵远阳笑着说:“中午我哥哥来接我。”
      
      “那我晚上请你去打保龄球。”
      
      “我哥晚上要来接我。”赵远阳趴桌上,上午的阳光出来,整个后门、及他的背影,都被镀上金色。
      
      魏海看见他眼睛都在笑,嘴里说:“四海,不是我不跟你去玩,我也不爱学习,但是我不想让我哥失望。你看我好容易变好那么一丢丢……”
      
      可这时,他听见前面同学的对话。
      
      “胡小全,你作文多少分儿我看看,五十二?你比我高一分呢!我看看黄老师给你的批语是什么……”
      
      “去去去,你去看肖龙的,五十七分呢,应该是我们班最高的吧!”
      
      赵远阳听得心一下就凉了,刚刚还笑眯眯的,立刻就郁郁寡欢了,眉眼耷拉下来,连魏海追问他:“什么哥哥?”都没心情回答了。
      
      他盯着那个刺目的三十八分瞧,他第一次写作文呢,为了写这篇作文,他绞尽脑汁,用了他会的所有词汇,还用了课本上刚学的一个成语。
      
      阿拉伯数字“38”在他眼里转啊转,过了会儿,赵远阳突然坐直,从文具袋里找了杆红笔。当着不知该如何安慰他的魏海的面儿,把硬生生在那个红色的数字“3”上,添了一笔,改成了5。
      
      “像不像真的?”赵远阳问魏海。
      
      魏海复杂地看了他一眼,难言地点头,“像。”
      
      “五十八分,我们班最高了吧。”他笑的像吃了糖似的,笑容里带着甜。魏海目露同情,“心情好了?”
      
      他点头,“好了。”
      
      “那跟我去打球?”
      
      “成,”赵远阳这回一口就答应了,“晚上我跟你去,但是有一点,下课前我要回学校,不能让我哥发现我逃课了。”
      
      魏海大喜过望,接着道:“太好了,对了,你跟我说说,你什么哥哥,怎么没听你说过?是你爸……?”
      
      他对赵远阳家知根知底,同时也知道周家,知道赵远阳那个周叔叔。赵远阳一说哥哥,他就以为和他家一样,是什么私生子。
      
      “不是,”上课铃响了,赵远阳抻了个懒腰,拿出课本,“不是亲的,但是比亲的对我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三十个前排红包~
    明天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