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世祖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2(捉虫)

      张凝不自在地露出一个笑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一路上,两人都不再说话。
      
      静默的车厢里弥漫着尴尬的氛围,车窗外风景不断流逝,周思思心中懊恼,随着离车站越来越近,她的情绪也越来越焦躁,想补救,想告诉她事实不是她想的那样,可她怎么辩解?
      
      车子开到车站,张凝下了车,周思思要下车帮她拿行李,张凝摆手道:“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今天谢谢你了思思。”
      
      “啊,你不用谢我,”周思思有些勉强地笑,“我一个阿姨刚从国外回来,她给我带了点巧克力回来,明天回校我给你带点。”
      
      张凝笑着嗯了声,周思思冲她眨了下眼,挥手道:“明天见。”
      
      等张凝走后,周思思脸上笑容飞快地消失了,“肖叔,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故意让我在同学面前出丑?”
      
      “周小姐,你怎么这么想,我哪儿敢啊。”
      
      周思思冷笑一声,“是不是赵远阳让你这么做的?”
      
      肖叔露出不解的神情,“周小姐,我没说什么不该说的吧,都是实话。”
      
      周思思噎了一下——是啊,肖叔说的全是实话,要不是她虚荣心作祟,跟同学炫耀,肖叔方才说的那些根本不会对自己产生任何影响。
      
      “对了周小姐,”肖叔停在红灯口,“远阳少爷重新帮我找了份工作,过了今天我就不干了,等会儿我把车开到他那儿去。”
      
      “什么?!”周思思惊愕。
      
      “远阳少爷说,如果我继续做你们家司机,他就不再付我薪水了。”
      
      “他不付钱我们家给你!能有多少?”她的手在校服袖子里攥紧,赵远阳欺人太甚!
      
      她知道现在市里的平均工资不过两千五,一个司机而已,能多贵?
      
      肖叔说:“之前赵先生还在的时候,他一直付给我六千块的月薪,赵先生走后,继续由远阳少爷支付我的薪水。”并且油钱都是要报销的,不像周家,之前他拿着加油的小票找周淳报账,周淳找了个理由就把他打发了。
      
      他对周家人一直没好感,可架不住之前赵远阳信任那家人啊。现在好了,远阳少爷终于擦亮眼睛了。
      
      不等周思思破口大骂“你这是在抢劫”,肖叔就继续说了:“远阳少爷还说了,如果你们可以支付我的薪水,我就留下来继续工作,但是车是他的,他说他……”肖叔看了气得满脸通红的周思思,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同情来,“他说……不会让你们继续使用了。”
      
      周思思气急,“你等着,我给我爸打电话!看他怎么收拾你,”她冷哼一声,低头按着手机,“六千块,现在公司一个部门经理也才这么多工资,你怎么不去抢!”
      
      然而她电话打过去,周淳却处于关机状态,父亲最近的现状她也知道一点,整天唉声叹气的,似乎是生意不顺。
      
      她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曾经属于他们家的车被人开走,留下呛鼻的汽车尾气。
      
      *
      
      赵远阳从来没觉得书包这么重过,因为周末,老师布置了大量的作业,每科都有作业,不得已,他只能全部背回家。
      
      霍戎接过他书包的时候,掂量了一下重量,“阳阳,学习辛苦了。”
      
      赵远阳颇有同感地点头,“是挺辛苦的。”学习费脑,脑子运作多了,赵远阳就感觉到了疲惫,他深深地靠在软软的椅背上。
      
      上辈子的时候,赵远阳每天逃课疯玩,周末不周末对他而言没什么分别。
      
      但是现在,周末一到他就什么都不想干,哪里也不想去,只想在家里窝着睡觉。
      
      赵远阳放下书包,就打开电脑玩了会儿魔兽,但只不过玩了十多分钟,他就失去兴趣了。
      
      太没意思了,这些都是他玩剩下的。
      
      这个年代的游戏,显然无法满足他的要求,画质低、流畅度低、创意趣味度都很乏味,再来说现在的电视剧,随便换个频道都是琼瑶剧,什么情深深雨蒙蒙、还珠格格、金粉世家……要想找个什么打发时间的事情来做,还真的不容易。
      
      他不由得开始怀念起后世那些经典游戏来……怎么现在就没有人开发呢?
      
      赵远阳甚至萌生了自己出钱开发游戏的想法,但是他明白,不是现在的人没想法,而是技术跟不上,技术跟不上,哪怕开发出这款游戏来,效果也是差强人意。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埋在枕头里。
      
      床品刚洗过,沾染了一股阳光和向日葵的清香。
      
      以前这个点,他肯定跟四海出去玩了,可现在,他不想戎哥不高兴。
      
      敲门声响起,“阳阳,吃饭了。”
      
      “好……”他闷在枕头里应了声。
      
      两个人的晚餐,却异常丰盛。
      
      厨师是霍戎专门替赵远阳请的川菜师傅,霍戎一开始吃不惯,但几天后就慢慢习惯这种口味了。
      
      饭后,肖叔给他打来电话:“远阳少爷,我到葵园门外了,您住这儿吗?”他的车停在大门口,门外守着四个彪形大汉,看着就骇人,远阳少爷这是跟谁搅和一起了?
      
      赵远阳嗯了声,“我现在住这里,你把车开进来吧。”
      
      大门缓缓开了,肖叔慢慢把车开进去,震惊地看着面前一片灿烂辉煌的花海,心里忍不住咋舌,这么大一个葵园,这得多少钱?
      
      远阳少爷的朋友是把这里买下来了?!
      
      他前些日子还看到这个葵园在宣传,说九月底开放,怎么转眼就变成人家的私产的?
      
      霍戎在葵园外面一圈移植了许多高大的树木。小树林面积广,所以从外面看的时候,是看不见里面什么风光的。而且因为霍戎住这里,所以葵园的保全安排更是离谱,晚上的时候,得有三十个人守夜、巡逻。
      
      但是平时,赵远阳是看不见几个人的。
      
      这里就像他和戎哥两个人的田园。
      
      肖叔的车开进来,停放在外面,熄了火。他看见赵远阳和一个男人从白色的房子里面出来。
      
      以前的时候,赵远阳每次出去玩都是他在接送,所以赵远阳的那些个朋友,肖叔几乎全都见过的。
      
      但是这一个,他却不认识——从没见过。
      
      赵远阳从肖叔手里接过钥匙,“我朋友魏海肖叔你认识吧?”
      
      “认识,认识。”魏家四公子谁不认识呢?这可是远阳少爷最好的哥们儿,但是他的眼睛却忍不住瞥向赵远阳旁边的男人——远阳少爷认识的朋友,一般都是他的同龄人,要么就是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可是眼前这个……
      
      “我跟他说好了,你明天直接去魏家工作,待遇只会比我这里更好、不会更差。”
      
      “不是这个……哎,我怕周先生他……”肖叔之前接到电话时,答应得爽快,可是现在又有点发愁,怕周淳对付他。
      
      赵远阳微微一笑,“放心吧,周淳不敢找你麻烦的。”
      
      听到这个保证,肖叔才算放心,心里也跟着松了口气。他在赵家做了十年的司机,也算是看着赵远阳长大的,可是有些事他没法管。
      
      他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又道:“对了,远阳少爷,这几天我听周先生打电话,他生意上好像出了点什么问题,那可是你父母的生意,不能让他这么败。”
      
      赵远阳点头道:“我心里有数的。”
      
      上辈子的时候,也有这么一出,是霍戎干的。但戎哥知道那是他父母创建的公司,没做太过分,只是让周淳忙得不可开交罢了。再后来,周淳似乎发现了有谁在搞鬼,又联想到了霍戎身上——他觉得那是个深不可测的人,并且对自己有敌意,所以让赵远阳去试探。
      
      他让赵远阳去找霍戎,并且对他说:“远阳!他这是想要偷你的家产啊!”
      
      于是赵远阳听信了他的话,找到霍戎,霍戎这才收手,对他说:“阳阳,你别怪我,我这么做都是有原因的,那个周淳,他不是什么好人。”
      
      他当时一心信任周淳,周淳是他的长辈,他父母都忙于事业的时候,周叔叔却非常关心他。
      
      还能有什么原因?赵远阳不相信霍戎的话,觉得事实肯定像周叔叔说的那样,霍戎想偷他的家产,不仅手段下作,竟然还搞挑拨离间这一套。
      
      但是吧,他又是个不争气的,哪怕他内心认定霍戎意图不轨,仍旧没法忽视戎哥对他的好。
      
      直到后来,周淳跟他说:“远阳!那个姓霍的他是个恶心的同性恋!你知道同性恋是什么吧?他对你那么好,你说他想干什么?”
      
      霍戎想干什么?
      
      赵远阳忍不住抬头看他,戎哥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他有那种心思的?但可以断定的是,现在的戎哥,还把自己当成故人的孙子,把他当孩子看待。
      
      上辈子,他一直认为霍戎是个无坚不摧的人,他跟霍戎大吵一架后,说了重话,霍戎就走了,再也不要他了。
      
      碍着脸面,赵远阳心想你有尊严,那我也有!所以他一次次地想着要不要去道歉,一次次地打消念头。
      
      此后,他们便多年未见,赵远阳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别人看他潇洒自在,不知天高地厚,其实他是可怜的,身边全是阴奉阳违的。
      
      直到赵远阳死,他才发现他认识的戎哥已经变了一个人,完全是个陌生人了,那么无坚不摧的一个人,竟然会痛苦。
      
      哪怕他没掉一滴眼泪,赵远阳也能触碰到的痛苦。
      
      他前所未有的软弱的一面让赵远阳意识到,霍戎也是个普通人。
      
      注意到他眼里流露出的伤感,那么沉重的悲伤和苦闷,还有浓烈的愧疚,对着自己?霍戎不知所措起来,“阳阳你怎么了?”
      
      “我……”赵远阳张了张嘴,别过脸去,颊边的那颗痣如同眼泪般,“我想起我爸妈了,哥……我妈死后,我爸就失踪了,你能不能帮我去找一下,哪怕是尸体也好……”
      
      “成,阳阳…你、你别哭啊,哥帮你找。”霍戎应下来,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赵远阳,他从没安慰过人。
      
      憋了半天,他才道:“老师布置了作业吗?作业难吗,我给你讲题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肖叔:少爷你…注意安全
    阳阳:放心吧,戴套的
    -
    说一下更新时间,现在都是12点准时啦!可以治好我的懒癌!
    三十个前排红包~
    明天见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