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二世祖

作者:睡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01

      学校附近在施工,一栋高楼平地而起。前几天,敲击金属的声音听着还像千米开外消防队的集合铃声,到今天仿佛就是斑鸠快要震碎耳边的玻璃窗的扑棱,或者像监考老师走下讲台,叩响桌子道:“答完卷了再检查几遍。”那么近了。
      
      赵远阳却好似没有听见般,耳膜还有片刻的堵塞,水漫进教室窗户,灌进鼻腔和嘴里,水压使他渐渐失去意识。
      
      他晃了下神,茫然地扭头看向窗户,哪有什么水。
      
      他不是在海里?
      
      赵远阳死前的最后记忆,是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水,像一个黑洞般的漩涡,将他的身躯撕成了碎片。
      
      他低头看向桌上的试卷,米白色的纸上印着几个黑色大字:禹海一中开学分班考试·语文。
      
      距离交卷还剩十多分钟,许多同学还在赶作文。可赵远阳却在一个小时前就答完了试卷,并且试卷上写得满满当当,每个空格都填满了,忽略字迹,这是一份完美的答卷。
      
      他在飞速答完题后,便安稳地趴课桌上睡觉了。
      
      这会儿老师一过来,站在他身旁看了会儿他的卷子,脸上才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这学生的试卷,怎么完美到和标准答案都差不多了?
      
      可赵远阳却是想了起来,为什么这份试卷会这么完美。一中是整个禹海市最好的高中,进来必须至少具备两个条件的其中之一,要么成绩非常拔尖;要么家里非常有钱。
      
      赵远阳是标准的后者,至于眼前这份完美的答卷,是因为他那“可亲可敬”的周叔叔,周淳。
      
      考试前一周,周淳把考试的标答给了他,让他全背下来,似乎为他着想般道:“远阳啊,你爸妈才刚走……他们对你寄予了厚望,希望你出人头地,长大后继承公司。周叔叔也一样,这次分班考试考高点,进入尖子班!以后好好学习!”
      
      当时的他,别提多感激周淳了,赵远阳背了整整一周,一字不漏地把全部答案背了下来,拿到作文题目后,他还花钱请大学生替自己写了一篇。结果考试时一个没收住,全给答上了!
      
      接着赵远阳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进了一中的火箭班,人人都知道他的成绩不正常,禹海市就这么大,多的是知道他老底的,风言风语立刻就压不住了。
      
      纸包不住火,班上开始传他是作弊的,一众优等生看他的眼光都不对了。没办法,赵远阳只能在之后的每堂考试都找周淳要答案,刚开始周淳不赞同,“你这样不学好,以后怎么继承你爸妈的公司?”赵远阳则笑嘻嘻:“我不是那块料,周叔叔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你来管就成了。”
      
      周淳听后,斥责他道:“胡闹!公司是你爸妈一辈子的心血,远阳,叔叔可以暂时帮你照看着,等你长大了,这些东西都是要还给你的。”
      
      除此之外,他还跟老师申请不做作业,也不知是不是周淳打点得好,还是老师真的看他“聪明”,从不管他,上课睡觉不说他,他还从不上晚自习,下午放学后就直接溜掉,和朋友去酒吧或者俱乐部去打台球。他才不管别人怎么想,他成绩漂亮,别人眼红也没用。
      
      铃声一响,赵远阳这才反应过来,他拿起笔,想把机读卡上的答案擦掉,台上另一位监考老师却眼尖地喝止了他:“同学!考试结束了!再动笔就算你作弊了!”
      
      赵远阳没听见般,把填好的机读卡的选择题答案擦个干干净净,动作一点不见着急,老师的呵斥也不管用。
      
      “同学!”那监考老师见这学生不听话,大步走下来,“你这样算你作弊听见没有!记零分!”
      
      赵远阳无辜地笑笑,摊开手来,显露出机读卡上除了一堆橡皮使用过度的黑色泥屑,什么都没有了。
      
      那老师皱着眉看看他被擦掉的机读卡,又看看他那副无所谓的神情,怀疑道:“为什么擦掉选择?”
      
      他还是在笑,不以为然道:“不想考太高。”他说话时头仰着,眼睛里是诚实的,但嘴角的笑却是玩笑般的灿烂。
      
      他说的是实话,可那监考老师压根不信,只觉得这个学生肯定有问题!那副怀疑的神色却让赵远阳笑得更开,眼睛都眯起来,你看,他说的明明是实话,人们却不肯相信。
      
      等他离开教室,两个收卷的老师才把赵远阳的试卷单独抽出来,开始谈论:“你看他这个答案,是不是和标答一样的?这试卷是宋老师你出的吧?你来看看。”
      
      宋老师只扫了一眼,“要么他以前做过这套题,要么他……”他盯着赵远阳被擦掉的机读卡区域,还残留着黑色的铅笔印记,他认真研究了一番,接着不可思议道:“连这些选择题也是全对,他为什么擦掉?”
      
      “是吧?你也怀疑他作弊?刚才考试时我注意过,他一直埋头答题,速度非常快。擦掉选择,可能真的是怕考太高?”那老师说完,自己都露出了荒唐的神色。
      
      宋老师低头凝视着考生的名字,思索两秒:“这样,回头查一下他进来的分数,下午多注意一下这个考生!”
      
      随着考试结束,赵远阳跟着浪潮往校门走。周淳就在保卫室那里等他,看赵远阳出来,就叫住了他:“远阳,周叔叔在这儿!”
      
      周淳是他父母公司的第二股东,也是赵父最好的兄弟,父母对赵远阳疏于照顾,于是周淳便显得可亲了起来,就连考试都要来亲自接他。
      
      “今天曹阿姨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豉汁凤爪……”他人长得面善,笑容和蔼,一口一个远阳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赵远阳的爸爸。
      
      但赵远阳看见他时,眼底的厌恶浓郁得都快溢出来了,那股厌恶不加掩饰,在周淳手臂伸过来时,赵远阳就一拳头过去了,一拳正中周淳的鼻梁。
      
      大庭广众下打人这种事,他没少干,他做事从不顾忌后果。这一拳头砸过去,周淳整个人傻住了,他嗅到一股血腥味,伸手一抹,一手刺目的血。
      
      他让赵远阳一拳打得晕乎乎的,眼前出现三个重影。
      
      有人寻衅滋事,人群慌张失措地自动散开,学校的保安抽出警棍,大喊一声:“怎么回事!”
      
      周淳压根没能反应过来,赵远阳吃错药了?!他下意识要还手,手都抬起来了,最后想到了什么,硬生生凝固在半空中。
      
      把怒色压下去,他挤出一个宽容的笑:“远阳你有什么跟叔叔好好说……”
      
      他的手掌攥住了赵远阳的手腕,就是这个动作,让赵远阳浑身一僵。
      
      他死的时候,周淳就是这么拽着他跳海的。手臂上的触感像冰冷的蛇,让他头皮发麻,海水一瞬间铺天盖地地袭来,闯进鼻腔、嘴巴、大脑。顷刻间,咸的海水从他的身躯里走了一遭,替换了他身体里那些温热的血液。
      
      “别他妈叫这么亲!”赵远阳不耐烦地打断他,眼中狠厉乍现,“滚,别让我看见你。”说完,他便拨开围观人群,周淳一句“考得怎么样”还堵在嗓子眼的,就看见赵远阳招手拦了辆出租就上去了。
      
      旁边有人递给这个老板派头的男人一包纸,让他擦擦血,校园保安问他情况,周淳却摆手说:“家里孩子闹脾气。”他一边擦血一边回到车上打电话,开口就问:“赵远阳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上了出租,司机问他到哪儿时,赵远阳半晌想不出来,最后他报了家里的地址。
      
      他精神还有些恍惚,车上在放一首老歌,脑子里断断续续浮现出旧时的记忆。十年前的禹海市,在许多地产投资者眼里,是一块大肥肉,房价瞬息万变,一飞冲天。在这里扎根的赵父赵母,到这一年时,已经累积下惊人的财富了。
      
      赵远阳是未成年人,双亲去世,一群亲戚虎视眈眈,要抢他的监护权。可是不知为何,几个月过去了,他的监护权却始终被拖着,没个定论。就好像有位高权重的人刻意拖着,不让他的监护权轻易移交出去。
      
      当时他一听周叔叔愿意收养他,心里非常感动。周淳家里还有一对子女,妹妹和赵远阳年龄相仿,但两个孩子性格不和,每当周思思和他闹矛盾时,周淳都是站他这边的,父女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好不热闹。
      
      他还记得,他的监护权问题拖了四个月,结果突然出现一个可以说是陌生人的男人,要来接管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