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夺舍了系统[快穿]

作者:浅洛洳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年代文女配03

      春夏之交阳光最是恰到好处,足以将未来得及散去的寒意消融,又不会太过热情让人难以忍受。
      
      陆文茵在院落中走了一会,感觉到疲惫便停下脚步,就近找了个石头歇息。她的双眼微微眯起,好似在享受阳光的抚慰。
      
      何婉茹从厨房出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没有直接惊醒陆文茵,而是悄悄绕到了她身后,伸手朝她的肩膀拍去,想给她一个‘惊喜’。
      
      陆文茵有所察觉,先一步向后看去。转头的动作带着身体微微一侧,刚好躲过何婉茹的手。
      
      何婉茹没想到陆文茵会突然转过头来,明显受了惊。
      
      她很快便将惊色压下,重新挂上了笑意。“文茵,吃饭了!大家都在等你。”
      
      何婉茹看似没有将刚刚的意外放在眼里,视线中却多了几分审视。
      
      平时她就很喜欢和陆文茵开些玩笑,像这样突然从背后出现的手段已经用过多次。今天之前,她都是无往不利。陆文茵就算提前察觉,也总会配合她。
      
      这一次,陆文茵的反应让她意外。
      
      巧合,还是……
      
      “走吧,不要让同志们久等。”陆文茵起身。
      
      身体中的疲惫已经尽数消失,休息了片刻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体内存留的那丝灵力。
      
      这个世界限制了超凡的力量,却没有彻底杜绝。
      
      刚刚陆文茵并不是在闭目养神,而是在修炼修真界的功法。
      
      功法仍能够修行,只不过收效甚微。灵力转换的速度十分缓慢,好不容易转化的灵力大部分也会逸散出去,仅有一丝微不可察的灵力能留在体内。
      
      体内的灵力与神识一样离体一寸便是极限,最大的用途反倒成了滋养身体。对陆文茵来说,有这用途就已经足够,她尝试修炼就是为了眼下这虚弱的身体。
      
      何婉茹见陆文茵没有自己走在前面,而是像往常一样在旁边等她,心下的疑虑散去了不少。
      
      以前她开玩笑多是在房里,今天陆文茵坐在随时都会有人路过的院落中,反应有些大也能理解。
      
      何婉茹向前一步,挽住了陆文茵的胳膊。见陆文茵不闪不避,顺从的让她挽着,便彻底放下心来。
      
      如果陆文茵真的发现了蛛丝马迹,不可能与她这般亲近。
      
      “今天的菜是我掌勺,你可要好好尝尝。”何婉茹面带笑意。
      
      “嗯。”陆文茵点头应下,和何婉茹一起走向厨房。
      
      知青点的房子不多,不可能有单独的餐厅,他们做饭吃饭都在厨房。
      
      两人刚进厨房,邵文易听到声响便转过头来。先看了眼何婉茹,随后才看向陆文茵。“陆文茵同志,你身体好点没?” 
      
      他和何婉茹之间还未完全戳破最后那层窗户纸,却也已经心照不宣。
      
      平时很少主动与女同志接触的邵文易,会主动关心陆文茵,显然是考虑到她与何婉茹的关系。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多谢同志们关心!”陆文茵抬头看了邵文易一眼,随后又低下头去,神态语气和与其他人交流时没有什么区别。
      
      何婉茹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怒意忍不住在升腾。
      
      前世就是这样,陆文茵隐藏了自己对邵文易的心意,让她没有任何防备。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么可能让陆文茵捡了便宜?
      
      “我们也没做什么,你要谢就谢婉茹。”左静扫过众人手边装着清水的碗。“婉茹为了让你尽快好起来,每天都要准备一碗糖水。你也知道,那点糖她自己都舍不得喝。”
      
      何婉茹也看了眼她提前冲好的糖水,心下的怒气顿时就散了。
      
      这一世,终归是不同的。
      
      “同志之间互相照顾,用不着谢来谢去。”何婉茹说着拉陆文茵坐下。
      
      “互相照顾是没错,但也没你这样照顾的,糖多稀罕啊!”男同志没有掩饰他对糖水的渴望。他们这些人,一年都尝不到几次甜味,可不就馋。
      
      “你们如果生了病,我也会为你们准备糖水。”何婉茹表现得十分大气。她的家境和其他知青相比还算不错,几碗糖水不会让她心疼。
      
      在其他人眼里糖珍贵的很,重生而来的她却早已经吃腻,并不好这口。
      
      以后的日子长着,她若能抓住邵文易,想吃山珍海味也不是没机会,哪用得着心疼这点糖。
      
      “过冬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志生病,婉茹也为我们准备了糖水。”左静看向何婉茹,“婉茹就是心好!”
      
      邵文易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向何婉茹的视线更为热切。
      
      何婉茹与邵文易对视了一眼,连忙移开视线,面颊染上了绯红。像是为了遮掩自己的不自在,主动岔开话题。“大家还不动筷子?饭菜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开动!”左静说着就动了手。
      
      其他人的筷子也不慢,众人在餐桌上哪里还有半分矜持。
      
      何婉茹看起来比其他人要好上许多,仔细观察却能发现她吃到嘴里的不比其他人少。
      
      桌上的饭菜很快便被众人横扫一空,连菜汤都被一个男同志拿去下了饭。
      
      吃过饭,众人一个个又恢复了得体的姿态,端着水不紧不慢的喝着。
      
      左静看了看陆文茵面前那碗没有动的糖水,忍不住提醒。“陆文茵同志,你别忘了喝糖水。”
      
      好东西自然不怕浪费,即使陆文茵不喝,也有人帮忙解决。如果被别人喝了,岂不是辜负了何婉茹对陆文茵的一番心意
      
      陆文茵看出了左静的想法,轻声应下。“嗯。”
      
      何婉茹对她的‘心意’的确在糖水里,但这份心意并不像旁人以为的那般美好。
      
      祈愿人是因为吃坏了肚子才腹泻,让她吃坏肚子的罪魁祸首就在这糖水里。
      
      重生后何婉茹一心想要抓住邵文易,她不仅将与邵文易发展感情放在生命的第一位,也将祈愿人看作是头号敌人。
      
      下乡途中,她就开始算计祈愿人。表面上和祈愿人做朋友,实际上是为了方便对祈愿人下手。
      
      糖水中混合的并不是什么药物,而是一种食物磨成的粉。它的味道较为清淡,掺在糖水里也不会被人察觉。旁人吃了也没什么,祈愿人这具身体对它过敏,沾点便会腹泻。
      
      这种食物主要长在南方,在北方地域较为罕见。祈愿人下乡前后都在北方,之前不曾接触过这种食物,并不知晓身上还有这么个定时炸·弹。。
      
      何婉茹依仗着前世得到的信息提前做了准备,让祈愿人‘恰好’在农忙时腹泻。
      
      这一次腹泻那么严重,的确有祈愿人自己拖延的缘故。不过看眼前这情况也能知道,哪怕祈愿人没有拖延一早去看了医生,她这腹泻一时半会也好不了。
      
      “陆文茵同志你就快喝吧!”那名眼馋糖水的男同志忍不住开口,“将一碗糖水摆在我们面前,看得见喝不着,这不是故意让我们难受吗?”
      
      同样眼馋糖水的几位男同志忍不住点了点头。
      
      “我还没动过,要不分你们点儿?”陆文茵说着拿起了碗。
      
      何婉茹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她倒是不担心其他人喝出事,只担心陆文茵喝得少了没有反应。
      
      心下有些担心,面上却仍带着笑意,一副将那碗糖水的分配权完全交给陆文茵的模样。
      
      何婉茹没有阻止,左静、邵文易几人却用眼神给了男同志很大压力。
      
      在场的人都是读过书的,面皮没有那么厚。那位男同志被这么多人盯着,再怎么馋嘴也不好意思应下。
      
      他先是吞咽了一下口水,随后才神色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哪能和生病的女同志争这一碗糖水。”
      
      “我再去冲点糖水,大家也尝尝味道。”何婉茹说着便站起身来,不等大家拒绝,径直向外走。
      
      “这……”那位眼馋糖水的男同志有些不好意思。
      
      左静扫了众人一眼,“大家不用不好意思,记得何婉茹同志的好就行!”
      
      “何婉茹同志确实是个好同志。”众人忙道。
      
      没让他们等太久,何婉茹很快便拎着冲好的糖水回了厨房。她冲的糖水不少,知青点那么多人每个都分到了小半碗。
      
      虽说糖水的颜色明显要比陆文茵面前那碗浅上许多,同志们却是十分满足,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品着。
      
      陆文茵也在众人的催促下,捧起了糖水。
      
      何婉茹见陆文茵将糖水全部喝了下去,才松了口气。
      
      为了避免被人察觉,她不是每天都在水中做手脚,眼下这才是第二次。
      
      这一次她特意等陆文茵出现好转的时候再动手,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看到希望之后再绝望,远比一开始就让人没有希望更让人难以接受。
      
      何婉茹没想到,陆文茵刚刚好转就下床和大家一同用餐。这让她本来完善的计划多了点风险,幸好是有惊无险。
      
      见众人放下了碗,何婉茹也不想在厨房里多待,转头对陆文茵说道。“我想去歇歇,我们先回房吧?”
      
      “好。”陆文茵说着起身。
      
      左静连忙也站起来,“我也回!”
      
      一位年长的男知青说道,“大家都散了吧!”
      
      “散了,散了!”知青们纷纷附和。
      
      邵文易与大家同时起身,视线始终放在何婉茹身上。
      
      何婉茹似有所觉,回头看了他一眼,这才带着笑意离开厨房。
      
      回到房里,她们没有再多作交谈,各自躺到自己床上休息。
      
      陆文茵侧身躺在床上,将针从衣物上抽出,掀开衣物刺入几个穴位中。手中的针没有银针那么顺手,全靠自身的技巧来补足。
      
      体内的那一丝灵力依次滋养着穴位,加强效果的同时也消泯了这次针灸可能存在的隐患。
      
      如果没有灵力相助,她还真不敢直接下手。再怎么麻烦,也会想办法给针具消毒。灵力的存在,为她省了不少事。
      
      陆文茵结束了这一次不怎么正规的针灸,将针重新别回衣物中,呼吸逐渐平稳。
      
      她的动作幅度不大,借着被褥的遮掩,自始至终都未被房间中的两人察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莫白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0-17 23:22:44
    34402522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9-04-06 21:41:42
    如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6-02 02:47:36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浮生半歇 1瓶;203239 30瓶;安河桥北。 10瓶;雪顶咖啡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所有人都以为我开创了修真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主角总想抢我机缘[穿书]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我做学霸那些年[快穿]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驭蛊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日月神喵[系统+西幻]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综]后妃变奏曲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快穿之剧情争夺战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快穿之求养不求肥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快穿]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末世唐毒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快穿]后妃记事簿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秀爷快穿之旅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系统+末世]笛音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都市修真]素手行针
    阿洛自己的文文,亲们酷爱点击文章名进入~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