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夏至

作者:海蓝mzdyg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2

      她说这是她的职业后遗症,以前做护士,没有现在标配的基本护理硬件,一个人看几个病房,上班全程几乎都是需要用吼的,为了不耽误事,上下楼层和各个病房之间都是需要靠腿和嘴来沟通。
      
      当她给我说了这个原因后,我又想笑又理解了她,但是她在我说过她嗓门过大后,和我说话都降低了音量。
      
      和我讲电话时,她说的高兴了,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提高音量,那时候我就自动把电话听筒离我耳朵远一点,我从来没有在电话里让她声音轻一点,我知道她会为此害羞和尴尬。
      
      用餐高峰期,没有空桌子了。
      
      她和我坐在餐厅门口的椅子上等空桌,按序向前移动座位,没有叫号系统的年代,就是这样等位的。
      
      我们两边都坐着陌生人,为了不显得太聒噪,我们靠近了头部,轻声交流着。
      
      我的书呢?我问。
      
      在宿舍。
      
      你今天不还我了是吗?
      
      你今天要是非要拿到的话,吃完饭去我宿舍好了。
      
      我送给你了,我是说真的,我真心想送给你。
      
      这书适合送人吗?她以读过那本书知晓其内容的口吻问。
      
      书嘛,本来就是传递知识分享知识的载体,那么在意题材和寓意干什么,只要自己喜欢就好。虽然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可是楚雁潮和韩新月的爱情,多么纯洁美好啊,死也死的很有意境,如果韩新月不死,他们的爱情也会被逼至干涸,相比之,她的死寓意他们的爱情被世俗所不容,抵死不随俗。
      
      你对死的理解角度倒是别具一格。
      
      你见过挺多死亡吧:我想起她的职业,问。
      
      我吗?很少,我在你们大学的附属眼科医院分部上班。读卫校的时候倒是看过很多人体器官。
      
      开始会害怕吗?
      
      当然害怕了。你知道我们班都是女孩子,老师让我们打扫解剖室,那个解剖室四面墙都是泡着人体器官的玻璃瓶,我们都不想去擦那些瓶子,所有人都扑向了解剖台:说到这里,她停下来看着我。
      
      然后呢?你从一群女生里胜出,解剖台归你打扫?
      
      不是,老师走过来,把解剖台的台面移开,里面都是身体各个部位的残肢,我们尖叫着又一哄而散了。
      
      我大笑起来,她也很开心的看着我笑,周围人奇怪的看着我们,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等位的时候人很烦躁,又不能离开。
      
      林娜一直都很喜欢和我说话,从开始到结束。
      
      我喜欢她和我说话的样子,眉飞色舞的在我面前畅所欲言,呱呱呱的停不下来,她只要看着我脸就行,我默默听就能让她很开心,除了偶尔我听不明白的地方会让她释疑。
      
      她也很喜欢给我打电话,一有空就会想和我说话,哪怕只有三五分钟的空闲。
      
      当我想起她的时,还能记得她跨坐在我身上,背靠着我的双腿,我双手抱头斜躺着,四目相对。
      
      她的双手在空中随着她的讲述配合着比划,如果她没有吃东西的话就会用手辅助自己的讲解,她吃起东西会让人感觉那东西很好吃。
      
      第一次面对面坐着吃饭,她问我喜欢吃什么,我让她点她喜欢吃的就好,她点完菜,抓过我的手看了下扎针的地方,然后抬头问我:还痛吗?
      
      我摇摇头。
      
      回家用生土豆片敷一敷。
      
      为什么?
      
      缓解淤青。
      
      好的,我让它自己恢复。
      
      你家里没有土豆片?
      
      我住教工宿舍,吃教工食堂,除了水果,我那什么吃的都没有。
      
      她放开我的手,理解的点点头。
      
      我们交换一下手机号码:她像突然想起来似的,掏出了手机。
      
      对于直板手机一统天下的年代,她的手机竟然是韩国品牌新推出的翻盖手机。
      
      她存好我的手机号后,摊开手机对我说:
      
      这是我爸去香港的时候帮我带的,国内现在都是银灰色的,我喜欢这种红色款的。
      
      那手机的弧度和颜色都跟她很配,非常的女性化。
      
      吃饭的时候,她像是讲累了一样,默不作声的吃着饭。
      
      我也不知道要和她说点什么,我不喜欢和不熟的人吃饭聊天,那会伤害我本就不强的食欲。
      
      我很快就吃好了,我是真的不饿,我在输液前吃了饼干和苹果。
      
      我靠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她。
      
      烫染成咖啡色的秀发长度刚好触肩,既没有披头散发的随便,又保有了头发自然随性的风格,她的双手拿着一块骨头在吃,开始她想用筷子夹着吃,我问她为什么不直接用手拿着吃,她马上去洗了手过来用手吃了。
      
      我想她是为了顾及到在我面前的吃相,所以才会纠结用筷子还是用手。
      
      我并不认为用手拿着吃东西是不文雅的,手可以灵巧的控制着食物,享受美味的过程和吃的意犹未尽,才是吃的最高境界吧。
      
      你一直都是吃这么少吗?她注意到我的目光,没有抬头的问我。
      
      不是,我输液前吃了点东西。
      
      对,不要空腹输液。你为什么会重感冒?我看你挺健康的,病历本几乎都是空白页。
      
      我本来就很健康啊:我笑着把手搭在桌子上。
      
      有多健康?她继续问,依旧在啃食她的骨头。
      
      十指健全,双臂有力,下肢如飞,大脑冷静,耳聪目明:我本来是想和她开个玩笑,结果等我用了这么多四字词组时,我感觉调侃变成了自我吹嘘,看着左手的针孔,让我倍感尴尬,我苦笑一下,拍了一下手掌,双手抱肩。
      
      你继续说下去,我还剩两块骨头:她冲我莞尔一笑,表示她懂我的玩笑。
      
      你喜欢这里吗,这里的医院。
      
      我们经常要轮训的,所以我都习惯了,没有感觉喜欢不喜欢,反正都是医院,护士的工作,你也看见了,到哪都是一样的,照顾好病人,辅助医生的工作,护士需要三班倒,就这样。
      
      你是护士长啊。
      
      那不过说明我是个老护士,啊呀,不能说老,就是经验比较丰富,除了不用倒班,调配和监督好手下的护士工作,和医生沟通,还有一些杂事要干,护理出个事我还要负责,说白了,我就是个杂工,我说在我原单位啊。这里的话,就是各个部门轮岗一下,走个过程,抱着学习的态度来的,提高业务水平。
      
      她说完这段话,若有所思的安静了一会,默默啃完骨头,擦了擦手,发现受伤油渍还是擦不净,她起身去洗手了。
      
      你去过淑市没有?她洗干净手回来,坐下喝了口茶,问我。
      
      去过,当天去当天回。
      
      你喜欢淑市吗?
      
      我笑了一下,这表示我印象一般,对着淑市的她,我感觉说一般有点伤害她感情,所以我微笑不语。
      
      以后我带你转转,你会喜欢淑市的:她自说自话的替我做了决定,她怎么可以这么自信的认为会和我游玩淑市呢。
      
      她真的可以这么自信,因为后来她真的带我去看古迹城墙时,只买了一张票,她自己从包里翻出了公园年卡,大概那时候她就想好要带我看淑市的历史遗迹,她认为我肯定对那些感兴趣,事实的确如此。
      
      我招手服务员示意买单,服务员冲我点了下头,去了服务台。
      
      我付过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你要不要再喝口茶?
      
      我摇摇头,站了起来,那个服务员向我们走来,冲我微微一笑,说了声“慢走”。
      
      路过校门口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那书我还没有看完,等我看完了,打你电话好吗?
      
      好的。
      
      你什么时候方便接电话?
      
      中午吃饭时间,或者晚饭以后。
      
      那你注意休息,不要再感冒了,冷的话就穿个薄外套吧:她的叮嘱很真诚,她看着我的样子是关切的,我点点头。
      
      我内心纵然有着万般感动,到了嘴边往往都是看似很冷淡的话语,甚至沉默不语。
      
      如果她认真看我的眼睛,如果她愿意用心懂我,在我的眼睛里,炙热的休眠火山即将喷发的岩浆在冉冉上升。
      
      回到宿舍,收到她的短信。
      
      你好吗?她问我。
      
      好,你到宿舍了吗?
      
      到了,宿舍没有人,你呢?
      
      我按着手机的塑胶键盘,输入删掉,如此反复多次,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好。
      
      你睡着了吗?她又问。
      
      没有,我一个人坐在黑暗里:我如实回答了她的疑问。
      
      我没有说真正的真话,修月回家了,她以前和我一起住在这里,现在她搬回住父母家去了,只有周末会过来住一晚或者一起吃个饭,我们在一起五年了,已经不像情侣了,变得像朋友了,或者说像老夫老妻了,恬淡默契的相处着。
      
      她说父母希望她结婚,随后就没有拒绝父母安排的相亲。
      
      直到有天她带着满身疲惫走回家,告诉我,她下午去相亲了,我感觉突然一道闪电划过脑际,大脑随后呈现出一片空白。虽然知道她对是否要结婚有着摇摆不定的态度,但是这么目标明确的展开行动是第一次。
      
      她说了去相亲这句话后,我的脑袋“轰”的就蒙了,她后面说的什么,我没有听见,我只看见她嘴巴在不停张开着。
      
      我第一次感觉我和修月之间,离得好远,那是近一年前发生的事了。
      
      我的心因为她的第一次相亲,就好像丢了什么似的,她失去了一部分我原先对她的百分百爱意。
      
      我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发火没有质问,我用沉默代替了沟通。
      
      那次相亲后的半年时间里,我们相敬如宾的在一起生活,我猜她还在继续相亲,但是她没有再和我说她外出是否会相亲,直到她搬回了家。
      
      她的母亲频繁给打她电话催她回家住,很多次我就在旁边听着她的解释,她的左右摇摆。
      
      把她的大部分东西搬上出租车后,还没等车开,我冲她挥了挥手,转身去了里水湖边静坐。
      
      当初我们在一起时,就是因为坐在这里有说不完的话,虽然她有过一次恋爱,但是和我在一起,我们才是彼此真正的初恋。
      
      她离开后,周末过来小住的时候再没有和我提过相亲的具体细节,她知道我根本不想听那些事情。
      
      我认为那是她的选择,和我没有关系。
      
      如果她坚持和我在一起,她的事情就是我在意的关心的,如果她去相亲了,我就会认为那是她的生活,我不会泼凉水,不会冷嘲热讽,也不会忍着心痛假装不在意的去关心她的感受,问东问西的缓解她的情绪,不,我不会那样做的,我的确是想关心她的,但是我认为不该去违心的以高尚的姿态,大度的看待她的离开,我是说慢慢的离开,不管是心灵还是身体。
      
      当然我也不会暗自希望她因为离开我后拥有了不愉快的家庭生活,幸灾乐祸。我内心希望我所爱过的人,可以幸福,即使没有我的陪伴。我多么希望因为我的陪伴让她或者她感到幸福,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也许有的人只能和某个人在一起才会幸福,更多的人是可以遇见不同的人都能过的幸福。
      
      你一定好奇修月最后相亲成功与否,是否走入婚姻,过上了这个社会所认为的正常的结婚生子——相夫教子的生活,我会满足你的好奇心,我为什么不现在就告诉你答案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收藏
    读后感时作者更文的动力:)
    连续四更,挑战了自我,持续头痛在减缓,周末即将来了^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