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夏至

作者:海蓝mzdyg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1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愉快,感谢等待,欢迎收藏:)
      我的初恋,是在大学毕业以后,相比大学生可以结婚的当下,那时的我可以算很晚开化的原始人了。
      
      如果你认为我很孤僻没有朋友,没有收到过情书,那你就把人性的复杂程度理解的过于浅显了。
      
      从小就有女生很喜欢我,就是除了吃饭睡觉外的时间都在寻找我在哪里——那些找我玩的女生,当然也有男生喜欢我,不过女生会喜欢我到陪我去读书,舍近求远的进我读书的学校和我上一个班。
      
      在她们父母百般劝解无效后,她们先后在我的不同时期和我一起结伴上学去了。
      
      我喜欢她们陪伴吗?不喜欢,也不讨厌,那时候读书是一群邻居小孩一起去学校,虽然我知道她们是因为要跟着我才去那个学校读书的,但是我并没有就此喜欢上她们。
      
      她们的坚持,以不到一年时间内的转学而告终。
      
      幼儿园,小学,中学,都有很喜欢我的女生,我什么都不用做就会遇见这样的女生,没有理由的对我友善。在我成年后想起童年时光,内心很感谢她们的喜欢,年少时的喜欢更偏向于纯洁的陪伴和无条件的信任。
      
      长大后,我发现,对于被喜欢,我依旧不为所动,这一点原来是我的本性。
      
      喜欢我可以,但是不能要求我回报以同样的爱意,那样就不是好感而是占有式自我满足。
      
      收到过女生求交友的信,也给女生写过交友的信,那是一个老师鼓励学生给身边人或远方朋友写信练笔的年代。
      
      收到过男生表示好感的信,看完只有感动,一丝一毫的波澜都没有。
      
      虽然小的时候一直都有玩的很好的男同学或者同桌,也一直保有着友情的那种简单喜欢。
      
      男生给我写信,陪我走路,没话找话的和我聊天,我都可以接受,但是仅仅就是这些活动所带来的乐趣,没有任何隐含的附加值让我心神荡漾。
      
      他们和我的交流,与女生和我的交流并没有本质不同,在我心里,都只是好感,和性别无关。
      
      无论哪个年代,不管老师管的多严,总有早开的玫瑰静悄悄的绽放芬芳。
      
      看到那些爱情鸟,我的内心是平静如水,不反感不激动不羡慕不渴望。
      
      曾经还被家人误会我和男生走得太近了,被狠狠的教育了一顿。
      
      其实,那种交往就和与女生的交往一样,只是性别不一样,被教育的时候我没有解释,不知道如何解释,默默承受着成年人的粗暴无理又狭隘的世界观。
      
      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人与人的交往本来是很单纯的好感和共鸣,偏偏会被上升到性征匹配是否正确上。读书的时候朋友必须同性,毕业了恋爱必须异性,就好像读书时和毕业后是一个机器人的不同阶段,到点就自动切换一下,否则就是不正确的人生态度,必须被“教育”纠正过来,否则很多人就不舒服,大概原因就是我活的不痛快——你,也必须陪我不痛快的活着。
      
      在大学时,看着身边的同学出双入对的走在校园里,我依旧心如止水。
      
      我内心知道自己很健康,但是对人没有任何爱情的感觉,也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人的社会性,会自发要求我们自觉与别人一样,当和大多数人的选择不一样时,不安全感就会时不时窜上心头,否定自己的选择;虽然当时也许不清楚自己的真实渴望,那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真相,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真相,有的人知道的早有的人知道的晚,有的人终生走不进自己的内心深处所以活得很悲伤。
      
      还有一种人,可以说幸运也可以说是不幸,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渴望,但是选择终生隐藏真相,一生都戴着面具生活,最后面具成了她的一部分,扯不下来。如果真的有勇气扯下面具来,看见的又是血肉模糊的真相,戴的太久了。
      
      我遇见修月的时候,才明白我了我是谁,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模样。
      
      当时我们都在考研,我比修月大两岁,大学毕业后我工作了两年。
      
      我们在校园内部网认识的,她喜欢诗词歌赋,我喜欢品读和点评,我们匿名在网上交流。
      
      在她心情很不好的一个午后,我们相约在校外的餐厅见面。
      
      走到近前的修月就是一副大学女生的模样,素面朝天,着装简单,束起的马尾辫高高扎在脑后。
      
      自信阳光的笑容,很温暖,笑起来时左边有个很可爱的浅酒窝。
      
      笑起来的时候犹如徐志摩的那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她失恋了,是和平分手,持续了一年的分手过程让她精疲力尽。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在等待饭菜上桌的间歇,我们聊起了在网上交流过的话题。
      
      除了谈诗词歌赋我们也会谈生活理想,一年的网上交流,第一次见面,彼此都感觉是一见如故。
      
      在饭菜上齐后,我们已经像老朋友一样熟悉了,举杯共祝彼此考研顺利,都考本校,不同专业。
      
      那顿饭我们吃了三个小时,平时都不怎么喝酒的两个人,点了两瓶啤酒,当酒酣耳热的站起来时,有种认识了一辈子的错觉。
      
      我们都不想这么早分开,就去了里水湖边,坐石凳上继续聊天,静谧的湖水,聒噪的蛙鸣。
      
      最后聊到了她宿舍要关门的时间,我送她到宿舍楼下。
      
      因为酒精,她看起来和白天不太一样,路灯的昏黄让她看起来有了别样的味道,她将头发放了下来,摇晃着头将头发披散开来,双手提着书包,微低着头,面颊通红。
      
      我们靠在墙上,默默仰望夜空,天上挂着一轮新月。
      
      临进宿舍楼时,她站在台阶上回头对我说:
      
      雨,这是我这一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我很高兴她这样说,我点点头。
      
      是我前小半生最快乐的一天:这是我在今天对多年前的修月说的话,在心里,在回忆里。
      
      第一次,我感觉到那么纯真又激动的快乐,具体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但是整个过程里,我没有一句没话找话的感觉,这是一个不怎么爱闲聊天但是又需要讲话不显得孤僻另类的人很难遇见的情景。
      
      第二天,我们又见面了,相约一起去图书馆看书。
      
      看了一小时书后,我们站在外面休息的时候,坐在二楼角落里又说了两小时的话。
      
      口干舌燥的我们去食堂吃了晚饭,再次走到了里水湖边。
      
      同一条石凳,这一次,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
      
      天阶夜色凉如水,但我们握在一起的手,很烫。
      
      每天晚上我们一起复习功课,几乎天天见面,没有谁说要这样,就这样开始了。
      
      我们都不再上校园网了,原来在之前的一年时间里,我们上那个网站就是为了和对方交流。
      
      从开始的言语交流到后来的相视一笑,低头继续看书,桌下两只手拉在了一起。
      
      没有言语的承诺,只有日见增多的好感和默契。
      
      直到我们如愿都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同住一个宿舍楼,通过不懈努力我们换到了一个宿舍,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宿舍。
      
      那天,我们为了庆祝同居生活,买了六罐啤酒。
      
      躺在各自的床上喝酒聊天,房间很小,我们努力伸出手的话,可以拉住手。
      
      那样隔空拉着手说话,拉久了胳膊太累,后来我起床把喝酒的垃圾收拾了一下丢了出去,从洗手间回来时我看着修月红彤彤的脸蛋,情不自禁走向她,俯身抱住她,她侧身向里给我挪出来足够的空间,我将她挤的紧贴靠墙了,我们的脸离的很近,因为太近了,我们好像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我们呼吸急促眼神迷离。
      
      她垂下眼帘,我顺着她的睫毛看着她的小巧挺直的鼻子,她的双唇在嚅动着,酒窝若隐若现的浮现。
      
      我把搭在她肩头的手滑向了她的脑后,托住她的头,慢慢凑近她,把吻落在她的眼睛上。
      
      她闭上了眼睛,抱住我肩膀的手将我拉向了她的身体。
      
      我顺着眼睛吻上了她的唇,她发出轻微的喘息声,回应着我。
      
      这是我们的初吻。
      
      吻了很久,久到我们就那样睡着了。
      
      第二天两个人嘴唇都肿了。
      
      那是纯洁的初吻,纯洁到我们只是贪婪的希求着彼此的唇来满足我们从没有触及过的渴望。
      
      第二天,醒来后,我们马上松开对方的拥抱,分开了拥抱一夜的身体。
      
      酒精让我们的头有点痛,但是并没有让我们失忆。
      
      从醒来到去上课的那段时间里,我们都避开对方的眼睛,在去课室的路上,我们避嫌似的一前一后走下楼走出宿舍楼。
      
      早上的课讲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老师说下课了的时候,我的笔记本上写满了修月修月修月。
      
      固定的食堂,固定的位置,我看见修月已经坐在了那里,她走路比我快,所以经常都是她先到食堂。
      
      她的书包依旧放在对面的空位上,这是给我占位的意思。
      
      我打好饭走了过去,拿起她的书包放在她旁边的座位上,和从前一样。
      
      我们低头不语的吃饭,快吃完时,我们同时想说话,发现对方也想说话,都笑了。
      
      回宿舍说吧:我说,她点点头。
      
      进了宿舍,我躺在床上,闭目。
      
      她坐在她自己的床上,没有听见她翻书的声音,也没有听见她躺下休息的声音。
      
      我睁开眼,她依旧原姿坐在那里,望着我,看见我睁开眼,她转头望了一样窗外,秋高气爽。
      
      修月,你想和我说什么?我问。
      
      你想和我说什么?她反问我。
      
      你喜欢昨天的吻吗?我问她。
      
      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直白的问她这个问题,微微一愣继而低下头,双手撑着床板,沉默。
      
      我喜欢昨天的吻:我看着天花板说。
      
      你和他吻过吗?我看她不说话,又问她。
      
      谁?
      
      前男友。
      
      没有。
      
      我歪头看着她,把身体移到里侧,拍拍空出来的位置。
      
      她犹豫着,身体微微前倾,两只手抓着床板架,指关节因为用力而发白,她在控制前倾的身体离开床铺。
      
      我不会吃你的,过来。
      
      她起身离开自己的床铺走过来躺下,我们相拥在一起,闭着眼睛。
      
      我喜欢你:她说。
      
      我也喜欢你。
      
      可是我们这样……是不对的:她犹豫着说。
      
      哪里不对?
      
      两个女生不该接吻的。
      
      那你怎么不吻你前男友?
      
      她被我这句话说的接不上话,叹了口气,闭目抱紧我。
      
      我拿起她的左手,贴在我的唇上,轻轻的吻着。
      
      她将手从我唇上滑到我右脸,翻身抱住了我,吻了下来。
      
      如果说初吻是笨拙又甜蜜的,那么第二次吻就是疯狂的攻城掠地式占有彼此的心了。
      
      她的吻让我浑身燥热,我的手滑进她的衣服里。
      
      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
      
      这就是我的初恋,因为修月,我确定的知道我是个正常人,并不是心如止水的异类。
      
      我永远感激修月给予我的爱之初体验。
      
      她让我知道了,我是谁,我喜欢什么,我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