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恋爱要和你谈谈

作者:溪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见钟情2

      一回警局,邬尔晟就被一堆人围住了。
      “队长你可回来了,失踪了两天,担心死我们了。”
      “就是,昨天兄弟们去捣了他们老窝,没你带队都没劲。”
      伸手敲了下说话那人的脑袋,“没劲你们就不好好干了?”
      捂着发疼的脑袋,一脸哀怨,“哪能啊,我们这不成功完成任务了吗。”
      邬尔晟这才淡淡点了头。
      
      “邬尔晟还不滚过来,在那跟他们唠嗑啥!”一阵吼从里面办公室传来。
      
      邬尔晟面前一堆人自动分开一条道让他通过。
      
      “你看,队长这次是真受伤了,衬衫下面绑着绷带呢。”
      “是啊,不过队长什么时候自己绑的绷带那么漂亮了?”他们队长向来都是自己包扎伤口的,但永远包扎的……让人不忍直视,反正他觉着包着就行了,管它绑的怎么样。
      
      门一关,外面的议论声都小了下去。
      等汇报完工作后,陈局长的脸才缓和下来,“你的伤怎么样了?下次再失联两天你就给我写他个两三万字的检讨!”
      “没事,他们没有完全的证据确认我就是内鬼,只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而已。不止我,还有几个人也被杀了,只是我逃了出来。”语调轻松,面上淡然,一点也没有当时生死一线的紧张,眸中却有一丝冷光闪过。
      如果格挽看见这时的他,又会觉得完全是两个人,现在的邬尔晟嘴唇抿着,面上没有一丝笑意,眉眼间锋芒收敛却让人不寒而颤。
      “行,这几天给你放假去好好养养身体。”语调转了个弯,“不过,你说有人救了你,谁?”
      脸上浮现些许笑意,眸中温柔如水,“我未来媳妇儿。”
      陈局长笑骂,“真不知羞。”摆摆手,知道他的脾性,“去去去,追你未来媳妇儿去,别搁这儿碍眼。”
      
      “你们好好干活,我去追你们嫂子了。”说完也不管身后一阵闹腾和起哄就走出警局大门。
      
      这边医院的手术一台接着一台,直到天亮才渐渐结束,格挽紧绷了一晚上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了,穿着白大褂坐在自己办公室里。
      窗外干枯的树干上面孤零零几片枯黄的叶子摇摇晃晃的似乎下一阵风就能让它们全部归于尘土,但当那阵风真正来临的时候,你却发现总有那么几片叶子仍然顽强的不愿离去,万物皆有其坚韧。
      虽然身体上十分疲惫,但她却很兴奋,没有人知道从阎王爷手里抢回一个又一个人命的是多么的令人有成就感。
      
      “叩叩叩。”规律的敲门声。
      “请进。”喉咙有些发疼,她拿起桌上的保温杯倒了杯热水,浅浅的喝了几口。
      “格医生,你的早餐我给你拿过来了。”进来的小护士手上拿着一个白色的饭盒。
      “谢谢你了。”格挽对她笑了笑,“你吃了吗?刚刚忙完,你们记着休息会儿。”
      那名小护士眸中满是激动的色彩,“我下班了,等下回家吃,刚刚路过食堂,想起你刚刚下手术台还没吃,就去给你拿了份过来。那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好,有心了,路上小心。”
      小护士点了点头,笑的一脸幸福的出去关上了门。
      
      一出门,有好几个刚刚全程偷看偷听的护士围着她,低低的尖叫,“啊啊啊!真好,上次我送宵夜过去给格医生的时候她都没跟我说这么多话。”
      “她还笑了那么多次,好萌啊啊啊啊!”
      “声音也好好听!”
      刚刚进去的那个护士捂着嘴笑,“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转身去换衣服准备下班,徒留后面几个抓耳挠腮羡慕的人。
      
      格挽是她们医院年轻医生里面最厉害的,才二十八岁,人敬业耐心又长得好看,还是单身,医院里不少男医生都对她有点心思,但是又少有人比她厉害,也就望而却步了,剩下少数人努力过也都被冷淡打回来了。
      
      因为职业缘故,格挽总是得端着一张脸,不然看起来年纪比较小的她就很难让病人信服。
      明明平时很淡定的,怎么在那个人面前就那么容易炸呢?呸呸呸,怎么一闲下来就开始想那个无赖,不想了不想了。
      
      “咳咳。”听见有人咳嗽的声音,抬头看见一个也是穿着白大褂戴着黑色细框眼镜的男人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笑。
      端了端坐姿,一本正经的说:“黎师兄,进来要敲门的。”
      黎安,她大学师兄,也是被医院里的小护士们YY最配她的人,但是后来被爆他有个交往十年已经结了婚的老婆,这个说法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敲了,你没听见。我就直接进来了。”然后就看到你狂甩脑袋,“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用食指扶了扶眼镜框。
      “不用了,有班。”她跟一位老医生换了班,还得待在医院一个早上。
      “嗯行。”知道她的性格,他也不勉强,将手上的资料放在她桌上,“你上次跟我要的资料。”
      “好,谢啦。”
      
      “你最近还有捡受伤小动物回家吗?”格挽这个习惯只有他们这些好多年的老朋友才知道,大多数治好了就送归大自然,也留了几只在家,还有些送给了他们,幸好她“救死扶伤”的范围里没有不明来历的人。
      不知道黎安在想什么的格挽被这话一噎,心虚的低下了头,“咳咳咳。没有啊。”
      有,捡了只大灰狼,还甩不掉了,哭唧唧。
      “那就好,你也该克制一下了,要是不小心捡了有传染病的小动物怎么办?”
      “好好好。”格挽连忙点头,“师兄你不忙吗?跑来跟我闲聊。”
      黎安敲了敲她的桌子,毫无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小白眼狼,我专门送资料来给你,聊几句就不乐意了?”
      格挽嘟着嘴咕噜,“这不是怕耽误你正事儿嘛。”
      “借口多,行了惹人嫌那我就走了。”
      话毕黎安便走出了格挽办公室。
      
      “请问格医生的办公室在哪。”
      
      姓格的很少见,他们医院姓格的医生就只有格挽,听见这声音黎安下意识看向那个说话的人。
      那是个很高的男人,一头利落的齐耳短发,外面套着一件黑色长风衣,里面是浅色圆领针织衫,领口露出一截白色衬衫领,手腕上戴着一款简单的黑色手表,穿着墨色休闲裤,脚上一双黑皮靴,锃亮锃亮的,在窗外倾洒进来的阳光中泛着冷光。
      很快察觉到他的目光,那个男人回望,犀利的目光仿佛让所有人、事都无法遁形。
      只看了一眼,那人便收回了目光,脚尖转动朝格挽的办公室走去。
      黎安下意识的觉得这个男人不好惹,但他一身正气就也没再多想,只当是哪个病人家属来找格挽,毕竟这种事儿不稀罕。
      
      办公室内的格挽正边看着资料边提笔沙沙沙的写着东西,不时拿起杯子喝一小口水缓和一下嗓子的疼痛,每次熬完夜都有这毛病。
      
      “叩叩叩。”
      “请进。”
      门一打开,格挽觉得熟悉的一把低沉醇厚的声音突然出现,“挽挽,不是说好了在家等我?”
      但这仅仅是找个话头,也知道她的工作比较重要。
      忽略心中那一丝丝莫名其妙的惊喜,“这位先生,我说了不用你报答了,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好伐?”说到后面已经极度无奈了。
      “没办法,我们局长叫我来追我未来媳妇儿。”痞痞的笑,在口袋里拿了个绿色的小本本出来,打开摊在她面前,上面有他的一寸照,旁边是他的基本个人信息。
      她合上那个小本本,果然封面是警官证三个烫金大字,字上面是具有威严正气的警徽。
      她这才认真的抬头看着他,“你认真的?”
      他敛了笑意,眸中的黑浓的好像要滴出来,正经的看着她,似乎要望到她的心里去,良久又笑开了,点点头,“认真的。”
      “因为我救了你吗?”眨了眨眼睛。
      忍不住用手指碰了碰她的眼睛,又笑了起来,不再是那种邪气的笑,是很自然舒服的笑,“因为是你救了我。”
      换了其他任何人都不会是这个结果。
      而且他刚刚知道原来自己以为的“小姑娘”其实是个只比自己小一岁的大姑娘,这不怪他,这张脸实在是太有欺骗力了,说是二十岁差不多。
      不过没事,来日方长,以后再好好了解。
      
      “你不怕我有男朋友了?”
      听见这个问题,邬尔晟眸中暗了一下,蓦地想到刚刚那个从格挽办公室出去的男人,但依旧笑着,“不怕。”
      格挽撇了撇嘴,“追我的人多了去了,凭什么就得让我喜欢你啊,无赖。”虽是这样说,但语气已经软的不行像在撒娇了。
      邬尔晟的眸子这才渐渐又明亮,揉了揉她的脑袋,但到现在也听出她声音有些不对劲了,又联想到刚刚听那些小护士议论的事情。
      “昨晚熬夜了?嗓子疼少说话。什么时候下班,我回去给你熬乌梅汤喝喝。”
      “没事,老毛病了,一熬夜就这样。”说完手心就被捏了一下,抬头不解的看向他。
      男人皱着眉一脸不赞同,“越是老毛病越是要注意,钥匙给我。”这么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怪不得这么瘦。
      
      格挽捧着脑袋,一直在思考她到底为什么会把钥匙给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
      桌上的手机震了两下,是短信。
      “乖乖等我来接你下班。”
      谁?她有种不详的预感,往上一看,邬尔晟三个大字端端正正摆在发信人那一行。
      等等,为什么她手机里会有他手机号???
      并且
      那是她家不是他家啊!
      这么自来熟的吗??
      …………
      邬尔晟:
      未来媳妇儿认真问我的样子也!好!可!爱!
      当然是认真的!想!带!回!家!藏!起!来!
      挽挽,你家就是我家,我家也是你家(*/ω\*)
      格挽:不,那是我家,你这个画风奇怪的痴汉把钥匙还给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都是我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