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赵鸢几乎一夜都没睡着,昏昏沉沉迷糊到天亮,被闹钟吵醒了。
      
      她赶紧强撑着起身洗漱,然后到儿童房把豆豆拖起来洗漱吃早饭,昏昏沉沉开车送她上幼儿园。
      
      看着豆豆开开心心进了幼儿园大门,她松了口气,到车上看着外头的人流,只觉得脑袋胀痛得厉害。
      
      她在驾驶位上坐了一会儿闭目养神,然后先给幼儿园老师发了一条信息:
      【何老师,我老公出差到日本,给您带了一套资生堂,用快递箱子放在幼儿园传达室了,不知道您喜欢不喜欢?】
      
      接着是发给邓红梨:
      【亲,有空吗?我来找你聊聊?】
      
      最后找了一些首饰的图片发给石清源:
      【石老师喜欢哪一种样子?都有现货的。】
      
      她困得厉害,发完信息尚觉得手里虚虚的发抖,闭着眼睛又养了一会儿神,听见微信“叮叮”响了三回,才睁开眼一条一条看信息。
      
      邓红梨:【上班呢。午饭去我银行旁边的那家开封菜。】
      何老师:【谢谢你啊刘心怡妈妈,不用这么客气的。】
      石清源:【上课前瞄了一下,都很漂亮,等上午的课结束,我回去慢慢欣赏。谢谢你,费心啦。】
      
      赵鸢心里有种山雨欲来的虚空感,也不想回工作室设计新饰品,在车里无聊地刷了一会儿手机,人实在难受,见路上人流稀稀拉拉起来,便拨通了日常熟悉的一家美容院约了做脸。
      
      本来是想清清静静去休息一下的,但是现在美容院都以做广告、搞推销为第一要务,那个十七八岁的美容师一边甜甜地叫“赵姐”,一边假装很专业地对赵鸢的皮肤指指点点:“赵姐真是天生丽质呢。但是额角和下巴还是有点爆痘哦。我们公司主打就是中医五行调理,赵姐额头爆痘呢,是肌肤油水不均,熬夜失眠;下巴爆痘呢,是内分泌失调。赵姐要不要试试我们新推出的五行卵巢调理?真的非常好的……”
      
      赵鸢困得要死,听了半天终于受不了了:“我知道了。我确实是昨天晚上没有好好睡,你让我睡一觉,我的痘痘大概就能下去了。”
      
      小姑娘很乖觉,轻轻按摩着赵鸢的头顶,使她很快昏昏然睡了过去。
      
      等到敷面膜的时候,赵鸢又醒了过来,确实舒服了很多。小姑娘又开始推销:“赵姐,真的试试我们的五行卵巢调理吧。女人呢,漂亮就漂亮在内分泌上,卵巢功能好,自然永远十八,而且卵巢功能强健,还容易受孕——赵姐,你家里条件这么好,肯定准备要二胎的吧?”
      
      赵鸢听了这条就烦,说:“不打算,我女儿挺好的。我不打算把对她的爱分给别的孩子。”
      
      “哎呀,赵姐到底是城里人,观念新!”小姑娘拍了一句马屁,“在我们老家,要是没生个儿子,女人哪里抬得起头?生了一个儿子都感觉不够要生第二个呢!现在反正开放二胎了嘛,生一个玩玩也蛮好的。”
      
      “生孩子不是用来玩的。”赵鸢纠正小姑娘。带孩子的累,她是领教了,暂时实在不想再来一次——如果是为了生儿子,就更不想再来一次。
      
      小姑娘吐吐舌头,转换了话题:“赵姐家条件那么好,老公那么宠你,我真希望找个像你老公那样的男人,就不用天天累得狗一样了。”
      然后又言归正传:“赵姐,女人啊,美丽真是太重要了。赵姐你那么美,所以老公那么宠你。但是女人吧,最美的年华也就是那些年,一过三十就走下坡路,男人就不同了,过了三十反而值钱。你看你买个涂脸的霜,也要一两千,涂在外面的哪有内调的效果好?你就充三千块,咱做一期卵巢保养试试看,保证叫你见效的!……”
      
      赵鸢最终也没有动摇,卸了面膜,重新画了淡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以后再说吧,今天中午还有事。”
      
      做了个美容的她,在镜子里确实显得神采奕奕多了,但难道就不是补了一觉的功劳?
      
      赵鸢把长发扎起来,开车到了邓红梨银行边的肯德基,点了玉米沙拉和烤翅,坐在窗边等邓红梨下班。
      
      邓红梨不是柜员,所以下班速度杠杠的。一会儿见她套装还没换,拎着小包,踩着高跟就来了。白衬衫的领口扣子解到事业线,正装和淡妆也分外妖冶。她一屁股坐在赵鸢对面的椅子上,掏出手机开始点餐。
      
      赵鸢说:“我来——”
      
      “别!”邓红梨风风火火一如既往,“我要放开来吃!”
      
      “我……”
      
      赵鸢还没说完,邓红梨已经选好了套餐,对着赵鸢说:“你知道我为啥选开封菜吗?就是特别想让又油、又甜、又高脂肪、又高热量的垃圾食品填满我的肚子!”
      她喘着气,高跟鞋挂在足尖上,一副女流氓的德行——赵鸢想象着此女在信贷部穿着套装,和vip客户巧笑倩兮的模样,跟现在简直云泥之别!
      
      少顷,她的餐就齐了,邓红梨蹬好鞋子,取了餐回来。
      好家伙!果然满满一托盘的垃圾食品!
      邓红梨从全家桶里挖出一块原味鸡,就着冰可乐大快朵颐,那模样真让赵鸢怀疑邓红梨凸凹有致的身材,除了胸是真的,其他都是抽脂的……
      
      邓红梨果然给力,一人就干掉了一份全家桶,然后看着鸡骨头,瘫坐在椅子上摸着肚子说:“我心情好点了。我知道你一肚子的问题。问吧,我根本就不要脸。”
      
      赵鸢掠了掠头发,不知道怎么开口。
      
      邓红梨比她还不耐烦,自己说:“我绿了老杜。”
      
      接着不带犹豫地说:“就是万象。”
      
      赵鸢张着嘴听完第一句,然后还没消化过来又听第二句,下巴几乎要掉到餐桌上,尴尬得只能眨着眼睛,低头喝了一口水掩饰。
      
      然后她心里平静了稍许,抬头问:“那个……那个万象……就是那个……那个万象?”
      
      邓红梨“噗嗤”一笑,爽朗地说:“对啊,世界上能取这种没文化的名字的,也就那个万象,再没有别的万象了。”
      
      她和万象是在一次业务中认识的。
      
      赵鸢记得某一次她们仨闺蜜聚会时,邓红梨曾经大大地嘲讽过这个“万象”,笑得前俯后仰的,活灵活现地学这个土老帽色眯眯瞧她的模样,还把万象的照片给她们俩传阅。
      
      万象四十多,长得其实不算难看,但是光头粗脖子,身上全是肌肉,还纹了一条花臂,穿西装、戴墨镜,老粗的金链子加20mm的小叶紫檀佛珠手串。邓红梨一直以嘲笑他的品位为乐事。
      还嘲笑万象的职业:明面上是一家挖掘机租赁公司的老总,其实主管城市里几个开发公司的拆迁事务;名义上是拆迁事务,实际上就是用各种下三滥的手段,帮开发公司压低拆迁价格,赶跑钉子户。
      
      赵鸢觉得自己脸颊的肌肉一直在抽搐。实在没法明白,邓红梨这样一个211本科,毕业就进了大银行,柜员只做了一年就进了信贷部,嫁的是公务员——一路高歌猛进,简直是开挂的人生,怎么会为了一个黑.社会土豪男,绿了自己的老公?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拿捏着词语悄悄问邓红梨:“你们老杜……知道到什么程度了?”
      
      “那狗.日的黑老大录我的音。”邓红梨冷笑一声说,“他么,不要脸惯了,找到我家老杜,要他放手。妈的狗屁,我有家有口有孩子的,犯一次错就放手?!”
      
      赵鸢惊呆了,上下打量了邓红梨一会儿:“你们老杜……有没有怎么你?”
      
      邓红梨表情突然变得怪异起来,好像想放纵地笑一笑,但实际嘴角却挂下来了,又好像想表现出不屑,但实际眸子里都是茫然,依旧恶声恶气的:“他敢!”
      然后低了嗓门说:“他听着录音,嘴角那个笑容……看着好恶心。”
      吸溜了一下鼻子:“我说:‘你想怎么样?离婚?’他就轻蔑地瞟了我一眼,说:‘今天局长来检查。’就走了。我倒希望他跟我干一架呢!”
      
      邓红梨胡乱抓起餐巾纸按着眼睛,“嗬嗬”假笑了好一会儿才说:“这死人就是这死德行。反正我的事,天塌下来他也不关心——只关心他的股票和游戏!”
      
      被绿了,也不如局长来检查重要。女人甚至愿意挨一顿打,也强过这样的冷暴力。
      赵鸢也为邓红梨感觉心寒,但也只能泛泛地劝闺蜜:“总比暴力男好吧?你好好想想怎么办吧,毕竟还有儿子呢。”
      
      “哎!”邓红梨眼眶发红,大大地叹了口气,又大大地吸了一口可乐。
      
      赵鸢也不知道怎么劝她,陪着叹气,陪着喝饮料,陪着看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突然,电话铃声又响了,是厉晴。
      赵鸢笑道:“厉晴这个大忙人,倒是难得找我呢。”
      接起电话。
      
      厉晴在电话那头哭。
      
      赵鸢怔了怔,问:“怎么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想办法啊。”
      
      厉晴抽抽噎噎的,好一会儿才听懂她在说什么:“……上周,我不是说输卵管通液效果不好,准备做试管吗?今天体检报告下来了,说心率有问题,再一查指标——甲亢,甲状腺里还有一个结节。医生说,治好之前,不能做试管。”
      
      跟邓红梨比,这简直是屁大的事!
      
      赵鸢平心静气安慰她:“没事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甲亢不是大问题。你好好调养,注意休息,会治好的。咱们都才二十八,又不是多老的人,喏,三年治好甲亢,结节感觉不好就开掉,满打满算再用三年做试管,也才三十四,还不到高龄产妇呢。”
      
      “我本来也没那么担心……可是……”
      
      电话那头,听得出厉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赵鸢知道她不仅是哭自己的身子,也不仅是那么盼望生个孩子,而是大概接下来的六年,她都要在老公和公公婆婆的唠叨和冷眼里过日子,想想就绝望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