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2 章

      她在床上捂着枕头默默地哭了很久。
      刘建军自然没有来看她,大概也是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她还不足以“恃宠而骄”。
      
      不觉到了中午,楼下,阿姨已经买了菜,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地忙碌。
      遛鸟的公公,跳舞的婆婆,都一个一个回来了,和刘建军嘘寒问暖着,楼下是其乐融融的场景。
      
      赵鸢是个外人,情绪被忽视也是常事,大家各得其乐,根本没有人关注到她在楼上捂着枕头默默地哭。
      
      直到开饭的时候,阿姨在楼下喊了两声“吃饭了”,赵鸢倔强着没有去,刘建军“踢踏踢踏”上楼,开了卧室门看了她一会儿,说:“小鸢,吃饭了,就等你呢。”
      
      “不想吃。”赵鸢闭着眼睛,但是她清楚刘建军一定看见了她红肿的眼皮和满脸的泪痕。
      
      刘建军默默地站了一会儿,随后“哦”了一声,又“踢踏踢踏”下楼了。
      赵鸢听见他对他父母说:“咱们吃。小鸢今天肚子不舒服,不想吃。”
      
      楼下“丁零当啷”开始吃饭。婆婆问的是:“大宝,你昨天喝醉了那么难受,今天没有哪里不舒服吧?”一个字都没有问儿媳的身子骨。
      刘建军回答:“我挺好,我下午还要上班呢。”
      
      赵鸢等两位老人吃好饭午休去了,才下楼。
      刘建军盘弄着手机,撩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阿姨在厨房洗碗,忙得“哼哧哼哧”的。
      赵鸢说:“我下午去工作室。”
      
      刘建军点点头,漫不经心:“哦。想吃了最好还是吃点东西,你有时候不是低血糖嘛!”他觉得自己真是关心老婆的好丈夫表率了,于是跟着恨铁不成钢地来了一句:“女人别作!言情小说里和肥皂剧里写的都是假的,没男人喜欢那种故意对着干、不省心的女人!想通了,生活才好继续。明白吗?”
      
      赵鸢觉得他这好为人师的语气简直好笑,自顾自换了鞋。
      刘建军又说:“信用卡里的钱够不够?”
      
      赵鸢说:“这个月工作室有几笔单子,赚的钱够零花的。”
      
      刘建军根本没在乎她这丝微微的“独立宣言”,反而笑道:“也就够你零花的,下个月要是没生意了,不靠我,你还喝西北风呢。好了好了,你去吧,有个爱好也好的,不然更要无事生非。”
      
      赵鸢回眸直视着他:“刘建军,你搞搞清楚!无事生非的是谁!”
      
      “干嘛呀!”刘建军压低嗓门,“你找茬儿啊?别跟我折腾啊!折腾起来你吃不了兜着走!”
      
      赵鸢“砰”地把门一甩,飞快地下了楼。
      在屋外灰蒙蒙的雾霾天里,她连眼泪都无法畅快地流出来。
      
      她不想开刘建军送给她的“宝马”,一路步行到公交站台,迷迷瞪瞪就上了一辆车,钱包里没有零钱,又没公交卡,只好往投币口塞了十块钱,然后转到车辆最后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来。
      中午的公交不繁忙,灰蒙蒙的阳光洒在车窗里,午后的乘客昏昏欲睡,仅有的几个年轻人带着耳塞,刷着手机,仿佛与世隔绝。
      
      赵鸢也不知道去哪里,在公交的最后排、最颠簸的位置上迷迷瞪瞪地想:果然是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出门几乎没有坐公交的习惯。要是十年前,她还在勤工俭学读书的时候,别说往两块钱的公交车里塞十块的票子,只怕为了省两块钱公交费,七八站路她也能咬咬牙走下来……
      
      不觉人越来越稀,公交车上录制的女声温柔地报站:“江洲大学站就要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准备。”
      赵鸢抬眼四顾,几个大学生模样的正站在车门口等着。她也鬼使神差地下了车。
      
      赵鸢今天穿得随意,宽松的薄羽绒,牛仔裤和运动鞋,长发绑成了马尾,加上迷迷瞪瞪的年轻模样,走进大门时没有人来盘问。她在大学宽阔的水杉小路上走了半天,才觉得自己盲目。
      正好迎面来了两个午后打球的帅小伙儿,赵鸢上前问路:“请问,建筑系在这个校区吗?”
      
      那个阳光男孩看了看赵鸢,笑着说:“在啊。就是后面那两幢。”
      
      赵鸢谢过了,顺着他指的方向往那两幢楼走。
      听见两个男生在偷偷笑着说:“……你怎么不说啊?”
      “喂,人家美女找你搭讪的诶!”
      “估计是来找男朋友的吧?没机会的,建筑系输出帅哥最多了……”
      
      赵鸢很快就到了建筑系的楼下,她茫然徘徊的样子引起了看门大爷的警惕,出来问:“你找谁?”
      
      赵鸢结巴了一下才说:“石教授今天有课吗?”
      
      看门大爷上下打量了赵鸢两眼,然后说:“你找他干啥?”
      
      赵鸢虽觉得这老头盘问得讨厌,还是不得不陪着笑脸说:“我有事找他。”
      
      看门大爷毫不客气:“那等他下课后给他打电话。”
      
      赵鸢本来就没打算进去,茫然地张望了一下建筑系,她本来已经打算回去了。但这老大爷这么一说,明显的鄙薄她,赵鸢反而有点冒火起来,说:“我当然要给他打电话的,我又不影响他上课。”说话硬邦邦的,也不客气起来。
      
      老大爷倒又打量了她一会儿,才说:“他约你来的?”
      
      “关你什么事?”赵鸢没好气说,转身到了一旁的树荫下,掏出手机给石清源发短信,间隙里还听见看门大爷摇着头在嘟嘟囔囔的。
      
      她听见楼里的下课铃声,过了一会儿,石清源的微信发了一个表情,问:【你在我们教学楼外?有什么事情吗?】
      
      赵鸢今天丧了大半天,此刻突然满血复活似的,拇指飞跃:【是啊,顺路到J大门口,想来看看你。没什么事,你上课吧。】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三点了,一会儿出去赶公交,转两路车才能到女儿所在的幼儿园去接她,她得走了。
      
      但就如在《世说新语》中读过的王徽之“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一样,虽然连石清源的面都没见到,但她已经满足了。
      
      她不觉已经含了笑,顺着林荫小道又到了建筑系大楼的门口,只向门边一看,就瞧见石清源步履匆匆出来的身影。
      他一眼就看见了她。
      
      宛如那些言情电影里的蒙太奇镜头:匆匆下课的学生们在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其声嘈杂,但在他们俩的眼睛里,这些人影、声音都被屏蔽掉了,都只幻化为斑驳的背景光和沙沙的背景音,时间停止在门口对望的这一刻,世界也停了,他们来不及说话,没有表情和动作,但眼睛里流露出惊喜与甜蜜——彼此都知道。
      
      却又都不敢越雷池半步。
      石清源首先清了清嗓子,礼貌客气地说:“你来了。是不是刘总那里有图要给我看?”
      
      赵鸢也醒悟过来,假装在包里掏——她的小坤包放上手机、钱包、纸巾和粉饼、口红就满了,哪有地方放图纸!但她急中生智,说:“在优盘里。”
      
      石清源说:“那你到我办公室等我?”
      
      赵鸢知道他是两课连上,摇摇头说:“不了吧,我……我还接孩子呢。下次……再说吧。”
      
      石清源看了看腕表,说:“十分钟来得及吗?”
      
      “来得及。”赵鸢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心脏“怦怦”地跳,异常的兴奋。
      
      石清源对她点点手,赵鸢明了,跟着他进了建筑系大楼的门,顺便还瞥了那正在喝止学生的门卫老大爷一眼。
      石清源在前面领路,带她到二楼的党工办办公室里。
      
      办公室不大,一道金属书架隔成玄关,里面又一道帘子,配着极具解构感的钢管架,再一次把会谈区和办公区分开。
      赵鸢对这种奇特的造型很敏感,多看了一眼说:“这帘架很独特啊!”
      
      石清源笑道:“果然是搞艺术的,对美很敏锐!这是学生的景观设计作品,有诺曼福斯特的风格——这是个建筑大师,你们可能不熟悉。”
      办公区两张桌子,都没坐人。
      
      石清源指着外头一张宽大的桌子说:“叫你见笑了,乱死了。你先坐一下。我去安排学生看一段赏析,布置个即兴作业给他们,能老实一堂课。”
      
      桌子上放满书和图纸,但也不显得凌乱。赵鸢看着桌上那线条流畅的银灰色笔记本电脑,又看看摆放得错落的书籍,笑道:“好的。你们书记什么时候来啊?见到我会不会很奇怪?”
      
      石清源说:“书记出差了,这两周我一个人独霸一间办公室。”
      笑了笑,然后出门安排下一节课的内容去了。
      
      赵鸢放松下来,坐在他的办公椅上转了两圈,看他用的笔筒、文件架,乃至回形针、钢笔、铅笔之类的,都在不起眼间透露着特别的美感,拿起来细看,都是一些设计师品牌。桌上还有一盆绿植,盆子是雪白的漆铁桶,一点泥土都不沾染,每片叶子都擦拭得光洁。
      
      见桌如见人,赵鸢宛如看见一个清隽而内秀的男人,每天精致认真地打理着植物的每一片绿叶的模样。
      正想得入神,突然感觉面前一暗,抬头时吓了一跳:石清源悄无声息地站在办公桌前,笑得淘气。
      
      赵鸢拍拍胸嗔道:“你吓死我了!”
      
      石清源笑道:“建筑系的建筑细节嘛,当然是值得考究的:门是无声的,帘子是起到分割空间和产生视觉效果的,而且墙壁涂料和门上的硅胶条都可以做到隔热、隔音——我这间办公室,无论是实用性还是艺术性都应该可圈可点才是。”
      
      赵鸢起身看着他,终于说:“你也是可圈可点的。”
      
      石清源低声说:“这么夸我,我都快不好意思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来找我啊?”
      
      他的眼睛闪着光芒,仿若魅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