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赵鸢娇嗔的样子让刘建军觉得她格外妩媚动人,越发搂住了不肯松手,嘴里喷着酒臭气说:“瞧你说的!那些卖身的女人,哪有信得过的?无非是冲着我的钱。还是我的老婆好。”
      
      赵鸢今天特别厌恶他,但是夫妻间有这样的索求,等闲又不太好拒绝,她说了半句“我今天不太舒服……”刘建军就腻歪歪说:“我给你治啊!一炮包治百病!”
      
      赵鸢哭笑不得。好在一通电话救了她,她费劲地伸手够过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挥了挥说:“大白天的别闹,厉晴的,我得接,万一人家有啥重要的事儿呢?”
      
      刘建军悻悻地撒手,知道她们好姐妹一聊就得半个小时起步,只好捏了盒烟下楼看电视去了。
      
      赵鸢坐在飘窗前的毛绒大坐垫上,舒适地倚着侧墙,看着窗外的风景:“小晴,什么事呀?”
      
      厉晴声音平常,略带些神秘,问:“小鸢,你在工作室还是在家呢?”
      
      “在家呢。”
      
      “就一个人?”
      
      “不。”赵鸢说,“昨天老公喝多了,今天不舒服,我在家照顾他。”
      
      “哦……”厉晴欲言又止,“那下次再说吧。”
      
      赵鸢说:“别吊人胃口啊!他在楼下看电视呢,碍不着我。你说,有啥新八卦要分享?”
      
      厉晴说:“还真是个八卦?确定他听不见?……那么,确定你不会大喊大叫?”
      
      赵鸢连说了好几声“那当然”,终于不耐烦了:“喂,哪有这样的!这八卦跟他有关?快说呀!不然我今天晚上可睡不着觉了,那可都怨你了。”
      
      厉晴在电话那头说:“八卦是八卦,不过也不算坏事吧。我问你,那个张丽娜后来是不是没再骚扰你老公?”
      
      “对啊!”赵鸢连连点头,“听说她的广告公司和刘建军他们公司之间的生意也停了。难道居然不是因为那婊.子业务水平太差?”
      
      厉晴笑起来,半天才从笑声里说:“水平差大概也是真的。但主要呢,是人男人找来了。我前两天不没事儿嘛,正好想着去‘都市玫瑰’逗逗那鼻孔朝天长的老板娘,结果门关着,门口坐俩大学生,见到我敲门就问是不是认识张丽娜。我见那阵势有趣啊,就问怎么回事。”
      
      两个大学生是张丽娜招来勤工俭学的,使唤着做设计、裁图、装订、跑腿送货,答应得好好的工资,临了她关门大吉,第二个月的钱一毛钱也没结给人家。
      两个大学生涉世未深,几乎是含着眼泪质问:“你说是不是没道理?是不是违法?第一个月说扣除50%的绩效考核,发了一千四给我们俩。第二个月我们事做得更多,她说跑就跑了?我还等着冲饭卡呢!”
      
      厉晴身上有那种受学生爱戴的教师特有的“慈母情怀”,见两个年轻人眼泪汪汪的样子,问清了他们俩都是隔壁县农村出来的普通大学生,在这儿守株待兔等了一天,她圣母心发作,说:“先吃饭,然后报警。”
      
      “已经报了警。”大学生说,“踢皮球,没人管。倒是客客气气的,都说我这里有找到的线索就去报,他们会要求张丽娜把欠薪还清——可问题是我们到哪里找张丽娜去?”
      
      “那也得先吃饭吧,饿了什么事都办不成。”厉晴说,“旁边有家德克士,我请客。”
      
      她调往三中的手续还在办理中,天天闲得很,结果用几十块钱的炸鸡汉堡,得知了“玫瑰灰”张丽娜的故事。
      
      “你知道了可别生气,不值得!”厉晴说,“张丽娜她早就结婚了,丈夫在W市的电子厂打工,一个月六千,但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每月休息四个半天的那种,根本没机会跟老婆碰面。张丽娜原本是在江洲一家小私企做文员的,机缘巧合遇到了你家老刘,听说老刘是老板,千方百计往起贴,听说老刘那里要出效果图,就和一个开复印店的小姐妹盘算着弄一笔。”
      
      刘建军这种,有的玩来者不拒,但是毕竟也是底层打拼上来的精明小老板,感觉张丽娜狗皮膏药一样黏上来了难甩开了,他就没兴趣了。
      他下最后通牒的时候,张丽娜仍然以为自己还有仗“色”作一作的机会,结果刘建军拿住设计效果图中的错误,取消了出图合同;藏娇金屋的房产本甩一甩:是他十几年前买的房,张丽娜三天必须拎包滚蛋;甚至给张丽娜买的包包和首饰,发.票都捏在刘建军手里。
      
      张丽娜发觉自己被玩弄了,扯散了头发声称要告诉刘建军的老婆。
      刘建军笑着说:“你告诉啊!你猜猜我老婆吃我的穿我的,她会怎么做?”
      而后说:“不过你老公那里,我倒是叫人通知他今天过来帮你搬家。”
      
      他把张丽娜自己的东西都搬在门口,大箱子小箱子一个摞一个,然后把门反锁了。
      他把送给张丽娜的值钱的东西全留屋子里,然后丢下气得发抖的张丽娜先走了。
      
      接着,就是张丽娜夫妻在刘建军的这处房产的保险门外头大打出手。
      第二天刘建军不得不找了保洁来做门口卫生,找了油漆工给保险门重新喷漆。
      
      当然,他接下去还想戏弄戏弄张丽娜的时候,张丽娜已经把他拉黑了。
      张丽娜小姐妹的复印店,花了升级装修的钱全部打了水漂,更别说人员工资成本无力承担,不得不把店面盘了出去。
      
      据说,张丽娜也鼻青脸肿地被拖回老家了,至于小姐妹对她的千诅万咒也不知是否实现了。
      
      厉晴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说:“小鸢,气也不必气。你们家老刘就是一般有钱的臭男人脾性。不过他不憨,总算没有做下大错事。讲真,比陈冠那种伪君子还是好多了。当小三呢,自然也是遭报应、遭天谴的。”
      
      赵鸢并不很惊奇,刘建军的出轨在她意料之内,而且潜意识她已经接受了,并且觉得她也无力扭转局面。甚至厉晴讲的某些地方,她还觉得有些搞笑,听着简直比言情小说还精彩——霸道总裁哪里会色令智昏!他们清醒得很,算计得很清楚——赵鸢嫁给刘建军,也是刘建军这样的小土老板觉得她各方面最合适罢了。
      赵鸢说:“我不气。没亲自上手撕,大概是唯一的遗憾吧。”
      
      厉晴在电话那头说:“陈冠的那个三儿逼婚了,大概肚子大得掩不住了。陈冠没办法,借钱买了房,写了我的名。我签了协议,我自由了。让他们狗男女也等天谴吧。”
      
      赵鸢在电话前是笑着的,但挂了机之后,突然一阵接着一阵的恶心,恶心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她在厉晴面前强撑着,好像当阔太太是不在乎丈夫的忠诚、只要名分就好的,可实际上,她即便不爱刘建军,仍然觉得被背叛时撕心裂肺的痛楚,特别是听说刘建军根本不把她知道小三的存在当回事儿时,尊严也被践踏得成了一片齑粉。
      
      搁下电话,她发了好半天呆,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连江洲小城新绿的春意都无法叫她感觉舒适。然后她渐渐听见刘建军看新闻开得山响的声音,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那么没心没肺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愁钱了还是过得不快乐。
      赵鸢缓缓下楼,坐在刘建军的身边。
      
      刘建军看她一眼,自然而然地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像老夫老妻一样,还关爱体贴地问:“你不爱看新闻吧?有什么喜欢的节目,你调。”
      
      “我不想看电视,我想你说说话,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赵鸢说。
      
      刘建军含笑看着她,抚着她的臂膀,点着头说:“确实呢,我现在工作忙,也没什么空陪你聊聊。”
      
      赵鸢沉吟了好一会儿,刘建军也很有耐心地抚着她的胳膊等着。
      赵鸢终于说:“我听说你们公司曾经和一家叫‘都市玫瑰’的广告公司合作过?”
      
      刘建军的手蓦然停了,原本和蔼而耐心的微笑也瞬间凝固在嘴角,他逼视着赵鸢,斜侧着头,仿佛做错事的不是他而是赵鸢一样。
      赵鸢平时可以和他作,和他使气斗气,但是到了这样推车撞壁的时刻,被他这样眯着眼睛定定地盯着,她突然觉得背脊上冒着冷汗,说了一半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
      
      刘建军终于冷笑了一声,然后无所谓的表情:“是啊,合作过的小公司多了去了。怎么了?”
      
      赵鸢垂头丧气地只想停止这段交谈,好半天才说:“哦……”
      
      “你想说什么,小鸢?”
      
      赵鸢半日道:“你心里晓得。”
      
      “不晓得。”刘建军很快地接口,语调也扬了上去,“你说啊!”
      
      赵鸢懦弱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嚅嗫着:“你晓得的……你自己心里清楚的。”
      
      “那么,你想怎么样?”刘建军也不逼她说了,却另外将了一军。
      
      赵鸢茫然地想:是啊,她想怎么样?
      她根本不敢和刘建军离婚,他们有可爱的孩子,有完整的家,当然,主要原因是她离开他会几近净身出户,她没有这个勇气放弃孩子,又没有勇气独自抚养孩子,承担那么大的开销。
      她的原意大约只是旁敲侧击一下,毕竟,现在刘建军和张丽娜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她想巩固自己的地位,让刘建军反省一下她的好处……
      
      但是,最棘手的问题莫过于反抛过来的“你想怎么样”,她谈判的资本呢?
      零!
      
      果然,刘建军说:“好了好了,别没事找事了!好好的日子不过……”
      伸手把她一推,然后烦躁地握着遥控器胡乱换着频道。
      
      他用力不大,赵鸢只觉得屈辱,眼睛不受控制地变得雾蒙蒙的。她说:“建军……我是想好好过日子的,为了豆豆,为了我们这个家。但是你也多为我考虑考虑好不好?你对我不错,我知道,但我为了这个家也是付出了很多很多,我不希望这个家被毁掉,更不希望豆豆因此受影响。”
      
      刘建军放下遥控器,重新看向妻子,说:“小鸢,我不多说,你心里清楚为了家里好就行。我对你一如既往,你也少管闲事。咱们这个家挺好的——女人不作,家自然就是好的。你对我好,我自然也对你好,好吧?”
      
      语气不重,但意思挺狠的。
      赵鸢张了张嘴,笨拙地驳斥不出——也是因为底气不足。
      她勉强护着自己的尊严,淡淡说了声:“好的,你晓得就好。我希望以后好好过日子,谁都不要闹幺蛾子。”转身上了楼。
      背后,传来刘建军一声轻蔑的嗤笑。
      
      赵鸢假装没听见嗤笑,但内心她知道,这场交锋是她输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秋日连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