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二十三层,从落地窗口望下去,是小区经过精心设计的漂亮的景观:大理石纹的水池,潺潺的涌动着喷泉;周围用紫色、红色和橙色的三色堇组成曼妙的图案;杨柳沿着河岸整齐地排列着。
      
      赵鸢算着:如果从隔壁卫生间的窗口跳下去,可以落在那一片三色堇的丛中。那么高的楼,估计还是可以一击致命的。
      
      手边加了冰块的威士忌还在散发着酒精味。赵鸢端起杯子深吸了一口酒精的气息,心里慢慢平静下来,在杯子中互相撞击着的冰块现在也慢慢平静下来。喝一口,冰凉的质感滑过唇舌,到喉咙口陡然变得火辣。她的眼泪被辣了出来,脑子却变得雾蒙蒙的。落地窗下那一片极为漂亮的景色,那盛开着的、妖艳的、丝绒质地的三色堇,仿佛都在呼唤她。
      
      赵鸢想象着自己躺在那片三色堇中的场景,大概会像陪女儿看《睡美人》时,睡美人躺在一片粉红色的玫瑰丛中。
      
      她被自己的想象震撼了、诱惑了。
      
      直到门铃声响起来,尖锐地刺痛了她的神经。冰块在杯中哗啦啦的抖动着,酒精的气息开始令人厌恶。赵鸢大脑突然空白了,到可视门铃前看了一眼,女儿兴高采烈的笑脸夸张地出现在摄像头里,笑嘻嘻地冲她招了招手。
      
      赵鸢一下子活回了现实中。玄关的衣钩上女儿可爱的粉红色小遮阳帽,透过分隔的花栅,沙发背景墙上一幅幅女儿甜美笑容的照片。她的眼泪落了下来。
      
      可视门铃中传来女儿急切的叫声:“妈妈,妈妈,怎么还不开门呀?”
      
      如果她现在躺在23层楼下的那片鲜艳的三色堇丛中,她不敢想象女儿之后的一辈子会面对怎样的噩梦。手本能地就在可视门铃的下方按了开门键,少顷,电梯到达的铃声响起,女儿的笑声也随之响起。赵鸢拉开门,给了女儿一个拥抱,接过她手中的小书包。
      
      温暖的、肉嘟嘟的小身体,抱起来舒服得很真实。
      女儿刘豆豆一点也没有因为生活在单亲家庭中而抑郁寡欢,每天笑得甜蜜,像个天使。
      
      豆豆吸吸鼻子,问:“什么味儿?”亮闪闪的大眼睛转而又瞟向母亲的脸,继续开启“十万个为什么”模式:“妈妈,你是哭了吗?你为什么哭呢?哭起来不是很丑吗?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嘛?”
      
      赵鸢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脸上会有泪痕,慌乱地用手指擦了擦脸颊,拙劣地撒谎道:“哦,是刚才妈妈读了一本书,挺悲伤的,可能情不自禁就哭了吧。”女儿完全没有意识到母亲在撒谎,反而懂事地点了点头,说:“是的妈妈,今天老师给我们讲了《海的女儿》,我听完也哭了呢。”
      
      《海的女儿》,疯狂而自以为是的单恋,飞蛾扑火,最终所有心中的爱情和欲念都化为大海上一冲即散的泡沫,永恒地消失不见。
      
      豆豆洗手后拿起桌上的小蛋糕,边啃边说:“我要是小人鱼公主,我才不会为王子牺牲这么多呢。你想,小人鱼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会多伤心啊!”
      
      “你会怎么做?”赵鸢蹲下来问女儿,目光虔诚。
      
      女儿两条小短腿在粉红色的纱裙下晃荡着:“要是我呀,就回大海去,那里有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呀。要王子有什么用?”
      
      王子有什么用?
      
      赵鸢自失地笑了笑,可不是?还不如女儿通透!
      可是,她也要像海巫婆说的那样,用刀刺中王子的胸口?
      
      赵鸢甩了甩脑袋,看着在舔手指的豆豆,忙说:“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去。今天有鸡米花和蒜蓉蒸虾!”
      
      刘豆豆欢呼起来。
      
      赵鸢心口流过一阵久违的幸福感,到厨房一只只细心地剪虾须、抽虾线,又是剁蒜蓉、调炸粉……一会儿,蒸锅里传来虾的鲜香,油锅里金色的鸡米花上下起伏,冒着泡泡滋滋作响。汗水从额角落下来,抑郁跟着变淡了。
      
      赵鸢最后用厨房纸吸掉鸡米花上多余的油分,又从蒸锅里端出滚热的虾,叫道:“豆豆,吃饭了!”
      
      豆豆“噔噔噔”从客厅跑到厨房的餐桌边,手里举着妈妈的手机:“妈妈,电话。”
      
      赵鸢看到一个陌生号码,没有多想,油手不便擦颊边的汗,便用无名指按了免提。
      “喂,你是?”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传来女人的声音:“你是赵鸢?”
      
      “对。你是?”
      
      那头的女人破口大骂:“小三!破鞋!不要脸的臭婊-子!我告诉你,你不得好死!你女儿也不得好死!”
      “咔”电话随即挂断了。
      
      赵鸢盯着电话,仿佛在看一颗炸弹。好久,她才从满耳朵的“嗡嗡”声里听见了女儿刘豆豆近乎哭腔的声音:“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那个阿姨在说什么?”
      
      赵鸢摁了电话的震动按钮,勉强笑了笑对刘豆豆说:“打错了,神经病!”
      
      她夹起一个鸡米花放进嘴里,烫得口腔麻了,她却浑然未觉。那杆藏于心中的刀刃,在麻烫的白日梦中,戳向了“王子”的胸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存不住稿了,开文。
    这篇不是童话,而是残酷的写实。
    真实世界里的一位女性朋友是女主角的原型人物。劝解她放弃自杀和复仇的念头的过程中,我仿佛走进一个无辜而又有罪的女性的内心,遂有此文。
    ——————————————————————
    我们往往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以为就可以掌握话语权;而我却是那个总喜欢俯下头来问“为什么”的人。
    所以这文一点都不言情,但是我实在管不住自己的笔。
    不能接受这样现实主义故事的读者请及时离开。能够接受这样故事的,我觉得这是心血之作了,希望探究的“为什么”,能够是自己或他人的一点启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