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铁打的非洲人,流水的四季。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阴阳师 ┃ 配角:茨木童子,萤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阴阳寮日常。


  总点击数: 7671   总书评数:95 当前被收藏数:164 文章积分:28,246,312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
  • 所属系列: 随笔·随意为之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501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与崽走过的春夏秋冬阴阳师

作者:羽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与崽走过的春夏秋冬

      一、召唤
      阴阳师第一次召唤出茨木童子的时候,是在深秋。
      人到中年,已经跨过了三十八级的大坎,阴阳师攥着几张血汗蓝符,打算抽个鸟。
      是的,三十八级的阴阳师,特么连只鸟都没有。
      满世界姑姑姑姑的喧嚣声里,阴阳师抱着自己的傀儡师和草爸爸打斗技,焰火没见过妖伞爬不上,她所能见到最美的景色,就是鬼灵结界幽幽蓝的冷光。
      挺好的,阴阳师想,她很励志。
      蓝符在召唤阵中爆出华光,她继续游戏的唯一执念晴明爸爸低声念诵九字真言,苏得不要不要的,简直让人合不拢腿。
      然后是神乐的冥蝶,近乎血红的翅子扇动,让阴阳师无端端打了个哆嗦。
      她怕神乐怕得要死要死,一轮鸟飒完,神乐一轮疾风,又是一轮飒飒飒,伴随着她家崽崽们像气球一样被戳爆的声音。小姐姐们死得凄美壮烈,总有那么一个两个的拽住她的袖子,一脸血的在说话。
      “阿爸,不求针女,只求给我个暴击!”
      她不太会配御魂啊,阴阳师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盯着召唤阵,手里的票丢完,她就要下线滚去睡觉了,大半夜玄学在她身上从来没起效过。
      空间振动一下。
      “我要把你们全都打个粉碎!”出现在召唤阵上的式神头顶巨大的金色SSR,霸气凛然的口吐狂言。他只有一级,用阴阳师那边流行的话说,还是个宝宝。
      阴阳师木木的。
      年幼的SSR皱了皱眉,自己走出召唤阵,因为身高差异,不得不仰望着这个明明是女性,却一身乌帽子蓝狩衣的奇怪阴阳师。
      “喂。”他还记得眼前的是人类,所以尽量轻的触碰了对方一下。
      然而在这轻的不能再轻的触碰之下,阴阳师宛如木桩子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爸爸这辈子值了……”她梦呓一般,周身光华泛起——她下线了。
      茨木童子从来没见过这么莫名其妙的人类。
      
      阴阳师受不了刺激回到现世,庭院还是开放的,茨木童子连夜把这里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这是个穷得揭不开锅的阴阳寮。
      唯一有新衣服的是个草妖,短发蓬松松蓝盈盈的,举着一片巨大的枫叶,监督庭院里的扫地工干活。
      四星满级。
      茨木童子看了看自己的两星,撇了撇嘴。
      他会变得很强大很强大,只是需要时间。
      “你……”草妖看到了他,她的反应像最初的阴阳师一样木楞楞的,透着一股子难以置信,最后她揉了揉眼,三星速度在她身上猛的发光,草妖一个猛虎落地式就冲过来,在茨木童子猝不及防的时候,拿草茎勒住了他的脖子,娇柔婉转的声线一下子压低成可怕的咆哮。
      “快快快快来老娘抓住一只活的SSR!!!”
      就在茨木童子根本反应不过来的短暂时间里,一大群奇形怪状的式神冲了过来,灯笼架上的乌鸦都被惊飞了,在夜空中“呀呀”的叫唤。灯笼鬼点起灯笼,将整个院子映照得如同白昼。
      “快快快绑起来!别让他跑了!”
      “摁住手摁住手!他想放技能!”
      茨木童子被七手八脚的活捉了身上沾满了樱花瓣和尘土一样的东西,眼神放空,鬼的眼眸中,倒映出兴奋得脸泛红的狐妖,倒映出傀儡巨大的头,还有那片晃来晃去的金黄枫叶。几朵鬼火飘来飘去,座敷童子淹没在妖怪堆里,山兔在外围呼啦呼啦。
      神他妈烦,茨木童子心想。
      二、秋
      活捉的SSR当然要献给阴阳师,阴阳师经历了一夜的辗转反侧,眼圈青黑得如同一只滚滚,她手指颤抖的指着被五花大绑的茨木童子,一脸惨不忍睹。
      “谁谁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我们自愿的!”崽崽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妖狐眼珠一转,“咻”的站出来。
      “阿爸!这件事是小生提议的!”
      阴阳师哀莫大于心死的看着妖狐,茨木童子也瞥了狐妖一眼,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
      死狐狸!
      妖狐引起了公愤,明明是大家的功劳,这厮恬不知耻讨巧卖乖,一下子就揽到自己身上去了,实在过分!
      妖狐被人民群众的愤怒淹没了,揪耳朵的揪耳朵,拽尾巴的拽尾巴,莹草轻轻巧巧的甩动一下手里的枫叶,他一下子就给叮去了半管血,趴在地上可怜兮兮的向阴阳师伸出手。
      “阿爸QVQ”
      阴阳师早把茨木童子身上的绳子给解了,抱着她金尊玉贵的SSR,一脸和蔼可亲。
      “崽儿啊,茨木木是我昨天半夜刚召唤出来的。”
      妖狐觉得不妙了。
      “你却一点同伴爱都没有,还把人家给绑了。”
      妖狐心中警铃大作。
      “所以,为了建设和谐有爱的寮内关系,也为了补偿茨木,崽儿啊……”
      “阿爸我……”
      妖狐半句话没说完,一旁几个主力小姐姐就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开始如狼似虎的扒妖狐的御魂。
      庭院里响起了凄厉的惨叫——
      “阿爸!小生再也不敢了!”
      “阿爸!小生……小生的网切!!!”
      “网切啊啊啊啊啊!!!”
      
      二星的茨木童子,在被召唤的第二天,就有了一套完整的御魂。
      虽然攻击力有些堪忧,有几个还是生命,但是勉勉强强也够用。
      阴阳师说的头头是道,什么“活着才有输出”,“没人能想到我会给茨木童子装生命御魂”如此种种,茨木童子觉得,自己已经被洗脑了。
      他是一只出其不意的茨木童子。
      从妖狐身上扒下来的御魂不久就还回去了,有了茨木的阴阳师爆发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斗志,之前咸鱼攒下的几千体力没了命的清,无数白蛋蛋死于非命。
      周五的时候更是不得了,阴阳师口齿不清眼神呆滞的抓着鱼子寿司往嘴里塞,一边从精神层面上激励茨木。
      “御魂会有的!只要我们打得够多!”
      事实证明,抽出了茨木的非洲人仍然是非洲人,阴阳师抱着仅剩的几百体力,一边哭一边拿小勺喂茨木吃白蛋蛋。
      “难道爸爸我这辈子的运气都透支在你身上了么……”
      哭的真难看啊,不就是御魂吗。茨木童子想,他都没有着急呢。
      但是自称阿爸阴阳师真的非常沮丧,冬天已经快到了,寮办打算举行大型活动,到处都在搞装修,阴阳师蹲在一堆建筑材料中间,真的是又凄清,又惆怅。
      又吃了一口达摩,茨木童子开了尊口,用他向来就有的傲慢语气。
      “阴阳师,”嘴里还有达摩的奶味,茨木童子说话有点慢,“吾之挚友酒吞童子,是那百鬼聚集的大江山之主。”
      阴阳师仍然非常伤心,但是心尖尖上的SSR多说了两句话,已经足够让她高兴了。她顿时放下达摩,做洗耳恭听状。
      “建立大江山之初,吾问挚友,有朝一日,是否真的会有万鬼来朝。”茨木童子一脸的意气风发,他的身量仍然幼小,四星不到,却有气吞万里的气势。
      “吾之挚友说,茨木童子,不要向本大爷询问必将发生的事实,不然本大爷就将你杀死在这里,把你的头颅挂在大江山之顶,让你亲眼见证,那即将到来的百鬼夜行之盛世!”
      阴阳师“啪啪啪”鼓掌,真不愧是世界第一酒吞吹。
      她还是明白自家崽的意思的,“茨木木的意思是,御魂肯定是有的,对吧?”
      茨木童子矜持的点了点头。
      然后在下午的打御魂活动中,阴阳师的小伙伴拿到了想要的六星攻击,气吞万里的茨木木拿到了一个六星四号位防御破势,顺便一提这是他们第一个六星御魂。
      “这下连安慰自己活着才有输出也不行了。”阴阳师一脸麻木。
      茨木童子气得摔了那个六星防御。
      这破事!
      三、冬
      新年将近,寮办给各位阴阳师装修了院子,扫地工不务正业的在院子里堆雪人,阴阳师也不去管,这样的天气里她也依然很忙碌。
      最近能打魂七了,阴阳师很开心;茨木木一爪子能捏大蛇七千多血了,她也很开心。
      对于大佬而言,七千多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但是阴阳师不管,仍然持之以恒的祸害着魂七。
      虽然有时候会翻车啦_(:зゝ∠)_
      阴阳师一如既往地给茨木喂达摩,一口一口,满是慈爱。
      茨木童子已经不是刚刚召唤出来的时候那样小个子,四星之后,他的身量逐渐长开,流露出大鬼的强大气势,不过阴阳师倒是觉得她寮里的至尊无敌SSR没什么变化,看看,吃达摩的时候仍然乖乖巧巧的(幻觉),并且已经在吃第四个四星达摩。
      吃完达摩,茨木童子一抹嘴,他升星了。
      “吾离挚友的境界又近了一步!”茨木童子骄傲的宣称,阴阳师一边从包裹里往外掏寮办新推出的大吉达摩,一边条件反射性的点头,“是是是,茨木木是鬼王之下第一人。”
      茨木童子显而易见的有点高兴,他想了想,见阴阳师肩头落了一层细雪,于是伸出狰狞的鬼爪,将那层雪沫拂去,一如他刚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那样,轻轻巧巧的力道,绝不会伤及人类脆弱的身体。
      “阴阳师,”茨木童子静静地说道,“吾强大之后,也会庇佑于你,以及这院中的百鬼。”
      阴阳师有点感动,但她同样很警惕。
      “茨木木,你是不是有求于我?”
      茨木童子脸一僵,他被猜到了心思。
      “吾确实有一事相求,事关吾之挚友酒吞……”
      阴阳师用一个牙疼的笑打断了他,她指指自己头顶上的等级,四十五,又指指自己与锅底一个颜色的脸。
      “茨木木,咱们能不谈论任何需要脸来做到的事情吗?”
      “我知道还可以乞讨,但是咱寮只有我一个是活着的,就连几十万血的麒麟都是我自己磨着打完的。”
      茨木童子回忆起了被麒麟支配的恐惧,那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总在不停地重复着放大招。
      “倒是也可以去外面乞讨,可是茨木木欸,我只有十几片你的碎片,大概只够……换回一个头。”
      茨木童子的脸色变了,最终,他不甘不愿的暂时放弃。
      茨木木特别听话,阴阳师一脸欣慰,她琢磨着得给茨木木一点补偿。她回去砸了自己的储钱罐,看着压箱底的皱巴巴的四十张皮肤券,不由得悲从中来。
      穷,真穷。
      
      阴阳师在百鬼夜行里砸出了一只姑姑,她表现得非常淡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已经四十多级了,主力队已经成型,对姑姑反倒不是那么哭天抢地的想要了。
      豪气的升了四星,阴阳师转头拎着茨木出门打小黑。
      小黑不好打,即使现在黑车不是那么短缺,她手上也没弄到多少碎片。一来不是那么急需,二来翻车实在翻得烦躁,又觉得对不起车主,于是很长时间放任二十五只小黑碎片挤在一个格子里。
      今天看看还有多余的体力,阴阳师一口闷了阴阳寮补给的十个寿司,撸袖子准备干活。
      她带了茨木和草爸爸,老实说这不是个好配置,但是渣渣们要什么大佬配置,当然是有什么上什么。
      一开始非常顺利,阴阳师第二辆黑车坐上了车主位,车主潇洒的挥挥手就把车让给她,她看其他人都带了攻,场上也有火,想想她就带了个草。莹草好久没被翻牌子,晃晃悠悠的落到场上,对着阴阳师羞涩一笑,笑得阴阳师心花怒放。
      爸爸爱草,草爱爸爸!
      然后阴阳师回忆起了被小黑被动技能支配的恐惧!她惊恐万分的看着队友一个个倒下,虽然对面也死的差不多,但是最大的那只小黑还留在场上呢,她这边就只剩了一个草和她自己!
      要翻!阴阳师瑟瑟发抖。
      “阿爸。”小姑娘轻轻软软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她的蓝发在刚才的激战中有些凌乱了,衣服上也沾着血。莹草喘着气,充满信任的向她看来。
      “阿爸,告诉我该怎么打。”
      阴阳师保持蹲在地上抱头的姿势,哭丧着脸,“草啊,爸爸对不起你,这把肯定翻了。”
      小姑娘瞅了她一会儿,轻轻摇头,拖长了声音,软软的冲她撒娇。
      “阿爸,莹草想赢。”
      阴阳师宛如被打了鸡血,小黑的下一击近在咫尺,她毫不犹豫的一抬手,罩子升起,又在顷刻间粉碎。
      “草,奶一个。”
      小姑娘笑了,她挥舞着巨大的枫叶,做出了祈祷的姿势。
      遍地花开,一片盈盈的绿光之中,阴阳师的下一个指示又到了。
      “草,叮他!”
      “是,阿爸!”
      拉锯战持续了很久,队伍里的其他两个人都很有耐心的没有退,频繁的发“666”给她鼓劲,等到鬼使承受了最后一击倒地,阴阳师连忙上前,抱住了软倒在地的小姑娘。
      莹草却是很高兴的,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
      “阿爸,我们赢啦~”
      阴阳师突然眼眶泛酸。
      四、春
      如果能回到过去,阴阳师铁定会拽住过去的自己“啪啪啪”十几个嘴巴下去。
      幻想着神龛会上架酒吞,阴阳师捏着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六千御札,从开头一直等到结尾,期间各种诱惑层出不穷,她都顽强的忍住了,一心一意等酒吞。
      然后她等来了五星的和四星的白蛋蛋。
      阴阳师捶胸顿足,在自家院子里从头滚到尾,拒绝承认自己是个傻子,滚得衣服都脏了,茨木童子在屋檐下抱臂皱眉。
      最后阴阳师哭着换回了白蛋蛋,给茨木升了个六星还有剩,就屯起来,打算培养下姑姑。
      人,总是要活下去的啊!
      阴阳师蔫头蔫脑的做完日常任务,依旧零点抽卡,心里惦记着她逝去的一目连青行灯妖刀姬花鸟卷,随手丢了张符出去。
      熟悉的震动。
      大天狗舒展黑翼,在她面前飘摇落地,一片黑羽毛飘到了她鼻子上,阴阳师豆豆眼去看,看了好半天。
      大天狗耐心的等着,虽然脸色冷淡,但是眼神尚算温和。
      这一次阴阳师有出息多了,“嗷”的一声就举着还热乎的狗子冲了出去!
      “茨木木!我有狗子了!我不吃酒茨了从今天开始我吃狗茨啊啊啊!!!”
      茨木童子正皱眉给新来的般若喂狗粮,闻言手一抖,一勺子达摩就扣在了般若艳丽的衣服上。般若呆了一呆,低头看看弄脏的前襟,仰起脸,嚎啕大哭起来。
      整个院子又开了锅一样的热闹起来,樱树上,夏蝉颤颤巍巍的发出了第一声长鸣。
      不过它叫的声音没阴阳师大。
      “哈哈哈爸爸我转运了!转运了哈哈哈!”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