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三章

      “不要走!”
      
      听到隔壁的叫唤声,两人同时投了下视线,然后很快就收回,因为他们判断那是一句梦话。
      
      李引之为了保险起见,问了问赵冉,“‘易’怎么样了。”
      
      “你说这个东西吗。”赵冉拉开衣领,一把掏出里面的项链。
      
      项链上吊着一双耳坠,造型精致,六叶莲型,边缘纹理玄奥,秘银雕边,一看就非凡品。
      
      不过李引之并没怎么注意看那耳饰,而是注目到了原先藏于衣物之下的伤痕。
      
      看上去跟之前没差啊!
      
      “你有在疗伤吗?”李引之姑且问道。
      
      “有。”赵冉撇开视线,显然不想多谈这件事。
      
      那怎么看上去是加重了?
      
      李引之想了一想,不会自讨没趣,“你现在用的是两个人的脸吧?换来换去,会不会被人察觉出问题?”
      
      比如说不经意的时候之类的。
      
      赵冉满不在意,无所谓道:“就是知道我用了两个人的脸,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李引之有些的哭笑不得,心想谁看见一个人的皮囊变来变去不会怀疑啊。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已经不少四个人在怀疑赵冉的身份了,至于他们知不知道赵冉就是赵冉这倒是未知。
      
      李引之毕竟认识赵冉多年,胆子也跟着肥了不少,“好吧,那我们来梳理一下目前所知道的情况吧。”
      
      “可以。”
      
      现在的时间大抵是后半夜了,好在修士不用休息。
      
      李引之清了清嗓子,有点装模作样地说道:“自五年来晖元境皆由钦灵宗主宰,其他家族势力为辅,这其中也有像卿文长一样看似不归属于任何一方的异类。”
      
      “说陈玄。”赵冉颇为不耐。
      
      “就我所知,很多人都很畏惧他,至于原因,暂时还不得而知,根据你之前接触程烈的情况来看,说不定……”李引之顿了顿,正视赵冉道:“他们身上被下了什么诅咒类的东西,一说即死。”
      
      “陈玄说过不是他杀的程烈。”
      
      “这不过陈玄的一面之词嘛。”李引之琢磨了一下,微妙道:“你也太相信他了吧?尚若他真是幕后黑手,他又怎么可能直接承认。”
      
      “怎么不会?”赵冉盯着李引之,“他没必要对我说谎。”
      
      是吗,李引之想的则正好相反,这个世上除了赵冉,陈玄根本没必要向谁说谎,那些需要说谎来隐瞒的都不如杀了灭口简单容易。
      
      当然,李引之并不会跟赵冉说出自己现在的想法,因为赵冉的直觉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出错过,换句话说,赵冉认为的真实必定就是真实之一,只是现在恰好因为情报不足而产生了一点矛盾而已。
      
      那么。
      
      李引之重新缕了一缕,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顺便一提,我还是建议你离开晖元境哦。”别再踏进这蹚浑水了。
      
      赵冉在李引之开口的时候就已经移开了视线,径直地看向远处直冲云端的雪山。
      
      那座雪山孤立于荒地之上,云雾缭绕,好似正处于天地的阴影之下,天机之外。
      
      赵冉低头过了一遍这几天所知道的所有情报,“那个郭凌风说明天有话要说,看他会说什么吧。”
      
      ……
      
      但是明天准时来到黎天阁之后,赵冉迟迟都没能等来郭凌风。
      
      稍一打听,竟说是林道乘等人早已回宗了。
      
      “……”赵冉一阵沉默,郭凌风这家伙绝对没有那个胆子敢不赴约,所以必定是发生了郭凌风无法赴约的事情。
      
      事情倒是发展的越来越诡异了。
      
      “老、老大……”林小温看了看赵冉,想到了一个很是明显的可能。
      
      “记得陈玄前天说过,他回了宗门一趟。”然后身上带着宛若进出了血域一样程度的血腥味。
      
      这其中或许并非没有联系。
      
      “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林小温再次感到了不寒而栗,好像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永远追不到尽头的房间里头,如果不是赵冉就在身边,他估计自己腿都要软了。
      
      “你说在天枢见过陈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五年前……六年前?有点记不清了,但我知道陈玄一定是在你们说的那个百宗覆灭之前来到我所在的天枢九百天九十九的。”
      
      九百九十九,这还真是一串好数字,赵冉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到过天枢的这一天,因为根本无需在意,倒是这些原先就在天枢之中的存在,一个个都能脱口而出地说出来自己所在的准确天数,也是神奇。
      
      “当时的他跟现在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林小温在拼命回想,闭眼又睁,睁眼又闭,总算回答说:“好像……没有?”
      
      没有么,赵冉沉思了片刻,问这个问题主要是想知道一下别人的看法,在他眼中,这些年来陈玄除了实力提高之外,大抵没什么变化。
      
      既然林小温也这么说,估计自己的认知应该也没有错。
      
      这些天赵冉深刻地理解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别人对宿敌的看法居然意外的相差甚远!
      
      而且陈玄这家伙更是意外的铜墙铁壁!
      
      其他事情你问他,他几乎有问必答,但你一到关键的事情,这家伙就闭口不谈,而且无论你怎么问,这家伙不说就是不说。
      
      硬的很!
      
      “?”一旁的林小温见赵冉不知道在想什么,有点想问,但想想就作罢,转而开始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座城比之前热闹了不少。
      
      如果说之前只是一个境的修士汇聚在其中,现在就是整个七境五域的人都在往晖元境来。
      
      原因昨天晚上孟文浩跟他讲了。
      
      说三天后正是青俊榜重新排榜的日子,所以七境五域的青年才俊都会来这一趟晖元境,即使不能自己参加,但这个热闹不看白不看。
      
      想当然,青俊榜排名前十的人能够获得当今第一大宗钦灵宗的资源倾斜,即使不是钦灵宗的人都能得到机会通往天枢十天之外的天数,这一次提前有情报流出说第一位甚至能够得到进入天枢一百天的通天符。
      
      通天符可以进出天枢一次!连林小温自己都想要。
      
      不过林小温总感觉孟文浩虽然是跟他说,但言外之意其实是想让他转告给赵冉。
      
      人类果然就是喜欢绕弯子!
      
      这个时候,林小温听到隔壁座位传来了一些人的议论声。
      
      “实在没想到啊,这次钦灵宗的人怎么会将天枢一千天的入口拱手相让呢?”
      
      “你管人家什么事,已知的天枢入口都在什么人什么势力手上,像我们这些散人,看一眼都难上青天!”
      
      “那倒也是,不过话是这么说吧,就目前的状况来看,钦灵宗手上起码有天枢的半数天枢了吧?”
      
      “谁知道呢,不过很有可能吧,那毕竟是钦灵宗啊。”
      
      林小温听了一会,感觉有点自讨没趣,所以他回过头来,正想跟赵冉说话……
      
      欸?老大呢?
      
      ……
      
      而这个时候,在房中百无聊耐的李引之想到要去看一看谌忌世的伤。
      
      或许赵冉还不认为这是陈玄做的,但他已经确信了这事起码跟陈玄有八成关系。
      
      李引之走到床前,看着床上面如死灰、双拳紧握的谌忌世。
      
      想来赵冉救人除了先塞一把灵丹妙药外,其他就甩手不管了,李引之对此深有体会,想当年自己被赵冉捡到的时候,也是张口就被塞了一堆丹药,差点还没死都要被那堆丹药给爆体了。
      
      可怜的家伙。
      
      李引之先对谌忌世默哀了一下,开始思考该怎么搞这家伙,对于修为远超自己的人,自己当然不能用灵力探伤。
      
      所以剩下的手段也就只有朴素地观察、把脉、再就是经验判断。
      
      李引之在心里过了一遍,伸出手,极其顺利地探到了对方的鼻息。
      
      但是下一刻,他全身定住了,因为此时此刻,他感受到了某种恐怖的寒意。
      
      “有什么,近在眼前的东西,在向我警告。”
      
      不,这真的是警告吗,对方已经对自己下手了吧,只不过千钧一发之际被遏制了而已。
      
      这怎么可能,杀人和救人有可能发生在同一瞬间么。
      
      简直闻所未闻。
      
      出其不意的杀人方法要多少有多少,但刚刚自己所经历的已经超过了“暗杀”的领域。
      
      对方只是动了一下杀念而已。
      
      可这太过荒唐了,即使是赵冉也不可能说想让谁死,谁就立刻死。
      
      而自己刚刚所经历的就是这个情况。
      
      开什么玩笑,李引之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恶寒。
      
      晖元境出身的他是由于一些事对晖元境抱有相当排斥的想法。
      
      这里说白了就是一个群魔乱舞的地方,灵力浑郁在七境五域之最,修士趋之若鹜,但李引之认为还不如去壬离境图个清净
      
      这些年来因为钦灵宗独此一宗的威慑,晖元境或许改变了那么一点,可就在刚刚,李引之完全改变了自己前几天的想法。
      
      这何止改变了一点,根本就是整个换了吧!
      
      自己现在难道是走进了什么猛兽的口腹之中吗!?
      
      李引之按耐不住胡思乱想,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因为他下意识地想排解掉心中挥之不去的恶寒。
      
      “你在想什么呢。”
      
      有人消无声息地走了进去,伸手搭在了他的右肩上。
      
      李引之大吃一惊,立刻跳起,直到看清楚了身后的人,他才终于惊魂未定,“是你,张晨!”
      
      张晨好像很奇怪李引之的反应,“你好像很惊讶。”
      
      李引之瞄了一眼门口,道:“你就这么走进来的?”
      
      “敲了几次没人回应,我便以为里头发生了什么事。”张晨道。
      
      这句话里有够多可以挑刺的问题,但李引之显然已经没了这个闲功夫,什么人都可以,他现在只想跟个什么人吐一吐心中的苦水,“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
      
      张晨看了看帘内,然后收回视线,淡淡道:“哦?你是指什么呢。”
      
      李引之一个头两个大,张晨这人虽说自己吐出了很多情报,但没一个说到关键的,如果不是知道什么是关键,一般人也不会这么给情报。
      
      “啧,明知故问。”
      
      张晨微妙地笑了一笑,重新看向李引之,道:“你很聪明,所以应该明白的吧。”
      
      “你又指明白什么。”
      
      “这并不是我等可以参与得了的事情。”
      
      “哦,是么,”李引之瞥了一眼隔壁床上的谌忌世,幽幽道:“这不是已经参与进来了吗。”
      
      “这只是建议,不过我知道你总不会那么听我的建议。”张晨面色不变,好像无论发生什么事,这个人也不会有多大的心理波动。
      
      “啧。”李引之心理十分不爽,刷地一下站起身,站到张晨身前。
      
      只要有胆,没什么不可能!
      
      李引之心里自我鼓舞了一下,松开袖下的双拳,一把抓住张晨的衣襟,狠狠瞪着对方,道:“你跟陈玄什么关系!”
      
      这不是一句简单的问话,李引之是想知道,刚刚那个恶寒因何起,是不是一提到某些事情,自己就有被杀的“需要”了。
      
      但张晨只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这忽然投怀送抱,挺令人吃惊的。”
      
      哈?什么鬼?李引之立刻松开了对方的衣襟,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你有病吧!”
      
      张晨若无其事地整了整衣襟。
      
      “还好吧,不过这倒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张晨透过李引之看到了帘后的另一个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然后转眼看向李引之,诚挚地说道:“我可以帮你,帮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情。”
      
      “你……”
      
      李引之愣了一愣,警惕地瞅了瞅了张晨的前后左右,但还不放心,伸手按着张晨胸口,听了听,发现对方不仅还有心跳,居然跳的飞起。
      
      “你居然还活着?”
      
      李引之满脸的不可置信。
      
      “嗯?”张晨一怔,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有点哭笑不得,“关于这个嘛,其实是有诀窍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