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

      同一时间,雪上之上。
      
      “……”
      
      世事尽不随人意。
      
      “呐,陈玄,他说的没错,你是需要设个什么防卫阵法了。”
      
      身穿浅绿色齐胸襦裙的少女坐在边廊,嫩白的脚丫在泉水上前后摇摆,她面目娇美,笑起来两边的脸颊上便浮起两个小酒窝。
      
      “你很高兴吧,能和他说话。”
      
      “……”
      
      边廊尽头,玄色衣袍的男人停下脚步,抬眼看向坐在边廊旁的少女,眼神不冷不淡,好似对少女的存在已然司空见惯了。
      
      而少女对陈玄的沉默也并不在意,依旧自说自话道:“玉儿也很想跟赵冉说话呀!”
      
      她在说话的时候房屋的重建也正在进行,破碎的房屋就像在时间回溯一样渐渐地恢复原样。
      
      “你出来了吗。”
      
      玉儿笑了一笑,眯眼看着对方,嗔怪道:“玉儿不是一直都在的嘛。”
      
      她话语刚落,脚尖在泉面轻轻一点,借力轻轻跃起,转眼落在边廊之上,成功与对方正面对视。
      
      然只是对视她还并不满足,她以纤细的双脚在黑木灵活地跳起,很快地跑到了对方身边,并仰起头。
      
      一个仰视,一个俯视。
      
      片刻之后。
      
      “呐,陈玄,你现在想要做什么呢?”她淡然问道。
      
      “天枢的阵灵,你应该知道。”
      
      玉儿的表情变了,看向对方的眼神也愈加凝重,“我不会把他交给你哦。”
      
      “……”
      
      “既然天枢一千天的入口出现在了晖元境,你也已经知道了吧,你想要进入天枢,除了找他外别无可能。”
      
      即使没有直接接触到入口,但对于对方来说,只要在一定距离之内,他就能越过入口之主的神识屏障,直接连上入口,玉儿对此最为清楚。
      
      因为她是天枢的第一阵灵,天枢存在之初她就开始存在,但关于天枢的事情,她没有不知道的。
      
      “但是他已经发现了你的问题,你想要经由他同意进入天枢,要么就老实说出一切,要么……”少女歪头仰望起左侧挂在夜空中的冷月,月光映照在她的眼瞳之中宛若明珠闪动。
      
      “用武力折服他咯。”
      
      对于少女所说的话,陈玄原本一直面色不变,但直到她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终于起了一丝波澜。
      
      “还不行。”他蹙起眉,好似在沉思,“我还……杀不了他。”
      
      玉儿眼眸微眯,她刚刚明明说的是武力折服,然而眼前的人立刻理解成了厮杀,甚至在说完话后,对方还不经意地释放出了令她魂体都不由冷颤的恐怖杀气。
      
      那是货真价实的杀意,不厮杀到哪一方形神俱灭绝不停息。
      
      虽狂不乱,皆因对方超乎寻常的恐怖定力,明明杀意所指向的人就在自己眼下,伸手能及,但他依然镇定地在此与自己交谈。
      
      此中心境,她明白自己是绝无可能理解的。
      
      “那你准备怎么做呢。”
      
      “……”
      
      “趁他现在伤还没好,你说不定还可以制服他,强迫他同意你进入天枢哦?”玉儿面色冷静地道出了一种可能。
      
      陈玄移开视线,“还没有……这个方法,毋宁说,这比之前的难。”
      
      居然真的想过么,玉儿心头一颤,几乎每过不久,眼前的人就会做出令她都不由冷颤的事。
      
      根本无可预料。
      
      所以她才要守在这个男人身边,阻止或许做不到,但她可以旁观。
      
      她必须要看清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
      
      而且好在这个男人暂时还需要自己,他们得以暂时的合作。
      
      “也对,即使伤势未愈,他也不是你可以制服得了的人。”
      
      除非露出够多的破绽,无法在瞬间反应过来,但这几乎不可能,即使是在沉睡,赵冉也对自身周围保有极其强烈的警惕。
      
      大抵是因为没少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受到别人攻击,故而产生了近乎本能的警惕意识,如若真被人偷袭,虚空中的那些总在蓄势待发的神器也不是吃素的。
      
      一开始赵冉来到晖元境的那天晚上或许是个十足的机会,但错过了的机会多说无益,现如今,他根本不会再露出同样的破绽。
      
      所以玉儿不觉得这个情况之下,陈玄除了硬碰硬之外能有任何手段。
      
      “现在的你,或许能够跟他平手,但绝无可能正面赢得了他。”
      
      而听着她的话,陈玄就像回忆起来了什么一样,淡淡道:“总是这样,无论什么方法,什么手段,他也不会被我打败。”
      
      “为了让他正视,花了十年时间。”
      
      “为了让他出手,花了二十年时间。”
      
      “……”
      
      玉儿抿起嘴,深绿的眼瞳径直地盯着面前的陈玄。
      
      对方说的话是认真的,即使看上去面无表情,但话语中近似强欲的情感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所以每听到一个字,她心中的寒意都不由翻上一倍。
      
      “还真是努力呢。”她嘴上半是调笑地回答。
      
      然平时寡言的男人这个时候不知为何竟忽然连续地说道。
      
      “伤到他,花了三十年时间。”
      “砍到他,花了四十年时间。”
      “穿透他,花了四十五年时间……”
      
      他极为冷静地衡量着双方之间的距离,但却丝毫不掩饰眼底的狂热杀意。
      
      “无论怎么努力,那个目标好像还是遥遥无期。”
      
      简直疯魔,玉儿心中暗自蹦出一个念头,不自觉的时候已经浑身发凉,事到如今她也没能习惯对方的这种冷静态度。
      
      实在难以理解。
      
      而这时,陈玄看向她,问道:“天枢的阵灵,你认为应该怎么做。”
      
      竟是要问自己了么。
      
      少女脚步轻快地后退了几步,由于她的动作富有节奏,远看起来就像舞蹈一般。
      
      她在纯白的月光之下抬起双眸,摇头道:“玉儿不知道哦。”
      
      “是么。”
      
      “我等现今暂时合作,是因为有着相同的目的。”她语气微变,半是质问道:“但是不知为何,玉儿现在看来,你好像开始没那么配合我等的合作了呢?”
      
      “合作没有变。”
      
      “那玉儿再确认一遍哦,我等的合作可是要一起抹消那个男人的存在,是吧?”
      
      “是。”
      
      对方的回复没有半点迟疑,好似早就准备好了的答辞。
      
      玉儿没能得到确认,但事态已经发展到了她无法顾及那么多的地步,因为那个男人估计很快就要完全醒过来了。
      
      ……
      
      这个时候,谌忌世的意识坠入了回忆之中。
      
      他隐约记得那是一个烈日当空的正午。
      
      天枢的入口突现在壬离境,各宗各派几乎同时发现这个异变,并争先恐后地派出强者前往探查。
      
      当时被称为壬离境年轻一辈第一人的谌忌世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意外地发现,那里是天枢一百天后的某一天,灵气浑郁,稀世的灵兽灵植遍地都是。
      
      传闻天枢一百天后有一处谁人也无法靠近的神秘之地。
      
      早先就得到这个情报的谌忌世等人当然一落地就直往那个方向去,因为所谓神秘,就意味着机遇。
      
      可是达到之后,眼前的景象制止了他们径直前往山谷里面的打算。
      
      横尸遍野,人的尸体与野兽的尸身遍布谷底,几乎容不下一处落脚之地,扑鼻而来的全是恶臭的血腥味,但凡是个人,都无法忍受得下去那个地方哪怕一刻。
      
      谌忌世到现在才明白,他们当时根本就不应该靠近那个地方,山脚下的惨状无疑已经给过他们警告了。
      
      那上面有超乎人想象的存在。
      
      但他们没能克服得了自身的好奇与贪欲,以为就算那上面有再强的存在,他们也有能够全身而退的手段,因为他们之中的大乘者在紧急之时可以护他们撕破空间离开。
      
      谌忌世在其中更是尤其自信,在宗门的前辈们都还在犹豫的时候,他是第一个提出上山建议的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所说出的每一句话,以及宗门的前辈听到他的话后对他所说的那些话。
      
      所谓信心原来也是会膨胀的,他在事后才无比切身地体会到了这句话。
      
      就在他们决定走上山谷深处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幽冷的谷风之中,谌忌世猛然察觉到了一道视线。
      
      他当时本来还不具备能够回探对方位置的能力。
      
      所以这只能说是偶然,他就是偶然地抬起视线,然后偶然地跟山颠之上的存在对上了视线。
      
      对方只是轻扫了一遍自己的方向,没有任何的停滞,好像他们几个人在那里跟花草并无两样。
      
      但谌忌世被那一眼看得心神晃荡,前所未有的激动充斥在他的识海之中,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这般冷俊的男人,眉眼轮廓自不必形容,光是一个照面,他都差点被对方勾走了魂。
      
      “有人!”
      
      因为他的惊叫,宗门的所有人都顺着他的视线一齐看向了山腰之上的那个人。
      
      “他用什么东西掩饰了修为,多半不过大乘期左右。”众人之中的大乘者很快说出他的判断。
      
      那位大乘者就是谌忌世当时的师父。
      
      这其实在当时已经算是过于谨慎的判断了,因为对方所流露出来的气息显然只有元婴水平。
      
      自以为人多势众的他们当然就有恃无恐,很快地提出了抹杀对方的建议,毕竟知道这个地方的人越少越好。
      
      没有最好。
      
      所以几个眼神的功夫,他们就几乎产生了一个共识,要去抹杀那个外人。
      
      而当时的谌忌世还在那一眼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所以没有跟上他们一起行动。
      
      “慢着。”师父在他们准备动手的时候提出了异议,“尽可能活捉。”
      
      他们顿了一顿,很快就理解了师父的想法,那个外人毕竟有着如此的外表,直接抹杀就太过于浪费了。
      
      他们都对这位大乘者的趣味心知肚明。
      
      所以再次取得共识之后,他们接着就飞身而上,各自祭出武器。
      
      起初,只是威赫。
      
      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但他们误会了一件事,那人并非像他们一样刚刚才来到那个地方,那人是一直都在那里。
      
      明明只要稍一眼细就能看见那人袖下血红的双手,以及知道他们不知死活地冲上来之后,那人嘴角所露出的冷笑。
      
      谌忌世注意到了,但那已经太晚了。
      
      几乎是一瞬间,起步的十几个人转眼化为血雾,就像由内而外起爆了一样,尸骨无存说的正是眼前的这一情况。
      
      他以及宗门的师父同时意识到了事实跟预想的差距,适才的游刃有余全然消失。
      
      但这根本来不及。
      
      因为就在他们眨眼的功夫,那人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与其浑身的血正相反,那人走来的时候,空气中原来浓厚的血腥味顿时清淡了不少。
      
      师父很快就意识到了对方的非同寻常,因为那十几人的死因不是其他,仅仅就是来自修为威压,所以他立刻转换了态度,向走来的人问道:“我等不过路过,为何出手杀害我宗门子弟。”
      
      这是圈套,他只是在为调动灵力和偷袭做准备而已,因为一经靠近,他就知道对方不过是大乘中境,而自己却是大乘后境!
      
      “路过?”那人冷道。
      
      “没错。”
      
      “但你的眼神很是令人糟心。”那人没有停下脚步,还在步步逼近。
      
      正处于师父后方的谌忌世可以看见他隐藏在背后的右手掐完了灵决。
      
      就是在这个时候,谌忌世发现师父也还是没想要下杀手,因为那是活捉的束缚类灵决。
      
      目睹了十几位师兄弟的死亡之后,自己的师父不仅没动杀心,其他方面的心思甚至还加重了。
      
      眼前那人的外貌仪态就是有着如此恐怖的迷惑性,让人无法不忽略掉其极为强悍的实力,以及浑身的森冷杀气。
      
      “此地并非你一人所有,你若可以答应我等合作,这误杀的十几人我可以既往不咎。”师父道。
      
      “你说,既往不咎?”那人重复了一句师父的话,脸色立刻黑沉。
      
      这时师父捕捉到了对方的分心,后脚往后一蹬,盘起右手,绕到对方身后,意图趁机偷袭。
      
      而那人纹丝不动,甚至都没往身后看一眼。
      
      下一刹那,谌忌世就瞪大眼睛看到了自己师父的死状。
      
      是烧死的。
      
      是被由内而外的烈焰烧死的。
      
      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地,这个死亡只发展了不过眨眼的功夫。
      
      谌忌世于是终于回过神来,就在这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之内,跟他一起来的师门子弟全部陨灭,包括他的师尊。
      
      但这并没有结束。
      
      因为那人就像才想起自己的存在一样,侧眼看了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的自己一眼,不耐道:“就是留你一条命,想来也不会怎么着。”
      
      这一句话几乎击碎了谌忌世所有的骄傲,对方不杀你,不为其他,就因为你连一个被杀的资格都没有。
      
      你不配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