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

      这时。
      
      逃。
      
      快逃!
      
      谌忌世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那道视线毫无疑问是陈玄的视线。
      
      陈玄肯定已经发现且锁定了自己,自己此刻浑身按压不住的冷颤正是其证明!
      
      隐瞒的可还真深!
      
      但是尽管他有“想逃”这一想法,实际上困于晖元境的他又怎么可能在陈玄的眼皮子底下逃脱。
      
      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去到陈玄不敢靠近的人身边,他唯有这一条生路!
      
      而他此刻又离那人有多远呢。
      
      谌忌世心中一闪过这个想法,就立即展开了神识,并且迅速地捕捉到了那人的位置。
      
      可是他的这一举动毫无疑问触怒了陈玄。
      
      如果说刚才对方只是释放了杀意,那这一次,对方无疑就是实践了那杀意。
      
      逃生的机会只在几个呼吸的时间中。
      
      第一步,谌忌世当机立断祭出了断绝空间的神器凌空梭。
      
      该神器可以暂时阻止对方撕裂空间来到这里,不然对方即使远离这里,也还是照样能够瞬杀自己。
      
      这一神器本来是他为了对付赵冉准备的,若是三天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将其用在对付赵冉之外的事情上。
      
      第二步,由于凌空梭一时的神威,他自己也无法使用空间移动的手段,所以只能即刻尽全力冲往那一方向。
      
      直线肯定是不行的。
      
      因为此刻,在他与赵冉的直线距离之内,有着起码三个活人,假如自己直接冲过去,毫无疑问这三个人都将化为血沫。
      
      届时赵冉看到浑身血腥味的他,绝不会吝惜气力拔刀砍了他。
      
      所以谌忌世思及此,立刻在脑海中规划了另一条最快的路线,而且一经规划好,他就做好了准备展开动作。
      
      但是,上品神器凌空梭所能争取到的时间竟然也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
      
      谌忌世的眼前,毋宁说就是他先前所站位置的地面上转眼间破开数洞,蛛丝般的裂纹在地面急速蔓延,裂缝不断扩大,同时灰散烟灭。
      
      他甚至都没能看出那究竟是什么攻击。
      
      这攻击与其说是要他命,还不如说是要直接消灭他,任何一个大乘期以下的□□受到这个攻击绝对会灰飞烟灭。
      
      比起是对人的杀戮,更像是高高在上的□□!
      
      谌忌世无须思考就理解到了其中的原因,跟赵冉一样,陈玄也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即使是眼前这近乎绝体绝命的瞬间攻击,都并非陈玄的全力,毋宁说,这根本也就陈玄抬起指尖的功夫。
      
      自己于他、于他们而言都一文不值,连正视一眼的价值都没有。
      
      “可恶!”
      
      谌忌世怒吼了一声,当即将全身的灵力都汇聚在脚部。
      
      首先,第一节点。
      
      他在下一波的攻击即将到来的瞬间借助灵力爆发的速度冲向了原先在他前上方的空中。
      
      房屋经不住他灵力的冲击,在他穿行而过之前便化为碎末,那些碎末借助他的冲力,居然也跟来了高空。
      
      这一瞬间,如果有人在地面往上看的话,他们必然会看到一副惊奇的画面,然后接着就会感到巨大的恐惧。
      
      因为天上有个人的身后有着数十道响着破空声的银光,银光在任何修士眼中都毫无疑问是极为强大的灵力箭,那种压迫感,别说你亲眼所见,就是你瞎了也能感受得到。
      
      谌忌世无比直接地体验到了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但好在现在他所想要到达的地面上恰巧没有人。
      
      这时,对方瞬间发出的第二次攻击连第一次攻击的爆炸声还没响完就已经夺命而来了。
      
      谌忌世这回根本没机会看得见来自他背后的恐怖箭雨,他只是知道了自身的危机,并且明白自己必须在那一瞬间脱离危机。
      
      因为陈玄很快就要认真了。
      
      这方面陈玄估计也跟赵冉一样,首次随意,其次留意,再次侧目,但往往没人能活到让他们侧目的时候。
      
      故谌忌世采取了两个举动,一再次祭出一把神器,二再次将灵力汇聚在脚部。
      
      在那夺目的箭雨之中,他既要用神器冥化盾哪怕挡下一波攻击,也要争分夺秒地冲向那个方向。
      
      所幸,事情与他预料的并无差错,他不仅成功地用冥化盾挡下了一波攻击,还借助冥化盾受到冲击的力量加速离开那一天空,有如炮弹一般炸起而发。
      
      只是可惜了那张号称能够挡御至尊强者三次攻击的神器就此被一招销毁。
      
      而谌忌世根本没有心思顾忌那么多了。
      
      两次极速的爆发已经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负荷,他能够清楚无比地感觉得到自身的碎裂的骨骼、撕裂的筋肉。
      
      但就是如此,谌忌世也没有丧失意志。
      
      他常年视赵冉为此生仇敌,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如何对付赵冉,毋宁说,正是他对赵冉的执着才使他得以稍微的克服了此刻锁定在他身上的恐怖杀意。
      
      没错,陈玄一定已经察觉到了他的意图,知道他这是要逃到赵冉身边去。
      
      所以接下来的攻击,绝对不会是之前那么简单了。
      
      谌忌世心中苦笑了一声,因为此刻的他已然不具备任何的防御手段和逃亡手段。
      
      他如愿地靠那箭雨的冲力获得逃命的速度,但因为空中没有任何缓冲,他只得直接撞向了地面,连连击破了数十道墙才终于靠自身仅存的一点灵力造出数十道地面的缓冲屏障,勉强地在这一场连击中苟活出一条命。
      
      “咳、咳咳。”
      
      谌忌世强咽着胸腹翻滚的气血,托拉起破烂不堪的身体,这时,他就只剩一个想法。
      
      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见到赵冉,此刻他朦胧的意识里已经很难分辨得出“见到对方”与“到达对方身边”两者的区别。
      
      但他就是坚持地往前面的方向走。
      
      那一起初无人的小巷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踉跄的脚步声,他只要跑过这一个小巷,再拐一个弯,就可以刚好撞见路过的赵冉。
      
      陈玄不想在赵冉面前暴露自己,就一定不会冒险在赵冉面前强杀自己。
      
      所以只要他撑过眼前这十几步的距离,他无疑就能挽回一线生机。
      
      他不能死,不想死,尤其不能死在陈玄手里。
      
      但是。
      
      谌忌世发觉自己的运气并不那么好,因为他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不轻不重,有如夺命的凶铃一般在巷尾静静地回旋。
      
      谌忌世这是第二次觉得自己死期将至,但他还是希望,希望能够最后见到赵冉一眼。
      
      ……
      
      与此同时。
      
      “……”
      
      一直沉思的赵冉忽然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那左侧一巷口的方向。
      
      他有一种直觉,直觉陈玄就在那里。
      
      诚然,他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想都不用想地转身走向了那一巷口,哪知刚走一步,就闻到了血腥味。
      
      怎么回事,他心中闪过这一想法,脚步立刻加快,迅速走到了巷口处,然后一低眼就看到了面前的场景。
      
      一个人倒在血泊之中,但是还拼命地向前爬,竭力地朝自己伸出了一只手。
      
      赵冉几乎是下意识地抓住了对方颤抖的手,并抬眼看向了拐角的尽头处。
      
      那里并没有人,但毫无疑问刚刚为止那里确实有过一个……人?
      
      赵冉不好确定那是不是人,因为那里留下气息过于混杂,甚至还有异兽的气息,好像是在故意掩藏真身一般。
      
      原先赵冉还怀疑陈玄在那里,现在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陈玄没事为何要追杀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
      
      谌忌世,原先老是喜欢纠缠自己的家伙。
      
      这家伙跟陈玄可谓是半点瓜葛都没有,陈玄就是再无聊,也不至于无缘无故动手杀这家伙。
      
      但是,赵冉低眸沉思,他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因为说到底,只要有原因,陈玄杀任何人都不奇怪。
      
      就在这时。
      
      “咳……咳……”面前的人总算有了动静。
      
      随着,紧抓住自己右手的气力莫名增大了一些,对方这是想借力站起来。
      
      赵冉皱眉,正视了眼下的谌忌世,看清楚了一些他的脸。
      
      这家伙的顽强倒是千年不变,这伤要放在随便一个修士上都够死几遍了,然而这家伙居然还憋着一口气没有咽下去。
      
      这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执着什么,如果真死了估计也会死不瞑目。
      
      而就在赵冉这么想的时候,谌忌世正好艰难地抬起了眼睛,径直地看向赵冉,尤其盯住了赵冉的双瞳。
      
      所以赵冉回神一看的时候,刚好对上了谌忌世的视线。
      
      “咳、咳咳!”
      
      谌忌世猛然一惊,浑身激颤,心里压不下的欣喜若狂,他终于活着见到了赵冉!
      
      然而激动的同时,他顿时感受到了一种五脏六腑撕裂的痛苦。
      
      那是因为腹部以及肺部被刺穿的数个伤洞所引发的痛苦,如果谌忌世能够低头一看,他甚至可以看见自身血肉模糊的伤口处正在化灰,接近伤口的皮肉惨白无比。
      
      谌忌世立刻就明白陈玄还没有放过自己,即使是在赵冉面前,陈玄仍然没有放弃灭杀自己的念头。
      
      又或者说,正是因为赵冉就在这里,所以陈玄才更不想放过自己。
      
      无论哪个都说明了陈玄有种近乎狂虐的一面,而非世人普遍所认为的那般温和。
      
      真是可怕。
      
      “咳咳……”谌忌世当即又吐出一摊黑血,血水在指间中不停下滴,染红了衣袍以及地面。
      
      以这满目血丝、面色死白的样态来看,仅是一眨眼,这么一个人就要灰飞烟灭了。
      
      赵冉无疑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他没有产生丝毫要救谌忌世的念头,别的不说,他至少明白谌忌世对他的仇恨。
      
      他对于谌忌世来说,应该是货真价实的仇人。
      
      一般来说,没人喜欢被仇人遇见如此的一面,更不会喜欢被仇人所救,尤其对于谌忌世这类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而同时,作为对方仇人的自己,当然也没有理由去救自己的仇人。
      
      但是,在看到谌忌世背后血肉模糊的伤口时,赵冉立刻改变了想法,因为那个伤口的样子跟他之前在程家前家主身上所看到的极其相似。
      
      只不过程烈是本身就带有了诅咒,而谌忌世则是被什么给伤的。
      
      思及此,赵冉二话不说就往谌忌世嘴里塞进了几颗丹药,在谌忌世惊恐的眼神中三两下就直接将人扛了起来。
      
      大抵是他的动作太过快速,赵冉再一看的时候,谌忌世就已经晕死了过去。
      
      “……”
      
      罢了。
      
      赵冉将谌忌世扛到客房,在李引之慌乱的眼神中毫无体贴地将人丢在榻上,还习惯性地拍了两下手。
      
      “死、死人?”李引之没搞清楚状况,看着榻上了无生息的人形物,不免怀疑了一下赵冉是不是有什么诡异的癖好。
      
      赵冉摇头,“活的,但可能快死了。”
      
      这三更半夜的抬着一个快死的人到房间里?李引之凑过去摸了一下谌忌世的鼻息。
      
      “他谁啊。”
      
      “以前认识的人。”赵冉说完觉得还不够,就又补充了一句,“仇人。”
      
      “所以你是三更半夜扛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仇人闯进了我的房间?”李引之想在心中理清这什么逻辑,然想了一想就此作罢。
      
      不要在赵冉身上找逻辑,这是经验得出的真理!
      
      “准确地说,他不是我仇人,但我是他仇人。”
      
      “行行,那你把人丢这里是为何。”
      
      “救他,我要知道是谁要杀他。”
      
      “哦哦。”李引之再次扫了一眼面部绷得跟抹布一样紧的谌忌世,答案或许很明显,这人好好一个大乘境的强者,晖元境有多少人能把这人虐杀到这个境地。
      
      要知道,大乘境以上的强者基本都可以撕裂空间。
      
      这人显然是遇到了无法撕裂空间,又或者是来不及撕裂空间跳脱的险境才落得了如此下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