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

      这个时候。
      
      别处的谌忌世则出现在了令梅山庄脚下。
      
      他仰天一看,双目一眯,张口道:“果然。”
      
      陈玄果然不在这里。
      
      天枢的入口不过是他放出的幌子,他真正的目的是潜入这个所谓位于的晖元境中央的山脉之顶。
      
      也就是现在陈玄平时所在的地方。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就算天下人都会忽视这地方的不同寻常之处,但谌忌世就不会。
      
      晖元境灵脉的汇聚地以及洗练地,整个晖元境的灵气都为之左右,反过来说,如果有人占据了此地,晖元境的大半命数就会落入此人手中。
      
      所以五十年前各宗各派都为此争了个头破血流。
      
      然而今天几乎无人问津,只见一片白雪皑皑,天地茫茫。
      
      其中的原因当然在陈玄身上。
      
      如果他没有猜错,陈玄的目的绝对跟这里有关,而且相当有可能就是将这偌大的灵脉神不知鬼不觉地据为己有。
      
      而他要想向赵冉揭露陈玄的真相,自是需要证据,因为赵冉不好忽悠,曾经有过很多企图要忽悠赵冉的人,其结果有的只是被赵冉当面揭穿,有的直接被杀出心理阴影。
      
      总而言之,没有证据的告密毕竟过于冒险。
      
      如此这般。
      
      谌忌世在脑中重新思考了一番之后,立刻就出现在了黑木门外。
      
      这属于后门的位置。
      
      他自不用担心什么防护阵法,于是径直地开门走进了庭院。
      
      随即他就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花香。
      
      这类淡雅的花香他曾经在原来的赵冉府上多次闻到过,那是水禅等灵植相配的香味。
      
      为何陈玄这里也会有,谌忌世眉头微蹙,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个疑问抛在了一边,因为答案太过于明显。
      
      水禅只有赵冉会有,所以必定是赵冉栽种在这里的。
      
      原因不得而知,暂时也没有知道的方法。
      
      谌忌世记在心上,视线很快投向了距离他不远的泉水上。
      
      这偌大的一个庭院,若非有这么几株灵植,别说人气,连生气都没有,很难想象这居然是人住的地方。
      
      谌忌世忽然明白了赵冉为什么会将那些灵植留在这里。
      
      “啧。”
      
      他忍不住咂舌,随即闪现在了后屋的拉门前,伸手拉开拉门。
      
      视野所见,房内空无一物,然而一股不寒而栗的冷气扑面而来,使得谌忌世不由背脊发凉,顿时定在原地不敢乱来。
      
      是视线。
      
      在他拉开拉门的瞬间,这个地方发生了恐怖的异变,他直觉有什么东西因他的举动而将视线投向了他的方向。
      
      ……
      
      “七千万三次。”
      
      伫立在场中央的女人终于宣布了结果。
      
      孟文浩立刻就知道自己已经确切无疑地成功拍下了天枢一千天的入口,心中一喜,正要说话,但他转头一看,发现赵冉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相当的不耐。
      
      好像一直等不到什么人一样。
      
      孟文浩很快就想到,赵冉在等的人一定是尊上,也只有尊上。
      
      而想到这里的时候,孟文浩心中突然蹦出了一个念头——他可以帮赵冉跟陈玄见面。
      
      如此,应该也算是帮了赵冉一个忙。
      
      可是正当他准备对赵冉说的时候。
      
      赵冉忽然动了,眼神杀气毕露,气势汹汹地走向了门口,开门还不忘扔给孟文浩一张外表看着不起眼的玉简。
      
      “我先走了,东西你看着办。”
      
      赵冉说走就走,就留下了这句话。
      
      什么叫东西看着办孟文浩愣了一愣,一时间没能理解赵冉什么意思。
      
      而当他下意识地用神念扫过一遍玉简的时候,他猛然明白了。
      
      难怪赵冉听到任何天价都面不改色,人家手里有一脉灵矿啊!
      
      ……
      
      没有比捉摸不透的恐怖还要令人胆寒的东西。
      
      就是现在,四周也依然没什么动静,感觉不到任何杀机。
      
      郭凌风让林道乘先行回去,并暗自给了一块玉简,交代林道乘在晖元境之外的地方再看。
      
      林道乘没问什么就答应了。
      
      做完这些事后,郭凌风一个人在隔间中沉思了良久,毋宁说,他一直在等待杀身之人的出现。
      
      但是等了很久,拍卖场的人几乎都快走光了,他还依旧活着。
      
      郭凌风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明明没理由还能活到现在,但事实上,自己现在却依然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
      
      难道“他”有什么不能立刻来杀自己的理由么。
      
      郭凌风下意识地看了眼窗外,然后眼神一黯,立刻收回了视线,他还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活着的理由。
      
      他于是换了一个思路,开始思考这里与平常有哪里不同,然后他很快就发现了一大不同点。
      
      赵冉在这里!
      
      郭凌风瞪大眼睛,他立刻明白了陈玄迟迟没对自己下杀手的原因,内心不由得升起了一丝希望。
      
      但是就在他刚刚升起希望的一瞬间。
      
      他听到了身后从自己走来的脚步声,不紧不慢,有如散步。
      
      为什么!
      
      郭凌风刚刚升起的希望此刻已荡然无存,再次心如死灰,到底都是一死,自偿恶果,何必再挣扎呢。
      
      他在心中质问自己,当听到身后开门的吱呀声时,他无疑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
      
      “喂,你怎么回事。”
      
      然而听到的声音却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怎么可能!
      
      郭凌风立刻转身,双眼大睁,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人,满脸不可思议与震惊,甚至还有一丝狂喜和安心。
      
      “是你,是你!”
      
      “……”
      
      赵冉愈加奇怪,不由皱眉道:“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你到底怎么回事。”
      
      郭凌风压下心中的各种情绪,脑子急速运转,立刻道:“答应我一件事,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
      
      什么意思,赵冉顿了一顿,这家伙已经明摆着发现自己的身份了还不告诉陈玄,想来是有什么盘算,没想到一来就是这么没头没尾的要求么。
      
      “我知道你是谁,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郭凌风已经不顾一切了,既然陈玄顾忌赵冉不出现,他就敢有恃无恐地说出任何事情!
      
      赵冉径直地盯着郭凌风的眼睛,就像没听见刚刚郭凌风的话一样,直问:“你在害怕什么。”有陈玄作后盾的你们究竟有什么需要害怕到这个程度的。
      
      这个问题直接问的郭凌风有点哑口无言,以至于他适才的信心顿时消失了一大半,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陈玄之所以没有立刻对他出手,除了顾忌赵冉,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他其实还没说出任何直接关系的话,一旦他说出来,就算赵冉就在自己面前,只要自己在陈玄的神域之内,生死都不过是一瞬的事情,赵冉也护不住自己。
      
      所以必须要谨慎。
      
      郭凌风于是抖擞精神,决定先抱歉道:“恕我不能直说,但只要你带我进天枢,我就会立刻告诉你。”
      
      说出这句话的本身无疑也是一场冒险,但欣慰的是他已经成功地说了出口。
      
      陈玄尚且允许他说出这句话。
      
      然而。
      
      “没头没尾,你就想让我相信你么。”赵冉面露不悦。
      
      郭凌风点头,“是,而且还得请你现在就务必保护我的安全。”
      
      赵冉挑眉,暗红的双瞳直接放出了极为森冷的杀气,“你郭凌雨的弟弟求我保护?”
      
      郭凌风咬咬牙,眼神坚定道:“没错。”
      
      哦?赵冉面露不解,直问:“陈玄怎么了,为什么不找他。”
      
      “尊上事多,不愿叨扰。”
      
      “你们什么时候也会顾虑陈玄事多?”
      
      一连对话下来,郭凌风后背冷汗直冒,赵冉说话针锋相对,句句一针见血,大有一种自己不在此地把所有事情吐出来就不会放过自己的势头,而他真正要说的话却在跟对方的对答中越说越远。
      
      必须要想办法。
      
      但是正当郭凌风欲开口的时候,从赵冉身后走出来的人令他顿时惊恐无比,脸上血色全无。
      
      这里是高楼的边栏处,只有一条路。
      
      所以对方会这么走来也是理所当然。
      
      而赵冉还没注意到身后的人,他被郭凌风的一惊一乍搞得莫名其妙,道:“所以你为什么不把我——”在这里的事告诉陈玄。
      
      话到一半,背后忽然出现的声音直接打断了他。
      
      “长老为何还不回去,林峰主在等。”
      
      是陈玄的声音,赵冉顿时一愣,然后转身将视线投向了声音的来源处,并与走来的人对上了视线。
      
      偶尔,陈玄的目光会让赵冉感到心神不宁。
      
      赵冉并不会怕陈玄的目光,毋宁说,他还特别欣赏陈玄的那有如利刃的目光,在那目光之下,他能感受到某种微妙的实感。因为那目光深处仿佛有着无尽的杀意,他要杀你,就代表你在他心中原来也是可以被杀的人,所以你在那目光之下,就能意识到你还是人,还能算在可以被杀的范畴之中。
      
      故此,赵冉事实上非常喜欢和陈玄对视,而且还喜欢看到陈玄的眼神从冷漠变成炙热的瞬间。
      
      现在看到的就是那一瞬间。
      
      不过很可惜的是瞬间之后,对方的目光就变回了平日中的淡然,好似刚刚的不过是错觉一样。
      
      这时,回过神来的赵冉注意到了背后郭凌风煞停的心跳声,所以立刻就明白眼前的陈玄正是郭凌风恐惧的来源,这个郭凌雨的弟弟居然会这么畏惧陈玄。
      
      如果是这个原因,也难怪这家伙没有通知陈玄自己在这里。
      
      “是林峰主通知了尊上吗。”郭凌风忽然说话。
      
      声线还算镇定,但赵冉还是可以听出其内心的紧张。
      
      “是。”陈玄回答。
      
      郭凌风面色难看,视线转而看向赵冉,说道:“那老夫现在就得回到林峰主身边了。”
      
      赵冉不明所以,郭凌风这眼神有种求救的意味,可是这个情况之下,究竟有什么好紧张的。
      
      “嗯。”
      
      接着赵冉又听到了陈玄的回答声。
      
      这时郭凌风走过赵冉身边,异常低声地说道:“这位道友,明日天亮之时,我们黎天阁再谈如何。”
      
      “随便你。”
      
      赵冉看着郭凌风僵硬的背影在他面前走过,随即消失,视线投向了同样想要转身离开的陈玄。
      
      几乎是一种直觉。
      
      “站住。”赵冉叫住了陈玄。
      
      陈玄步履一顿,竟真的留步了。
      
      “……何事。”
      
      但是他没有回头。
      
      所以赵冉顶多只能看见陈玄的侧颜,“你着急离开吗。”
      
      “还好。”
      
      什么还好,赵冉对这回答感到莫名其妙,隔着一段距离,问道:“你做了什么吗。”
      
      “你指的是什么。”
      
      也许因为陈玄所站的地方刚好是楼柱的阴影处,从赵冉这边看过去,多少会觉得对方脸色不是很好,甚至是有些阴翳。
      
      赵冉对此感到很不满,他们从来一见面都是正面相对,哪还有现在这种情况,而且如果自己的直觉没有错的话,陈玄此刻的气息跟以往很不一样。
      
      好像有什么混杂在了一起。
      
      然想归想,赵冉还是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他看上去很怕你。”
      
      “的确。”
      
      陈玄回答的很坦然,好似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也对,确实没什么好在意的,而赵冉接着又问:“你是做了什么令他如此畏惧的事么。”
      
      陈玄这次的回答倒是迟疑了。
      
      赵冉盯着陈玄的侧颜,直直朝陈玄所在的位置走去,道:“晖元境内,畏惧你好似也不只他一个。”
      
      一步两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停地在缩短。
      
      “……是。”陈玄回答。
      
      但理由是什么,赵冉想都没想,又直接问了陈玄,“为什么他们会怕你。”
      
      这或许是很尖锐的问题,所以他问完就停在了陈玄跟前,等着对方回答。
      
      基本上,用了那少年外表的他对陈玄来说算是陌生人中的陌生人,没有人有义务回答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的问题。
      
      同时,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当然也没有理由会问出那些问题。
      
      毋宁说,这个场景诡异至极,根本不应该发生在人类的日常对话之中,但奇妙的是,这其中竟也有一丝的和谐,他们之间的对话就是靠着那一丝的和谐进行了下去。
      
      不过,赵冉没想到陈玄会突然转移了话题。
      
      “……你还不回去吗。”
      
      一直沉默的陈玄总算发声,停滞许久的视线随着看向了赵冉。
      
      赵冉被这话堵的莫名其妙,怒斥道:“哈?这又不是你府上,你还要管我在这里不回去?”
      
      “你不该来这里。”
      
      陈玄说完,视线也变得冷厉几分。
      
      赵冉毫不退让,“怎么,难道你想赶人。”
      
      “不要任性。”
      
      什么意思!
      
      赵冉心中怒火直冒,但这次他勉强抑制了下来,回想起了刚刚被陈玄岔开的话题,为了不重蹈覆辙,他这次干脆直接走近陈玄,在陈玄略微动摇的目光之中,扣住了陈玄后颈,强行缩进两人之间的距离,使得对方除了跟自己对视外视线无处可放。
      
      “你这是在转移话题。”他斩金截铁道。
      
      “并不是这个打算。”
      
      “但你就是这么做的!”
      
      “……抱歉。”
      
      陈玄是想了片刻才回答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抱歉。
      
      至近距离之内,赵冉可以清楚地看得到对方的每一丝表情变化,然在陈玄迟疑的片刻时间之内,他除了近距离地饱看了一番对方的容貌外,没有看到任何的表情变化。
      
      真是搞不懂!
      
      赵冉干脆放弃了,松开手后退了一步,只道:“算了,随便你说不说,反正我到时候都会知道。”
      
      而这时,由于赵冉一时间移开了视线,所以没能看到对方微变的眼神,只听见对方居然也同意道。
      
      “嗯。”
      
      哈?赵冉重新怒视陈玄,斥道:“我说你这个态度怎么回事。”
      
      陈玄一愣,看着赵冉的视线忽地有些不自然,低眸道:“奇怪么。”
      
      “废话。”
      
      “抱歉。”
      
      “不要对人这么温顺!谁让你道歉了。”赵冉发现自己只要跟陈玄说话,每过几句都要被陈玄气到怒火直冒。
      
      尤其后面陈玄接着还点头回了一声:“嗯。”
      
      蠢货!
      
      “口头答应没用!”赵冉又一次被陈玄绕了过去。
      
      “但你确实,总有一天会知道的。”所以在此之前,陈玄想了想,视线忽地投向楼栏外的一处。
      
      他也就是看了一眼。
      
      “罢了,”赵冉看陈玄看了太久,有点忍不住手痒,稍一握拳就想抽出刀剑打一场,为了避免身份的暴露,他也只好道:“你不是要走吗。”
      
      “是。”
      
      “那你赶紧啊!”
      
      赵冉心中怒气未消,但看着陈玄消去的身形,他又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还没等他仔细深想的时候,有人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考。
      
      “前辈!”
      
      孟文浩快步走了过来。
      
      “你怎么叫上前辈了。”趴在孟文浩肩上的林小温微妙地吐槽了一句。
      
      “不经意,不经意。”孟文浩很抱歉地摸了摸脑袋。
      
      赵冉看了一眼孟文浩,不由想起刚刚郭凌风所说的话。
      
      看郭凌风这么怕陈玄的样子,想来明天要说的事情肯定跟陈玄有关。
      
      “我们现在要回去吗。”丝毫不会看气氛的林小温再次打断了赵冉的思考。
      
      赵冉不由面色黑沉,冷道:“你们先走,我有事要想。”
      
      “哦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