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千易楼中。
      
      李引之成功取得了一座桌席的位置,但他一坐下,就不由开始为自己的生命安忧。
      
      因为陈玄等会一出现,难保自己面前这尊大神不会突然变脸冲上去厮杀。
      
      神仙打架伤及池鱼,李引之只希望赵冉能够看在平时的交情上留他一条狗命。
      
      赵冉见李引之的表情瞬息万变,觉得李引之是在大惊小怪,他有自信陈玄认不出他,更有自信自己不会一看见陈玄就发作,因为就在刚刚他给自己下了个定身咒。
      
      对,所谓的定身咒,超越了‘术’的水平,使用者都无法简单解除,所以说是咒术。
      
      而他赵冉的定身咒敢说是世界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就是陈玄也得小心提防。
      
      为了今天,赵冉做足了准备。
      
      此时,楼下人声顿时聒噪了起来,有人甚至忍不住高声喊出了来人的名字。
      
      是陈玄,楼下说话的人声音颤抖。
      
      赵冉对此并不意外。
      
      陈玄是一个存在感超然的个体。
      
      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受人崇敬。
      
      而赵冉不一样,他从来都是令人畏惧的存在,所到之处多半都会掀起腥风血雨,以至血流成河。
      
      两人就像是处于绝对不会交融的两极,一旦碰上就是互相厮杀,不死不休。
      
      此时此刻,那熟悉的脚步声,慢慢地朝他所在的地方靠近。
      
      陈玄就在离自己不过几步之遥的地方!
      
      赵冉极力将视线压在地面,他发现自己有一个地方失算了,就算面貌变了,气息变了,眼神还是不会变,一旦陈玄看见自己满是杀意的双眸,被揭穿绝对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所以,不能看。
      
      结论得出的很快,赵冉当机立断封闭了视觉。
      
      这一举动无疑震惊了李引之,因为他亲眼看见赵冉眼瞳失去色彩,黯淡成灰色,他正欲问,但话到嘴边就明白了赵冉这么做的原因。
      
      赵冉感知能力本来就厉害,就算封闭了视觉,行动上也不会有什么不便,李引之当然还不至于担心这些,他只是想不透赵冉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
      
      他想着想着,心里叹了一口气,大多数的人都可以被简单看透,毕竟大家也没想隐藏什么,部分人隐藏的深,不容易看透,但花些时日也不是不可能。
      
      唯独赵冉和陈玄两人,李引之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个什么回事。
      
      该说真不愧是站在大陆顶端的两人么。
      
      李引之觉得无奈的同时又感到了庆幸,无奈自己无可作为,又庆幸自己是个平凡人。
      
      赵冉不知身旁的李引之都在想什么,他眼前一片黑暗多少有点不适应,代替了视觉,听力变得敏感许多,很简单地分辨出了宿敌异乎常人的脚步声。
      
      习惯总是很快,一旦习惯听觉,赵冉就可以靠听觉‘看到’周围人的一切动作。
      
      喝茶的,走动的,只要用心一听,整层楼的人都在听觉所能感知的范围之内。
      
      陈玄终于走上了这层楼,环视一周,像是在确认周遭环境,很快就直接朝某一方向走去。
      
      好像他的确是什么异常也没发现。
      
      赵冉在陈玄看向他那里的时候,差点就要祭出刀剑砍上去,但咬牙靠毅力忍住了。
      
      好险。
      
      “玄哥!”
      
      一个青年女子的声音响起。
      
      陈玄往女声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径直地往那边走去。
      
      其脚步相当沉稳,丝毫没有暗伤未愈的样态,正好来到了正背对赵冉的位置。
      
      毋宁说,那正是赵冉的邻桌。
      
      他们一桌加上陈玄有三人,一位是晖元境境主的女儿程曦,一位是名扬七境五域的奇才孟文浩。
      
      程曦上下看了看陈玄,担心地问道:“身体还好吗?听说前几天伤的很重?”
      
      她这么问的时候,孟文浩默不作声地往四周看了一眼。
      
      对于这个问题,赵冉当然知道答案,因为趁陈玄分神的时候在陈玄身上砍了三刀的人正是他自己。
      
      当时用的神器是离火刀,事后肯定还在烧蚀对方的血肉。
      
      赵冉当然不会为自己宿敌身体担心,他是这世上最了解陈玄肉身的人,就算闭着眼睛都能用灵力模仿出一个跟宿敌一模一样的身体,对陈玄肉身防御的强弱更是了如指掌。
      
      多年的厮杀下来,赵冉敢说,陈玄绝对是这世上□□最强的人,连那群天赋极强的异兽化身都远远不及。
      
      赵冉完全想不透陈玄到底是怎么修炼出来的这肉身。
      
      所以说,这个女人的提问没有任何意义,赵冉心中暗道。
      
      然赵冉没有预料到,陈玄接下来的举动彻底地震惊了他。
      
      “没事。”
      
      陈玄在进来千易楼后,第一次说出了话。
      
      这句话理所当然地在赵冉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这是赵冉第一次听到宿敌的声音。
      
      仅此两个字居然就听得他有点恍惚,也可能是封闭视觉后听觉敏感起来的影响,陈玄的声线偏沉,一经撩动即有种幽幽清泉的感觉,又似地下潜流,深藏着某种恐怖的凶滔,明明在人的标准看来绝对算是极好的声线,但赵冉听着却觉得浑身不舒服。
      
      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这赵冉也太狠了吧!”程曦有点打抱不平,玉手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
      
      一边的孟文浩收回了观察四周的视线,向程曦解释道:“小曦,那可是厮杀,有什么好狠的,赵冉不也被陈兄重伤到现在都没能出来露面吗。”
      
      这话听起来就像在打趣一样。
      
      李引之被吓得赶紧看了一眼赵冉。
      
      赵冉面色丝毫不变,好似根本没听到一样。
      
      也对,赵冉对除了陈玄外的人漠不关心,李引之放心了。
      
      “不是。”陈玄这时忽然又说话了。
      
      但这句“不是”究竟是对什么说不是,上下文根本对接不上。
      
      “这样吗,还是不要提他了吧,今天是千易聚会,有一些好东西。”孟文浩了解地点头道。
      
      赵冉有点搞不懂这三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到头来那陈玄到底说了什么不?
      
      他的疑惑李引之看在眼里,十分感慨。
      
      居然还真忍得住没有发作。
      
      李引之今天可谓大开眼界。
      
      他跟赵冉多少也几十年交情了,赵冉什么秉性他大概是壬离境知道的最清楚的几个人之一。
      
      总之就是为了杀陈玄。
      
      一次李引之在赵冉府上做客,夏日赏荷,赵冉一脚刚踏出房门,突然抬头看向东北,浑身杀气纰漏,眼睛刷地血红,嘴里才喃喃一声陈玄,一瞬间就不见身形。
      
      一刻钟后只见东北方向的天空炫彩斐然,风卷云残。
      
      后来他才知道那次是陈玄罕见地有事离开晖元境,前去天远境。
      
      而天远境离壬离境很远,赵冉隔这么远都能一下子察觉到。
      
      之后他问赵冉怎么知道陈玄位置的时候,赵冉面无表情地说是直觉。
      
      李引之记得自己当时久久不能释怀。
      
      所以今天赵冉居然在陈玄离他几米处时都能忍住没如饿狼扑食地冲过去打上一场的光荣事迹,完全可以写上历史了。
      
      赵冉当然不知道李引之心里又在想什么有的没的,他此刻正全神贯注地听着身后那三人的对话。
      
      但凡是陈玄说的一句话,他都绝不会听漏。
      
      “对了,你不想买什么东西吗?”
      
      李引之突然问赵冉。
      
      赵冉忽然醒悟,要是隔壁桌的人一直一声不吭的话确实也挺令人怀疑,果然带上李引之就是个正确的选择。
      
      但他当然没有想要的东西,因为凡是他想要的,除了陈玄的命,就没有得不到的。
      
      赵冉于是摇头示意。
      
      “不想?你确定吗,虽然说这里不过是一个聚会,但也许会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李引之继续道。
      
      赵冉沉思了片刻,正想摇头。
      
      后桌的对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据说有千年难得天青荷,你想不想要?”
      
      这是孟文浩的说话声,他是对陈玄说的。
      
      赵冉对这个对话略为惊讶,孟文浩会问这话显然代表陈玄对花草至少不是没兴趣。
      
      天青荷确是三百年一朵的珍品,即使不是什么厉害的天地灵物,但因为过于稀有,价格也不会低,如果换作是他本人在这里的话确实会想拍下。
      
      这时,陈玄回话道:“荷花确实很好。”
      
      连本人都承认了?赵冉不由感到好奇。
      
      “可玄哥府上的花花草草不是够多了吗。”程曦好奇地问,她是在场几个人中唯一一个不明白天青荷价值的人。
      
      “这天青荷不一样,可不是一般的荷花。”孟文浩笑道。
      
      程曦不满,皱眉道:“你卖什么关子,说就快说。”
      
      孟文浩解释道:“外表跟其他荷花一样,就是香味不同,要说那是清香,可能清香一词还未能将其清然超逸之品表达出来,光闻就能让人清心寡欲,疗养身心。”
      
      程曦听起来云里雾里,好像也没觉得什么,又道:“那又如何。”
      
      孟文浩接着解释道:“还有一点,它有助于练功,一般人在它旁边修炼,那速度都能赶得上三倍,你说厉害不。”
      
      说到这程曦才有点明白,这种灵物很多一些大家大族都会努力争取的吧。
      
      想到这她就回过头看陈玄,笑道:“玄哥知道的真多。”
      
      陈玄道:“不是。”
      
      “这样?”程曦转头看向孟文浩,道:“那我们就给玄哥争取一下吧!是吧孟哥!”
      
      一旁的赵冉越听越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对话,牛头不对马嘴,难不成中途打了什么暗号?不可能,自己根本不会听漏陈玄所说的任何话。
      
      这只能说是三人之间的默契。
      
      赵冉心中不快,没再深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