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一早。
      
      满屋的神兵,每一件拿出去都能让拍卖场狂欢,然则此刻却被它们的主人随手丢在地板上。
      煞气重重的长剑、血光侧漏的□□、以及诸多闻名人世的刀鞭棍棒,各种武器一样不差,有些不甘于现状,高高悬空以向主人抗拒,一时间整个殿堂的气氛变得紧张兮兮。
      
      如果在场有人识得这些兵器,肯定会大跌眼镜,因为这些兵器无一不是一言不合就会噬主的棘手之器。
      
      从古至今被它们吞噬过的人加起来可能都有七境五域当今的总人口了。
      
      它们齐聚一堂,单是那戾气就能吓退千军万马。
      
      然而现在,被它们紧紧包围在中间的人却安然无恙地坐在地板上,背靠塌边,头部微侧,毫无疑问是在睡觉。
      
      当殿堂照进第一缕阳光时,沉睡的男人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可恶的陈玄。”
      
      赵冉一醒,第一句话就是怒斥自己的宿敌。
      
      他这一怒斥,殿堂内原先气势汹汹的神兵顿时一颤,立刻服服帖帖地落在地板上,一个接着一个,排列整齐,一阵噼噼啪啪声后,地板上边围成了一个半圆,不够地的还得互相挤一挤。
      
      赵冉看都不看。
      
      开始估摸起自己的身体情况。
      
      身上的伤和诅咒起码一个月才能痊愈。
      
      这三天,就算他不惜陷入沉睡也要加快治愈速度,但还好的不到三成。
      
      以这个身体状态,再在上面叠加禁术,无疑是伤口撒盐,治愈搞不好会拖得更晚。
      
      但是为了陈玄,这点小事算什么。
      
      赵冉表情不屑,慢条斯理地解开身上的绷带,露出了胸口狰狞的暗红咒纹。
      
      破魔枪的诅咒能够吞噬血肉,普通人一瞬就会被吞噬到骨头都不剩。
      
      现在看着皮□□全,五脏六腑也还完好,但只要赵冉有一瞬停止体内灵力的运转治愈身体,填充血肉筋骨,那诅咒就会立刻吞噬此身。
      
      运化诅咒和治愈身体必须一齐进行,这无疑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事情。
      
      更何况赵冉还得在这之上施加他专研了一个月的隐蔽禁术。
      
      灵力三成用于运化和治愈,七成用于维持禁术。
      
      刚好够自己伪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炼丹师。
      
      “嗯。”赵冉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
      
      一路上。
      
      “赵哥,到底什么事情要去齐国啊。”
      
      李引之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说实话他整整忐忑了一个晚上,百思不得其解。
      
      赵冉面色黑沉,瞥了李引之一眼,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转而问道:“你觉得陈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李引之一愣,沉思了很长时间才道:“举世闻名的温和派?”
      
      “没错。”赵冉自豪道。
      
      陈玄是他赵冉引以为傲的宿敌,除开外貌与实力外,更重要的是人格。
      
      温和亲善,平易近人,从来不会主动跟人争执,即使拥有匹敌他赵冉的实力,也从不自傲,总是谦和待人,安分守己。
      
      跟他赵冉完全相反。
      
      “这个跟我们去晖元境有什么关系么。”李引之刚说完就觉得浑身发冷。
      
      赵冉浑身煞气,低下了视线,沉声道:“陈玄的确很温和,这很好,我喜欢。”
      
      一个停顿,李引之暗自吞了口水。
      
      “但是。”赵冉眼神忽变,恶狠狠道:“这不代表可以被那群杂鱼肆意使唤!”
      
      李引之禁不止寒毛四起,赵冉说到这个地步,他也明白了赵冉费尽心思混进晖元境的理由了。
      
      敢情就是记恨这个啊!
      
      赵冉一开了话匣子就忍不住继续骂道:“你想想看,陈玄他多好的一个人,我赵冉的宿敌,怎么能被那群杂鱼指手画脚!”
      
      事实上也没有到指手画脚的地步吧,李引之压住心里的反驳,表面唯唯诺诺,同意道:“赵哥说的没错,那群杂鱼该死!”
      
      赵冉目光幽幽,接着又道:“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
      
      “居然还有啊!”李引之禁不住吐槽。
      
      “嗯?你惊讶什么,莫不是不知道那件事?”
      
      “呃,”李引之绞尽脑汁想了一想,脱口而出道:“收徒!”
      
      赵冉看向李引之的眼神终于开始像看人的眼神了,他点头道:“没错,那群杂鱼竟敢逼陈玄收徒,要不是陈玄拦着我早灭了他们。”
      
      敢情前几天那次对战的原因就是这个么,李引之感觉自己知道了一个非常重要但却十分微妙的内幕。
      
      “哼,陈玄拦得住明的,我就不信他能拦的住阴的。”
      
      这句话说的义愤填膺,听着就好像是要去除恶扬善,而不是什么耍阴招。
      
      “没、没错。”李引之心累不已,他总算知道赵冉此举根本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长年深思熟虑,甚至于深谋远虑后的结果。
      
      被赵冉盯上,谁顶得住啊!
      
      这时,赵冉忽然抬起眼,望着城门道:“这也只是其中的一个目的。”
      
      卧槽,居然还有!
      
      李引之顿时气血上涌,有苦说不出。
      
      但他仔细想了一想,发现最惨的还是陈玄,自己一陪衬的,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晖元境与壬离境不一样,世俗程度比较低,虽有一王国统治,但也诸多修炼门派林立,王权相对薄弱。
      
      所以这样一个主城的门卫都是练气期。
      
      李引之抬头一看,眼前的城墙起码都壬离境主城的两倍之高,外面还附了几层阵法,估计练气期的修为连划个口子都做不到。
      
      听线报陈玄会出现在这里,但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好歹是一国挂名将军,一宗圣尊,总不能那么简单地给查出行踪。
      
      “下一个。”城门守门的将士机械式地喊出声音,视线放到了赵冉和李引之两人身上。
      
      其眼光暗含锋芒,倒不像是一般的守门将士,也许以前上过几次沙场,浑身透露着经历过修罗场的戾气。
      
      没等赵冉说话,李引之就走上前来将通行证举起,嘴里喊道:“大人辛苦。”
      
      那将士似乎很吃这一套,眼神扫过赵冉,微微地停滞了一下,又很快地收回目光道:“快走。”
      
      “是是。”李引之哈哈一笑。
      
      赵冉没吭声地看着这一幕,等走了一段时间他才突然对李引之说道:“我伪装得很好吧。”
      
      李引之看着赵冉,像是在仔细打量,回了一句:“我觉得你这样,陈玄一定万万没想到。”
      
      好一个主观的我觉得。
      
      赵冉其实还是对他这一身伪装挺有自信的。
      
      一身文弱书生装扮,黑发束起,长袖长装,除了头跟手浑身不漏一丝肌肤,身材修长,配合一身书生装饰,整个人发散着绝无仅有的弱气,十分软弱可欺。
      
      脸当然不是他赵冉原来的脸。
      
      赵冉以前得过一个可以变脸的法宝,是一个带着奇异图案吊坠的银色耳环,带着身上只要心里想着一个形象就能变成那张脸,遗憾的是不能改变身材,据说还能影响气场。
      
      赵冉自己对这个没什么感觉,以防有人认得那耳环,他只当个吊坠挂在脖子上,并藏在衣服里。
      
      没有人会从这脸这气质联想得到他赵冉。
      
      赵冉上下看了眼李引之的伪装,这人好像天生就适合伪装自己,说变就变,而自己却只能通过这些手段来保持着一身文弱的样子。
      
      “我觉得你这一身也是。”赵冉对李引之说。
      
      “哈哈哈,那当然,我可是李引之啊。”
      
      李引之显然十分得意,不过他又略担心地道:“我倒是担心你会暴露啊,平日里都是浑身的煞气,也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藏住。”
      
      赵冉当然为隐藏自己做足了功夫,甚至不惜延缓伤势的痊愈。
      
      本来他只要一踏入晖元境,陈玄就会感知到他的存在立刻现身,但现在他都已经走到晖元境主城了,陈玄依然没有出现。
      
      这无疑证明了他的禁术确实成功了。
      
      “一个特殊的法术罢了。”赵冉回答。
      
      李引之听完若有所思。
      
      赵冉停下脚步,眼前一座高楼。
      
      这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大陆著名的三大楼之一,歌舞生平之地,也是暗杀的好地方。
      
      来人有身份有地位,服务的人也是大陆顶级,单是门口迎客的人都一身气质。
      
      今日据说是晖元境第一富商齐孟一年一度举办的千易聚会,大陆各地的知名人士都会来参加,交流消息,放出消息,混水摸鱼,各怀鬼胎。
      
      赵冉从没来过这种地方,赵轻说他一身煞气影响气氛,吓坏姑娘,从来没让他来,所以尽管三大名楼之一的三远楼就在壬离境主城,他也从来没有去过。
      
      而陈玄跟赵冉不同,据说经常出入这种地方。
      
      令人费解的男人,赵冉完全不知道陈玄到底在想什么,他享受跟陈玄的厮杀,但他完全看不透陈玄到底对和自己之间的厮杀如何看待。
      
      一直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眼底好像有无穷的战意,有时又好像看什么都漠然,天生的傲慢无礼。
      
      想到陈玄可能就在此地,赵冉就忍不住想祭出武器打一场,而他一想身上被破魔枪捅伤的部位就隐隐作痛,只好作罢。
      
      趁这次机会接近陈玄,说不定就能知道什么,赵冉心里莫名浮现了一个念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