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寥寥无人的后巷中,一人抓着墙壁怒目圆瞪。
      
      看见了!
      
      亲眼看见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绝对不会有错,就算把这双眼挖下来谌忌世都能认得出赵冉。
      
      但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谌忌世无论如何也想不透赵冉会出现在晖元境、甚至是晖元城的理由。
      
      陈玄在做什么,为什么没有出现?难道没发现赵冉来了晖元境?怎么可能,就算他谌忌世没发现赵冉,陈玄都不可能发现不了赵冉。
      
      到底是为什么。
      
      谌忌世活了近千年都没有这么头脑混乱的一次。
      
      无论是赵冉来晖元境,还是陈玄放任赵冉来晖元境,全都超乎了他能预想的范围。
      
      明明赵冉是这世上最不可能、最不会掩藏自己的人,但谌忌世刚刚看到的又是什么。
      
      那个赵冉居然不仅掩饰了自己的外貌,还闭上了那近乎标志性的双瞳。
      
      这怎么可能。
      
      谌忌世就是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一天。
      
      头脑混乱归混乱,一段时间之后,谌忌世顿时觉察现在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现在郭涟已经去找陈玄了。
      
      他完全可以利用暗自在郭涟身上植入的声虫知道郭涟与陈玄的对话内容。
      
      对,虽然有点误打误撞,他可以利用郭涟的问话知道陈玄究竟有没有发现赵冉的存在。
      
      如果陈玄不知道,那他大可以向陈玄透漏赵冉在晖元境的情报。
      
      如果陈玄知道……
      
      谌忌世发现自己竟无法想象这个如果。
      
      陈玄无疑是这世上最执着于追杀赵冉的人,即使陈玄有可能暗杀郭凌雨,也绝无可能放任赵冉在自己眼前而不采取任何举动。
      
      “究竟是为什么……”谌忌世再次翻出了关于那场厮杀的记忆。
      
      赵冉罕见地错失了防御的时机没错,但陈玄也同时错失了绝杀的时机。
      
      这两个人有可能在同一瞬间一起失误吗。
      
      想到这里,谌忌世呆愣了许久,双目无神,像具悬丝人偶,但过了一段时间,他又突然咧嘴大笑。
      
      “哈,哈哈哈哈……”
      
      ……
      
      这时临近黄昏。
      
      郭涟走到了山庄的门口,她强压着心中紧张,双手握拳,抬头向屋内喊道:“尊上,请问您在吗!”
      
      没有回应。
      
      一刻钟后,依然没有回应。
      
      郭涟心中紧张加倍,正欲再开口喊一声。
      
      “进来。”
      
      这是一句十分淡然的回应。
      
      郭涟听不出其中的任何情绪,但她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内心就不由雀跃了一些。
      
      “嗯!”
      
      她很快就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景物跟她之前所看见的并无二致,依旧是毫无生机的枯树与形态各异的奇石布局。
      
      她的视野之内并没有看见任何人,但她直觉自己应该往□□走,于是她就顺着自己的直觉选择了一条小径走。
      
      尽管那小径很曲折,郭涟觉得这样正好让自己平复一下心情。
      
      是的,自己并不是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自己仅仅是向尊上传达一句话而已。
      
      那人本就是尊上的敌人,说他一句话也不会怎么样。
      
      对,郭涟在心中不停地说服自己,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径的尽头。
      
      眼前是……一个池塘?
      
      郭涟有些惊讶,因为即使是她也能察觉到这池塘的水全都是用纯净的灵力化成的。
      
      练气期的修士只要能在这池水中修炼哪怕一刻钟都能成功筑基,而且基础还会是特别好的那种。
      
      尊上究竟是为何……
      
      想到一半,郭涟发现自己已经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抬眼所见之处有一朵荷花。
      
      在这寒冬白雪之中,唯有这一朵荷花有着所谓的生机。
      
      郭涟直到发现这朵荷花才注意了空气中有一直存在的淡雅清香。
      
      那毋宁是一种很特别的清香,她一闻就觉得心中的紧张减少了一些,不由舒了口气。
      
      然而郭涟瞬间又重新提起了心,因为她在转眼之际看到了站在池塘旁边的身影。
      
      “尊上!”郭涟下意识地喊道。
      
      陈玄好似这才注意到了她,视线慢慢抬起。
      
      郭涟意识到对方正看着自己,心里猛然紧张,思绪一团乱麻,支支吾吾道:“我、我有事想跟尊上说。”
      
      回答好似慢了一拍才到来。
      
      “什么事。”
      
      郭涟看着对方,脸颊忽烫,立刻低下了视线,道:“关于父亲的死。”
      
      “你父亲的死……”
      
      “嗯,我知道谁杀死了父亲……”
      
      “是么,那还是令人惊讶。”
      
      郭涟听到对方这样的回答,心中顿觉感动,立刻点头道:“嗯!”
      
      她没有发现庭院中顿时停止的风雪。
      
      “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吗。”
      
      说完,陈玄忽然向郭涟的方向走去。
      
      “是的。”郭涟立刻回答,看到对方向自己走来,心中更压抑不住激动。
      
      “有没有人知道你一个人来了这里。”
      
      有,郭涟脸色顿时一变,但她知道自己不能提起那个人,所以只好摇头道:“没有。”
      
      “是么。”
      
      陈玄刚好走到了郭涟身前,两人之间不过一两步的距离。
      
      郭涟不敢抬眼看向陈玄,但她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与尊上的距离,她只要伸手,就能碰到尊上。
      
      但她不敢,事实上她现在的心脏已经开始疯狂打鼓,耳中全是自己的心跳声,她好怕自己的心跳声会影响到自己听尊上的话,心中忐忑不已。
      
      “尊上……杀害我父亲的凶手就是……”
      
      陈玄不知道有没有在听,在郭涟说话的时候,他倏然抬起了右手,不快不慢地伸向了郭涟的脖颈旁,好似只要他一握,无需怎么用力,眼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女孩就会停止说话。
      
      而他食指微抬,也确实动用了能够杀死这个女孩的力量。
      
      但这时候,女孩的身体就像被提起了一样后仰,接着被人一扔,消失在了空间的裂缝中,她只来得及目瞪口呆,来不及发出一声悲鸣。
      
      与此同时,他伸出的手正被那位突然出现的人紧握着。
      
      这力量,足以捏碎任何一件上品灵器。
      
      “你在做什么。”
      
      突然出现的人质问他。
      
      他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抬起眼,盯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
      
      “我问你在做什么!”赵冉蹙眉道。
      
      他没想到刚一进来就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刹那之际,虽然不知道陈玄要对郭涟做什么,他还是下意识地阻止了。
      
      陈玄没有回答,安静地如同不存在一般。
      
      赵冉知道陈玄一定是在看自己,冷道:“不想回答么。”
      
      “不是。”
      
      终于听到回答,赵冉松开陈玄的手,问道:“那是什么。”
      
      对方又是一段沉默。
      
      赵冉毕竟知道陈玄不擅言辞,当然也有充足的耐心等陈玄说话。
      
      “是在思考,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陈玄半响后才回道。
      
      赵冉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这个回答,顿时就把郭涟的事情抛之脑后,直道:“哈?这难道不是因为你完全不设防御阵法,让人随意进出自己的住处么。”
      
      蠢货,如果不想别人随意闯进自己所在的地方,就应该好好扔个阵法什么的,再不济还可以养一头狗。
      
      “是这个原因吗。”
      
      “没错,就是你的错。”
      
      赵冉不用想都知道陈玄此刻一定是满脸疑惑的表情,你陈玄也有这一天!
      
      “不,即使是这样,你在这里还是很奇怪。”
      
      陈玄好似在疑惑。
      
      “奇怪的是你吧,我知道你很强,但该防的也还是要防,要会给自己省下不必要的麻烦。”赵冉说的理直气壮,他其实一早就想对陈玄说这个了,趁着这个机会不吐不快。
      
      陈玄沉默,过了半响才点头道:“是。”
      
      “……”
      
      赵冉不免感到惊奇,没想到陈玄还真的这么好说话,但他很快就意识过来。
      
      不对,这根本不是好说话,陈玄是从来都没有被人提醒过这点!
      
      晖元境那群混账!赵冉顿时怒上心头,又道:“还有这个是什么回事,仅是为了养一朵荷花何至于这么浪费灵力。”
      
      “浪费?”
      
      “没错,就算你什么都不做,这天青荷也依然可以在这低温中存活,只要有水!”
      
      “……”
      
      听陈玄没反应,赵冉就知道晖元境那群混账又没干什么好事,怕不是拍卖到了东西就直接拿来送,说都不说一句怎么种怎么养。
      
      简直可恶!
      
      “这些暂且不论。”陈玄忽然道。
      
      “什么?”赵冉还是第一听见陈玄主动说话,而接下来他就又听见了熟悉的话。
      
      “你能快点回去吗。”
      
      赵冉听得出来陈玄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自己,估计看的是西面的方向,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接话道:“要求别人的时候要强硬啊!”
      
      这软绵绵的声线是什么回事,陈玄怕是没睡醒吧,赵冉大胆猜测,陈玄正是因为这种态度才会被那些人得寸进尺!
      
      “是……吗。”
      
      这一回答很不对劲,语尾好似染上了什么危险的意味。
      
      “怎么。”
      
      赵冉突然感知了某种异常,对方几近不存在的气息在说完刚刚那一句后发生了某种转变。
      
      好似下一瞬就可以变成他最为熟悉的杀气。
      
      陈玄这是动怒了吗,赵冉很想睁开眼睛确认自己的猜测,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这并不可能,陈玄要是个会动怒的人,自己就根本没必要像现在这样潜进晖元境,也不用说刚刚那些话。
      
      不过罢了,反正他也正好要去处理那小鬼的事。
      
      赵冉于是转身,道:“你前宗主的女儿暂时没事。”
      
      说完他就直接撕了一道瞬身符,在对方的视野范围下消失无影。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