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酒楼。
      
      “大叔,我没见到卿文长。”郭涟垂头丧气。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位身穿青衣的男人。
      
      “那还真是遗憾。”
      
      男人名为谌忌世,外貌俊逸,体格高瘦,一身青衣总是给人一种清雅感觉。
      
      他最为明显的外貌特征应该就是他浅蓝色的眼瞳,其乍一看是蓝天的颜色,但你仔细一看的话,必然会改变自己的初始认识。
      
      “还没有别的办法。”郭涟抬头看向谌忌世,话语间透露出了她内心的焦急。
      
      谌忌世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视线渐渐落在酒杯上,轻声道:“别的办法嘛。”
      
      有是有,但这小孩还不够分量。
      
      现任钦灵宗宗主的女儿或许还行,前任宗主的女儿就没什么能够引人注目的地方了。
      
      这小孩无论做什么、发生什么,都不足以引起那连两人的注目。
      
      之前程曦那边的计划不知道被什么人打乱了,谌忌世本来的计划是第二天的时候就去永明谷杀了程曦,嫁祸给赵冉,进而挑起陈玄跟赵冉的矛盾。
      
      如此,表面上,陈玄就有不得不去壬离境讨伐赵冉的理由,而赵冉即使身受重伤,一见陈玄出现在壬离境,他一定就会二话不说地冲去迎战。
      
      谌忌世亲眼目睹了赵冉和陈玄那天的厮杀,知道赵冉究竟伤的有多严重,赵冉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迎战陈玄,无论再怎么神通广大,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个计划即使不算完美,但也有足够的可能性。
      
      差点。
      
      差点就能将赵冉逼入绝境了。
      
      谌忌世想得入神,以至于眼中寒气毕露,手上的酒杯都冒起了白汽。
      
      而郭涟心思单纯,现在又过于焦急,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谌忌世的异样,还提醒道:“大叔?”
      
      “哦,”谌忌世回过神,视线移向郭涟,“抱歉刚刚走神了。”
      
      说完,他眼睛微眯,一瞬间在郭涟身上看到了钦灵宗前任宗主郭凌雨的影子,他立刻转念一想,其实话说回来……
      
      那个郭凌雨真的死了吗。
      
      城府深如他郭凌雨,一个合体期修为的强者,真的可能就那么突然的暴毙而死么?
      
      谌忌世一边端详郭涟面部的轮廓一边回忆当时的情况,郭凌雨死的时候身旁只有陈玄,也是陈玄说郭凌雨是修炼出差错暴毙而死,众人才相信了郭凌雨的死法。
      
      陈玄的话必然不虚,这算是晖元境的一个共识,没人会怀疑陈玄的话,更不会怀疑陈玄。
      
      但谌忌世不一样,他既不是晖元境的人,也从来没跟陈玄有过哪怕一句话的交流,所以他可以毫无顾虑地怀疑陈玄,怀疑郭凌雨的死因。
      
      比如说,就是陈玄杀了郭凌雨。
      
      想到这里,谌忌世不免皱眉,因为没有动机,陈玄根本没有杀郭凌雨的动机,毋宁说,陈玄根本连杀“人”的动机都没有。
      
      除了赵冉,陈玄有对任何人展现过杀意吗?
      
      莫名地,谌忌世越想越心悸,甚至于后背出了一层冷汗都毫不自觉。
      
      “大叔!”郭涟这次抬高了一下声音。
      
      谌忌世堪堪收回思绪,定睛看着眼前这个满脸写着不满的女孩,勾嘴道:“抱歉抱歉,卿文长那边走不通,我们还有其他办法。”
      
      “真的吗!”郭涟有些欣喜若狂,眉头都不由抬高了。
      
      “那当然。”
      
      “是什么办法?”
      
      谌忌世点头,道:“我记得你父亲郭凌雨生前最仇恨的人就是赵冉。”
      
      “呃,”郭涟眼中闪过一丝与她年龄不符的复杂,低头道:“父亲的事,我不是很清楚……”
      
      那还真是再好不过,谌忌世暗自一笑,道“我听说你父亲死前闭关修行了一个月,最后一天传念给陈玄,但陈玄一进来就发现你父亲已经死了,是吧。”
      
      “……是。”
      
      “那么,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等会独自一人去令梅山庄,告诉陈玄一件事。”
      
      “什么事?”
      
      “说你父亲是赵冉杀的,求他为你父亲报仇。”
      
      “什么?”郭涟顿时一愣,惊道:“这怎么可能!”
      
      “你放心,这只是一个说法而已,你只管告诉陈玄,其他的比如杀人方法之类的一概不提。”
      
      “可、可是父亲他……”
      
      “你只要说是你父亲死后遗留下来的东西上留有神念指出杀身凶手就行了。”
      
      “但是……”郭涟依然犹豫,“这和我想成为尊上的弟子有何关系?”
      
      有何关系,这关系可就大了,郭凌雨至少明面上是陈玄的恩人,当年陈玄多次因赵冉陷入濒死之际,都是郭凌雨舍命救下来的。
      
      换句话说,陈玄有足够的理由现在就去为郭凌雨的死找赵冉报仇,即使并不确定郭凌雨是不是赵冉杀的,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会有一定动作。
      
      其次,如果郭凌雨的死跟陈玄有关的话,那么陈玄一定会因为郭涟的话感到惊讶,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不自然的反应。
      
      此举一石二鸟,也算是谌忌世近十几年来想到的较为精明的一招。
      
      “小道友,”谌忌世再看郭涟的时候表情就亲和了许多,“你其实不必去要赵冉的认同,只要赵冉不存在了,你尊上自然就没有不收你为徒的理由了。”
      
      “这是……什么意思。”郭涟坐视谌忌世脸色的阴晴变化,说实话即使她再怎么天真也多少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但是她心中的执念胜过了她本能的警惕。
      
      “你如果告诉尊上你父亲的死因,尊上不就有理由去杀赵冉了吗,现在赵冉身受重伤,尊上只要一去,必定就能成功杀了他,威胁没了,尊上不就可以收你为徒了吗。”
      
      谌忌世说着说着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雀跃,只要是谈到要杀赵冉的事,他就难以自控。
      
      对,谌忌世很清楚,他在初见赵冉的那一天就疯了,疯到理智全无,无时无刻都在想象如何杀了那个强如鬼神的怪物。
      
      这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甚至是全部了。
      
      ……
      
      “喂,你到底行不行啊。”
      
      赵冉已经快不耐烦了,顺着林小温指的方向走,结果走几步就又得转头,都已经调头走了多少次了啊。
      
      “这、应该是那小鬼在不停移动吧?”林小温探出头道。
      
      “无缘无故谁会东南西北走来走去,你怕是做梦吧。”
      
      林小温也很垂头丧气,晖元境的人比他想象的多,好像是因为有什么盛会,其他七境五域的人不停地涌进晖元城,鱼龙混杂,他还得小心翼翼才能不至于被一些人类的强者注意到。
      
      “罢了,那你有没有听到那小鬼说过的什么话。”说不定里面就有什么人唆使那小鬼去找卿文长的线索。
      
      赵冉封闭了视觉后其实还没完全习惯周围的动静,走到这种人来人往的街头多少也会有点把握不住方向感。
      
      据此而言,他也知道无须太强求林小温做的有多好。
      
      “有有!”林小温想了一下就立刻回答,“她提到了好几次‘父亲’这个词!”
      
      “什么父亲。”
      
      “啊,隔壁好像有个声音说了,郭林于?”
      
      “郭凌雨。”
      
      “对,就是这个!”林小温连忙肯定。
      
      那小鬼原来是郭凌雨的孩子,赵冉不由皱眉,居然这么巧,不过转念一想,那小鬼确实有几分像郭凌雨。
      
      “另外,那个人好像还说了好几次你的名字……”林小温努力地挖掘自己的记忆。
      
      “是么。”这很正常,赵冉心想,估计这家伙应该跟煽动程曦的人是同一个。
      
      只会蛊惑别人,而自己躲在背后,可谓典型的小人作法。
      
      “呃,他的声音好恐怖啊,像个疯子。”林小温突然惊道。
      
      “……”赵冉见过很多疯子,太有头绪以至于毫无头绪,但这事暂且不提,他稍微放慢了脚步,确认地问道:“所以,就是前面没错吧。”
      
      “对对!”
      
      又是一栋酒楼。
      
      不同于千易楼和怜香阁的奢华,这栋楼听上去比较清淡。
      
      看来这个疯子是个比较喜欢安静的疯子。
      
      只听声音,赵冉走到楼前还以为楼内会有些窄,进来后只觉得里面十分宽敞,人也不多不少,七境五域的口音都混杂在了一起。
      
      “所以,那小鬼在哪里。”赵冉传念给林小温。
      
      林小温有些焦急,连眼睛都用上来找人,“诶,刚刚还在的啊!”
      
      “……”赵冉没说什么,站在酒楼门口一动不动。
      
      “给个机会啊大哥!我再找找。”林小温左视右看,发现那小鬼连影子都没有,倒是隔壁走来的那个穿着青衣的男人表情有点微妙地看向了自己这边。
      
      也是啊,不管什么地方,一个闭着眼睛的人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确实很奇怪啊!
      
      林小温表示自己很理解这男人惊愕的表情,甚至还有了某种共过患难的同病相怜之感,他甚至还在心中安慰对方,兄弟你别惊讶,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最终那兄弟还真收回了视线,快的跟一股烟似的从赵冉身旁走开了。
      
      “找到了吗。”赵冉只听见自己身旁刚刚闪过了一道风声,但并没有怎么在意。
      
      “啊!”林小温被赵冉的声音吓了一跳,如梦初醒,下意识道:“没、人不在这里了!”
      
      “……”
      
      赵冉立刻转过身,但之前擦身而过的那道脚步声已经走远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