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是。”赵冉面不改色地回答。
      
      卿文长不由眯了下眼。
      
      据闽老所说,这人一来就拿出了一件货真价实的神品上位神器。
      
      谈吐不凡,一身傲气,此外的情况一概不知。
      
      现在看来,这人明显也是来调查尊上的,应该就是张晨所说的人。
      
      但卿文长不解,且不论这人是怎么知道他与尊上有关系,这世上哪有人会直接闯进敌人老窝开口就是问情报。
      
      他这要是能说出什么关系,以后还混什么混啊!
      
      卿文长心理活动很久都没这么丰富过,于是又重视了眼前这人。
      
      面貌平平无奇,体格一般,甚至还偏弱气。
      
      就是这样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随手拿出了一件神品上位的神器么。
      
      说实话,卿文长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哪里捡到了一件炙手的神器,因为处理不了才交了上来。
      
      但无论怎么说,这人的行事逻辑也实在过于异常了,简直就好像……
      
      卿文长顿时脸色巨变。
      
      “所以,你想够了吗。”赵冉的不耐烦已经非常显而易见了。
      
      “……”卿文长愣然,一时竟无言以对,听这言谈举止,他现在越看对方越像是赵冉。
      
      但这没道理,如果对方真是赵冉,那不可能尊上一直都没反应,其次,据张晨所说,对方已经在晖元境待了两天,换句话说,绝对已经过了一个晚上。
      
      那更是没有可能。
      
      考虑再三,卿文长只好道:“抱歉,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怎么可能,”赵冉皱眉,“你忘了吗,仔细想想,你们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才是。”
      
      “……”
      
      真是可怕。
      
      卿文长非常不擅长这类的对话,这种毫不拐弯抹角的直接跟赵冉简直一模一样。
      
      当年赵冉之所以在天枢一举得罪了七境五域近乎所有的势力,也是因为这种说话方式。
      
      哪怕只是稍微给人留点情面,都不至于会拉到近乎所有人的仇恨。
      
      但,对方与此相当的实力。
      
      瞬息间想过好多个想法,卿文长转而好言道:“不,也许是长的很像的人吧,你看我这样,算是大众脸吧。”
      
      怎么可能,卿文长可以毫不自夸地说,他的长相就算放在整个七境五域都算是个顶级美男子。
      
      这都是大众脸的话,估计全世界都是妖魔鬼怪了。
      
      赵冉顿了顿,微妙地低了下头,好像是在看着什么,道:“好像还真是。”
      
      什么!卿文长脸色一度铁青,你看不见就不要乱说啊!但他勉强把逼到喉边的话吞了下来。
      
      无论如何,他首先的任务都是让眼前这个疑似赵冉的人不带任何怀疑回去,尤其不能让对方留在晖元境。
      
      于是卿文长这次假言笑道:“对对,一定是跟什么人看错了。”
      
      “不可能,”赵冉依然很断定,“他、陈玄亲口说了你的名字。”
      
      “哈哈哈,”卿文长干笑几声,后背不觉已经冒出了冷汗。
      
      他早该知道,七境五域有几个人有那个胆子直呼尊上的名字,眼前这个人就算不是赵冉本人,也是赵冉的灵身之类的。
      
      可他到底有没有想要隐藏自己身份啊。
      
      卿文长心中五味杂陈,继续狡辩道:“那也有可能是名字也碰巧相同,长相也一样的人啊,毕竟卿文长这名字也蛮常见的。”他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不信,他活了个几百年,别说遇见个跟他名字三个字都一样的,就连两个字都没有。
      
      赵冉又在思考,过了片刻才道:“好像还真是。”
      
      “……”
      
      卿文长一愣,虽然好像成功让对方接受了自己的说辞,但心中却猛然失落,好像失去了某种作为人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
      
      但赵冉忽然又道:“如果你一直这么否定,我还真不能肯定当时在陈玄身边的人是你,就算真的是你。”最后那句话简直咬出了杀气。
      
      卿文长不觉头皮发麻,同时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道:“冒味问一句,这位道友,你为何如此在意他们的关系呢。”甚至不惜交上一把绝世神器。
      
      好吧,那神兵对赵冉来说估计根本不算什么,说不定还会被他嫌碍路,卿文长见识过赵冉的战斗方式。
      
      简直就是不把武器当武器,丢个神兵就跟丢个法诀一样,一打起来就是刀剑满天飞,无不绚丽,但看得人……生不如死。
      
      这得随随便便捡上一把,顶的过多少人的头破血流啊!卿文长的奸商本质使得他一想起那个画面心里就不由滴血。
      
      赵冉冷笑一声道:“怎么能不在意,我怀疑你利用他。”
      
      竟说的如此直接?卿文长目瞪口呆,尽管赵冉现在闭着双眼,但他已经都感觉的到赵冉那骇人的视线了。
      
      难怪啊!这要一睁眼,可不就是自爆了吗!虽然说对方毫不掩饰的说话方式也足够自爆了……
      
      “这位道友别误会,那人不一定是我,再说了,我又怎么敢利用那位。”卿文长佯装镇定道。
      
      赵冉略微抬头,好似在审视卿文长,语气忽沉道:“你们利用他还少吗。”
      
      “……”这一话题令卿文长面色忽变,郑重道:“至少,我没有。”
      
      “是吗,原先晖元境不过二流之地,那钦灵宗更是三流宗派,而如今晖元境却繁华,那钦灵宗更是一跃成为七境五域第一大宗。”
      
      说着,赵冉忽然向前走了一步,甚至睁开了那双黯淡失色的眼睛。
      
      “我很好奇,究竟为什么,凭什么,这个地方在五十多年之内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
      
      “……”
      
      “那家伙不善言辞,不通人事,根本不可能主动帮你们建宗扩境”赵冉面色黑沉如水,像是在质问,“而他身负如此实力,对人又很天真,绝对是个很好利用的棋子。”
      
      现在的陈玄姑且不论,但五十多年前,他就是一个少年。
      
      那时候的晖元境百宗林立,无异于龙潭虎穴,这么一个好用的棋子,这些人当然不会放过。
      
      “你们算什么东西。”赵冉的语气已经夹杂进了几丝愤怒,周身都冒出了煞气,好似对自己事到如今才发现问题有些自责。
      
      卿文长听下这段话,不觉肃然起敬,心中半点玩笑的念头都没有了,眼前这个人,无论传闻有多暴虐,看来都不过冰山一角。
      
      一个只是强大的人,断绝没有理由修炼到七境五域数一数二的境界。
      
      来这晖元境不过一两天,居然就看透到了这一步。
      
      其观察力,实在可怕。
      
      最终卿文长什么都没说成,只是沉默,好在赵冉也没再找他麻烦,转身直接走了出去。
      
      看着赵冉的背影,卿文长心境十分复杂,赵冉所指出的至少对了一半,而另一半……
      
      正好相反。
      
      ……
      
      一路走出那高楼,赵冉脸色还是很难看。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啊!”林小温总算忍不住探出了头,他此前根本没想到对方会是能与卿文长直接叫板的存在。
      
      “这不是重点。”
      
      “可是!”
      
      “这才短短两天,我才来这里短短两天。”赵冉语气相当愤恨,这才两天竟然就给遇见上了这么多事,可想而知这五十多年陈玄究竟是处于什么样一种环境中。
      
      “……那,那我帮你?”林小温忽然道。
      
      “第一、你不是很恨陈玄吗,第二、你能帮什么。”
      
      “恨归恨,但毕竟我弱嘛……,但我能基本感知得到这座城内所有人的对话哦,当然对方如果元婴以上,我也不敢……”后面的话林小温说的就很小声了。
      
      这个赵冉也能做到,但他现在做不到太精细,因为大多精神力都用去对付身上的诅咒了。
      
      “且不论那么多,先帮我找一下刚刚那个小鬼的位置。”
      
      “作为交换,你要帮我恢复力量哦。”
      
      “没问题。”
      
      这时,客楼中。
      
      “涟儿,你偷跑去了哪里!”郭香芩看见郭涟已经回到了客房中,一时惊喜。
      
      郭涟低着头,眼圈上还泛着眼泪,带着哭腔道:“就、就是迷路了一下。”
      
      郭香芩见郭涟衣袖下双拳紧握,内心百感交集,凤眼看了下周围,朱唇轻咬,道:“关于这件事,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她的这番举动,好像是在提防林道乘听到一样。
      
      “为什么!”郭涟抬起头。
      
      郭香芩这才看到自己妹妹已经哭到眼圈红肿了。
      
      不过才见了一面,何至于陷得如此之深。
      
      她并非不能理解自己妹妹的心情,当年她初见尊上之时,也曾惊为天人,险些痴迷至不可自拔。
      
      这世上竟有如此强大而又一尘不染之人。
      
      但是有一天,宗主的父亲忽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他说:“那只是一件武器,对付那个怪物的武器,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她听得出父亲这句话中的冷漠,以及对那‘怪物’的仇恨。
      
      所以忽然间,她就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自己从对方身上感觉到的一切都源自于对方远离人性的异样本质。
      
      她为那异质所吸引,竟对那异质的真实本性浑然不觉。
      
      毋宁说,且不论尊上有没有那个想法,尊上在表面上的确很容易为人注目,甚至能够使人倾心到底、不可自拔。
      
      那是一种无可抵御的魔力。
      
      但你回念一想,除此之外,你究竟还可以看到什么?
      
      郭香芩在意识到这件事之后几乎吓出了一身冷汗,即刻打消了之前的一切想法,整个人好似如梦初醒。
      
      “姐姐!”郭涟见郭香芩长时间沉默,多少也有点不满。
      
      “抱歉,”郭香芩这才发现自己耽于回忆太久了,“尊上其实并不好相处。”
      
      “这又没关系,我只要在尊上身边就行了!”
      
      “涟儿,不要太任性,等你姐夫办完事,我们明天就回宗。”
      
      郭涟没有说话,一双大眼睛委屈地看着郭香芩。
      
      这让郭香芩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不由心悸道:“涟儿,姐姐没有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跟姐姐开玩笑!”
      
      “姐姐就是给你建议,你还小,有些事情长大了就会明白。”
      
      “你们总是这么说!”郭涟话一扔,立刻又闯出门,转眼就不见人影。
      
      郭香芩立刻跟着冲出门,却只发现空气中用过瞬身符后特有的灵力波动。
      
      “糟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