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几个时辰前,怜香阁中。
      
      “说起来,有一件事,我觉得你们可能会想知道。”张晨忽然道。
      
      李引之顿了顿,他自知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知道像张晨这种城府深的人不会随便给人情报,正想说不必了。
      
      而张晨还没等他开口就自顾自说道:“只要是跟那位有关的人,都会不得好死。”
      
      张晨说到‘那位’这两个字的时候,明显语气变的非常敬畏。
      
      毋宁说是恐惧。
      
      但那不过转瞬即逝。
      
      李引之再想仔细一看,张晨的表情就变成了原先的云淡风轻。
      
      这家伙,怕不是知道他们此来的目的是为了陈玄吧。
      
      那怎么可能,李引之自知没有任何露馅的地方,尤其他跟赵冉的关系除了他们自己之外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尤其赵冉是出了名的孤僻,不归属任何宗派,亦不归属任何境域,壬离境不过是赵冉心血来潮的落脚处,理由还是“那里莲花看上去不错”这种完全个人趣味的话。
      
      所以单是有自己跟在赵冉身边这点,就是对赵冉身份的一大掩护了。
      
      这个张晨究竟是什么回事。
      
      无论如何,李引之挂起笑脸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觉得你说的非常有道理。”
      
      张晨闻言一愣,也跟着笑了起来,道:“是吗,其实如果你承认的话,我还会免费给你提供情报。”
      
      李引之笑脸一僵,嘴角弧度平直了下来,淡淡道:“我们哪需要什么情报,不过是来这晖元城暂住几日而已。”
      
      最后句话倒也不假,赵冉总不会一直留在晖元城,虽然他掩饰身份的手段的确高超,但其骨子里的高傲根本无法掩盖。
      
      这才刚来晖元城一天两天,可不就引来了像张晨这类威胁人物的关注。
      
      所以身份一定会暴露,至于什么时候暴露,只不过时间的问题。
      
      李引之敢于如此笃定。
      
      张晨依然不咸不淡道:“哦?那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是多亏城主近百年来的用心,晖元城越来越繁荣了。”
      
      “那还真是太好了。”李引之的态度渐变冷漠,盯着张晨的眼睛,转而道:“话说回来,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我想就算你是怜香阁的主人,也没有随便就能在客人房里待一晚的权力吧?”
      
      张晨微微扬眉,好似才意识到这件事,苦笑道:“这还真是抱歉,太沉浸在跟你的谈话中,不由忘了时间,天色已晚,你不胜酒力,千万注意休息。”
      
      不胜酒力这句话是多余的吧!李引之眼角微抽,但还是保持了一个正常的表情目送张晨走出房间,关上房门。
      
      确认张晨已经走远后,李引之感觉自己能够终于放松了。
      
      跟这家伙说话太累,一不小心就要被套话,就算提起十八分精神恐怕都还不够。
      
      简直一个比一个麻烦。
      
      “唉。”
      
      李引之叹了口气,想来今晚满脑子浑噩,肯定是修炼不了了,不如就坐在榻上冥想算了。
      
      自己跟赵冉那家伙不同,可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
      
      然而一大早,李引之就被一道破门而入的声音直接吵醒,调适了一晚的神识终告破功。
      
      “大哥啊,又是什么事把您给招了啊!”李引之张开便道,而他看清赵冉此刻的表情之后不由愣住了,改口道:“发生了什么事?”莫不是撞见了陈玄?
      
      赵冉靠在门上,低眸沉思。
      
      李引之敢说自己从来没见过赵冉这么深沉的表情,立刻下榻站起,等着赵冉说话。
      
      赵冉良久才道:“是归尘,有人在我面前用了归尘。”
      
      “什么?”李引之脸色难看。
      
      归尘是一种特别恶毒的咒术,一般用来控制他人思想,据说一旦归尘发动,就是元婴强者也不会瞬间化灰,能够使用归尘的人修为当然绝对不下于元婴期。
      
      赵冉先是跟李引之言简意赅地说明了一下程曦那边的事,才转述了程烈的事。
      
      李引之边听边点头,程曦那边的事基本上如他所料,说到程烈的事他就不得皱眉。
      
      “陈玄身边一定有什么问题。”赵冉总结道。
      
      “等等,程烈一直在向你说陈玄的事,但是他说不出来,唯独陈玄的事他说不出来,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李引之没有往下说,
      
      “不可能。”赵冉抬眼看向李引之,笃定道:“唯独陈玄不可能这么做。”
      
      李引之心想我也很想同意你,毕竟陈玄一看就是那种不会掩饰的人,与其要下个咒术杀人灭口,还不如一剑砍了完事,没必要这么遮遮掩掩。
      
      “我要留在这里调查清楚。”
      
      “等等!”李引之心里紧张,试探道:“你打算在晖元境待多久?”
      
      赵冉好似没想过这个问题,顿了顿才道:“藏不住了再走。”
      
      我的天啊!李引之脸色煞白,劝道:“这样不好吧,你伤都没好,要不先回去养好伤再来?”
      
      赵冉瞥了李引之一眼,道:“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说完,就走向了窗口的位置。
      
      眼看对方就要跳窗走了,李引之最后问:“那你现在去哪里。”莫不是程家吧……
      
      “找陈玄。”
      
      赵冉丢下一句话就翻窗而走。
      
      留下李引之一个人眼睛大瞪,嘴里喃喃道:“你咋不会绕个弯子啊……”
      
      此刻的令梅山庄。
      
      三位青年男女正站在山脚处。
      
      为首的青年男子一身黑袍,面目俊秀,气质平易近人。
      
      而他身后的两位青年女子皆是一袭白裙,一位高瘦而美艳,一位娇小而可爱。
      
      他们正是来此拜访作为他们宗门客卿长老的陈玄。
      
      郭涟抬头看上,天上白雪纷飞,不由问林道乘道:“师兄,这白雪也是灵力所致吗?”
      
      林道乘也抬起头,眼瞳追落一道雪花,道:“没错,修为到达一定境界,连周围的环境都会受到影响。”
      
      郭香芩听着就笑了,对妹妹郭涟道:“壬离境的西北四季如春,也就是因为有赵冉的存在,这雪限于山庄的范围,毋宁说是尊上收敛了灵力。”
      
      “四季如春?”郭涟只注意到了这个词。
      
      “没错。”林道乘解释道:“据说是赵冉喜花草。”
      
      “呀,那他一定是个好人吧?”郭涟听着很开心。
      
      然她此话一出,在场的两人同时面色僵硬。
      
      “怎么了?”郭涟到底比较敏感,很快就看出了气氛的变化。
      
      林道乘苦笑道:“他可不是能用‘好人’这个词形容的人。”
      
      “那是坏人?”郭涟疑惑。
      
      “也不是能用‘坏人’这个词形容的人。”郭香芩接话道。
      
      “那是什么人?”郭涟毕竟不过十五六岁,处世不深,一直都在宗门长大,这回是她第一次出宗,对世间的事不甚了解。
      
      “非要形容的话……”林道乘面露难色,想了片刻才道:“就是我们尊上的敌人吧?”
      
      郭涟皱眉,她还是非常不解,还道:“尊上的敌人不就是坏人吗?”
      
      郭香芩跟林道乘同时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笑而不语,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对了,待会见到尊上,千万要有礼节,不可冒犯。”林道乘叮嘱道。
      
      郭涟有些因为这两人卖关子而不满,但还是应道:“小涟知道!”
      
      郭香芩和林道乘又相视一笑,他们此来不为其他,正是来劝尊上收徒,如果可以,他们也希望郭涟能够得尊上赏识。
      
      百年难遇的变异冰灵根,十五岁便练至筑基下期,得天枢第六天认可,此等天赋绝不比现今的青俊榜前十逊色,再加上郭涟天生魂体,符术天赋早早就为高阶符师认可,假以时日,必可与那青俊榜前三分庭抗礼。
      
      而三人走到了门口处,不见有人出来迎接。
      
      等了片刻,林道乘正欲以神念说话,突然间就有人打开了大门。
      
      来人身材修长,面貌秀美,有种人见犹怜的感觉,但双目紧闭,好似视力受过伤害。
      
      林道乘不由一惊,因为凭他元婴后期的修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人的到来。
      
      “找谁。”赵冉没看门口的三人,语气不咸不淡。
      
      “自然是山庄的主人。”郭香芩道。
      
      “陈玄不在。”赵冉立刻回答。
      
      “你是谁?”郭涟原本站在两人身后,说完就走上前来抬头望着赵冉。
      
      赵冉微微一顿,只道:“一言难尽。”
      
      林道乘知道这人不对劲,转而问道:“那可否请问尊上去了何处?”
      
      “不知道。”赵冉又是速答,不过这时他也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就问:“你们来找他做什么。”
      
      “一些宗门事宜。”林道乘回答。
      
      赵冉点了点头,冷道:“如果是收徒的话你们可以回去了。”
      
      郭香芩盯着赵冉,疑道:“为何这么说。”
      
      赵冉理所当然地道:“他教不了,也没有人有那个资格给他教。”
      
      林道乘越听越不对劲,又问道:“你究竟是尊上什么人?”
      
      这时冷风有些突然,刚好就吹进了他们中间,无尽白雪飘过,即使是修士的身体也要感到一丝冷意。
      
      赵冉毫不在意面前的风雪,想都没想就道:“他是——”
      
      而这一句没说完就被身后一道声音打断。
      
      “你们进来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