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你、你……”
      
      程曦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人身上的道道伤痕,就算是她也看得出来,那其中起码有八成是致命伤,尤其是那道从肩部直接砍到腹部的狰狞伤痕,根本就已经砍穿了心脏。
      
      这人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她所受过最严重的伤也不过就是擦伤一下手臂,那时她就痛得直叫,现在眼前这些伤的痛苦绝非她所能想象领域。
      
      只是看了一眼而已,程曦就差点吓到晕死,双腿不争气地跪倒在地,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到地面。
      
      “他杀我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放过我。”赵冉闭上眼睛,合起衣襟,口气愈加淡漠。
      
      “对、对不……”程曦一边抽泣一边说话,口齿模糊,双手一左一右忙着擦泪。
      
      赵冉一时没听懂程曦的话,不由问道:“你说什么。”
      
      “对、对不起呜呜、对不起呜呜呜……”程曦哭得脸上的妆容都花了。
      
      居然是道歉。
      
      赵冉有些奇怪,适才的怒意竟也平息了一些,又问道:“你为什么要道歉。”那都是陈玄做的,关你一个小鬼什么事。
      
      程曦一听,哭的也就更卖力了,一看就是哭到了说不出话的境界。
      
      赵冉等了程曦一段时间,也不觉不耐烦,片刻又问:“所以你为什么要道歉。”
      
      “我、我不知道,但是玄哥,玄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程曦哭得声音有些沙哑,但显得没有在说谎。
      
      那你还真是误会了,你若是看见陈玄那双眼就知道他是不是故意了。
      
      但凡是人,都不会从那双眼睛中看出任何除了杀意的东西。
      
      那是绝对纯粹的杀意,仅仅针对他赵冉的杀意。
      
      不过被程曦这么一哭,赵冉顿时什么兴趣都没了。
      
      他微微睁眼看了一下这个还在不停抹眼泪的少女,想到这小鬼好似对陈玄的心思很是了解。
      
      不如……
      
      但是这太麻烦了。
      
      一定会被李引之那家伙取笑。
      
      赵冉想了一下,得出的结论还是杀了这少女比较省事,故他还是抬起了手,只要稍微伸前一些,他无疑就可以折断这少女的脊骨,停止这麻烦的哭声。
      
      “前辈!请住手!”
      
      程立突然插到两人之间,双手大张,护着身后的程曦。
      
      “要杀就杀我吧!她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让她做的!”
      
      “叔、叔父呜呜呜——”
      
      “……”
      
      伸出的手不由僵硬,赵冉面色闪过一丝迟疑。
      
      罢了,就让李引之取笑算了,先留这小鬼一命,估计能知道很多陈玄不为人知的一面。
      
      赵冉终于放下手。
      
      程立一见,感激涕零,连连谢道:“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不说这个。”赵冉表情忽变,道:“所以,让你们这么做的幕后黑手是谁呢。”
      
      凭你们两个,是想不到这么设计陈玄的吧。
      
      程立浑身一震,面若金纸,声音颤抖道:“那人突然出现,说是能够给我们一个万全之策,我们听完,抵不住诱惑,所以才……”
      
      万全之策,那也的确是一个万全之策,赵冉想了一想,毕竟如果不是他们运气不好碰上了自己本人潜进晖元境,说不定后面还真会让他们得逞了。
      
      因为只要他们宣称他赵冉就在永明谷守着,全天下估计也只有陈玄敢来。
      
      “说起来,你们程家那个老头子还活着吗。”
      
      “前辈说的可是上一任家主程烈?”
      
      赵冉回忆了下,好像还真是这个名字,点头道:“是他。”
      
      程立有所迟疑,他是程家为数不多知道现在程烈行踪的人,即便程烈寿命将尽,早已不在程家居住,但好歹也曾是一家之主,轻易透露情报,恐会对家族不利。
      
      但是……,程立看了一眼程曦,双拳紧握,又松开,回头道:“前任家主自五十多年前就已神志不清,现在晖元城一宅隐居。”
      
      竟是五十多年前,那不刚好是陈玄在晖元境横空出世的时候吗。
      
      赵冉之所以问程烈的境况,原因无他,正是因为程烈曾经在他手下救过陈玄。
      
      当时陈玄修为远不及他,却屡次上前挑战,飞蛾扑火不过如此,赵冉当然有够多的机会下杀手,事实上他也烧了陈玄不下千次。
      
      但每一次,陈玄无不从那绝死的境地中死里逃生,下次再见时,必然修为大涨,脱胎换骨,好似浴火重生。
      
      一想到陈玄那双不屈的眼瞳,赵冉就不由勾嘴微笑。
      
      他不知道,他这一笑,程立的心跳差点就停了,那种恐怖就相当于你的心脏被高高悬起,转瞬就把狠狠摔烂一样。
      
      程曦也被吓得停止了抽泣。
      
      远山之外,看到这一幕的人也停止了动作。
      
      东边曙光初起,狂乱的北风甚至不能吹乱他的衣摆。
      
      他就只是看着,不再有多余的动作。
      
      一早。
      
      得知程烈具体位置后,赵冉就立刻来到了所谓晖元城一宅前。
      
      这里虽门前冷清,毫无人气,但作为一代元婴强者的末路也不算凄惨。
      
      据程立所说,程烈的发疯非常突然,没有任何预兆,早上一出门,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披头散发,认不得人。
      
      赵冉对陈玄的过去感兴趣,至少现在比起那个妄图给陈玄下套的幕后人士,他更感兴趣陈玄过去的经历。
      
      毋宁说,这也是他不顾代价都要来晖元境的理由之一。
      
      他想知道,当初不过一手无寸铁少年的陈玄,何以修炼到能够比肩他的境界。
      
      然没等他推开门,屋内的人就自己出来开门了。
      
      开门的是一个约十四五岁的少年,看见门前的赵冉,他首先是震惊,后是疑惑,片刻才问道:“您是?”
      
      “梁慎,有事来找程烈。”
      
      “程烈是?”少年依然疑惑。
      
      看来程家还给程烈弄了个假名,赵冉转而道:“这宅的主人。”
      
      “嗯……好。”少年眼神中好似闪过一丝犹豫,但还是带赵冉来到了程烈所在的地方。
      
      后院。
      
      据说这程烈不睡觉,一天到晚都坐在后院的石椅上仰望天空,白天从西看到东,反正就是跟太阳所在的方向正相反,脖子好似永远都不会感到疲累。
      
      所以赵冉一来,睁眼一看,看到的也是程烈抬头望着天空的场面。
      
      “……”
      
      有一瞬间,赵冉怀疑眼前坐着的不是人,而是一棵枯死已久的古树。
      
      “程烈。”良久,赵冉才喊了对方的名字。
      
      程烈听到赵冉的声音,浑身当即一震,好像被一惊雷劈了一样,才一看人,就瞪大眼睛,双手僵硬到了手指。
      
      或多或少,赵冉见程烈混浊的眼睛清明了一些。
      
      “你、你、你是谁……?”程烈口齿不清,但好歹说出了人话。
      
      “这不重要。”赵冉盯着程烈的眼睛,道:“你知道陈玄吧。”
      
      而这名字一出。
      
      程烈当即吓到站起,眼睛瞪得极大,双手抱头,膝盖一弯马上就屈起身体,一大元婴强者,此时此刻竟像个受惊了的孩子。
      
      就算赵冉在不了解程烈,也看出了其中的不对劲。
      
      “我……我不知道,我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不要找我,不要问我!”
      
      程烈支支吾吾,因其情绪激动,浑身的灵力都开始暴动起来,周围的石椅石桌都被波及,四分五裂。
      
      不就是提到了陈玄,怎么就像见鬼了一样。
      
      “你放心,陈玄不这里,而且有我在,陈玄也绝对奈何不了你。”赵冉道。
      
      这句话好似对程烈十分受用,赵冉一说完,程烈的眼神就清明了不少,浑身的颤抖也没那么激烈,他像求救一样望着赵冉,上下唇又张又合,好不容易合起来,他才道:“他是、他是……”
      
      赵冉也很注意听,但程烈一直没能说出后面话,好似被什么力量扼住了喉咙。
      
      “他、他是……”程烈眼睛血丝密布,还在努力说话,他死死地盯着赵冉,甚至往赵冉的方向走了几步,嘴巴大张,竭尽全力道:“他是、他是……”
      
      简直越听越诡异。
      
      “你慢慢说,不用着急。”赵冉不由道。
      
      这时刚好太阳渐出云外,几缕阳光落在赵冉身后,空气中的冷意渐渐淡去,甚至吹起了些微风。
      
      程烈看着眼前的人与景,突然老泪纵横,口齿不清地说道:“为、为什么,如、如果是你……他……”
      
      这副语气,明显是在悔恨。
      
      赵冉愈加疑惑,他想不到陈玄有什么令程烈悔恨到这种程度的地方。
      
      毋宁说,陈玄于晖元境,一直都是典型保护者的代表。
      
      说正是因为陈玄的存在,晖元境才取得了七境五域数一数二的地位也不为过。
      
      这莫非是跟陈玄的身世有关?赵冉实在想不透。
      
      “你、如果是你……”程烈依然在努力说话,看着赵冉的眼神也愈加清明,他甚至还朝赵冉伸出了手,好似要确认赵冉的存在是不是真的一样。
      
      赵冉看了一眼那只干枯的手,正欲抬手跟对方握手。
      
      然而忽然间,一阵强风呼啸而过。
      
      程烈的手毫无预兆地化为灰尘,从指尖起,渐渐蔓延到了肢体。
      
      赵冉当即反应了过来,正欲将程烈暂时拉进虚空,但那化灰的速度过□□速,几乎是一眨眼间,眼前的人就全部化为了灰尘。
      
      为风吹灭。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调整一下更新时间
    以后大概都是晚上九点定时更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