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今日风和日丽,春和景明。
      
      边廊一边是泛着微光的湖水,一边是重重隔间的后府。
      
      赵轻走在边廊上,她身材高挑,五官精致,黑发及腰,一袭白裙不加装饰,一双血红的眼睛紧盯着前方的男人。
      
      “赵冉。”她沉声唤道。
      
      边廊上坐着一个白袍外披、上身绑满绷带的男人。
      
      男人坐姿随意,背靠黑木长柱,双目闭合,神情慵懒,即便赵轻走到了他的身前,他也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左侧莲花几朵,淡香幽幽,花下湖水清澈,不时群鱼游过。
      
      这无论怎么看,都无疑是一闲适而雅趣的场景。
      
      赵轻双目微眯,眼瞳中不详的血光转瞬即逝,面色黑沉。
      
      她此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这个男人。
      
      五脏六腑半毁,肋骨脊骨七成尽碎,几乎是濒临死亡的重伤,伤口还留有极强的腐蚀诅咒,理应一沾即死。
      
      但凡是一个正常人,这时候都应该入土了。
      
      然而现在赵冉若无其事,甚至还有闲情打瞌睡。
      
      她也是无言以对了。
      
      眼前这个男人,她两岁之差的弟弟,是当今九境五域最强的一角,能够对他造成这种伤害的,莫说屈指可数,绝对只有邻境的陈玄。
      
      陈玄,又是陈玄。
      
      赵轻怒咬银牙,眼底杀气毕露,几乎是从牙缝里咬出声音道:“陈玄该死。”
      
      一听到宿敌的名字,赵冉眉头一皱,终于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不同于赵轻的血色蛇瞳,赵冉的眸色偏暗,眼底深藏煞气,睁眼即如利剑出鞘,寒气逼人。
      
      如果说这个男人刚刚身上还有一点温和的气息,那到现在就绝对已经荡然无存了。
      
      赵轻毫不意外,毋宁说,她这个弟弟一提到陈玄就会如此。
      
      该死的陈玄!赵轻又在心里暗骂一声,对赵冉面无表情地冷道:“我已经派人暗杀他了。”
      
      赵冉以为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可奈何这赵轻的表情看上去不像在说笑,他想都不用想就不屑道:“你可省省力气吧。”
      
      陈玄什么人,他赵冉独一无二的宿敌,如是你说杀就能杀的,他早就杀了个几千几万遍,还轮得到你来杀。
      
      赵轻好似早有预料赵冉的反应,冷笑道:“当然是,攻心。”
      
      攻什么心,赵冉不由皱眉,疑心道:“你胡说什么。”
      
      他毕竟搞不懂赵轻异于常人的思路。
      
      赵轻扬了扬下巴,理所当然地说道:“实力不够,就要智取,这是天下至理。”
      
      赵冉听完愈加疑惑,不满道:“所以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届时你就知道了。”赵轻最后看了赵冉一眼,甩袖就走,好似她就是为了跟赵冉说几句话才来的。
      
      “……”
      
      赵冉莫名奇妙,视线放在湖边看了一会,突然脸色一变,右手下意识地砸了一下地面。
      
      边廊立刻吱呀一声,以刚刚被他砸了一下的地方为圆心裂开了好几道裂缝,宛若蛛丝。
      
      “该死。”
      
      天铭阁内。
      
      李引之盘腿在榻,正在努力修炼以求突破瓶颈。
      
      按理,李引之也算是一位样貌俊朗的青年才俊,身材高而不壮,该有的肉有,不该有的肉没有。
      
      所以即使因为体内灵力肆虐而面目狰狞,也不会丑到哪里去。
      
      此刻,他的面前正摆放着一颗千金难买的龙心果,只要他能完全运化龙心果所蕴含的灵力,他就能如愿以偿地突破他卡了三年之久的瓶颈。
      
      但是他失策了。
      
      那狗屁拍卖场看走眼,说这龙心果最多只有一千年,实际上应该是一千五百年!
      
      我要死了,李引之心如死灰,只觉喉咙疯狂涌上了一股铁腥味。
      
      难道说自己就要这么死了,而且还是那么没面子的爆体而亡?
      
      李引之一想到那个死法就忍不住头皮发麻,浑身恶寒。
      
      这时,突然有人破门而入,未见人先闻其声。
      
      “李引之,出来!”
      
      什么我出来,你不已经进来了吗!李引之没想到自己濒死之际留下的最后一句念想居然是吐槽赵冉。
      
      赵冉不用进门就知道李引之在做什么,大摇大摆地走进门后,朝着窝在榻上的李引之随手就是一拍。
      
      李引之很没面子地跌了个狗吃屎,脸色惨白,口吐鲜血,吐完就对赵冉骂道:“你杀我啊!”
      
      他这一说完就发现自己还活着。
      
      “你的死活事小。”赵冉双目微眯,貌似在审视李引之。
      
      李引之差点脱口而出问那什么事大啊,但他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关键是陈玄。”赵冉严肃道。
      
      果然!李引之暗道不好,立刻眼观四周,摸索逃跑线路。
      
      赵冉接着又道。“我要去晖元境,找陈玄。”
      
      这话一说,李引之就浑身僵硬,开始正眼看向赵冉。
      
      赵冉虽面色苍白,但目光如炬,不显病态,说的话更是正气十足,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
      
      但李引之还是怀疑了自己耳朵,怯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去晖元境,找陈玄。”赵冉瞥了眼李引之,好像在看一个白痴。
      
      脑子就算了,居然连耳朵都不好使。
      
      李引之目瞪口呆,这次他不怀疑自己听错了,反而怀疑自己做梦了。
      
      赵冉找陈玄,就如天地至理,七界五域没一个人会惊讶。
      
      但赵冉去晖元境,那就怪了。
      
      赵冉只要踏进晖元境半步,那陈玄就会立刻出现。
      
      陈玄只要一出现,两个人毫无疑问会打起来,而且一定会打到天昏地暗,那壬离境跟晖元境边界那半径千里开外的旷世奇景可不就是被他们两个给打出来的。
      
      何况这两人几天前才打了一场天翻地覆,居然现在又要打一场。
      
      这谁顶得住啊!
      
      “你什么表情。”赵冉面色不悦。
      
      “不敢不敢。”李引之先是客气,后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道:“赵哥,你伤势未愈,这么快就
      又打一场,恐怕不妥。”
      
      此前就算赵冉再疯,也会顾虑到伤势太重打不痛快之类的缓一缓。
      
      壬离境与晖元境多征战,打得最凶的就是赵冉跟陈玄两人,两人一打起来周围立刻兵荒马乱,两境军队退避三里以免被卷进去,场面天昏地暗,戾风呼啸,十分可怕。
      
      壬离境的军队为赵冉喊加油,那气如山倒,据说远在晖元境的部分民众都能听到,那壬离境的军队也不例外,晖元境的军队为陈玄喊加油,也是一众气如山倒,远在壬离境的民众也能听到。
      
      两境每次征战结束,一众士兵都是声嘶力竭,在某种意义比自己去打还累,好像也多亏这个,一众士兵歌喉都很好,莫名其妙地练成了一番气功。
      
      没错,说是两境多征战,不如说是赵冉跟陈玄两人打来打去,打了五十多年,打得两境边界的国土寸草不生,别说人不敢往那里住,草都不敢往那里生。
      
      但是,赵冉前几天跟陈玄的厮杀可谓是近十几年来最激烈的一次,证据无他,赵冉连受了几个致命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天的事不仅惊动整个壬离境,也惊动了七境五域,差点就要导致世界势力重新洗牌。
      
      谁知事后赵冉只是敷衍地说了一句——
      
      不小心走神了。
      
      李引之当时就差点被他气到仰天吐血。
      
      赵冉不知李引之心里怎么复杂,只是莫名道:“什么妥不妥,我又没说要和他打。”
      
      啥?李引之如遭雷劈,你赵冉去晖元境不是为找陈玄厮杀?那难道还有除了厮杀之外的选择吗!
      
      实在不敢置信,这比几天前那事还要令人震惊了!
      
      李引之当即掐了一下大腿。
      
      痛。
      
      真痛。
      
      赵冉微妙地看了李引之一眼,转而抬眼看向窗外,好似在思考什么,然后道:“不提那么多,反正我要去晖元境,给我找个身份,我要做炼丹师。”
      
      李引之更是如遭九天劫雷。
      
      你赵冉做什么不好,偏要炼丹,怕是要把晖元境炸了不成!
      
      “不不不!”李引之使劲摇了摇头,努力镇定提出了矛盾,和声道:“且不说你要伪装成炼丹师,那陈玄不可能察觉不到你来了晖元境。”
      
      赵冉好似终于等到了这个问题,对李引之微微一笑。
      
      笑得李引之毛骨悚然,血肉冻结。
      
      说句老实话,他总是分辨不出赵冉的开玩笑与认真,只因眼前这个人虽是世界最强的一角,放眼天下也只有那陈玄可以匹敌,但有时候却思路新奇,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可同时,李引之也起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赵冉这家伙三句不离陈玄,只要往陈玄身上想,大抵都能估摸出赵冉的想法。
      
      赵冉对李引之的大惊小怪视若无睹,好似在发呆,但又忽然勾嘴一笑,眼底煞气突现,兴奋道:“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
      
      李引之差点心跳骤停,满脑子都是不详的预感。
      
      “明天来找你,记得准备好。”
      
      赵冉说完就踏入虚空。
      
      虚空一闭,人也就消失,留下李引之一个人在干瞪眼。
      
      一回府,赵冉马上就开始准备东西。
      
      他真的是等这一天很久了。
      
      赵轻突然的暗杀宣言只是一个契机,让他决定明天就去的契机。
      
      说实话他早就已经按耐不住去晖元境了。
      
      前几天的对战,也不知出了什么岔子,赵冉只觉神识瞬间一片空白,回过神来身上就受了一道致命伤,被陈玄的破魔枪捅穿了腹部。
      
      他们之间的对战容不下哪怕一瞬间的失神,受这伤也理所当然。
      
      但当时大概陈玄也没有预料到他会失神,所以也露出了一瞬间的破绽。
      
      他就是趁着陈玄瞬间祭出十把神器,才堪堪打退陈玄。
      
      他们两人虽然经常厮杀,但杀得这么惨烈的也没几次,当时他回来的时候估计浑身是血,差点都要站不稳,好在他的毅力超乎常人,及时喂了自己几瓶丹药,才捡回一条命。
      
      即使是到现在,赵冉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失神,明明只要对方是陈玄,他就绝对不会露出哪怕一瞬间的破绽。
      
      不过眼下这些事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受了重伤的现在无疑是混进晖元境的绝佳时机!
      
      因为他受重伤,所以理所当然七境五域的人都不会注意到他这边的动静,他们八成会以为自己一定是在疗伤等待下一次找陈玄复仇。
      
      然而,这正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好机会!
      
      只要他趁现在混进晖元境,就肯定没什么人会注意到!
      
      赵冉想了又想,边想边从虚空中掏出一个又一个灵器、法器、神器。
      
      基本是看了一下就扔,扔完就继续掏,直到掏到一件外表普通的白玉戒指才终于停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
    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