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黑化日常

作者:公子永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莲花前女友(6)

      两人似乎没想到江起云会突然回来。

      “你好,我是陈青礼,你姐的男朋友。请多指教。”

      上门拜访的青年穿着得体,雪白衬衫略微挽起袖口,戴了只深黑色皮质的男士石英表。冷静稳重,是与他完全不同的类型。

      江起云愣住了。

      他应该算是一个“熟人”。

      那个在奶茶店里教琳琅玩游戏的大神。

      那个为他姐姐拭泪的高大男生。

      以及……那个即将抢走他最心爱之物的强盗。

      好不甘心。他好不甘心。

      不想认输。

      不想把她让给外人。

      少年喉咙眼里堵着一股火气,热辣辣的,又很呛。他几乎是以一种仇视的眼光瞪着这个镇定自若的强盗,任由对方的手僵在半空。

      老管家看到这一幕,为难着,一边是他照顾了七年的小少爷,一边是他颇有好感的“未来姑爷”,都不知道该帮谁。

      打破僵局的是从头到尾在沉默的琳琅。

      “我弟他不懂事,你别计较。”

      这话虽有责怪的成分,但偏袒回护之意很明显了。

      江起云为这个发现感到小小的窃喜。

      她仍是在意他的。

      可接下来的发展,却叫他整个人都懵了。

      女孩轻柔拉住了那只伸在半空的手,十指交扣,冲着恋人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她浑然不知面前站着的俊俏弟弟对她抱有一种并不正常的心思,膨胀的野心里装着男人对女人的渴望与占有。

      她不知道,所以那般天真而幸福。

      那样残忍的,冷酷的,将他推向了白骨累累的深渊。

      她说,“我跟阿礼商量过了,等爸妈回来,我们就订婚。”

      她说,“等我毕业了,去维罗纳举行婚礼。”

      她说,“我们还想去希腊的小镇看看,那边的落日很美。”

      她说了那么多,未来的规划那么美,圆满无缺。

      独独,没有他。

      他的无理取闹伤透了那个曾经将他视若珍宝的人,于是她把自己从未来的世界里驱逐了。

      永远的驱逐。

      江起云一脸恍惚,琳琅见状,又犹豫地开口,“如果可以,如果不算麻烦和冒昧的话……我希望你能来,还有……那位程小姐也来吧,我会劝劝爸爸的。”

      多么客气、礼貌的用词!

      彬彬有礼到叫人害怕!

      少年唇色苍白,竭力忍住那一股从背脊里涌起的悲凉。

      哦,祝你幸福。

      他双手插着裤兜,满不在乎的,看上去那么潇洒。

      “哎?少爷?外面好像要下雨了……”老管家追出去,但人影早就消失不见了,与之而来的是一场倾盆大雨。

      雨中的他跌跌撞撞。

      “喂——臭小子你不要命了?”

      紧急的刹车声混杂着男人的骂声。

      但少年只是冷冷瞥了一眼,阴郁之状十分恐怖,司机不自觉就住口了。

      程欣系上围裙,美滋滋打算为确定关系的两人来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钥匙拧动门把的声音一响,她就忙不迭洗了洗手,像一个标准的贤惠妻子,向归来的“小丈夫”表示关心。

      “起云,你今天回来的真早!我去买了你最喜欢吃的小龙虾——”

      女人的话语戛然而止。

      江起云一言不发走进来,浑身湿透,衣角滴滴答答垂着水滴。

      前所未有的狼狈。

      少年在洁癖的姐姐影响下一向把自己拾掇得齐整,即便是再激烈的情况,这人也是二话不说就跑去洗澡。程欣偶尔也感到失落,因为他没有在温存后以一种怜惜的姿态将她拥入怀里,轻吻她的额头。

      他从来没有抱着她入睡。

      躺在她身边,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玩手机。

      她只能在对方微微痴迷的眼神里找回些许安慰。

      程欣安慰自己,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多还没学会要如何疼惜爱人,江起云又帅气得一塌糊涂,睡在玫瑰园里的王子,都叫那些女生们给宠坏了,更别说家里还有一个美得不像样的姐姐!

      说起那个姐姐,程欣又是一阵脸红。

      那小姑娘看起来比她还要小几岁,自己却是她弟弟的女友!

      也难怪人家找上门来!

      她当时也是慌乱极了,怕江起云扛不住压力,向家里服软。可没想到的是,这个男孩子比她想象中还有魄力,竟然当众向她表白!哎呀,一想起那个时候,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吻,程欣觉得脸都臊红了。

      这个小坏蛋腹黑得很,还总是那么乱来!第一次见面就敢非礼她!

      “你怎么淋湿了?没带伞?干嘛不给我打电话?”程欣一颗心都系在这个小坏蛋的身上了,冷不防见他淋了雨消沉的模样,就像一只初生的小奶狗,还没睁开眼,被全世界抛弃了。

      怎么会有家伙狠心伤害他?

      她走上前,忍不住把人抱住,好给他一点儿的安慰。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别怕,有我在呢。”被那雾茫茫的大眼睛一瞧,程欣的母爱要泛滥成河,只想摸摸这男孩子的脑袋,再好好亲吻疼爱他一番。

      这位程校医并不知道,就是因为班上某个女生不长眼,自以为亲昵摸了摸江起云的头发,被他暗地里整得哭了,不得不以转学告终。

      从此以后,女生们仍旧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爱慕他,可也不敢靠得太近,怕招了校草的厌弃。小姑娘们天真安慰自己,对方只是不喜欢肢体接触,校草嘛,高冷一点很正常。

      直到有一回,在省级的篮球决赛时,作为一高王牌的江起云被三四个对手围追截堵,投篮时不幸发生了意外——小腿骨折。

      受伤的主人公轻描淡写拒绝了女生们的关心,坚强隐忍得不需要人同情。然而,当观众席那边跑下一个女孩时,他的态度立马就变了,说这里疼了那里又痛,全身没有一处不是毛病,可能就要死了的云云,对手愧疚得差点要剖腹谢罪。

      那黑发女孩儿也慌得不得了,摸头杀,埋肩杀,倒把十七岁的男孩子闹了个大红脸,可某人还是很无耻在博取同情。

      到最后,专家们的白眼忍不住的要一翻再翻——就没见过这么会碰瓷的人!

      有的人看明白了,也心碎了,原来她们的高冷校草不是讨厌肢体接触,而是讨厌与某个人以外的肢体接触!

      “啪——”

      响亮的声音惊住了程欣。

      他挥手挡开了她的手,厌恶地说,“别碰我!”

      女人不可置信瞪大眼。

      以生理需求为纽带的关系,犹如着火的干柴,初时一发不可收拾,但燃烧过后,冷了冻了,只余下薄薄的灰烬。

      年轻男孩会迷恋女性成熟完美的身体,沉溺征服的快乐,大多是生理需求的渴望作祟,亦或是……对某个人求而不得,想在相似的人身上寻求某种幻想的实现。

      很卑鄙,却也很现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