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奶糖

作者:卿白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传染

      Chapter.15把烟掐了
      
      午时,起了风。夏风吹过湖面,荷枝摇曳着,送入缕缕荷香。吃素斋的小轩临水,靠近那方荷塘。
      
      素斋五块钱一位,交了钱,僧人会帮你准备好装了几碟素菜的木制托盘。
      
      林思晗从管素斋的僧人手中接过托盘,道了谢,便和许笙笙端着托盘走到了吃饭的小轩中,随意地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许笙笙放下托盘,推开小轩的雕花木窗,探头看了一眼淡墨的天,有些担忧:“会不会下雨啊?感觉会下雨。”
      
      周然和沈亦白也端着托盘坐了下来。周然取了筷子,拨了下托盘中的手撕面筋,不以为意地说:“你们来的时候没带伞?”
      
      许笙笙挑了一筷子炒粉,说:“没带,来的时候查了下天气,说今天没有雨。”
      
      寺院的素斋很简单,崇尚全素,多为豆制品或者三菇六耳。桂圆大枣红豆汤,手撕面筋,特色炒粉,外加一小碗晶莹剔透的小米饭和一小份印着“缘”字的红薯糯米芝麻饼。
      
      林思晗很满意小汤点,准备拿勺子喝桂圆大枣红豆汤的时候,发现自己蠢的没拿勺子。
      
      “勺子。”沈亦白从自己的木质托盘中拿过倒扣着的干净的勺子递给林思晗。
      
      简单的白瓷勺子,捏着勺柄的手,指甲透明,只有指尾微微泛着粉。
      
      林思晗的食指和大拇指在沈亦白的食指和大拇指下面捏过白瓷勺子的长柄,面上攒了一个温温婉婉的笑,“谢谢。”
      
      “你不喝汤吗?感冒喝桂圆大枣红豆汤……”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亦白打断,“不喝甜汤。”
      
      周然对天翻了个白眼,咽下嘴里的白米,吐槽着:“没事,不用管他,他不吃甜的。而且他感冒,从来不吃药。”
      
      沈亦白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感冒的时候,从来不吃药,挂盐水更是不可能的事。感冒的沈亦白嗜睡,会一直拖着,拖到感冒自己好。如果实在严重,他也只会喝老姜熬的不加红糖的汤。
      
      林思晗听完有些惊讶哪有人感冒硬拖着连药都不吃的,含着盛着甜汤的白瓷勺子,视线略过微微不耐烦的沈亦白,选择埋头喝汤。
      
      吃完素斋,许笙笙懒得再动,捧着大和寺的特色免费茶水,坐在窗户口对着满塘的碧绿发呆。
      
      不多时,下了小雨。雨虽小,但落下来的速度很快,又密又快。雾雨朦胧,雨滴打在荷叶上,发出错落有致的声音,雨水在荷叶中心聚集,聚不了多少,微风一吹,荷叶宛如害羞的小姑娘歪了头,雨水珠便借着风力借着重力,纵身跃入荷叶根部有鲤鱼戏水的荷塘。
      
      林思晗掰着手里的干了的白馒头,掰一块下来在手心碾的细细小小的,撒到荷塘里喂鱼,引的窗口那处红彤彤的,全是争着抢食的红鲤鱼。
      
      周然把玩着大和寺免费茶水的白瓷杯子,沈亦白趴在桌子上在睡觉,没人和他搭话,他都快把白瓷杯子看出个花来了。
      
      “小白?”
      沈亦白趴着一动没动,没理他。
      
      电话铃声响了,是沈亦白的。
      沈亦白看了眼来电显示,起身走到了小轩外,接电话。
      
      周然看着眸底清明没有半点困色的沈亦白,“……草泥马。”
      这狗人又装睡不理他。
      
      离的远,只能听见一声含糊的“嗯”。
      
      沈亦白再进来的时候,周然明显的发现沈亦白情绪不对了,表情也比刚才冷了不止一个度。
      
      周然猜到了什么,表情跟着一变,抬手揉了揉耳边的碎发,“要不要我跟你一块去?”
      
      沈亦白拒绝,“不用。”看着手机里进来一条又一条的消息,问:“你们要不要回去?雨可能会越下越大。”
      
      林思晗加快了手里掰白馒头的动作,几下掰完,一股脑全抛进了荷塘里。许笙笙放下杯子,背起放在椅子上的背包,说:“我们还是一块走吧。”
      
      周然没异议。
      
      出了寺门,周然和许笙笙共撑一把伞,剩下的林思晗就被沈亦白捡着了。
      
      林思晗忸怩着,许笙笙推了她一把,开着玩笑:“我们两人撑一把的话,就只能互相抱着下去了。和周然沈亦白搭伙,肯定是我们占的空间大。”
      
      “你哪来的自信?”周然睨了一眼躲在自己伞下,把自己半个身子挤出伞外的许笙笙。
      
      “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自信。”
      
      “靠过来一点,就算我要淋雨,能不能让我少淋点?领导?”
      
      “哎呀,男女授受不亲。”
      
      “……”
      神特么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词语是这样用的吗?
      
      林思晗明显在紧张,和沈亦白共撑一把下,伞下静谧的空间内,他身上的气息更加强烈。
      
      “你感冒了。”林思晗低着头,声音也小小的,想遮掩住自己不争气开始发热发烫的脸,“我淋点雨也没事,所以……”
      
      沈亦白偏过头,低低地咳嗽了一声,解释着:“这个感冒不会传染。”
      
      林思晗心下愧疚,自己的话好像让沈亦白误会了,误会了自己是不想被传染感冒,其实她的意思是两个人共撑一把伞,势必有一个人要淋点雨,他感冒了还是不要淋雨,淋雨的事她来做就好啊。
      
      “好吧。”明明没什么错但依旧愧疚的林思晗磨磨蹭蹭,蹭过去了点,同时又小心自己身子不会靠到他的,“这样可以吧?”
      
      “嗯。”沈亦白应了一声。
      
      出了林间,有一辆内敛的黑色跑车停在路口,见到来人,立马摇下了车窗。
      
      驾驶座的人撑了把长柄黑色伞跑下来,替他们拉开了车门,“沈少爷,周少爷,两位小姐好。”
      
      车里开了空调,林思晗一坐进去就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刺激地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沈亦白长指压在太阳穴那,另一只手顺势打高了车内空调的温度,闭着眼睛询问:“人在哪儿?”
      声音不大,带着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紧迫逼人。
      
      “大少爷在格林森酒店。”被问的人恭恭敬敬地回答。
      
      沈亦白倾身抽了纸张面纸递给后座的林思晗,嘴角勾了一抹嘲讽的弧度,说:“胆子够大。”
      
      一路疾驰到格林森酒店,林思晗和许笙笙被周然带着,跟着沈亦白进了专用电梯。
      
      刚才开车的人摁下了楼层,低声说着情况:“那一层已经清场了。”
      
      沈亦白不关心清不清场,“沈熙凡呢?”
      
      “还在。”
      
      沈亦白嘴角嘲讽的意味更深,“爷爷知道他宝贝的大孙子又出事了吗?”
      
      “目前还不知道。”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整层楼里并没有格林森酒店的工作人员,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只立了几个穿着黑衣服保镖模样的人。
      
      坐在沙发中央悠闲吃西瓜的人见到沈亦白过来,出言:“你怎么来了?”
      
      “问你妈。我不来,等着明天看你一个人占据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吗。”
      
      “处理什么?她又折腾不出什么大浪来。”沈熙凡说着又插了一块西瓜送进口中。
      
      许笙笙悄悄拉了下林思晗的裙角,垂着的手指着一旁被他们忽视的女人,和林思晗咬着耳朵:“你看。”
      
      林思晗顺着许笙笙的手指,望过去。
      
      在沈熙凡对面的沙发里,有一个裹着浴巾的漂亮女人,浴巾松松垮垮,披散着的栗色大波浪下隐约可见雪白的肩,涂着腥红豆蔻的指尖夹着细长的女士香烟。
      
      “这不是最近风头正劲的小花吗。”
      
      林思晗想了下,没印象,面上还是一副茫然的表情。
      
      许笙笙继续提醒着:“《近黄昏》的女一号啊!叫什么来着,艾……艾月!”
      
      “不认识,没看过。咳咳……”林思晗说着吸了一口气,香烟味呛入心肺,忍不住咳了下。
      
      沈亦白和自己哥哥对峙的间隙,偏过头,对不相关的女人说:“把烟掐了。”
      命令的口气。
      
      艾月掐灭了烟,站了起来,身高和沈亦白差不多,对上一旁的沈熙凡,她一字一顿的说:“我怀孕了,孩子是你们沈家的。”
      
      许笙笙和林思晗两个围观的,彻底震惊了,敢情这是在拍电视剧吗?倒是周然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沈熙凡仿佛是在听笑话一样,他和艾月原本就是逢场作戏。
      “要多少?条件你开。”沈熙凡说的轻松。
      
      艾月用胜券在握的口气说:“我从你手机里存了沈夫人的电话,已经发消息告诉她了。钱,我不要。”
      她要风风光光的嫁入沈家。
      
      “你说的是这条消息吗?”沈亦白把自己的手机甩到女人面前,亮着的手机正好在短信界面。
      
      “你怎么会有这条消息?你是?”艾月环抱着胸打量着眼前的人。
      
      带着一次性口罩,只能看到露出的漂亮的眼睛,黑的深沉,如墨如画,像寒潭底的黑曜石。白色短袖,黑色短裤,学生模样。暖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锁骨处映着灯光,波光流转着。
      忽略那一身紧迫逼人的气势,还是太年轻了。
      
      “你口中的沈夫人,好像不怎么待见你,更不想你嫁入沈家。”沈亦白每一个字说的极缓,给她判着死刑。
      
      沈夫人收到这个消息就把消息转给了沈亦白,希望沈亦白能帮忙处理一下。这个消息不能让沈爷爷知道,最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沈熙凡在沈亦白眼里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人,就连沈夫人都不信任自己的亲生儿子沈熙凡。
      
      沈熙凡拿起沈亦白的手机,潦草地看完消息,“说吧,要多少?”
      
      艾月告诉自己要冷静,稳住自己晃乱的情绪,她抬起头,扬了一抹笑,“你们说,要是媒体曝光的话,会怎么样?不用明天,今晚各大媒体就都会知道,你们沈家到时候会忍受这么大的新闻吗?”
      “到时候,全国那么多人都会看到,要是半大的孩子没了……”艾月点到为止。
      
      她这么做,完全就是逼着沈熙凡娶她。她爱沈熙凡,爱他的人,更爱他沈家这个身份。在娱乐圈浮沉至今,她不想一辈子都做一个戏子,见人就笑。名利她要,身份地位她也要,所以沈熙凡是最好的选择,年纪轻轻以后还会接手沈家。
      
      虽然她的方法很激烈,可是这是见效最快的方法了。肚子的秘密掩饰不了,沈熙凡从头至尾也不爱她。
      不过没关系,爱这种东西,本就缥缈奢侈。
      
      “那又如何?”沈亦白扯下一次性口罩,“你以为媒体真的敢曝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国庆快乐(*ˉ︶ˉ*)更啦,大家晚安!
    感谢公子墨凰小可爱,感谢云深不知小可爱投的雷,感谢小可爱们的营养液。
    看评论,你们个个都是福尔摩斯哈哈,说对了一半对一半吧。沈亦白动了心,只是他知道现在不可能。他会给林思晗更好的条件,有能力保护她的时候!那句话全是他对自己的警告。
    沈亦白:把烟掐了。我老婆闻不得烟味。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