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味奶糖

作者:卿白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让位

      Chapter.11三大千世界千万种颜色,竟不及他眉眼半分
      
      “要坚强。”路远航故作深沉,“沈亦白的减伤是没有的,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死了就是你菜,世界刷猪。”
      
      张帆恼羞成怒,“滚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思晗听的好奇:“世界刷猪是什么?”
      
      “我们的绑定奶张帆,他死了是要世界刷猪的。”
      
      “这么惨?”
      
      “这个还不算最惨的。最惨的是我们的绑定奶张帆,从来都没有享受过咱考王的减伤,一次都没有。控制全靠自己躲哈哈哈哈哈。”
      
      减伤?
      林思晗默不作声,想起刚才的2V2沈亦白的减伤给的是自己,偷偷看了一眼倚靠在黑色支架边上玩手机游戏的沈亦白,手心又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越过扎堆看比赛的男生,林思晗一步又一步地蹭到沈亦白那里,“刚才谢谢你了。”
      
      沈亦白点着手机屏幕的手指没停,连头也没抬,“嗯。”
      
      “其实你不用给我减伤的,选择换奶你也能赢。”林思晗一只手不安地捏上了另一只手的手腕。
      
      “嗯。”
      
      透过沈亦白额前削薄的碎发,林思晗可以看到他低头专注玩游戏的眼神。
      
      又不说话了……第四次尬聊失败。
      
      林思晗站在低头专注玩手机游戏的沈亦白的身旁,听着耳边游戏音效的声音,再次陷入沉默。
      
      切了系统操作的模式,沈亦白抬起头,右手放在脖子后面按压着酸涩的地方,想了下给林思晗解释着:“给你减伤可以建立压倒性的优势,满足速战速决的需要。如果选择换奶,在计算双方爆发cd时间的情况下,江潮的爆发会好的比我快。除了这一点,他Pick的职业控制技能也比我多。”
      
      林思晗微张着嘴看着第一次一次性说这么多话的沈亦白,有些不敢相信。
      
      少年的身后就是一碧如洗的天空,有白鸽在盘旋,有白云在漂浮。三大千世界千万种颜色,竟不及他眉眼半分。
      
      “再说明白一点,就是……”沈亦白以为一副呆滞呆萌模样的林思晗不懂,停了几秒又换了另一种解释。
      
      “我明白了。”林思晗说的有些急,“只是刚才在走神。”
      在走神_(:з)∠)_在脑海里面扳着手指头数沈亦白一口气一共说了多少字。
      
      “老婆!”许笙笙飞奔着,一下子跳着抱住林思晗的脖子,嚷嚷着:“老婆老婆,快夸我!我超厉害的。”
      
      突如其来的力道压的毫无防备的林思晗向后面的花坛倒去,喊道:“等一下啊!”
      
      眼看林思晗的后背就要磕到花坛边上的时候,一双手及时地拉住了要倒的林思晗,沈亦白扶着林思晗站稳了。
      
      还搂着林思晗脖子的许笙笙心有余悸,“吓死我了,老婆。要抱抱要安慰。”
      “……我才吓死了好吗。”
      “我不管,要抱抱要安慰要夸我厉害。”
      
      许笙笙一口一个老婆,松开手的沈亦白听了皱眉,看着两人,问:“你们?”
      
      “我们?”林思晗仰头对上沈亦白的目光,一个激灵,“不是,她叫了玩的。”
      
      “什么叫了玩的!是真的,林思晗是我老婆。”许笙笙理直气壮地反驳。
      
      “你和周然去哪了?”
      
      “比试投三分球去了啊。他教我滑板的时候,我们正好路过篮球场,就赌了一下。十球之内定胜负,输的人请吃饭。”
      
      “所以?”
      
      “我赢了!中了六个!”
      
      “六个?然哥你用脚投的吧?”
      
      周然不理会张帆的嘲讽,径直走向沈亦白,带着调笑问:“小白白,怎么样啊?”
      “有没有什么?嗯?比如说?”
      
      沈亦白一句话直接赌上了周然的嘴,“赌球?输的够水平。”
      
      周然投三分球什么水平?除非他自己故意的,不然不可能会漏这么多球。
      
      周然笑了一下,也不恼,跟着沈亦白倚靠在支架边,看着天边云卷云舒,慢悠悠地说:“我故意的。理由未知。没有例证,没有已知。”
      
      沈亦白没说话。
      “听说你给了她减伤。”听说是假的,肯定是真的,周然陈述着事实。
      
      “为了赢。”
      给她减伤是为了赢,合情合理无懈可击的解释。在他沈亦白的字典里还没有过输字。
      
      “OK。”周然不深究,不过真的只是个减伤罢了。沈亦白的家人绝对不会允许他想的那样的情况出现。
      
      离得不远处的学校中心的喷泉广场,一群白鸽低旋鸣啭,像是给这一碧如洗的天空下了一场六月的雪。
      
      ——————
      
      校园文化节结束,学校教导处给学生宿舍断了网,高一年级的学生们为高一最后一学期的最后一场考试做着最后的冲刺。
      
      六月末,夹竹桃一声不响地开了,花似桃,叶像竹,一年三季,常青不败,最是长情。三片叶子一组,环绕着纤绿的枝条,包着似桃的花,不断地延展着。
      
      透过玻璃窗,目光越过不断延展着的夹竹桃,林思晗看着下面忙碌封路的工人,问:“封路是要修什么吗?”
      
      “不是。封逸夫园是为了即将到来了高校联赛数学竞赛做准备。今年我们学校是东道主。”前座的女生给林思晗解释着。
      
      林思晗哦了一声,“等等,高中组的数学竞赛不是分三级吗?10月中旬的全国联赛,一月的CMO,三月国家队的选拔与集训,现在才六月啊?”
      
      许笙笙一边听一边忍不住弹了林思晗光洁的小脑门,“笨啊。都说了我们学校是东道主,这是三省高校之间的数学竞赛啊。”
      
      许笙笙语速太快,林思晗根本插不上话,“别不以为然,三省高校联赛的成绩足以窥见国赛的水平,前几差不多稳进国家队参加洲赛WMO世奥赛。S中,N中,帝都的一中三巨头有没有啊!”
      
      前座的女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嘿嘿笑了一声,“笙笙加油,争取最后一次文理大综合排名拿个第一。”
      
      “真正的学霸在这呢。”许笙笙又把林思晗推了出去。
      
      林思晗大拇指摁着蓝色圆珠笔上的米菲兔子头,“第一不是沈亦白?”
      
      “沈大考王要参加三省高校联赛啊。第一的沈亦白和另一种发挥稳定万年老二的周然都会和竞赛班一起参加这次的联赛,不会再参加最后的期末考。”
      
      “所以!”许笙笙一巴掌拍在林思晗背上,强调着,“这是第三最有希望的一年!拼一拼,搏一搏,第三窜第一。”
      “哪知半路杀出个林思晗哈哈哈哈。”
      
      林思晗拿下许笙笙拍着自己背的手,剥了一颗奶糖塞到她嘴里,“乖啊,别做梦了。”
      
      七月初,高一年级正式停课,进入全面的自由复习阶段。不加晚自习,一天八节课,上午下午各两节。两节课之间不休息,只有连上的两节课后才有二十分钟休息时间。
      
      林思晗绑起很久没剪了的长发,在理化错题集上面垫了一叠草稿纸,重新计算着曾经做错过的题目。
      还差一个条件,还差一个,前面肯定还有题目隐藏的条件被她忽略了,是什么?林思晗一遍又一遍审视着题目,咬着笔杆试图抽丝剥茧还原一个量。原本别在耳朵上的长发因着甩笔的动作又垂了下来,擦过脸颊,痒痒地。
      
      窗外,夹竹桃还是那般嫣红,一朵败,一朵又开。吵杂的声音,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打破了教学楼的寂静。伴着下课铃的音乐,整栋如一潭死水般的教学楼又活了过来。
      
      一些女生耐不住烦躁的心,跑到窗口吹风,“哇!快看快看!帝都一中领队的那个男生,颜值好高。”
      
      “哪里!我站考完,我们考王秒天秒地秒空气。”在高校数学联赛眼前,S中的学生都摈弃了文理一二三的观念。
      
      许笙笙探起身,攥住林思晗握笔的手,“我的晗,别算了。”
      
      楼下,夹竹桃边,穿着各自学校校服的大男孩们成群结队地浩浩荡荡地穿过高一教学楼的中庭。
      
      走在最前面的是帝都一中的领队,举着联校统一的白底红字印有学校名字的大旗,后面跟着本校几个参赛的同学。再往后是帝都的二中,N市的一中,二中……
      一个学校参加高校数学联赛的学生没几个,可是三省所有高校联合起来,所有参赛的学生列队走过真的有那么一点浩浩荡荡如流水的感觉。
      
      “最后一个是什么?”一个女生问。
      一旁的女生眯着眼睛努力看着因风飞扬的白底红字的大旗,一字一顿地念着:“N市第十八中学。”
      “嗯?没有我们学校的啊?”
      “没有,我没看到。”
      
      努力在人群中找着沈亦白身影的林思晗不免有点失望,花了一分钟整理好心情,对许笙笙说:“我回去继续啃物理了。”
      
      第八节自习课下,林思晗丢了笔,坐在位置上看着鱼贯而出去吃饭的同学揉着自己发酸的手腕。
      算了一天,脑子快要糊了。
      
      “笙笙,你先去吧,顺便帮我占个位置,我等会就去。”林思晗的声音又低了几个度。
      
      “嗯,那好,我帮你打水。”许笙笙走不前不忘带走了林思晗的保温杯。
      
      呆坐了一会,林思晗甩了甩手腕,站起来收拾好满是草稿纸的桌面,准备下楼去吃饭。
      
      扶着墙壁,数着台阶层数,一阶又一阶。林思晗抬头,眼神猝不及防傅撞进某人的眼中。
      
      “啊。”啊字自动消音,几乎等于没有出声。
      
      沈亦白单手插在黑色的校服裤子中,另一只手的食指顶着一本红皮的书,不经不慢地转着。
      
      目光从他抿着的唇落下,盯着她白色校服衬衫上别着的校联数学竞赛的透明塑料牌子,林思晗心里默念着牌子上的内容:S市第一中学,高一一班,1616001沈亦白。嘴上说着:“加油。”
      
      她和他的世界,差之千里,思来想去唯一交集就是她可以以旁观者身份给他说加油。
      
      空旷的楼梯,只有下楼的她和上楼的他,正对的两人之间隔着三层台阶,她在上,他在下。
      
      收了顶书的中指,中指关节撑着红皮书停止旋转,沈亦白侧身给正对面的林思晗让了位置。
      
      林思晗走着他让开的位置,再路过他。
      沈亦白自始至终都在沉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啦,大家晚安。
    感谢公子墨凰小可爱,﹉小可爱投的雷。感谢小可爱们的营养液。
    沈亦白:周然你老婆叫我老婆什么???
    以后大概还是11点以后左右更新⊙▽⊙发之前还是要修改修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