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大佬黑化前

作者:锦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7

      因为集体自杀事件,学校拒绝再让学生休息日留校,周五刚打了下课铃,学生们便收拾好东西,熙熙攘攘的出了学校。

      大门外停满了各色豪车,其中一辆红色跑车格外显眼,和他们走在一起的周植努努嘴,道:“我姐过来接我了,我先走了,周日见。”

      “周日见。”
      目送周植离开后,时暮看向了傅云深。

      他双手插兜,皎皎如玉,就算学生们惧怕他染血的双手,也不禁沉醉在那幽深的双眸,感受着四周女生们视线,傅云深眉眼依旧淡薄。

      “走吧。”

      时暮愣了下。

      走在前面的傅云深说:“你不是没地方去?”他轻笑下,“你以为也会有跑车来接我们?”
      时暮揉了下耳垂,讪讪跟上。

      英南附中建的偏,要走几公里才能到唯一的车站,两人并肩而行,身后暖阳将影子拉至修长。
      这条路笔直又孤寂,傅云深依然习惯,如今身边多了个,倒略显不自在。

      “傅云深,你现在一个人住?”
      “嗯。”

      她眸光闪烁,没有再多问。

      脚步声飒飒,过了会儿,耳边传来他声音:“你呢。”
      时暮很快回答:“我家人都不在了,只留了点钱给我,也花不了多少,这几天我可能就要找到工作,不然支付不起上学的费用。”

      这一点她就有些羡慕傅云深了。
      傅云深的父亲原来是开店铺的,后来店铺拆迁,得到大笔拆迁款,加上生母那边留下的,身价少说上亿。

      不像是她,除了个没用的系统,屁都没有。

      [系统检测到宿主有辱骂行为,扣除兄弟值X100,大脑里也不是不法之地,请宿主谨言慎行。]

      ???

      这没天理了鸭!!
      天完全黑下后,傅云深和时暮总算来到了就近车站,站牌处,四下无人,走累的时暮毫不犹豫坐在了凳子上,安静等车。

      寂静的暮色里,她看到灯光闪烁,车辆已经接近。
      时暮刚抬手准备拦车,傅云深却猛然握住了她手。

      [叮!与傅云深牵手成功,获得得兄弟值X100]

      这就握上了?
      惊喜来的太突然,时暮有些承受不住。

      视线一转,看到傅云深冲她轻轻摇头。
      时暮心里一个咯噔,不禁抬头看了过去。

      向他们开过来的车通体血红,车内,方向盘自己转动。
      这不是生人该上的车。

      她急忙屏住呼吸,慢慢把脑袋低了下去。
      等车影消失在视野处后,时暮才松了口气。

      “来了。”
      公交车在站牌前停下,傅云深登上车门,往里面投掷了两枚硬币。车内很少人,他们坐到了最后一排。
      时暮看着窗外夜色,渐渐有些昏昏欲睡,她眼皮子颤颤,最后没忍住,慢慢把脑袋往车窗处靠去,前方一个颠簸,她的脑袋正要磕上窗户时,一双手从后绕过,轻轻拖住。

      傅云深小心翼翼朝她那个方向看着。
      灯光很浅,她白皙的脸颊晕染上温柔的暖橘。时暮睫毛纤长,双眉浓密有形,鼻梁秀挺,唇瓣是淡淡的粉红色。

      傅云深眨眼,这才注意到她喉间平坦,若这样一动不动,旁人根本分不出男女。
      “滴——!”

      鸣笛声响起,她睫毛颤了两下。
      傅云深有所惊觉,缓慢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默默往一旁侧了侧,和时暮拉开了距离。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在终点站停下。
      时暮醒了过来。

      少年起身,声音冷淡:“到了。”

      “哦。”她揉揉惺忪的睡眼,拿上书包下了车。
      两边路灯映照着街道如同白昼,现在已经九点,睡懵的时暮踉踉跄跄跟在傅云深身后,走着走着,她就觉得这路有些熟悉,再走着走着,觉得更加熟悉,等花都嘉园四个字落入眼底时,时暮像是坠身冰窖般,立马清醒。

      “你、你住这儿?”时暮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哆嗦。
      傅云深看过来:“有问题?”

      “没……没问题。”
      就是有些…震惊。

      时暮追上去:“你住哪一单元啊?”
      傅云深说;“三单元五号。”

      “……”妈的,要是没记错的话,她那便宜父母住在三号,就和傅云深隔了一栋。
      她眉头死死皱着,脸上写满纠结。

      此时已经路过了时宅,小洋楼的灯光亮着,时暮不由停下脚步,朝里面看了眼。
      她所住的阁楼一片漆黑,里面的所有欢声笑语和温暖都已和她无关,此情此景,此处宅子,突然让她生出了万般的难过。

      她原本啊,有个很圆满的家庭,父慈母爱,对她教导有方,可是后来一场恶意的纵火,让那个圆满的家只剩她一个人。

      “怎么不走了?”
      傅云深的声音让时暮回了神,她疾步跟上,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哥,你在看什么呢?”
      他们离开后不久,时蓉趴在了阳台前,看到时黎正向下面望着。

      “没看什么。”时黎收敛视线,指尖轻抚了下心脏。
      这个动作立马让时蓉眉头皱起,一脸关切:“哥,你又不舒服了?”

      “没有。”他目光落向窗外夜色,睫毛颤颤,转身走向里屋。

      *

      傅云深一周才回来一次,家里卫生都是小时工过来打扫。
      屋子很大,关着灯时显得格外冷清,他开了客厅的灯,时暮看清了房间全景,很简单的装修,除了灰白就是黑色,连多余的杂色都没有。

      撂下书包,傅云深卷起了袖子:“我记得冰箱还剩两袋泡面。”
      “除了泡面呢?”

      “鸡蛋和挂面,还有一些菜。”
      “没问题。”时暮拍拍胸脯,“你坐着,我下面给你吃。”

      “……嗯?”
      时暮回味起自己话来,耳根一红:“小小年纪想什么呢,思想真不健康。”

      傅云深眼神茫然:“嗯?”

      “……”

      操,她才是思想不健康,她龌龊,她有罪,完全忘记傅云深是高中生了。
      “你、你坐着,我去给你做饭。”

      “你会?”傅云深的眼神写满了怀疑。
      “我当然会,我做饭可好吃了。”

      这话不是吹牛逼,时暮没啥天赋,就是做饭比较好吃,这点随了她爸,也还好随了她爸,要是妈,下辈子保不准就饿死了。

      时暮翻出围裙系上,整理出食材,动作熟络的捣鼓着那些厨房用品。
      傅云深双手环胸斜靠着门框,眼睑垂下,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她做饭。

      傅云深对做饭这些一窍不通,周六日都是靠泡面过活,由于不喜欢接触人,平常也不点外卖,更不会下馆子,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别人在自己家,自己的厨房,自己的面前,做一碗面。

      挺奇妙的。
      傅云深抿抿唇,向来冷清的眉眼中,第一次染上了烟火的暖色。

      “用我帮忙吗?”
      “不用。”时暮摇头,“你把碗筷准备好就行。”

      “哦。”

      他摆好碗筷,乖乖坐在餐桌前等饭吃。
      时暮做的面条简单,但色香味俱全,傅云深第一次吃这种家常饭,加上不挑食好养活,吃的格外香。

      一碗面下肚后,他突然眯了眯眼,说:“你那本漫画里也有这样的剧情,他们最后好像……”

      “噗——!”
      一口面呛在了嗓子眼,时暮捂嘴咳嗽几声,表情变得格外难看。

      “你、你还真看完了?”
      他轻描淡写:“挺有趣的。”

      挺……挺有趣??
      这位小老弟是认真的吗?

      他单手托腮,目光深沉:“最后好像是那个攻洗的碗。”
      “……”

      这、这小子还懂得攻?
      他怎么了解的这么全面??

      他都这样说了,这个碗还必须要洗了!事关攻受尊严!
      时暮放下筷子:“我去洗,我去洗。”
      他唇角勾了下,自顾自起身上楼:“我去帮你整理一下客房,慢慢洗,不用急。”

      时暮叹了口气,认命整理好碗筷。
      等她清洗完毕后,傅云深也收拾好了客房,客房正对着他主卧,估计是怕时暮觉得寂寞,傅云深不知从哪儿搜罗出一只破旧的布偶放在了她枕头前。

      “洗发精沐浴乳那些都有,床上是我的睡衣,没穿过,你先凑合一下。”
      “不用了,睡衣我带了。”

      “嗯,那你睡吧,晚安。”
      “晚安。”

      把门反锁,时暮开心扑到了那张柔软的床榻上,她三下两下脱了小背心和束缚的假.阳.具,摸出手机翻找着美容院信息。她准备去找个靠谱的地方做日光浴,不为别的,就为美黑,只有黑了,才有男儿气概,才能让傅云深认她做大哥!

      只是……这些价格好像都有些贵。
      看着那巨额数字,时暮肉疼的关闭了网页。

      算了,太阳足的时候出去晒晒就好,做什么贵巴巴的日光浴,这些都等她有钱了再说,实在不行,就等明天出去买一瓶美黑油摸摸,效果都差不多。

      打定主意后,时暮洗漱睡了觉。
      这一夜睡的平稳舒服,等第二天醒来时针已指向了八点,她翻了个身,还有些不愿意起。

      睡意朦胧时,时暮隐约听见门铃响起,她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拉开窗帘,朝外面看着。
      日光很足,院子里的花儿开的娇艳,时暮眼角半垂,瞥见进门的少年身姿清隽,当他抬头那一瞬,所有的睡意,冷静全部消散。

      傅云瑞。
      傅云深的弟弟……过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修罗场,手动狗头。
    明天中午12点更新,V肯定是要……加更的_(:з」∠)_。
    本章依旧留言前一百红包,等明天更新后,和上一张的一起送,明天的V章也会发红包,呜呜,不要抛弃我鸭!
    我虽然说了六点更新,但是我就要现在更新!!怎样啦!!
    下本接档,投票2选1。
    第一本:《菟丝花快穿回来了》
    许啾啾死后才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一本女配小说。
    穿越过来的女配美艳优秀,轻而易举代替了她这个除了软弱一无是处的菟丝花原女主。
    然后,许啾啾快穿了。
    都市豪门里的炮灰,仙侠世界的万人迷,被卖到青楼的大家闺秀……
    各个世界游走一遍后,完成任务的许啾啾又穿回来了。
    病房外,她的青梅竹马未婚夫冲她笑的讽刺又冷淡:“你就算为我自杀一百次,我都不会看上你。”
    这天春日暖阳,她十七岁,是她为顾西泽死的第二日。
    *
    许啾啾3岁就被原家收养,成了顾西泽的童养媳。
    她性格软糯,甜美可欺,顾西泽不喜欢她。
    可是后来……
    被折腾的够呛的许啾啾在床上哼哼:“你说的不看上我呢?”
    顾西泽低眉敛目,声音淡淡:“但我没说过不想上你。”
    许啾啾:“……”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第二个:《男神是我脑残粉》
    圈里都知道苏微和赵慕川不对盘,一个是当下最红小花旦,一个是演技担当老干部,两者相见无言,两看生厌,私下粉丝更是掐的水深火热。
    直到不久,苏微和赵慕川的微博小号被一同曝光。
    【苏微小号:#赵慕川#男神男神我爱你,为你疯为你狂,为你咣咣撞大墙。】
    【赵慕川小号:#苏微#,脸好看,脚好看,好看,好看,真好看。】
    事情败露后,正在同一演播室的苏微和赵慕川:“……”
    她(他)不是我黑粉吗?????
    这他妈就……尴尬了。
    颜控又足控的老干部男主X全世界没人比我好看的小仙女。
    选吧!!哪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