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八条鱼

      未几,梁寓倾身,湿热气流喷薄在她耳边,像给她耳朵罩上一层水雾。
      他声色喑哑,尾音缱绻——
      “我们又没做亏心事,躲起来干什么?”
      
      他的气息里也裹着一股甘甜又清冽的味道,甫一开口,郑意眠的太阳穴就开始突突跳了。
      她大脑当机,感觉从耳根开始,血液一寸寸凝固起来。
      ……对啊,又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躲?
      
      她茫然地站在那里,搞不懂刚刚是什么驱使着自己把他拉进门后。
      
      她悔不当初,满面通红,立刻决定推开门出去。
      
      正当她往后伸手,准备推门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难以描述的声音。
      外面的人……居然在这个教室里……kiss??
      
      郑意眠手拉着门锁,是真的,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现在不能出去,出去了就要撞破别人的亲密时刻,但不出去的话,又要和梁寓足尖对足尖地站在这一隅,满身都是他的味道。
      郑意眠,你真是挖坑给自己跳的一把好手。
      
      她绝望地收回手,不料惯性让她的手往前晃了稍许,碰到梁寓的皮肤。
      是凉的。
      她骤然抽手,像只受惊的猫咪般蓦然后退——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门“砰”一声往后,重重关上。
      窗台上两个小情侣,和门后的他们,面面相觑。
      ……
      
      谁知道教室的门锁又有问题,门响了一下,却没锁上,不知道碰到什么,又重新弹了回来。
      …………
      
      靠在墙上含笑的梁寓这才伸手,拉住要往郑意眠身上打的门。
      小情侣吓傻了,女生反应过来的当下,立刻拉着男友往外跑。
      风一样窜出去之后,外面传来一声哀嚎:“谁知道有人比我们还奇葩,躲在门后那啥!”
      
      郑意眠:?
      是了,传说中的百口莫辩,就是当下了。
      
      她哑然往前走几步,盯着鞋尖道:“我们走吧。”
      梁寓失笑地看着她。
      
      她脸颊处浮现一层稍深的赧意,像有人加重打了腮红。垂头的时候,脸侧软肉微微鼓出来一些,像在和自己生闷气。
      ……想掐她脸颊。
      梁寓低咳一声,抬眸道:“嗯,走吧。”
      ///
      在正确的办公室盖完章之后,两个人这才到了排练的教室。
      所幸排练并没有开始多久。
      
      负责排练的学姐拉着他们俩进入队伍:“你们俩就压轴吧。”
      很快练习开始,需要一组一组地通过学姐的检阅。
      
      “挺胸,收腹,抬头,走慢一点……稳一点……好……”
      
      练了两个小时,有休息的时间。
      郑意眠本身就是讨人喜欢的性格,没过多久,就跟大家聊起天来了。
      
      有人指着一边的梁寓低声问她:“这是梁寓吗?”
      郑意眠见怪不怪了:“嗯,看来你们都认识他啊。”
      “哪有,听说的,说他当时跟营长杠上,还把营长灰溜溜地给吓走了,”有人笑,“厉害啊,我上一届也是这个营长带,太欠揍了,但我们没人敢反抗。”
      “可算是给我们出了口恶气。”
      
      没一会,负责排练的学姐又让大家站好。
      
      经过一轮聊天之后,大家明显没有原来那么拘谨了。
      
      这时候,有个人才终于敢指着梁寓背后说:“梁寓,你背后那一片白色的,是什么啊?”
      
      郑意眠:………………
      是什么??
      是刚刚推他抵在墙上的时候,他蹭到的……
      
      “嗯嗯我也看到了,是不是墙灰什么的?”
      “别逗了,哪来的墙灰,又不是被墙咚了……”
      大家讨论到这里,像是突然开了什么聪明孔,刹那间齐齐噤声。
      
      除了墙咚,好像没什么别的可能了……看样子还是刚刚才墙咚的……
      而刚刚,和他一起去盖章,一起进来的……只有一个人……
      
      郑意眠挺直背脊,心虚地晃眼睛:“你们别看我啊,真的不是我干的!”
      
      梁寓带笑,语气里明显闪过一丝旖旎,不是对着大家,是对着她说的。
      “嗯,不是你干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
      大家顿悟了,齐齐“啊——”了一声,了然地点头,正色道:“我相信。”
      
      ……你们一脸心照不宣的笑,还低下头使眼色,是相信的样子吗???
      ///
      回寝之后,郑意眠借着破碎的闲暇时间画漫画线稿,还不忘给自己辩驳。
      “一个二个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惊喜,听到八卦简直双眼放光,表情恨不得……”
      
      李敏:“恨不得要你再表演一次墙咚梁大佬。”
      
      “对,”郑意眠点完头才回过神来,差点没气成河豚,再次敲桌划重点,“我说了,我没有墙咚,是别人推门,我没办法才压到他身上的……”
      
      老三眼里有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你还压到他身上了?!”
      
      郑意眠:“……”
      
      “来来来,”李敏捧着手机,“好事不出门,八卦传千里。你看,有人给我发消息了!”
      
      郑意眠恹恹:“发的什么?”
      
      “我给你念念啊,”李敏咳嗽一声,对着手机念道,“‘敏敏,听说你们寝室的郑意眠好猛,把梁寓压在305的门后瞎亲!’”
      
      郑意眠:???
      想了想,郑意眠拿起笔,在手绘板上大力涂抹起来。
      
      李敏:“你突然在画啥呢?”
      
      “雪,我用六月飞雪昭示我主人公的冤屈。”落了笔,郑意眠撑着脸,看着屏幕上的线稿戚戚道,“我比窦娥还冤。”
      
      “你又画新漫画啦?”李敏凑过来,“哇,新画风我喜欢!”
      
      老三突然转头,像是听到什么稀奇事一样,惊讶地看着郑意眠:“什么啊,谁画漫画?”
      
      李敏:“你别告诉我这几晚她天天拿手绘板画线稿,你没看到?”
      
      老三:“看到了啊,我以为她随便瞎画的。”
      
      李敏:“……”
      
      老三好奇心涌上来,刨根问底:“眠眠,你在哪里画漫画啊?”
      
      郑意眠不好意思了,笔尖点着手绘板,小声解释道:“就奚青漫画的APP上画一些短篇,现在可能要准备画画长篇,正在构思……”
      
      李敏补充道:“你别听她胡扯,她是签约的画手,作者名叫眠衣,说不定你还看过她的漫画……”
      
      老三瞠目,举起手机,不死心地往前翻,像在确定什么。半晌,手机举到郑意眠面前:“你是眠衣?我看过你画的啊!这个《共鸣》的漫改是不是你负责的?!”
      
      郑意眠扫了一眼,的确是自己的画风。她手下动作没停,说:“对啊,《共鸣》本身就很有名了,当时负责漫改的画手不堪重负,画到一半放弃了……我当时想闲着也是闲着,就去画了一话试了下,结果因为画风跟原画手很像,就被选中了。”
      
      她以前就喜欢自己画漫画,高考完之后暑假太无聊,才正式把画漫画这东西提上日程。常年积累的基本功扎实,少女漫类的画风又正受欢迎,“奚青漫画”就把她给签了下来。
      
      她刚开始接的是编剧江筱然有名的剧本《共鸣》,本身是短篇,很快就画完了。后来也画了一些自己的小脑洞,虽然没出道多久,但胜在公司分了一些资源推她,她画的质量也不错,现在已经有一小部分的读者群了。
      
      她还记得就是不久前,家里出去拜访某位亲戚,恰巧路过奚青公司,她就顺便去看了看自己的编辑橙橙。两个人去了一场漫画书展,透明干净的玻璃后面整齐地陈列着每个公司的新漫画和畅销漫画。
      橙橙忽然问她:“眠眠,你想画一本自己的长篇漫画吗?”
      实体情怀其实谁都有,但橙橙脱口而出的那个刹那,郑意眠还是怔了怔。而后,她低下头,嘴角弯出一个柔和的弧度:“我?我的水平还远着呢吧。”
      “不远了,你都画了这么多篇短篇了,可以画点长的试一试呀,”橙橙笑得粲然,“试试吧,反正试试又不要成本,目前你虽然不是我画手里面最有名的,但是是崭露头角最快的,也是最有潜力的。其实那么多新人里,我最看好的就是你了。”
      郑意眠踩着脚下的方块往前走,地板上,绰约的影子跟着她的步伐轻微晃动着。她说不上来自己那刻是什么感觉。
      地板上的箭头戛然而止,直指的地方是这段路的终点。郑意眠足跟踩在箭头最尖处,抬头往上看——是畅销且长销的精品漫画名单。
      橙橙忽然就打了个响指:“只要你好好画,我觉得你出现在这上面不算什么难事。保不齐下一个出现在这个名单上的,就是你呢。”
      郑意眠眼睫轻轻地动了动,落在眼底的投影让她的下垂眼看起来都朦胧了几分。她笑声轻柔,干净又纯粹,像羽毛落在迤逦地毯上
      橙橙五根手指在她面前展开,又合拢:“就不说什么明年后年了,我觉得——五年之内,肯定能。”
      话题最后不了了之,郑意眠也当橙橙只是激励她,没太敢怀着那种雄心壮志,但确实是开始构思那本新长篇了。
      
      老三自然是不知道事情的起源经过的,只是整个人坐在椅子上,往后转,手还死死抓着椅背,旋转椅左右晃荡,她仍旧不可置信:“我居然和漫画家住一个寝室诶。”
      郑意眠:“你抬举我了,我就是个小画手。”
      “来日可期啊!”李敏高举水杯,“苟富贵,勿相忘。”
      老三想了想,颇为赞同:“怪不得有底气墙咚梁寓,眠眠好样的!”
      郑意眠太阳穴突突跳着:“……为什么话题又说到这个了?”
      ///
      事实证明,无论话题想往哪个方向绕,最后都得回到梁寓身上去。
      没办法,谁让他们的生活简直是息息相关呢。
      
      后面排练的日子过得比军训轻松多了,每天只需要按时走走步,把站位顺序什么的过一遍,就可以回寝室自由休息了。
      
      一晃,就到了迎新晚会。
      
      那是她们第二次穿需要展示的服装。
      
      因为那服装是创意设计,是用纸做的,自然就很脆弱,扛不住来来回回地试。况且平日意外总难避免,学姐怕不小心把衣服给弄坏,迎新晚会就没法儿穿了。
      
      要上台前,郑意眠其实一点都不紧张。她靠在窗口往外看星星,一边看还一边想着自己的漫画主线。这次她打算画一个系列的故事,由一个特别的店铺引申出三……
      
      “啊!”
      东西没想完,忽然听到一声惊叫。伴随着惊叫,还有布料撕裂的声音。
      郑意眠回头去看,发现是学姐不慎摔跤了。
      
      此时,学姐一手捂着手臂边的衣服,一边抱怨:“我都让你们去一边玩了,明知道我穿高跟鞋还来撞我……”手松开,看了一眼衣服,“这下完了!衣服裂了!怎么办?”
      
      被吼的女生们明显一愣。
      “什么啊,干嘛怪我啊,大家都穿高跟鞋啊,又不是就你一个。”
      “我们又没撞你,就碰了一下,是你自己没站稳,干嘛那么凶?”
      
      郑意眠见要吵架,上前看了一眼衣服,伸手触了触:“撕都撕开了,争执也没用了。裂口也不是很大,尝试着补一下吧。”
      
      “没用的,”学姐说,“要么用针线,要么粘起来,可是弄起来会很丑啊,这种服装本来就是一次性的……这下完了。”
      
      “其实也没关系,大家站得远,看不到裂痕的。”
      
      “这我知道,但是上台前忽然弄出这种乌龙,这么大一条口子,就很影响人的积极性啊……”
      
      果然,郑意眠抬头一扫,感觉大家也都被学姐沮丧的气氛感染,一个二个皱着眉,一幅怒其不争回天乏术的样子。
      
      她可不这么觉得。
      
      “还好,只裂了这么小一个口,”郑意眠低头,想了想,旋即开口道,“这里有颜料吗?”
      
      大家对她突然胜券在握、扬起的声调感到好奇,希望好似在她这种昂扬的声调中被燃了起来。
      学姐带着点儿希望问:“你想干嘛啊?”
      
      一直站在她旁边的梁寓,想到什么,忽的,又缓出一个笑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25小修】
    老婆,棒,夸。
    哇面对这么甜的文这么准时更新的作者,你们怎么舍得不留言!
    -
    感谢大家滴投喂:
    手榴弹:糖浅、冲田总悟的女朋友
    雷:糖浅、要来块排骨嘛、小六六六六六、小蛮腰PING、借书浇愁﹂、仙九、鹿烊、孤山梦云、要来块排骨嘛、两碗米饭、唧唧、argyle阿x2、鹿烊、冲田总悟的女朋友、RUOUOUOx2、时小笙、鹿烊、琳琳、乌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