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条鱼

      郑意眠把手上的一瓶水放在桌上,打开门问道:“还有事吗?”
      
      梁寓垂眸看她:“刚刚想起来,很久没住人的寝室会有蜘蛛网,我来帮你弄一下。”
      不是你们,是你。
      
      郑意眠打开门,正要开口,梁寓又笑了:“别谢我了,没什么的。”
      
      进了寝室,梁寓问:“有扫把么?”
      
      郑意眠看到角落里有扫把,是新的,问室友李敏:“这是你买的吧?”
      李敏点头:“嗯,新买的,可以用。”
      
      郑意眠把扫把递过去。
      梁寓很快就开始拿着扫把清理角落里的蜘蛛网了。
      
      趁梁寓清理的时候,李敏用唇语问郑意眠:“你男朋友吗?”
      
      郑意眠当然摇头:“不是。”
      
      李敏继续用唇语问:“追你的?”
      
      郑意眠指指他的袖章,道:“志愿者。”
      
      李敏八卦地笑了笑,比了个促狭的OK手势。
      然后李敏跟郑意眠继续做嘴型:“有点帅。”
      
      郑意眠看了梁寓一眼。
      他正在打扫蜘蛛网,她只能堪堪瞥到一眼他的侧面,因为认真,他的眉皱起一些,刘海儿软趴趴地挂在额头上。
      高挺的眉骨和鼻梁让他看起来像自己经常画的漫画男主。
      可不是么,当时高中就有不少女生痴迷在他的颜里。他不爱上课,一来学校,就有女生下课趴在走廊栏杆上偷瞄他。
      有几次打篮球,围观加油的女生简直汇聚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虽然在那场乌龙事件之前,她并没见过他,有关他的事迹却听了不少。
      
      她正回想着,梁寓已经打扫好了,就准备出门。
      他仔细把寝室梭巡一边,重点检查了一下郑意眠的位置,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准备离开。
      
      正踏出寝室一步,他想起了什么,回身,指了指郑意眠手里的东西。
      
      郑意眠:“啊?”
      
      他言简意赅:“我的水还在你手上。”
      
      郑意眠这才把水递出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梁寓手指钳着矿泉水瓶盖,抿了抿唇,在关门前还是同她道:“明天见。”
      
      郑意眠挥挥手:“明天见呀。”
      
      门关上了。
      
      梁寓看着自己手上的矿泉水瓶。
      因为是冰水,握过就会留下痕迹,但那痕迹并不明显,被下落的水滴模糊了边缘形状。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握过瓶身。
      所以这上面的手印,是她的。
      
      他笑,莫名其妙想起她刚刚跟他说——看来你服务过很多人啊。
      
      哪有什么别人,我只为你服务。
      
      ///
      
      梁寓带着那瓶水回了报道处,刚落脚,赵远就从桌上弹起来:“水!我要喝水!”
      
      赵远正要伸手来拿,手不小心碰到了瓶身一点,梁寓立刻眼神一凛,拿着水瓶躲开。
      “要喝自己买。”
      
      赵远委屈了:“我的袖章你也抢走了,嫂子也是我帮你等的,你连口水都不给我喝!我恨!”
      
      有人看不过眼了,拍赵远一下:“你没看到这么热,他都没拧开水喝啊?这点眼力见都没有啊?”
      
      赵远立刻明白,但还是指着梁寓:“嫂子就给你买杯水你就当宝贝了,哟,那瓶身上指纹是她的不?你要留回去做标本是咋的?”
      
      梁寓睨他:“你见过这么做标本的?”
      
      赵远早就习惯他的冷言冷语,虽然气势弱了点,但还是扶着脖子反驳道:“只要你想,什么做不成啊。”
      
      梁寓把手上袖章取下来,眼睑半搭着,光是脱袖章的时间,就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好不容易把东西弄下来,他把袖章扔进赵远手里,懒散道:“我先回寝了,晚上请大家吃饭。”
      
      有报名的新生看梁寓施施然离开,忍不住多嘴了句:“他不是志愿者吗?”
      本来还想让他带自己参观学校的……
      
      “不啊,不是,”赵远把袖章扔给一边的人,“不对,应该这么说——在别人面前,他是大爷;在有个人的面前,他是关怀备至的志愿者。”
      “这不,志愿者袖章也是借的,就为了找个机会给人搬东西——因为开学东西多,怕人累着。”
      说完,冷笑了声:“呵,双标!”
      
      好不容易招呼完所有新生的报道事项,赵远拍拍手:“今天谢谢大家配合了,寓哥请大家吃晚饭啊,咱们坐车去。”
      
      一顿餮足的晚饭过后,车载着大家回了学生公寓。
      上楼梯的时候,赵远底气满满地问梁寓:“明天军训,翘吗?”
      
      ——不是去吗,是翘吗?
      
      梁寓未有丝毫犹豫:“不翘。”
      
      赵远:“……?”
      
      梁寓:“我跟她说好明天见。”
      
      赵远夸张地叫了声,灯都被他吓得闪了闪:“我操,你在她身上花的心思真多啊,不求回报地暗中喜欢了人三年,还跟人考同一个学校,现在真的要从良了啊……”
      认识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遭看到。
      
      梁寓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想到郑意眠,伸出手指扣了扣裤缝线。
      能看到她就行了,管它从良还是堕落。
      谁怕。
      
      ///
      
      与此同时,经过一下午的沟通交流之后,郑意眠寝室四个人已经差不多混熟了。
      她洗完澡,正在椅子上坐下来,就听另一个室友老三道:“听说你今天被志愿者服务了啊?运气真好,我都没遇到。”
      
      郑意眠一边拍水一边回说:“那可能是服务太多人太累了,就去休息了。”
      
      “不过我就听说有个志愿者还蛮好看的,但是听人说,好像只服务了一个。”
      
      李敏说:“那可能就是服务眠眠的那个。”
      
      郑意眠一愣,右手一使劲,不慎将乳液多挤了一团。
      她又想到了梁寓。
      
      老三说:“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郑意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稍微下垂一点,无精打采道:“不,是孽缘。”
      
      郑意眠的整个学生时代,托长相和成绩的福,桃花运一直很不错。
      只是那些追求者都很高调,追她也要追得人尽皆知,大课间时候,挤过熙攘的人群,在所有人的欢呼和八卦目光中,给她送上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
      虽然她也不会接就是了。
      ……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世界里,出现了一支暗中进行的奇怪感情线。
      平安夜的时候抽屉里会多出一个苹果;忘了写名字的练习册发下来却被人写好了名字;夏天给她在桌上留一杯绿豆冰沙;冬天又给她在座位上放手握的暖宝宝;运动会忙完回来,在座位上发现一份完全符合她口味的饭——连鸡蛋都知道去掉蛋黄,只留下蛋白。
      这些事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干的,但她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能把她了解得这么透彻。
      
      直到那一次——
      关于那一次的种种,甚至是细节,郑意眠都记得清清楚楚,大抵一辈子也难忘了——
      
      那次她拒绝了无数次的某个炮灰男又重振旗鼓,尾随她从画室到教室,甚至还有点动手动脚的趋势。
      她在教室拿完东西,正不知如何是好,从天而降一大盆水,全部泼在了靠在栏杆上的炮灰男身上。
      炮灰男探出身,往楼上看,气愤道:“谁泼的水?!”
      那时她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只听到几个男声渐次响起。
      首先是一个略尖的声音:“不好意思啊,我们教室刚刚洗完窗帘,下水道堵了,就随便泼一下,不知道你站底下呢!”
      炮灰男闻了闻自己的手,更气了:“你们拿洗窗帘的水泼我?!”
      而后,楼上的另一道男声响起,却带了点不怒自威的寒意:“都说了不小心,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炮灰男本来一副誓不罢休的架势,往上看了眼,不知看到了谁,气势一下就软了下来:“学校里,你们本来就不能这么乱来的!”
      那男声搀着笑意,却意外地带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痞劲儿。
      “你本来也不归这个班,站在这里干什么?”
      略尖的男声附和道:“怎么样,大兄弟你还要站那儿吗?我们等下可能还会——”
      炮灰男一跺脚,怂了吧唧,像根蔫儿了的菜叶:“我不在这儿行了吧?”
      楼上的人声色散漫:“以后也不要去自己不该去的位置。”
      炮灰男吓得下唇都在抖,愤怒地“哼”了声,负气离开。
      
      郑意眠怎么想都不对劲,跑回画室找自己的一个“万事通”朋友,火急火燎地拉着别人站在操场上,往自己班的楼上看,边看还边念念有词:“我好像知道一直给我放东西的是谁了,你快帮我看看,站在那个班门口的是谁?”
      
      ——是谁?
      梁寓。
      那一年的梁寓还没洗干净混世魔王的标签,走路都带着风,学校几乎没人能管得住他。他就像学生时代最打眼的那种纨绔子弟,站在哪儿,哪儿就有女生的议论和注目,连老师都束手无策。
      
      于是,郑意眠被损友无情地用一连串不喘气的“哈哈哈哈哈哈”给嘲笑了。
      “你说谁我都能理解,但你跟我说他暗恋你?梁寓暗恋你?身后追求者排排站的梁寓暗恋你?你这他妈不胡扯吗,这他妈不是跟刘亦菲暗恋我一个意思吗?!”
      “你要跟我说梁寓喜欢谁我都不信,你现在告诉我他暗恋——暗恋啊大哥,梁寓,扛把子梁不羁,他暗恋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刚刚午觉还没睡醒,你还他妈在做梦吧哈哈哈哈,这我他妈能笑一年。”
      损友口出狂言:“梁寓要是暗恋你,我直播铁锅炖自己。”
      
      因为这事,她被笑了整整两年。
      在损友眼里,她这就是一段自作多情的屈辱史。
      
      想到这,她捏捏眉心,给脸上了最后一层精华,上床睡觉了。
      
      ///
      
      第二天六点半就得起床,军训七点半要求集合完毕。
      地狱似的W大,六点多就已经开始带着燥热了。
      
      李敏不是本地人,对这种景象感到绝望:“为什么七点就有这么可怕的太阳啊。”
      
      郑意眠同情地拍拍她的背:“更绝望的还在中午。”
      
      军训男女分开训练,训她们的教官是连长,连长虽然对女生温柔了那么一点,但依然很严苛。
      “从今天起我就负责你们,你们可以叫我教官,也可以叫我连长,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吃早饭了吗?再问一遍,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几个小时,眼看就要下课,郑意眠感觉自己的后颈被晒得发烫了。
      
      忽然,她听到一声口令。
      “齐步——走!”
      
      扭头去看,一群男生迈着还算整齐的步伐,往她们这里走来了。
      两个连长相视一笑,摆明了就是想搞点事情。
      
      男生逐渐走近,郑意眠这才发现些许不对的地方……
      梁寓,梁寓站在这个班,第一个。
      
      完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生命不息,搞事不止XD
    我知道有的朋友在这本书之前可能没来晋江花钱看过文,就没有账号。表达你们对梁大佬爱意滴时候,能不能麻烦小仙女们登录一下:1.留言快有红包,2.文章更新可以及时看到,3.以后追文用得上。
    4.看着大家的不登录评论,我真的没有安全感ORZ

    谢谢梁寓老婆们滴投喂~
    要来块排骨嘛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1 20:03:48
    迷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1 20:22:34
    达令擦浪嘿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1 20:36:01
    阁楼里的猫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1 21:16:08
    Candy2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1 23:50:21
    鸠羽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1 23:53:22
    今年也在等骄阳呢:)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1 23:56:03
    26186671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2 00:37:05
    21414360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2 06:36:51
    小六六六六六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2 07:29:32
    游荡的油条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2 11:01:21
    贺小萌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7-11-02 11:42:34
    26191603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2 16:32:19
    25442250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7-11-02 18:25:32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