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两条鱼

      毕业聚会在喧闹中落了幕,没过多久,开学季到来。
      
      郑意眠收拾好大包小包,拒绝了父母说送她来的提议。
      “W大离我家又不远,不用你们送,我自己能搞定。”
      
      她抵达W大时,时间正逼近下午一点。
      这是这个城市最热的时候。
      
      她拉开门,离开冷气环绕的出租车。
      热浪袭来的瞬间,她差点像块巧克力一样被烤化。
      
      近四十度的高温让柏油路面都在发烫,不远处正有人在做实验测试路面的温度,敲下去一个鸡蛋,鸡蛋很快就被滚烫的路面煎熟。
      ……
      剃着板寸头的敲蛋者就蹲在W大吸睛的招牌旁,他扯了一把头发,烦躁地抱怨了声:“嫂子怎么还不来啊?!”
      
      郑意眠下意识看了他一眼,下一秒,敲蛋者也看到她了。
      那人先是愣了两秒,旋即一拍大腿,把煎熟的鸡蛋飞快铲下来扔进垃圾桶,掏出手机打电话,朝那边说了一通后,声音又提高几度:“你说我谁?我赵远!”
      
      郑意眠目送他火急火燎地跑走了。
      
      郑意眠下意识往自己身后看了眼。
      没人。
      那人口里的“嫂子”都还没到,着急跑走做什么?难道是因为被自己看到了那个尴尬的煎蛋场面?
      
      她未作多想,右手举起的伞面微微前倾,挡住面前炽烈的日光,然后拉着行李箱往学校里去。
      滚轮在地上拖出笃笃的响声。
      
      ///
      
      今天是新生报道日,再往里面走一点,就热闹了起来。
      赵远光速跑到艺术设计学院的报道处,气喘吁吁地通知道:“人来了,马上到,准备好没?!”
      
      接洽新同学的那帮人都被他吓了一跳:“这么一惊一乍干嘛啊?”
      
      “事关重大,”赵远指指一边远望的人,“有关我寓哥的人生大事,再不激动点他就得光棍一辈子了,你说我急不急?”
      有人笑了:“梁寓能光棍一辈子?逗我呢吧。你刚刚没看多少女生往这边看。”
      
      “那能一样吗?”赵远叉腰,瞅梁寓一眼,手背在嘴边,压低声音道,“那么多人看他,你有见他看谁一眼吗?我靠,你能想象吗,一个曾经气走五个班主任、打起架来不手软的混世魔王,居然他妈暗恋一个小甜甜,暗恋了三年?我刚知道的时候,反正他妈腿都吓软了,我以为那天愚人节。”
      
      听八卦的人总是不嫌多,拍桌道:“然后呢?继续啊。”
      
      “然后他跟我说,他要好好学习考W大,我以为我聋了,”赵远越讲越带劲,满脸涨红,“那我当然问他啊,我说:‘你玩真的啊?’”
      
      大家乐了:“之后呢,他说啥?”
      
      赵远微笑:“他说我再影响他学习,他就把我从楼上扔下去。”
      
      “玄幻了,”有人拍手称快,“我以前听说梁寓从不交女朋友,以为他对女的不感冒。”
      
      “感冒着呢,”赵远看远处有个人影走来,扬扬下巴,“不过只对那一个人感冒。”
      
      ///
      
      郑意眠找到报道处,停下脚步,趁排队的时候拿好了报名的资料。
      她没注意到,从她出现开始,就有一道目光,牢牢地锁准她。
      
      在报名单上签好名字,郑意眠看了一眼自己的寝室号,礼貌地问了句:“所以我寝室在那边的公……”
      话没说完,面前负责报名的学生指着一边的人道:“刚好,你不知道寝室号的话,我们有专门的志愿者负责送你去寝室。”
      
      本来想拒绝,因为她差不多知道学生公寓在哪里。但是想了想,自己也不确定位置,还是找人带自己去比较方便。
      W大不愧是顶级学府,连志愿者都工作得这么周到。
      她低头笑了笑:“好的,谢谢你们了。”
      
      面前的人摆手:“要谢别谢我,谢送你去的人就行了,是吧,梁寓?”
      
      听到熟悉的名字,郑意眠一愣,这才抬头,往一边去看。
      今天,他没有穿统一的工作服,只是套了件黑T恤。
      上次天太黑,她没看清他的具体长相,这次倒能一览无遗了。
      
      梁寓有双极其好看的眼睛,内双弧度饱满,向外处扩开一点,挑起。
      五官精致,唇珠明显,下颌线条漂亮得浑然天成。
      
      ……怪不得刚刚来的时候,听有女生在说艺术院报名处有帅哥可看,原来说的是他。
      
      郑意眠正怔忡着,梁寓三两步走过来,向她伸出手。
      白皙而宽大的手背上,淡蓝色青筋若隐若现。
      
      旋即,梁寓倾身,握住她身边行李箱的拉杆,黏着点磁性的嗓音落在她耳边。
      “走吧。”
      
      郑意眠特意扫了一眼他的手臂。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场架里他虽保持着绝对的优势,但手臂上还是有道小伤口,不深,却有血迹渗出。
      果然,现在伤口已经复原了。
      
      梁寓拉着行李箱,很快就走进鼎盛的日光下。
      郑意眠跟上去,出于礼节,将伞抬高了些,把他也遮进伞里。
      因为他太高,郑意眠有点使不上力。
      
      兴许是看她边踮脚边走路还得举伞的样子太滑稽,梁寓唇角攒出一点笑来,低垂眼帘,漫声道:“不用给我遮了,你自己打就好。”
      
      郑意眠很固执:“那多不好意思……”
      
      下一秒,带着少年独特触感和体温的皮肤擦过她手指,梁寓从她手上接过伞,往上撑了撑:“那我来吧。”
      
      郑意眠放稳脚跟,以那个角度抬头看了眼梁寓。
      他目光漫不经心,但嘴角又总是带着点儿笑,痞气却不乖戾,玩世不恭的气质和少年气结合得很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特别。
      
      她不想回忆,但命运总逼着她回忆,毕业聚会那次是,这次开学也是。
      看来是躲不过了。
      想到这里,记忆真是颇给她面子,某个啼笑皆非的场景,又开始在她面前一遍遍闪现了。
      
      ……
      
      梁寓见她望着自己出神,眉梢泻出一点悦色,似乎是想说什么。
      
      郑意眠怕他误会,抢先道:“不是,你有点眼熟。”
      说完才意识到不对,这话听起来跟俗套的搭讪似的……
      
      梁寓一滞,并没想到她居然能记得自己,侧头问她:“……还记得我?”
      
      郑意眠看了看他的胸前,想找到证明他身份的胸牌,结果没有胸牌,只有一个W大志愿者的牌子。
      她舔舔唇,又点了点头:“学校……聚会……我们都见过的,是吗?”
      
      每当她不确定地发问时,都会将头微微侧一些。
      这个小表情让她整个人都生动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靠得这么近。
      近得他甚至能看清她根根分明的睫毛,草莓色的嘴唇,以及白中透一点粉的肌肤。
      还有那双大而灵动的下垂眼,不笑的时候人畜无害,乖得像只打盹的猫;笑起来的时候卧蚕都鼓起来,眼波流转,可爱又温柔,让人没法抗拒她的一切请求。
      
      梁寓觉得自己可能是中毒了。
      
      他挪开目光,轻咳一声,道:“嗯。”
      
      果然。
      郑意眠想。
      她因为这个人,被高中朋友孙宏笑了整整三年,可是无论如何都忘不了了。
      只是……当时听孙宏说,梁寓几乎不怎么学习,还曾经创下气走五个班主任的丰功伟绩,他居然能考进全国排名前列的W大?
      
      她弯着眼睛,露出招牌笑容:“居然在这里能遇到崇高的校友,挺巧的。”
      
      梁寓控制着自己不要看她看得太过频繁,拼命在前面找一个分散注意力的建筑。
      看着大门口的牌子,他将手里的伞紧了紧:“嗯。”
      不巧,跟着你来的。
      填完志愿之后,还怕我们的志愿错开了。
      
      出了校门,往左走几百米,再过个马路,就是W大的学生公寓了。
      因为学生太多,学校里的宿舍住不下,外面便加了个公寓。
      
      梁寓明知故问:“你住哪里?”
      其实有关她的那些细节,他这几天早就看过很多遍,可以倒背如流了。
      此刻不过是找个机会,能跟她搭话。
      
      郑意眠看了一眼单子:“八栋450。”
      
      到了八栋楼下,郑意眠到宿管处填入住信息,梁寓就在一边等她。
      拿到了钥匙和水卡,郑意眠走到他面前,说:“你等我一下。”
      
      梁寓站在原地等她,看她跑进一边的小卖部里,买了两瓶冰的矿泉水。
      她纤长白皙的手指握着一瓶矿泉水,递给他,笑着感谢道:“辛苦啦。”
      
      梁寓拎着瓶盖头接过,正低头拧水,余光瞥见她右手捏着瓶盖子,手指正在用力,瓶盖却纹丝不动。
      
      郑意眠感受到他的目光,更窘迫了。
      因为高中闺蜜力气大的原因,她几乎从来不自己拧水,久而久之,就没法……
      
      下一秒,梁寓把自己手上的水递给她,把她的水接了过来。
      几乎没怎么用力,先天优势占尽便宜,“咔哒”一声,水瓶开了。
      
      郑意眠有点儿脸红,咬着唇又道了次谢:“谢谢。”
      
      梁寓低头笑了声,接着道:“水不用给我,身后的包给我。”
      
      郑意眠两只手各一瓶水,还没来得及讲话,书包已经被他卸了下来。
      他一手拎着她的包,一手拎着箱子,很快顺着楼梯上去了。
      走了两步,感觉到郑意眠还愣在原地,他回头:“还发呆?”
      
      郑意眠跟上来,捏着瓶子的手指动了动:“我还以为男生不能进女寝……”
      
      梁寓解释道:“今天开学,所以我们可以进来帮着搬东西。”
      
      郑意眠表示理解地“噢”了声:“看来你今天服务了很多人啊。”
      她绞尽脑汁,怎么想都想不到——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才能让昔日嚣张乖戾的混世魔王收敛一身刺,在这儿当乐于奉献的志愿者?
      高考鸡汤作文都不敢这么写吧……
      她不胜惶恐地目送梁寓没有丝毫怨言地把东西搬上四楼,心里隐约惴惴,怕他下一秒就本性暴露,做出点惊世骇俗的什么事儿来。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
      
      到了四楼,她略有些喘,梁寓却面不改色。
      
      寝室门是开的,他给她把箱子和包放了进去。
      
      郑意眠再三道谢后进了寝室,正把门关好,跟室友简单聊了两句,门又被人扣响。
      
      郑意眠问:“谁啊?”
      
      门外人声带着很强的辨识度,语调稍慢,缠着点儿鼻音,是她刚刚听过很多遍的声音。
      梁寓在门外低声道:“是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是我,你老公。”
    -
    昨天你们就开始喊甜了,那看到后面还怎么得了哦XD
    -
    谢谢金主们对大佬梁的宠爱030
    T. A too扔了1个地雷
    momo扔了1个地雷
    怎么会酱紫呀!扔了1个地雷
    唧唧扔了1个地雷
    游荡的油条扔了1个地雷
    要来块排骨嘛扔了1个地雷
    瑾沅mio扔了1个地雷
    瑾沅mio扔了1个地雷
    唧唧扔了1个地雷
    奶味狗扔了1个地雷
    阿lea扔了1个地雷
    靖兒扔了1个地雷
    温柔野兽XL扔了1个地雷
    要来块排骨嘛扔了1个地雷
    爱吃猫的鱼扔了1个地雷
    小六六六六六扔了1个地雷
    哈扔了1个地雷
    是圆圆的罗伊扔了1个地雷
    海豚辛迪扔了1个地雷
    木樨扔了1个地雷
    何小可扔了1个手榴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