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条鱼

      梁寓眉峰一挑。
      
      郑意眠撑着脑袋解释:“我不是排斥恋爱,是排斥不喜欢的人骚扰我。而且高中也不想谈恋爱,因为拒绝得干脆一点别人才会死心,我就直接说我完全没有恋爱的打算,后来没人敢给我告白了,总算清净了……”
      
      “那大学呢?”赵远问。
      
      “大学么,”她转着笔,凝眸思考了一会儿,说,“看时机吧,看我什么时候遇到了值得考虑的人。”
      
      李敏惊讶地问她:“高中后来没人敢给你告白了?”
      
      “对,因为有的人实在太死缠烂打了,我就说,”郑意眠抿抿唇,重复着当年跟炮灰男说过的话,“‘我上高中根本不想谈恋爱,希望你能好好学习,不要以每天追我为己任,你这样下去我会很烦的。’”
      
      赵远轻咳一声:“所以这话,是随口说的?”
      
      “也不能算随口说,”郑意眠补充道,“我就是把话说得稍微严重了点,其实没那么严重。”
      那炮灰男实在是无孔不入,对她的生活都构成了困扰,话不说狠点,怕是甩不掉他。
      
      赵远默然:“……”
      是,她是“稍微说重了点”。
      可怜梁寓日日夜夜把这话放心上,不敢明着追人,怕招人讨厌;只能背后默默暗恋,下雨递伞天热遮阴。
      对别人来说怎样他不知道,但这对梁寓来说,这已经算顶破天的稀奇事了。
      
      ///
      
      几个小时之后,大家速写都画完了,回房间收拾一下,就准备去吃晚饭。
      
      刚进寝室门,赵远就特别惋惜地跟梁寓说:“后悔吗?恨吗?”
      
      梁寓睇他,好像没懂他的脑回路。
      “后悔什么?”
      
      “就……”赵远侧头,“人家随便说了句话,你就当至理名言似的放心上啊。”
      
      梁寓把画板扔在桌上,看了一眼速写纸上的秋千。
      秋千后有景,秋千上有人。
      景是平凡景,人是……心上人。
      
      他轻笑一声,摇头道:“不啊。”
      只要她说的话,无论是不是随口一说,连带着标点和不表意的空格,他都会全部放在心上。
      他不怎么会喜欢人,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点认真和事无巨细了。
      
      ///
      
      底下的郑意眠和李敏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李敏靠在门框上,回首看郑意眠。
      “眠啊,你还看手机呢,再看就迟到了,别聊天了你!”
      
      “朋友找我呢……”郑意眠边看手机边往前走,“我高中不是有个闺蜜叫林盏么,她听说我最近在给漫画取材,说她有个朋友的暗恋故事可以给我画……我刚刚加上这个妹子。”
      
      “暗恋啊,”李敏摸摸下巴,“那很难画诶,稍不留神就画成没有男主的独角戏了,一个人看他的背影,一个人躲起来给他发了消息再删掉什么的。”
      
      过了会儿,李敏撞郑意眠肩膀:“你咋不回我?你觉得暗恋是什么啊?”
      
      郑意眠收起手机,往窗外葱茏繁盛的枝叶里看。
      “暗恋啊……”
      
      暗恋是什么?
      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做尽浪漫的守望。
      
      ///
      
      吃过饭,晚上有一个篝火晚会的欢迎会。
      
      这里的夜幕总是降临得比W市更快,当郑意眠收拾好的时候,窗外天色已经黑得七七八八了。
      城镇总是不比不夜城似的都市,这会儿即使一边的公园里有晚会,街市上的灯依然幽黄,不算太亮。
      
      她和李敏喷了点驱蚊液,就去看篝火晚会了。
      
      篝火晚会其实也不算是特别有意思,胜在饱含当地风土人情。
      班长带了班上的作业来,说是到时候情之所至,说不定大家会想画画。
      
      在长椅上坐着等了一会儿,逐渐等到火堆旁人都围了起来,主持人也到了。
      班长把包放在椅子上,跟郑意眠她们说:“走,我们过去。”
      
      郑意眠停了停:“包就扔这儿吗?”
      
      “可以吧,”李敏附和道,“这里不是民风淳朴吗,应该没人会偷东西吧。”
      
      说话间,主持人已经在里面吆喝上了。
      
      郑意眠挽着李敏,本来站在人群外围,结果班长在里面招手:“来这边啊。”
      两个人站在里面,听主持人说了一段开场白。
      
      郑意眠侧头,看见班长朝自己笑得很诡异。
      
      顺着班长的目光往右看,果然发现自己旁边站着梁寓。
      她算是知道了,八卦就是他们班人的立身之本。
      
      “好!”主持人招手,“现在要点火了,大家往后退啊!”
      
      包围圈往外扩大,退了几步之后,有人拿着火把上前了。
      
      火“轰”地一声自下翻涌而上,朝天幕剧烈冲出一大把,又迅速回退,火势蔓延开。
      热浪乍然席卷而来时,大家下意识被慑得往后退了两步。
      
      一个身影,错肩挡在她身前。
      
      她一愣。
      
      因为躲在梁寓身后,算是有了点遮挡,前面的人都在被烤着的时候,郑意眠这里的温度却很舒服。
      温度加速分子的运动,她再次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恍惚地分辨着这到底是哪一种洗衣液时,火堆旁的人已经开始起舞。
      一曲正酣,忽然听到班长大喊一句——
      “喂,那是我的包!”
      
      大家齐齐回头,发现有人顺手抄起班长的包,就往一边的巷子里跑了起来。
      
      赵远赶紧问:“包里有什么?”
      
      “画,大家的画在包里……”
      班长一下子也懵了,语无伦次地指着那边,“里面都是大家的画,偷这个有毛用啊?!”
      
      刚说完,人群里忽然劈开一条豁口,几道人影闪了出去。
      
      班长也开始拔足狂奔:“你们等我,我也去追!!”
      
      人群静止了片刻,而后开始骚乱起来。
      “没想到这里也有人偷东西……”
      “其实哪里都有的,这里概率比较低吧,这么低的事被我们撞上了,也是很服气。”
      
      “应该能追上吧?梁寓、赵远、班长三个人都上了呢,三个大学生总能跑过一个中年人吧!”李敏掰着手指问郑意眠,“眠眠,你觉得能追上吗?”
      
      变故陡生,郑意眠惊魂未定,半晌才反应过来李敏刚刚在问她话。
      “追不追上倒是其次,人没事就好了,”郑意眠探目远望,“希望没人受伤吧。”
      
      “受伤应该不会吧……”李敏搓搓手臂,“你别吓我。”
      
      郑意眠抿唇:“还好被偷的只是画,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比较惨的就是大家的画没了,又得重新奋斗了。”
      
      李敏看她:“还好被偷的只是画?你讲真啊?里面那张你的画真的特别好看,老徐都赞不绝口来着……我反正不想你那么好看的一张画就这么被偷了。”
      
      郑意眠耸耸肩。
      “那也没办法啊。”
      
      一场原本热闹腾腾喜气洋洋的篝火晚会就这么被搅和了。
      大家在原地意兴索然地看了半个小时晚会,他们三个人一个都没回来。
      
      李敏道:“要不大家先回去吧,到时候有消息再通知大家。”
      
      大家零零散散地回了宿舍,情绪都有些低落。
      
      ///
      
      回了寝洗过澡,郑意眠抱着枕头在床上构思剧情。
      
      忽然听到一阵响动,伴随着大叫和鼓掌。
      
      郑意眠扔了枕头上楼去看,李敏跟在她身后气喘吁吁地扶住栏杆。
      “回来了吗?”
      
      人群正中,被包围的是班长。
      班长摇着头接连后退:“他真跑得太快了,巷子里面地势又很复杂,我追了五分钟就被绕进去找不到他们人了……”
      
      “那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老子他妈迷路了!迷路了!”班长拍着栏杆,神色激动,“那胡同跟迷宫似的啊,我走了一个半小时才走出来!小偷没抓到,差点在里面窒息死了!”
      
      “……”
      
      憋了半天,李敏没忍住,笑出声了。
      大家以为英雄是为了匡扶正义才迟迟归来,万万没想到,原来是英雄在匡扶正义的路上迷路了:)
      
      感受到班长怨怼的目光,李敏摆摆手,咳嗽道:“我没笑你……”
      
      “那梁寓和赵远呢?”终于有人抓住重点,“他们俩还在追吗?”
      
      “估计是吧……但我猜也追不上,那家伙真是跟坐火箭似的啊,跑太快了……”
      为了给自己挽回面子,班长极力强调小偷的穷凶恶极,捕获难度极大。
      
      话刚说完,门口处传来推门的声音。
      
      夏夜的风灌进厅堂,把梁寓的衣摆吹起,在身侧抖了抖。
      他深棕色的发被汗浸湿,一缕一缕地垂在额前。
      喘息的时候,他扯起衣领抹了一把下颌处淌下的汗。
      胸膛起伏,眼睑低垂。
      
      带着一种,少年才能驾驭住的,青涩又出众的荷尔蒙。
      
      擦汗擦到一半,似乎是感受到郑意眠的目光,他抬眼看她。
      他的上目线弯成一个饱满好看的弧度,像一座拱桥。
      
      “怎么样,追到了吗?!”班长拍拍栏杆。
      
      梁寓低头,扯嘴角笑了笑。
      “早追到了。”
      
      班长哽了一下,有男生笑他:“班长,你不行啊。”
      
      班长继续问:“早追到了,怎么现在才回?”
      
      “人押警局去了,在那录口供花了点时间。”梁寓扶着栏杆走上来,勾着手指又蹭了一把脸颊上的汗。
      
      赵远拎着班长那个包,终于姗姗来迟,还没来得“答大家问”,就急喇喇冲进房间里喝水。
      喝过水,他把包从窗户扔出来。
      “不是我说,以后贵重物品随身携带行不?追小偷真的超他娘的费劲。”
      
      班长“哼”一声,抄手道:“有啥贵重物品,就大家的画啊,我也没想到这都有人要偷。”
      
      “谁跟你说没贵重物品了?我们嫂——”赵远差点说错话,大咳一声遮掩过去,“我们的画不都在里面吗?尤其是老子的,市值万金OK?怎么能随便给人偷了?”
      
      “说话就好好说啊,”班长笑着扛起包,“瞎扯淡这可就不好了。”
      
      “快滚!”赵远瞪人,“我累死了,要早点睡。”
      
      “你们俩辛苦了啊,”班长笑着朝梁寓招手,“明天跟班导请示下,看能不能为你们加顿餐。”
      
      “加餐就不用了,我建议可以……”
      赵远正在门里说话,班长没顾,倒是转头跟郑意眠说:“你……没话跟梁寓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荷尔蒙·擦汗·寓:夸我,就现在。
    -
    感谢投喂雷,啾一口:
    六月离歌丿泪倾城ぅx3、乌拉、琳琳、要来块排骨嘛、鹿烊、小六六六六六、言乔、小蛮腰PING、26079650、Kusunoki、禹智皓的甜饼、小阿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