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二条鱼

      “为什么会喜欢她?”梁寓手枕在脑后,睁眼看天花板。
      
      他们屏息等着回答。
      
      半晌,梁寓云淡风轻:“长得美吧。”
      
      大家:????????
      
      ///
      
      其实,如果要准确说来,他喜欢上她的日子,比他们所有人知道的,还要久。
      那实在不是电视剧里动辄生离死别、千钧一发的动心瞬间。
      
      曾经有明晃晃的刀刃就在他眼前,划过手臂,却幸而没伤到大动脉;有孤身一人被人包抄进小巷的时候,最后也顺利虎口脱险。
      于他而言,这一生惊心动魄的时刻太多,回忆起来倒也变得索然无味,稀松平常。
      唯独见她那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连光线都变得特别温柔。
      
      那时候,不知道是哪儿组织的一场户外比赛。
      那天他难得没有去网吧,在自家附近逛电子设备,眼见比赛进行得如火如荼,就停在一边多看了两眼。
      有人正端着杯水,要经过曲折陡峭的路段。踉跄着维持过平衡之后,一满杯水只剩了二分之一。
      
      他站在原地,怀抱一贯有的消极,淡笑一声。
      已经泼掉一半了。
      
      她却站在队伍中间,笑着长吁一口气:“还有一半啊。”
      
      那一瞬间,自她身上散发的气息,居然难得让他怔忪片刻。
      积极、向上,像是拉开窗帘迎接的第一缕晨光,每一寸都浸透着饱满的生命力和朝气。
      
      和走秀前一样,在大家皆为此颓丧的时候,她永远能找到积极的那一面,并且感染他人。
      事实证明,每一次,她也都完成得很好。
      
      也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幽暗而颓靡的世界,曾被顶温柔的阳光,照耀过片刻。
      
      后来的一周,他难得地哪里也没去,就守在附近,希望能再看到她。
      可她没再出现。
      
      第二次遇到,是一个月之后,他熬了三个通宵,彻夜未眠,去附近的超市买烟。
      那实在是非常糟糕的状态,抬不起眼皮,也睡不着觉。
      他燃了根烟,刚咬住,抬头就看到她穿着校服从斑马线对面走来。有一线光柱浮在空气里,沿街无名花捎来一段香。
      干净又纯粹,元气又美好。
      
      他也是那一刻才知道,原来无论人的骨子里多么厌世,都本能地对美好的事物,怀抱着一种义无反顾的向往。
      
      他想,不能这样,这是第一次他觉得要对现有的生活做一点儿改变,至少不能同她看起来相差太大。他回家洗了个热水澡,睡了一天。
      梦里是她,醒来就去找她,找到她就读的初中,路过的时候,想到她在这里上学,莫名就觉得有了点儿什么动力。
      本来就想随便上个高中,后来他老子问起他的时候,他随意地报了崇高的名字,塞钱跟她上了一所高中。
      
      高中刚开始,他得空去学校,就会倚在栏杆上等她出现。
      她的作息很有规律,第二节课下课去厕所,第五节课之前会去买东西,中午会在操场上走一圈。
      他记着这个规律,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没来由的高兴。
      
      是什么时候感觉到不对的呢?
      后来他住了一个月的院,一个月没见到她,若有所失,直到她跟朋友笑着,重新路过他的视线。
      怎么说,那一刻,仿佛失而复得,焕然新生了。
      
      那个时候才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了,恍恍惚惚地感觉到,原来自己有生之年,生命里也能出现同“爱”有关的东西啊。
      实在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后来帮她赶退骚扰她的男生,她在底下抬头往上看他的时候,算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视。
      
      其实没有很明确地想过自己要变成什么样,只是想要和她待在一起。她像理想国里的灯塔,吸引着他前行。
      打探到她想上的大学,高二下学期开始,他就请了老师教自己美术和文化,拼一拼,和她一起上了W大。
      返校的时候本不想去,想到能见她,就回去了一次。
      老师全部都对他刮目相看,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
      
      其实也不是从良,对他而言,从来没有本质意义上的“好”与“坏”。
      她在哪里,他去哪里。
      就是这样而已。
      
      刚在学校看到她的时候,高兴是真的,不敢贸然行动更是真的。
      她高中时候拒绝了不少人,也说过自己不喜欢只知道恋爱的人,他深知,假如自己没有足够的把握,一意孤行的表白,不仅会得到拒绝,更会得到她的疏远。
      他不想就那么成为她生命中的路人,他想和她走得更远更久一些,那么首先就要和她从朋友开始,慢慢融入她的生活,了解她的好恶。
      然后,也试着让她……喜欢上自己。
      
      只有到那个时候,他才能够告白,才会有胜算。
      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
      
      第二天八点半就要集合。
      
      郑意眠窝在被子里,伸手把闹钟给摁掉,在被窝里挣扎了一会儿,总算是坐起来了。
      
      “起床了啊——”她眯着眼开灯,下床洗漱,喊醒寝室里的四个人。
      寝室四个人关系都不错,但基本都是两个人一起走,协调行程什么的也方便点。
      
      “今天的活动是什么啊?”李敏打着呵欠穿衣服。
      
      “去附近参观,下午回来画速写。”
      郑意眠洗了把脸,拿洗脸巾把脸擦干,对李敏示意:“我洗完了,你去吧。”
      
      洗完脸,吃了早餐之后,大家集合去山上。
      
      这写生基地开发得就像个度假山庄,往后走就是耕作的地方,还有人住在里面。
      郑意眠和李敏走在后面,慢悠悠的。
      
      一边有人在采茶,新鲜的茶叶在日光下折出一帛碎金。
      
      见前面队伍忽然停滞了,李敏抬头往前看:“前面怎么回事?”
      
      前面女生转头回答她:“前面有坑,要跳过去。”
      
      李敏强撑笑意:“……还真是山路弯弯峰回路转哈。”
      
      最前面的班长挥手招呼大家:“跳过来的男生招呼一下女生,把她们拉过来啊。”
      
      赵远忽然感觉到,前面走着的女生,放慢了脚步。
      他捅了一下梁寓:“她们是不是想走你后面,让你拉来着?”
      
      梁寓也放慢脚步,半晌道:“走慢点,留到后面。”
      
      赵远点头:“明白。”
      
      他们俩维持着步伐,留到了后面。
      最后后面就只剩赵远梁寓,还有郑意眠和李敏。
      
      班长:“你们四个,快来啊。”
      
      赵远先跳过去,站在对面。
      
      李敏是个明白事儿的,立刻往前去,跟郑意眠说:“那我先过去了啊!”
      
      队伍很快往前挪动。
      李敏和赵远也先走了。
      
      这个路口,就只剩下郑意眠跟梁寓。
      
      梁寓扶着墙,靠着腿长的优势,很快就跨了过去。
      
      郑意眠站在那儿,扶着斑驳的墙壁,抬头,就看到他朝自己伸出手。
      ……
      她略微倾了倾身,手就搭上他的掌心。
      这回他的手心,有点濡湿的汗意。
      
      梁寓拉着她的手,稍微往自己这边扯了扯。
      他低头看她脚下的路,不忘提醒道:“小心点。”
      
      其实也不是多宽的路。
      
      郑意眠纵身往前一跳,梁寓在前边儿稳稳地接住她,手腕稍稍使力,就把她给拉到了身边。
      
      他身上的气味扑面而来,好像冬天迎面被人掷了一个毛茸茸的雪球,清冷雪香裹挟着叶子的淡香一同浸入肺腑。
      她撞进他胸膛,他胸膛带着一种出人意料的安全感,让人忍不住心跳。
      
      刚站稳,郑意眠直起身子,正要感谢他。
      才张嘴,发现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原本她以为撤离了的大部队,全部都站在路口处,围观他们俩。
      大家清一色地围作一团,脸上挂着“你知我知”的姨母笑,乐呵呵地看着几乎可以说是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郑意眠急忙跳开两步,问同样是站在围观角度的李敏:“你们站这儿干嘛?”
      
      “还能干嘛,”班长收起手机,“等你们俩呗。”
      “不是我说,就跳个小水洼,又不是跳崖,你们俩要不要搞得那么罗曼蒂克啊?”
      
      有人笑着拍了拍班长肩膀:“我年纪大了,就爱看小年轻们的小腻歪。”
      
      “我们不……”
      
      话还没说完,大家作鸟兽状散开:“好了好了继续往前去吧,前面还有好长的路呢!”
      
      郑意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别解释了,”李敏洞悉她的心思,“反正你们俩也……”
      
      郑意眠点头:“嗯,反正我俩也没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李敏奇怪地看着她:“不是啊,我的意思是,反正你们俩都这样了,解释了我们也不会信的。”
      
      郑意眠:……?
      
      为了防止李敏她们又把话题延展到某种奇怪的高度,郑意眠特意苦口婆心同她道:“敏敏,谣言止于智者。”
      
      李敏认真地点头,举起手机:“嗯,美颜始于B612。”
      
      “……”
      
      ///
      
      一整个上午都耗费在山路上,她们沿着后面的路上山,看了看这地儿的风土人情和自然风光,就顺着另一条路绕了个弯,回到住宿的位置。
      
      下午的任务是画一张精细的速写。
      
      房间里的条件不是特别好,虽然有桌子,但是派不上什么用场,在床上窝着画了一会儿后,郑意眠下床了。
      
      李敏看她:“你干嘛去?”
      
      “这儿坐着画太不舒服了,腿得一直绷着,”郑意眠扬头指指外边儿,“我去楼上客厅画。”
      
      李敏也起来了,她把手上的枕头扔在床上:“那我跟你一起上去吧。”
      
      要去客厅的那条路,途经梁寓的寝室。
      赵远打完一局游戏正在休息,一抬头就发现目标。
      
      “看看看,嫂子上来了!寓哥,我们……”
      
      赵远话没说完,正要兴奋地推边上的梁寓,却发现人早就出去了。
      侧头一看,果然已经进了客厅。
      
      别的都是什么金属探测仪、黄金探测仪……
      这人……是郑意眠探测仪吧??
      
      ///
      
      后来赵远也过去了,几个人围在桌子旁边聊天。
      
      不知聊到什么话题,赵远忽的问郑意眠:“你高中拒绝恋爱,是因为排斥吗?”
      高中那会儿,梁寓一直忍着自己,一是怕影响她学习;二是她明确表示过自己不会在高中恋爱,每个追求者也都拒绝得很彻底,才让梁寓断了念头。
      好不容易到了大学吧,梁寓是稍微明显了那么一点,但是依旧,还是不敢越过那条线的。
      
      郑意眠听了这话,停笔,抬头了。
      勾起的亭台屋檐在她笔下精细无比,走廊雕花错落有致。
      她摇了摇头,开口说:“不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的我们寓非常像一个挖好爱滴小坑,等待眠眠跳进去的腹黑寓。
    -
    依然感谢包养我们寓和眠的大佬们:
    火箭炮:六月离歌丿泪倾城ぅ
    雷:鹿烊、小六六六六六、argyle阿、26256866、临修、....、游荡的油条、阿辽 .、にく、令隐x2、言乔、小蛮腰PING、舒予之、要来块排骨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