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8wuli许撩撩

      第八章
      
      上回街头卖画赚钱的经历涌进黎渺渺的脑海里,她在心里默默地为许嘉森点了根蜡。
      
      她当时拿了纸和画笔,架着一个画板,不至于太尴尬。虽然遭了些路人的白眼,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挺友好的。
      
      黎渺渺不知道许嘉森会有什么好点子。光杵在街上拿着个破碗伸手要钱,无论如何都会被耻笑吧。更何况他的模样还不赖,指不定被路人怎么讲呢。
      
      自己怎么就如此冲动呢?说出去的话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
      
      偏偏许嘉森还那么爽快地答应。
      
      想到这儿,黎渺渺不由自主地看向许嘉森。
      
      她的视线定在少年颀长的身影上面。
      
      许嘉森正拿着那个破碗,低头沉思着些什么,像是一筹莫展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落寞。
      
      黎渺渺拿出素描本和铅笔,握着铅笔的手顿在摊开的白纸上,许久未动。
      心里好一阵烦躁。她转念想,要是许嘉森不情愿,那她就不强求了放他走。
      
      黎渺渺的唇抿成一条线,捏着铅笔的手忽然使力,垂在石凳旁的两条腿蹬了一下。
      一股神奇力量的驱使下,黎渺渺站起来,手闲散地垂在一侧。
      她松手,将宝贝的素描本放在干净的石凳上。
      素描本被风吹得呼啦啦翻页。
      
      黎渺渺没想到许嘉森真会的被她骗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否太过分。
      昨天的小弟和今天的老大,怎么想都像是开玩笑。
      免费的小弟来得太快,她尚未做好心理准备。
      
      许嘉森站在路边的白桦树旁,凝视着手里的碗,入了神,压根没察觉身后一步步靠近的黎渺渺。
      这碗缺了一块,裂口参差不齐。白瓷碗上染了泥,轻微泛黄。碗的边沿染了细碎的草屑,内里印着简单的花纹。
      
      许嘉森站在阳光没有照拂到的树荫里,歪着脑袋思忖。
      
      既然是要做慈善做公益,那么就得好好去做。
      既然都已经开始,那么他就得全力以赴。
      而不是明明付出了时间和精力,到头来效果甚微。
      最后自怨自艾。
      
      想通透了,许嘉森脸上的表情都柔和了不少。他歪着头时,栗色的卷发遮住小半边脸,白日光亮里,他整个人看上去软萌软萌的。
      
      到底有多软,许嘉森自然没察觉,倒是一旁静静站着的黎渺渺,眼神痴缠,早就手痒痒了。
      她本来担心许嘉森会无端受气什么的,可当她看见他这幅模样,打从心里升上来的保护欲,促使她掏出了十块钱。
      
      ……
      
      隐隐约约感受到一道热辣的目光,许嘉森转过头。
      眼睛里倒映出少女娇羞可爱的模样,许嘉森轻咳一阵。
      黎渺渺回过神,笑着问话,笨拙地掩饰方才闪过的图谋不轨:“我是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明明是忍不住想塞给他钱。如果天底下乞丐都长这样的话,她该破产了。
      
      许嘉森敛眸,目光淡淡的,扫过她的脸,又慢慢往下。
      
      许嘉森看见黎渺渺手里拿着的十块钱纸币。
      黎渺渺也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下意识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壮着胆子递出手。
      
      钱腾在半空中,被风吹起卷了边的一角。
      黎渺渺细心地用手指捻平。
      
      “我买你的五分钟。”
      少女温柔地笑道,“你可以畅所欲言,说说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许嘉森放下破碗,双手接过黎渺渺手里的钱,毕恭毕敬的。
      他清澈的眼眸沉了沉,想了一会儿,开口:“你看着我就好了。”
      
      黎渺渺的小心脏漏了一拍,呼吸猛然一滞。
      
      有你这么当小弟的吗?!天天故意撩老大,不害臊么?
      
      见黎渺渺神情不对劲,许嘉森连忙解释:“不、不好意思啊。”
      “我刚才说、说漏了。”刚刚说快了嘴瓢,他紧张到结巴,“我的意思是,你看着我……”
      “……的碗。”
      
      黎渺渺:“……好。”
      说完她点点头,“我能体谅你说话不易,小结巴。”
      
      许嘉森把碗递给黎渺渺后,接着如风一般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黎渺渺低头看碗,手指在碗的边沿轻轻摩挲。
      少年刚刚握过的地方,有青草的碎屑。依稀能闻到香气。
      黎渺渺垂眸,眼底晦暗不明。
      
      黎渺渺抱着碗,坐在路旁发呆。
      
      “渺渺——”
      喜欢跟她聊天的流浪大叔唤她的名字。
      
      黎渺渺转头看向大叔。那人笑得和蔼可亲,脸上的褶子堆在一块儿,随手指一米开外的人,说:“渺渺,有客人来了。”
      
      流浪大叔身侧,站着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大妈。大妈看着壮硕,体型庞大。
      
      黎渺渺捧着破碗一路小跑过来。
      
      中年大妈站在明与暗的交界处,指着路边立的牌,问黎渺渺:“小姑娘,请问你这里能帮人画肖像,对吗?”
      
      黎渺渺猛地点头,像小鸡啄米似的,嘴上连连称是。
      
      “十块钱一副画。”黎渺渺仰起脸,白皙细嫩的脸上挂着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麻烦您给我十五分钟。”
      
      中年妇女开心地在对面的长椅上坐下,她看向黎渺渺,眉眼间含笑,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特意叮嘱黎渺渺把她画得漂亮一点。
      
      黎渺渺以前都是练习静物,画画桌子板凳啊苹果什么的。她的人物画都是自己在外边慢慢练出来的。一回生,二回熟。虽然算不上技术高超,但是唬唬外行人,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种事情嘛,就是图个开心。最后那副画画得到底有多像,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
      
      这厢,黎渺渺正专注着给眼前这位慈祥爱笑的女士画肖像,忽然听到一阵吉他声。小小拨片划过琴弦,清新悦耳的乐音流畅地散出来,撩拨着有意无意听到的人。
      
      这条街桥上桥下都还算热闹。路上行人如织,步履匆匆。有人停下来看稀奇,渐渐围成一个圈。
      
      起初黎渺渺依旧没理会,专心做自己手上的事情。她垂首,全部注意力落在画纸上。
      阳光下,少女的睫毛扑扇着,嘴唇微微翘起一个淡淡的弧度,好不可爱。
      
      铅笔在纸上划过,留下痕迹。大妈的基本形象出来,只剩下勾画细节。
      
      前奏过后,乐音渐入佳境。对面的大妈听得陶醉,怡然自得闭上眼。黎渺渺眼眸微抬,轻松愉悦地笑了笑。
      
      这大妈还挺有情调的嘛。
      
      余光里人影幢幢,围了一圈,阵仗不小。
      
      弹吉他的人开始唱起了歌。
      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开口跪的那种惊艳。
      
      那人唱的歌黎渺渺听过。
      谢春花的《借我》。
      一首民谣。
      
      借我十年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
      
      借我杀死庸碌的情怀
      借我纵容的悲怆与哭喊
      
      …………
      
      不同于原唱淡淡的忧伤,男生唱出了另一番肆意与洒脱。
      
      大妈久不回头,黎渺渺便只能作罢。
      她停笔,越过大妈的肩膀,看向街头弹吉他唱歌的人。
      
      歌词如诗,声音如天籁。
      黎渺渺正想着,被人围住堪堪露出一个背影的男生转过来,望向她。
      ……人如画。
      
      眉眼清澈的少年轻轻对她唱:
      ——借我怦然心动如往昔
      ——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
      
      哦,心脏暴击。
      
      黎渺渺呆呆地坐着,背后花坛草丛里有蚂蚁爬上指尖。
      不知是蚂蚁的缘故,还是歌的原因。
      她感到钻心的痒。
      
      盛夏难得的温和天气里,清风徐徐吹着,阳光清澈干净然而不至于毒辣。
      
      阳光透过白桦树的绿叶的罅隙,轻轻缓缓地撒下来,带着岁月静好的诗意,落在地上。
      
      细细碎碎,斑驳成各式各样的图案。
      
      少年就站在那样明亮灿烂的光里,自然的光芒拉长身体线条,衬得整个人看起来愈发地挺拔,气宇轩昂。
      
      他背着一把棕色的木吉他,拿着黄色的拨片,缓缓地刷吉他的和弦。
      
      黎渺渺不知到许嘉森是从哪儿借来的吉他,也不知道他是在哪儿找来的麦。
      
      他自顾自地靠在白桦树旁,双腿自然地放松站立,背着把民谣吉他,像模像样地当起了流浪歌手。
      
      果然,有些人只是堪堪往那儿一站,都自成一道风景啊。
      
      许嘉森的歌声不赖,加上颜值太出彩,围观群众一波接一波增加。当然,观众堆里大部分人都是女生。
      
      对面的阿姨回头,见黎渺渺那副失神的模样,噗嗤笑出声,对她说道:“小姑娘,你喜欢那个小伙子就靠近点去看呗。”
      
      阿姨一脸看透真相的得意。她笑,肉嘟嘟的脸显得更加圆润,有点儿可爱。
      
      “不用管我这个老阿姨。”她继续说,嘴角的笑意更加深浓,“阿姨下回再来找你画。”
      
      “诶,阿姨。”黎渺渺抽出思绪,羞赧地笑了笑,嘴角漾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她的声音甜而不腻,没有刻意地装点,却听得人舒心非常。“我没那个意思。我帮您画完,很快的哦。”
      
      大妈闻言摆摆手,回绝了黎渺渺的好意。
      
      “哎呀,小姑娘,既然你不去的话,那我就过去了。”大妈乐呵呵地笑着,心情看起来特别好,眼睛都挤在了一起,目光还是死死盯着少年的侧影。“这种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
      
      黎渺渺:“……”
      果然,这家伙一出卖色相,事情就变得诡异起来。
      
      说到底啊,就是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
      
      被抢人头的黎渺渺跟着大妈凑热闹。大妈给黎渺渺出主意:“你要不画这个小伙子,我出二十块买。”
      
      黎渺渺:“……”
      大妈,你对小鲜肉爱的深沉嘛。
      
      黎渺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支起了画架。这一带绿化好,树木多,很阴凉。
      
      光线和角度都很完美。少年个子高,被人围住像是鹤立鸡群,露出一颗浅栗色的脑袋和线条流畅的脖颈。
      
      黎渺渺坐在外围也能看得特别清楚。
      
      大妈时不时过来看进度,黎渺渺故作漫不经心,怂恿大妈:“人家唱得这么好,您都不表示表示吗?”
      
      大妈像是受到什么启发似的,轻松拨开人群,挤到最前面,往许嘉森脚边的吉他盒里放了五十块钱。
      
      大妈的动作小心而虔诚,她放完前抬头,对许嘉森笑,羞涩得不得了。
      
      一首歌唱完,人群中爆发热烈的掌声。围观群众效仿大妈,有零钱的放零钱,没零钱的直接问许嘉森微信号,说可以给他转账。
      
      许嘉森笑着摇摇头,指黎渺渺,温润有礼貌地说:“微信就免了。你们可以转账给她,我们组队在做公益。”
      
      没多久,黎渺渺身旁那个二维码牌子被刷爆。手机里时不时传来收款提醒。
      
      “哇,小哥哥不仅长得帅,心肠也这么好!”秒变迷妹的路人拿出手机,想跟许嘉森拍照。
      
      许嘉森回绝:“时间不多,大家听歌吧。”
      
      黎渺渺尴尬地把手机里的收款提醒给关了,心猿意马地画大妈要求的许嘉森人像素描。
      
      说实话,她有点分心。注意力慢慢集中不了。
      
      人群中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和夸奖,一浪接一浪,快要把她这个局外人淹没。
      
      一个打扮可爱的女生眼冒桃心:“小哥哥,你唱的好好听呀!你要不要去参加音乐节目,我无条件pick你!”
      
      “小哥哥小哥哥,请问可以点歌的嘛?”另外一个穿汉服的姑娘说。
      
      许嘉森撩了下遮住眼睛的几缕头发,轻轻颔首。
      
      汉服姑娘激动到声音颤抖:“你可以唱陈绮贞的那个《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吗?”
      
      姑娘睁着晶亮的眸说完,声音弱下去:“不知道你有没有练过……”
      
      许嘉森默然片刻。这首歌他会倒是会,当初老妈想听,被逼着练习好久。只不过嘛……
      
      “等一等。”许嘉森将拨片握在手里,迈开步子往前走。
      
      他在黎渺渺的画架前站定,弯腰,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木板。
      
      黎渺渺猛然抬头,慌忙遮住铅笔描出来的画面。
      
      “有事?”她挑眉,云淡风轻。
      
      “老大,你想听吗?”许嘉森低声说话,眼睛眨呀眨,好看到不行。
      
      黎渺渺完全不在状况里,懵懵地问:“听什么?”
      
      “我喜欢、上你。”他面对黎渺渺老是结巴。
      
      两个人隔的近,黎渺渺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他眉眼带笑,什么也没做,却牵得她的心波澜万丈。
      
      许嘉森眼里闪过一丝懊恼,重新说:“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
      
      “一个姑娘点的歌。”
      
      黎渺渺愕然:“你问我干什么?你想唱就唱啊。”
      
      “老大不想听的话,我不敢。”许嘉森一字一顿。
      
      黎渺渺默了下,回答:“你唱吧,人家姑娘等着呢。”
      
      总不能辜负人家姑娘的期待,不是么?
      
      许嘉森问完站起身,面向所有人,笑着问:“能换首简单的么?比如《Twinkle -Twinkle-Little-Star》。”
      
      点歌的姑娘快被小哥哥的笑容给融化,脑子晕晕乎乎:“你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吧。两只老虎都行。”
      
      黎渺渺:“……”
      
      许嘉森开始唱第二首歌,黎渺渺躲在后边画画。大妈坐在长椅上感叹,为什么别人家的父母基因那么好,能生出如此标志可人的小伙子。
      
      引发小小轰动的他们俩,不知道自己的无心插柳,炸了天涯某处的某个家庭群。
      
      仅仅半个小时。
      许嘉森春心萌动的视频在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之间疯传。
      
      相当轰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情歌只唱歌喜欢的女孩听。——许嘉森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