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6拼命哄她

      第六章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许嘉森从外边回来,带着一身风尘仆仆。他听见齐曜迫不及待的咋呼声,眼皮都没掀,面无表情地反问齐曜。
      
      齐曜抱着西瓜,拿勺子的手动作微微一顿。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微不可闻地“嘁”了声,以示反抗。
      
      齐曜嘴角沾着一粒黑色的西瓜籽,加上头上绑着运动型的发带,简直就是从古装电影里走出来的媒婆。
      
      许嘉森边解衬衫扣子边抬头,原本绷着的脸部肌肉,在看到齐曜那滑稽的样子的时候,轻轻地松了松。
      
      齐曜浑然不觉。直到他注意到许嘉森忍俊不禁的笑,这才后知后觉地拿手抹掉那粒西瓜籽。
      
      “你说你损不损,就喜欢看我笑话。我说话你又不听。”齐曜喃喃低语,情绪忽然低落,“一点都不公平。”
      
      许嘉森眼尾上挑,没说话。以他对齐曜的了解,他讲故事永远没有重点,从开头说到结尾,三句话能说清楚的事情,他起码得花五分钟。
      
      “我去洗澡。”许嘉森回头看了低头嗫嚅着什么的齐曜,心软了一秒,“出来听你讲故事。”
      
      “真的?”齐曜刹那间抬起头,笑眯眯的,眼睛里闪着碎碎的光。
      
      “一分钟之内说完。组织不好语言就拉倒。”许嘉森语速飞快,盯着眼前的虚空,注意力显然没有放在他身上。
      
      “屁!”齐曜一下子窝火,心里想着:老子憋了一天没个人聊天,好不容易等兄弟回来,还得训练概括总结?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算了。”许嘉森淡淡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起来没有半点听故事的兴致或者是好奇。
      
      齐曜呲牙,笑得谄媚,极力挽回场面,说话竟然自带电音:“皮这一下很开心吗?”
      
      “我总结,总结还不成嘛!”这一刻,他很像是要不到糖果,就坐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小孩子。
      
      跟那些小屁孩们玩了一天,许嘉森此刻又是脏兮兮的一身。许嘉森解开白衬衫的扣子,里面的一件白色背心露了出来。背心上印了斑斓的色彩,颜料沁过,几欲亲近皮肤。背心皱得不成样子,怕是不能再穿了。
      
      许嘉森脱了衬衫,往卧室里走去。他冲了个凉水澡,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他的发丝上沾了几滴水珠,举手抬足间,无一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客厅里,齐曜穿着一身宽松的篮球服,头上绑了男生用的发带,慵懒颓痞。
      西瓜被吃个干净,红色瓜瓤见底,露出白色的皮,好端端地躺在垃圾桶里。
      齐曜面前的茶几上堆着几本王后雄学案,扉页被翻开,上边龙飞凤舞地写着“变态”两个字。
      
      许嘉森倒了一杯水,端着玻璃杯走过来,到齐曜对面坐下。余光瞥到资料上的字,嘴角不经意地抽了一下。
      
      齐曜往一旁招手,示意许嘉森坐过去一点。调整好位置和角度,齐曜酝酿了几秒的情绪,咧嘴一笑,恢复最开始的那种兴奋感。
      
      “我跟你说啊,现在的女高中生,真的不得了。”
      “小小年纪,没有一点羞耻心的哦。”
      说着,他拿出手机,看之前跟那个【朝朝暮暮】的聊天。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话,却把她的流氓气息暴露无遗。
      齐曜哼哼唧唧,得意地快要唱起歌儿来。
      
      许嘉森喝了一口水,放下水杯,拿起茶几上的资料,翻开检查。
      起初他并没有仔细听,但当他从齐曜的嘴里听到“小结巴”三个字的时候,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许嘉森从书里抬起头,将视线从齐曜狗爬似的文字上转移到他那张笑得山花烂漫的脸上。
      
      他忽然想起,好像有这么一档子事。他把齐曜的Q.Q号给了黎渺渺。
      本来打算今天晚上给她传照片的。
      
      至于他为什么给齐曜的Q.Q号嘛……
      许嘉森来不及回忆与多想,头脑清楚地问齐曜:“那个人有说她叫什么名字么?”
      
      齐曜见许嘉森的这个反应,着实愣了下。他把手机递过去,忙不迭道:“我知道网名是朝朝暮暮。”
      
      验证消息。
      
      ——小结巴,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许嘉森有预感,加齐曜的这个“朝朝暮暮”,很可能就是黎渺渺。
      
      聊天记录很简单。
      两人的对话总共六句。
      
      【朝朝暮暮】:嗨,小结巴。
      
      【逆水寒】:嗨你妹。
      
      齐曜的态度特别不好,非常失礼。
      人家小姑娘打招呼而已,他这么冲是要干什么?
      
      【朝朝暮暮】:你好凶==
      【朝朝暮暮】:你白天不是这样的啊。
      
      【逆水寒】:我晚上就这样。
      
      许嘉森:“……”
      许嘉森感到头痛。
      他抬手揉揉太阳穴。
      
      最后一句记录,是拉黑的关键。
      
      【朝朝暮暮】:小弟,咱俩啥时候坦诚相见?
      
      【逆水寒】:我不小。哪哪儿都不小!
      
      许嘉森看完记录,举着手机,在齐曜眼前晃了晃。
      他问齐曜:“人家哪里流氓了?你说说看。”
      
      齐曜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故作轻蔑,嘘声。
      
      许嘉森:“有屁快放。”
      
      齐曜白了他一眼,道:“你装什么纯情啊。”
      “不知道坦诚相见是什么意思啊?”
      “还有,你看看那句——你白天不是这样的啊。”
      “多么强烈的暗示!你居然不懂?”
      “身为一个老司机的发小,你连这些都不明白?”
      
      许嘉森:“……肤浅。”
      他不是不懂。他明白,少女没那个意思。
      
      黎渺渺说的坦诚相见,意思是他把脸洗得干干净净地见她。
      许嘉森是这么理解的。
      
      许嘉森和黎渺渺总共见面两次。
      
      第一次见面,她的脸画得跟个鬼似的,但眼睛很有灵气。
      她的声音特别好听,是他喜欢的那种。夸张一点讲,是非常喜欢。
      他甚至有过想要把她说的每一句话,都给录下来的冲动。
      可是没有得到人家的允许,他就贸然这么做的话,跟个变态似的。
      
      第二次见面,是今天。
      他带孩子们来附近玩儿。
      黎渺渺画画认真入迷,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进来。
      直到画作完成,黎渺渺才注意到他。
      其实许嘉森本意不是想打扰她,只是无心被看见了。
      躲不掉,便迎面而上。
      
      传照片有很多种方式。
      Q.Q可以,手机彩信可以,电子邮箱也可以。
      甚至是微博或者微信。
      
      这个时候高中的孩子,还是比较习惯用Q.Q。
      许嘉森以前有过一个Q.Q号,密码丢了。
      一个辅修计算机还拿到过专业证书的人,连这个都找不回来自然是笑话。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联系对象。许嘉森不想再用了,便也懒得找回。
      
      黎渺渺兴致勃勃地问Q.Q号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的是交换手机号。
      不忍打断人家的兴致,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没有号。
      仅仅只是传照片而已,许嘉森便说了齐曜的企鹅号,打算晚上回来跟他讲这事儿。
      
      没想到,他晚了一步。
      
      “怎么?这个朝朝暮暮你认识啊?”齐曜愈发好奇,凑近许嘉森,观察他的表情变化。
      
      屋子里很安静,没人讲话,气氛渐渐降到冰点。
      
      齐曜尴尬,干干地咳了两声。
      “我又不知道是你朋友。”
      “再加回来不就完了?”
      
      许嘉森把王后雄学案扔给他。
      “回房间写题去。”
      
      “真不用再加回来?”
      许嘉森:“你别管这些。好好学习,别分心。”
      “我晚上会给你特训。”
      
      齐曜喜出望外,起身到半路,拿着拐杖还没站稳,又跌回沙发里。
      他的声音里带着浓重喜悦,顿时眉飞色舞:“你终于肯教我啦!”
      
      “嗯。我恰好有空。”许嘉森垂眸,轻轻地点了点头。
      
      “对了,下次的孤儿院活动,你自己去,我不帮你了。”许嘉森掀了掀眼皮,慵懒地说道。
      
      齐曜他爸的本意是希望他能够从孩子们之中感受到些什么。
      这几天光许嘉森自己感受了。齐曜坐个轮椅过去,孩子们不会像对他一样这么疯的。公益活动,还是只有到了现场,才能真正地有所感悟。
      
      齐曜沉浸在许嘉森要教他学习的喜悦当中不可自拔,答应地特别爽快。
      “兄弟你只管教我学习就行,其他的我统统答应。”
      
      “嗯。”许嘉森不咸不淡地回,“孺子可教。”
      
      齐曜乖乖杵着拐杖进了屋。
      许嘉森帮他把资料拿进去,还特别贴心地给了他一沓草稿纸。
      齐曜一米八五的大高个乖巧地坐在一个小号的书桌前,弯着身子写题目。
      许嘉森替他关好门,转而进自己的卧室。
      他半躺在床上,宽松的T恤领口垂下,露出脖颈处精致好看的锁骨。
      栗色的卷发发尾,挂着几滴细小的水珠,缓缓地坠落,没入他的衣服里。
      
      夕阳淡得没影,月亮升起来,长庚星跟在它的一侧尽情闪耀。
      
      许嘉森申请了一个新号,设置了完整的密码,开启了密码保护,开通邮箱和空间。
      然后,他在搜索朋友的那一栏,输入了黎渺渺的Q.Q。
      
      许嘉森记忆力很好,过目不忘。他看过一遍,就把黎渺渺的企鹅号记了下来。
      
      打验证消息的时候。
      许嘉森犯了难。
      
      第一遍好友申请。
      他写——
      你好,我是许嘉森。
      
      一个小时过去,齐曜的教辅资料都写完了。
      许嘉森没有得到回应。
      
      他在电脑上整理照片,存好后开始给齐曜制定学习计划。
      每个人的基础都不一样,那些学霸的学习方法,也不见得适合齐曜。
      许嘉森根据自己这几天的观察,帮他制定了一个切合实际、循序渐进的计划。
      
      计划写完,许嘉森看窗外。浅淡的月光垂坠在窗棂边沿,十分柔和。此时,已夜深人静。
      
      电脑上传来滴滴声,是一阵提示音。
      
      【朝朝暮暮】:我通过了你的好友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许嘉森】:我传照片给你。
      
      【朝朝暮暮】:我很生气。
      【朝朝暮暮】:照片不要了。
      
      选中的照片正欲发送,许嘉森发现自己的对话框旁边多了个红色的标志。
      
      他被黎渺渺拉黑了。
      
      许嘉森:“……”
      
      写代码编程或者是黑人家电脑,这些事情,他可以很轻松地完成。
      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甚至都不用太费脑。
      
      可现在,许嘉森捧着手机,手指停留在对话界面。
      顿住,久久地顿住。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滴滴。是提示音。
      齐曜发来消息,告诉许嘉森可以来辅导他了。
      
      许嘉森拿起一叠刚打印好的试卷,开了门。
      
      齐曜收到试卷的时候,许嘉森正低头看他的手表。
      “三十分钟后我来收第一张,写不完的话,今天份的南瓜汤就没有了。”
      
      齐曜傻眼,万念俱灰地问:“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
      “许嘉森,心眼不带这么小的呀。”
      “我怎么知道那个小妹妹是你的菜嘛。”
      
      许嘉森:“不是我的菜。”
      
      齐曜:“管她是谁的菜,你不能这么对我呀!”
      
      许嘉森:“少废话。”
      “多做点题,提高智商。”
      “保质保量,不许鬼画符。”
      “想考第一志愿,就乖乖听话。”
      
      齐曜委屈地瘪瘪嘴,他拿起铅笔开始埋头做题。
      桌子上的试卷堆成小山,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写完。
      几十碗的奶油南瓜汤啊!我的汤啊!
      
      ……
      
      把试卷发给齐曜以后,许嘉森忽然想到了一个求原谅的方法。
      
      ——投其所好。以退为进。
      
      .
      
      黎渺渺窝在空调被里看动漫。
      
      白天她去交稿,又被老师骂了一顿。
      老师说,没见过像她这么天资愚钝的学生。
      
      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天才?黎渺渺想。
      
      但话说话来,不管怎么讲,她的画确实缺了点什么。
      
      想破脑袋想不出个所以然,黎渺渺索性就看动漫解压。
      说不定,还能走运在电光火石间遇到个灵感。
      
      平板电脑上忽然有了Q.Q消息提示。
      有人请求加她为好友。
      
      黎渺渺把视频按了暂停,看具体是谁加她。
      
      不一会儿,“许嘉森”三个字横在屏幕上,映在她的眼里。
      
      后面还跟着一句话。
      
      验证消息:
      老大,缺小弟吗?
      
      黎渺渺足足愣了有十秒。
      心里莫名其妙有了一种甜蜜的感觉。
      
      脑海里有个声音在问她:“他这是在哄我么?”
      
      黎渺渺按下了“同意”。
      
      【朝朝暮暮】和【许姓小弟】成为好友。
      
      .
      
      许嘉森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把选好的照片打包,正准备给黎渺渺传过去。
      
      对方发来消息。
      
      【朝朝暮暮】:什么都别说了。
      
      【朝朝暮暮】:明天上午十点,到文景路的天桥下等我。
      
      【朝朝暮暮】:有一个大买卖等我们去做。你有时间吗?
      
      许嘉森:喵喵喵???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