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5真刺激

      第五章
      
      那天以后,黎渺渺再没见过许嘉森。她也没再去清水巷。
      只不过去便利店的时候,每每看到冰箱,她会忍不住买一支可爱多。
      海盐味的,香草味的,巧克力味的,蓝莓味的,芒果味的。
      店里有的几种味道,黎渺渺都尝了一遍。
      
      她打算忘掉程予阳。忘掉她一不小心听到的秘密。
      也顺便忘记,叛逆心起的那天,劫住的那位少年。
      
      暑假冷不丁地开始,黎渺渺反而忙碌起来。
      悠长假期,似乎就要这么同骄阳和蝉鸣度过。
      
      作为一名半路出家的艺术生,黎渺渺要付出更多努力。
      这天画室刚一开门,她就抱着工具进来了。
      守门的老爷爷夸了她两句,黎渺渺笑着道谢。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月牙。
      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很甜。
      
      “张爷爷,您来当我的模特怎么样?”
      静物素描画久了,黎渺渺想换换口味画人物。
      “您不用拘谨,像平常一样,干自己的事情就成。”
      
      张大爷回了她一个羞赧的微笑。
      还从没有人给他画过肖像呢。
      小姑娘是头一个。
      
      湛蓝的天空中点缀着纯白的云。
      苍绿的树一排排耸立着,错落有致。
      绿树掩映着古朴的书院。
      书院里最外边的一间屋子,是画室。
      黎渺渺常来。她喜欢这里。
      在这里,没人奚落,没人排挤。
      听不到别人嚼舌根。
      
      黎渺渺以前是理科尖子班的学生。高一的时候,她参加生物竞赛,还拿过省级的名次。
      她本以为自己会安安分分地在好班里待着,再参加几个竞赛拿些奖项,高三争取保送,顺利上个不错的大学。
      
      忽然,在高二的某个平常周末,黎渺渺和父母去乡下玩,看到一个画画的老头。
      那老头长得像武侠剧里那种深藏不露的高手。他支起画板,气定神闲地坐在田野之间,拿画笔在纸上涂着阴影。
      
      老头画了一棵大榕树。
      榕树枝繁叶茂,根系众多,生机勃勃。
      不知怎的,黎渺渺忽然感到了一种力量。
      那种所谓的生命的力量。她倍受鼓舞,刹那间仿佛参透佛法的僧人,醍醐灌顶。
      
      福至心灵。九头牛也拦不住。
      于是,黎渺渺义无反顾地学了画画。
      她成了艺术班里的一朵奇葩。
      文化课常年第一,甩第二名几百分。
      绘画专业技能却是全班最差。
      
      这也是意料之中。毕竟,她是初学者。
      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个疯子。
      
      ——忽然心血来潮,不计后果。
      
      黎渺渺从来不计较,她毫不在意外人的评价。
      
      规规矩矩地过了十几年,她突然遇到一件自己无论如何都想要拼尽全力去学习的事情。
      她高兴都来不及。
      
      黎渺渺家里实行放养政策,父母尊重她自己做选择。他们虽然不理解,但也没有强迫她。
      
      在黎渺渺决定读艺术的那天晚上,黎爸爸骑着小电驴奔到商场里,帮他买绘画工具。
      
      黎渺渺感动得直掉眼泪。
      
      黎渺渺是个特别坚强的女孩子。
      人生第一次哭,是继母进他家门的时候。
      爸爸笑盈盈地对她说:“乖女儿,叫妈妈。”
      
      她鼻头一酸,哭得稀里哗啦。
      
      黎渺渺自记事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
      小的时候,爸爸说妈妈去天上给她摘星星去了。待她懂事了,爸爸才告诉她,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出门远行,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是一场没有归途的远行。
      
      再后来,当她终于明白那句话的含义时,继母出现了。
      
      黎渺渺觉得父亲变心了,所以哭得特别伤心。那天晚上,她死死地抱住爸爸,喃喃低语:“你还爱我对不对?”
      
      爸爸哄了她整晚,继母的眼圈红了整晚。
      
      自那以后,黎渺渺收起了任性。把从心底冒出来的名为“叛逆”的芽儿给深埋。
      
      人生第二次哭,是决定走艺考之路的那天晚上。
      爸爸给她买了一堆画笔颜料和纸。仿佛她女儿以后,会是全能大师,什么流派都能hold住。
      继母默默地煮了宵夜,往荞麦面里加了一个鸡蛋。
      
      有时候想起来,黎渺渺觉得自己特幸运。她能够遇到这样的父母,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因为,他们太宠她了,宠到连她自己都忘乎所以。
      
      天高云淡,宁静旷远。树林幽径,质朴安逸。
      黎渺渺喜欢待在这儿。有时候心情不好无处发泄,她就会跑到这里来发呆。
      看公鸡打架能看一下午。气自然慢慢消了。
      
      镜头拉回书院里。
      画室前,黎渺渺支着画板,认真地在涂涂画画。
      耳朵里又奏起夏日的蝉鸣,夹杂着鸟儿的叽叽喳喳。
      黎渺渺的心分外平静。铅笔刷刷地在白纸上勾勒线条。
      没多久,人大致的轮廓成型。
      
      张大爷挨着门坐着,享受着清晨明亮温暖的阳光。
      他打开收音机,接收信号时机器响起嗡嗡的声音。
      女主播的声音慢慢清晰,是早间新闻。
      张大爷睁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两只鸡满地觅食。
      
      半个小时后,黎渺渺的画完成了。
      张大爷看了之后笑得合不拢嘴。
      
      忽然凭空传来“咔嚓”的一声。
      听起来像是快门的声音。
      
      黎渺渺循着声音看过去,看见了树林里面的少年。
      少年穿着白衬衫,衬衫又被染了乱七八糟的颜料。
      阳光洒在他的背后。一群孩子围在他的身边,特别安静。
      少年转过身,视线茫茫,目光偏偏与她撞上。
      那么恰好。
      
      许嘉森抬起刚准备放下的相机,迅速对焦,快速按下了快门。
      “嗨。”他动了动唇,做了个打招呼的口型。
      许嘉森没有笑,只是愣愣地朝这边看。
      
      黎渺渺视力一般,十米开外的人,她压根看不清长啥样。
      
      但她看见,许嘉森脸上的迷彩。
      和那天几乎是一模一样。
      
      黎渺渺:“……”
      敢情他每天出门都得伪装啊。
      
      孩子们正自个儿玩着,许嘉森走开一会儿。
      他朝黎渺渺和张大爷这边走过来。
      
      “我相机里有你们的合影。”
      
      大爷乐呵呵地笑。
      
      “那敢情好呀。”
      “小伙子,再给我们照几张呗。”
      
      黎渺渺干站着,还是只会比剪刀手。
      
      “我要带孩子们去别处玩。”前半句还顺畅地说完了,到后面,许嘉森又开始结巴:“照……照片……”
      
      “照片我回去……回去以后传给你。”
      
      黎渺渺点点头,直言:“那你发我Q.Q吧。”
      
      许嘉森看了她一眼。
      
      黎渺渺摊开手掌,准备落笔。
      “你说吧,你Q.Q号多少?我回去加。”
      
      许嘉森不经意地舔了下嘴唇。
      薄唇轻启,慢慢缓缓地报了一串数字。
      
      水性笔在少女的掌心划动。
      墨迹微微晕染开来。
      
      黎渺渺写完复述了一遍,一面抬头,一面笑着说:“对吗?”
      
      许嘉森已经带着孩子们跑得没影了。
      
      黎渺渺:“……”
      
      ·
      
      傍晚回家。
      
      黎渺渺想起加许嘉森Q.Q的事情。
      
      手心里黑乎乎的一片。
      勉强能辨认出几个数字。
      
      靠着强大的记忆和掌心的线索,黎渺渺查找了下这号人物。
      
      Q.Q搜索结果跳出来的是一个男生。
      
      网名:逆水寒
      
      头像是鼻孔瞧人的尔康。
      
      年龄120岁。签名是“我的紫薇你在哪里”。
      
      黎渺渺:“……”
      果然小学弟啊,如此非主流。
      
      她决定逗逗他。
      
      ·
      
      齐曜抻着一条腿,大爷似的坐在客厅里吃西瓜。
      
      突然手机屏幕亮起。Q.Q有好友申请提示。
      
      齐曜一看消息验证。乐了。
      
      “呵,这人够狂啊。”
      
      验证写的是:
      小结巴,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结巴?我不结巴啊。齐曜一怔。
      
      为了证明自己不结巴,齐曜当即说了一段绕口令。
      
      他通过对方的验证。
      
      【朝朝暮暮】:嗨,小结巴。
      
      【逆水寒】:嗨你妹。
      
      【朝朝暮暮】:你好凶==
      【朝朝暮暮】:你白天不是这样的啊。
      
      【逆水寒】:我晚上就这样。
      
      【朝朝暮暮】:小弟,咱俩啥时候坦诚相见?
      
      对话到这儿陷入僵局。
      
      齐曜眼皮突突地跳了两下。
      他生怕对方冷不丁发来几张裸/照。
      
      现在的女高中生都这么刺激的吗?
      一上来就……就……坦诚相见?
      
      完了,他真结巴了。
      齐曜拍了拍脑袋。
      
      【逆水寒】:我不小。哪哪儿都不小!
      
      他回了最后一句,直接拉黑了这人。
      
      齐曜把手机扔沙发上,继续吃抱着西瓜,用勺子挖着吃。
      
      门吱呀一声响,有人进来。
      
      齐曜抬头,见是许嘉森,忍不住把刚才的事说给他听。
      
      “森哥,我跟你讲啊。”
      “现在的女高中生都不得了。”
      
      “流氓。是真流氓。”
      “还好我拉黑得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