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6欺负你呀

      第十六章
      
      “小结巴,你刚刚想说什么?”
      黎渺渺见许嘉森眼也不眨地瞧她送的礼物,心里甚是欢喜。
      她在市场上随便挑的,没想到一次就中了他的意呀。
      
      许嘉森抬起头,漆黑的眼眸亮晶晶的。
      他扬起唇角,浅笑,风吹起他的发丝。
      许嘉森说:“其实我,我也要走了。”
      “我要去别的地方念书。”
      
      “啊?”黎渺渺眼里的惊愕一闪而过。
      她低声惊呼,话音一落,随即又笑起来。
      “搞什么嘛!害我感怀那么半天!”
      “这下子,咱们扯平啦。”
      
      被黎渺渺的笑容传染,许嘉森弯起来的嘴角一直维持现状。
      他双手抱着小小的盆栽,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小花盆一格一格的花纹凹槽。
      他酝酿了许久的情绪,一脸轻松的问她:“等我回来,你……你还愿意做我老大么?”
      
      黎渺渺一下子被他问倒。她其实没想过这个问题。
      她今年十七岁,马上就是准高三。小弟十五六岁,念高一,看起来像是头脑不错的那种人。
      等他回来,应该是高考以后了吧?那时候她也有十八岁,将近十九岁了。
      而许嘉森一个十七岁左右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成天被她欺负,合适吗?
      
      黎渺渺思忖后,郑重其事地拍了拍许嘉森的肩膀,回答他:“小结巴,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许嘉森转头,看着少女忽然靠近的脑袋,心跳又一下子加快了速度。
      他适才被勾起来的欲念,还没消解下去呢。
      
      许嘉森半阖着眼,张嘴:“你就当我……”
      ……当我鬼迷心窍了。
      
      黎渺渺坐直了,像个老干部似的,训话:“你呀,不要总想着当人家小弟。”
      少女眉头一皱,双手撑在大腿上,气沉丹田:“男孩子终归得放荡一点。”
      
      “哈?”许嘉森重复她上句话的最后两个字,“放、放荡?”
      
      黎渺渺被少年灵魂叩问式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连忙改口:“我说错了。我想说的是放肆。对,放肆。”
      
      “总之,我也是为你好。我不希望你被人欺负。”黎渺渺振振有词,“收起当小弟的想法,你要做,也是做老大呀!不然,以后我会被嘲笑的。我带出来的人不能是好捏的软柿子。”
      
      别人不能欺负,那被你欺负呢?
      许嘉森哑然失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明白黎渺渺到底什么意思。
      “算了,换个话题。”许嘉森垂眸,视线扫过手里的礼物,冷静下来。
      他看向黎渺渺,放慢说话的语速,道:“礼尚往来,我也要送你礼物。”
      
      许嘉森:“你明天要去画室吗?”
      黎渺渺:“明天上午画画,下午没事。”
      许嘉森:“行李都收拾好了?”
      黎渺渺:“嗯,收拾好了。”
      
      “那,明天下午三点,我在清水巷的那棵大榕树下等你。”
      “我请你吃可爱多,顺便把礼物送给你。”
      
      黎渺渺一愣,这是要回到初见的地方么?
      怎么听起来像是……两个人的约会?
      听他说这话时,她的小心脏不自觉地漏了一拍。
      他越一本正经,黎渺渺的心就越躁动。
      
      “好啊。”黎渺渺微低下头,眼里尽是娇羞。
      她原本做好了心如止水的准备的。
      况且,她自己送的礼物也那么草率。
      
      “你别送我太贵重的东西。”黎渺渺的余光飘到许嘉森的手腕上,那块坏掉的腕表在阳光下折射着光。她缩了缩手,不想被他看到自己手上的同款情侣表,闹出误会。
      
      “贵倒是不贵。”许嘉森笑道,“可能有点重。”
      “没关系,用不着你拿。”
      
      黎渺渺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没多做纠结。
      反正明天下午就知道了。她想。
      
      清晨,青湖公园里行人如织。
      进门就能看见的凉亭里,少年少女聊着高中学习的趣事,欢声笑语不断。
      凉亭旁,高大粗壮的苏铁迎着阳光生长。不知道花期几时。
      
      .
      
      天空湛蓝清澈,白云轻飘飘的,像是棉花糖缀在天际。
      一点也不难得的好天气。温度还OK,不算很热,但是晒。
      
      好在清水巷的穿堂风十分凉快,大榕树的荫蔽够宽敞。
      黎渺渺拿纸巾擦干净榕树下的大理石板,不拘小节坐了下来。
      她今天穿了初见许嘉森那天时穿的衣服,素面朝天,没化雷人的妆。
      
      时间一晃,居然也快有三个多星期。黎渺渺回忆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总觉得不可思议。
      
      去程予阳欢送会的那天,她像是忽然中了邪,心血来潮想做小太妹。
      和学画画一样,也是半路出家。幸运的是,人生中劫的第一个人啊,是许嘉森。
      要颜有颜,脾气好,哄她开心的时候,还可爱得要命。
      黎渺渺承认,许嘉森是她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好看最可爱的男孩子。
      
      这样的小弟,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啪一下,砸她怀里了。
      
      托许嘉森的福,黎渺渺的学业进展特别顺利。
      现在两个人要各奔天涯,为未来努力。
      黎渺渺心里感到由衷地开心。
      
      她并不难过。
      
      “小结巴,你要闪闪发光地回来呐。”
      黎渺渺正自言自语着,转角处一道人影晃动。
      她扬起脸,冲许嘉森甜甜一笑。
      “你来了啊。”
      “迟到了两分钟哦。”
      
      “抱歉。”许嘉森礼貌颔首,眉间挂着歉意。
      他刚才拿铁锹去挖土,没想到土太硬,一下子耽误了太多时间。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冰淇淋。”
      “你想吃什么口味的?”
      
      黎渺渺不假思索:“香草味。”
      
      许嘉森买了两支可爱多,都是香草味的。
      他把冰淇淋递给黎渺渺,“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礼物。”
      
      许嘉森个子高,他主动帮黎渺渺撑伞,黎渺渺的视线完全不受阻挡。
      头一次感受如此舒适的伞下视野,黎渺渺心情好得不得了。
      
      沿着清水巷走,走到半路在岔路口转了个弯。
      青石板小路的尽头,是一处空地。
      木栅栏后边,入眼的是姹紫嫣红。
      
      黎渺渺此时心里猜得差不多了。
      她送许嘉森多肉,许嘉森的回礼亦是花草。
      
      两人越走越近。
      花丛里,一抹明黄色很耀眼。
      月季的旁边种了一株向日葵。
      泥土像是新被翻过,浇了水。
      木栅栏边靠着一个铁锹。
      
      黎渺渺垂下眼帘,瞥见少年球鞋边染着的泥。
      忽而鼻头一酸,眼眶也有点痒。
      
      少年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这棵向日葵是我种的,送给你。”
      “它适合生长在野地里,不适合花盆,所以我就栽在这里了。”
      “我拜托了便利店的叔叔帮忙浇水,他很乐意帮忙。这一片的花都是他在照顾,你不需要操心。”
      “还有啊——”
      
      “许嘉森。”黎渺渺郑重地喊他的名字,“为什么想送我这个?”
      
      许嘉森一脸理所当然,“向日葵耐涝耐旱,迎风生长。就像你一样。”
      “你以后难过了,就想着我说的话。渺渺,好好画下去,别忘了你的梦想。”
      
      “哎,你傻不傻呀。”
      “我想看它还得穿越大半个城市。”
      
      许嘉森淡然道:“美好的东西值得,就算是大半个地球,也值得。”
      
      黎渺渺看他,眼里有着从未出现的认真。
      两人的视线纠缠,凝固了时间。
      
      黎渺渺沉默半晌,轻咳一声,问:“要去看公鸡打架吗?”
      许嘉森别过脸,捂住右耳,轻声细语:“好。”
      
      ·
      
      书院是他们第二次见的地方。
      黎渺渺和许嘉森并排坐在绿荫里,有一搭没一搭聊天。
      
      “诶,我们第一次见面那天,地上的十块钱,是你故意扔的吗?”
      黎渺渺不想戳穿自己老大的光辉形象,特正经回答:“不啊,就是我捡的。”
      “当时就想着考验一下你。”黎渺渺说,“如果你拾金不昧的话,就有资格当我小弟。”
      
      许嘉森嘴角绷不住,笑了,他意味声长地“哦”了一声。
      “我头一次听说,当不良少年还得有优良品质。”
      
      黎渺渺:“……”
      
      “老大,你想考什么学校?”
      “A大的国画。”黎渺渺笃定道。
      
      许嘉森:“我相信你可以。”
      黎渺渺撩耳际的发,挽在耳后。
      “你呢?你想考哪里?”
      
      许嘉森闻言,安静地看着不远处打斗着的公鸡们。
      他坦言:“还没想好。我的未来到底在哪儿,我还没找到。”
      
      “你看起来不像是没有梦想的人。”
      “我认为的梦想啊,就是那种你愿意掏心窝子去干的事情。”
      “你不计较得失,不在乎回报,一往直前,坚定心中所念。”
      “它能让你哭,更多时候,它能让你笑。”
      
      黎渺渺在一旁高谈阔论,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许嘉森。
      他忽然开心地笑起来,露出一排森白的牙。好看得晃眼。
      
      “你说得对。”
      “梦想确实能让我笑。”
      ——如你一般。
      
      午后的日光渐渐偃旗息鼓。
      时间仿佛静止的书院里,张大爷靠着门,昏昏欲睡。
      屋子里的收音机开着,里面放着上了年代的歌曲。
      
      “小结巴,你走了以后,会想我吗?”黎渺渺转过头,看着许嘉森的侧脸,拔高音量。
      
      许嘉森转过脸,才说了两个字“当然”,就又结巴了。
      “当然、当然会、会想你。”
      
      “但是你不要想我。”
      
      黎渺渺瘪了瘪嘴。
      
      她听见许嘉森继续说:“你要想着学习。”
      “不能分心。”
      
      少女积攒好久的神气,像是气球被戳破,在此刻全部漏了出来。
      
      黎渺渺没忍住,脸往下一埋,手撑在许嘉森的肩膀上,放声笑了起来。
      
      许嘉森任由她笑,被传染得自己也抑制不住笑容。
      
      他低下头笑,肩膀微微颤动。
      
      两颗脑袋撞到一起。
      笑声颇有默契地停止。
      
      许嘉森垂眸,浓密的睫毛上下刷过。
      像是细软的绒毛,一下一下挠过掌心。
      黎渺渺看得心痒痒。
      色心不死。
      贼心难灭。
      
      少女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手从少年的肩膀上移开。
      随后,她伸出食指。
      
      “许嘉森。”她轻唤他姓名。
      “你最后让我欺负一次,可以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嘉森:我还不够放荡?
    求预收,专栏可见
    《爱豆超宠我》
    @时漾今天睡到江御了吗:没有。
    江御:胡说。
    白手起家顶流巨星x不差钱人气女画家
    【1】时漾被家里人安排相亲。
    傲慢的相亲对象甩了她十个房本,“三年生俩,结婚后做全职太太。梵高死了以后才出名,画画没前途,我能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时漾听后微笑着拿出手机,指着壁纸上的爱豆说:“这是我前任,腰好颜正还才华横溢,你凭什么觉得我能看上你?”
    相亲对象听后陷入沉思,一分钟后指着时漾身后那桌,道:“他来了。”
    时漾不明所以,转过头看到了梦中情人。男人勾唇浅笑,眼里透着一丝玩味:“听说我是你前任?”
    时漾欲哭无泪:“我、我没有爬墙!”
    【2】出道七年零绯闻,外界传言江御私下性情清冷不近女色,直到某次直播,他秀了满屋子的画作收藏,正说着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兔子睡衣的女人走进来,委屈巴巴:“宝宝,今天没灵感。
    江御朝人张开双臂,笑容温暖灿烂,“来,老公抱抱。”
    又名《和爱豆闪婚是什么体验》《粉他七年后终于睡到了》《蜜桃味的吻》
    感谢:
    读者“姜姜”,灌溉营养液 x10
    读者“麻团君”,灌溉营养液 x5
    读者“21277245”,灌溉营养液 x10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