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怎么欺负我了吗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5魂被她勾走

      第十五章
      
      从老中医家里出来,许嘉森站在与夜深人静的孟城街头,仰起头看天上的月亮。
      街上安静,耳朵里却静不下来。池塘里传来青蛙的鸣叫,树里藏着夏夜的蝉声。
      就连陪他出来的齐曜,也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喋喋不休:“森哥,你怎么就急火攻心了呢?”
      
      “森哥,看你平时身体挺硬朗的啊。”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病来如山倒?”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齐曜低声碎碎念,注意力都在药方上。
      他没看路,保持着均匀的速度,自顾自往前走。
      一不留神撞到许嘉森的后脑勺,磕得鼻梁生疼。
      
      许嘉森站在路灯下岿然不动,反倒是他连连退后好几步。
      齐曜错愕了两秒,捂着鼻梁,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孔。
      没有温热猩红的液体流出来,还好还好,不用慌,问题不大。
      
      齐曜揉着鼻梁,抬眸,吐槽:“就你这硬朗的身板,居然急火攻心,我也是服!”
      “你说说看,你每天晚上都在想些什么?我还真就纳闷了。”
      
      许嘉森像是没听见,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木讷地瞧着天上的圆月。
      一分钟后,齐曜仍然在揉着鼻梁,掏出手机对着前置摄像头龇牙咧嘴。
      “我要是破相了,还怎么考演员呀?”
      
      齐曜话音刚落,便听见许嘉森开金口,感叹:“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
      
      齐曜整个人在微风中凌乱,恨不得一个嘴巴子抽过去,把许嘉森弄清醒。
      这个人莫不是林黛玉上身了哇!流个鼻血魂都没有了!喧嚣个屁哦喧嚣!
      
      “森哥,回去吃药了。”齐曜掀了掀眼皮,收好手机,“明天咱们还有特训呢。”
      
      许嘉森终于不再看月亮,他收回目光,随口说了句:“走吧。”
      
      路灯下,两个少年的身影被温柔的月光衬得越发颀长。
      左边的少年腿脚不便,右脚上穿着护具,一步一步走得极慢。
      右边的少年放慢步调,一手拿着药,一手扶着身边的人。
      
      “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齐曜,你背下一句。”
      
      齐曜:“……”
      “森哥,饶了我这条狗命。”
      “咱就好端端地走路,能别念诗么?”
      “做人要一心一意,不能一心二用。”
      
      许嘉森:“你走个路还要费脑子么?”
      
      齐曜:“……”
      
      许嘉森:“不要辜负这么好的学习氛围。”
      
      齐曜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翻了个白眼。
      他缓缓道:“稻花香里说丰年。”
      “听取蛙声一片。”
      
      许嘉森欣慰地点点头:“恭喜你,得一分。”
      齐曜选手继续在心里翻白眼,没好气地说:“这青蛙叫得如此聒噪,你还吟得了诗,也真是好兴致。我听得都快烦死了,恨不得拿胶布把它们嘴堵上。”
      
      别墅区自然环境要好许多,水塘里夜晚有蛙出没,叫声大,扰人清梦。
      许嘉森一本正经地回:“青蛙发声器官在腹部,你堵上嘴没用。”
      齐曜:“……”
      许嘉森依然很正经:“再说了,交/配的时候兴奋很正常。”
      齐曜:“……”
      
      眼见许嘉森张嘴,似乎又要考他古诗词,尴尬到快要急火攻心的齐曜主动出击。
      他勾唇,眼里挂着一丝桀骜,痞痞地坏笑道:“森哥,用不着羡慕它们。你那啥的时候,叫得会比这些家伙好听一万倍。”
      
      许嘉森默默地闭上嘴,他别过脸去,只留给齐曜一个侧脸。
      齐曜看见,许嘉森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赶在他发怒之前,齐曜狗腿地拿过许嘉森手里的药,说:“快走吧,回去吃药。”
      “在此之前,森哥你先兜着点肚子里的火,别又钻心里去了。”
      
      恍恍惚惚的许嘉森捂着心口,脚步虚浮,整个人忽然轻飘飘的。
      他把齐耀的声音,黎渺渺的声音,以及黎渺渺的那张脸,从脑海里推了出去。
      
      少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隐在树影里,隐在垂下来的卷发里。
      
      小姑娘还未成年呢,许嘉森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
      罪过,罪过,真是罪过……
      
      .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许嘉森专心给齐曜辅导功课。
      毕竟,离他回英国的日子越来越近,剩下来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吃药调理身体,他的“急火攻心”好得差不多。
      鉴于许嘉森的身体现状,齐曜收敛不少。
      他要练嗓子的话,会特意跑到离许嘉森卧室最远的地方去。
      以免他的森哥听了他的歌声夜里难寐,病情加重。
      
      黎渺渺晚上定点骚扰许嘉森。
      她向他分享她在院长妈妈那儿画的作品。
      还给他讲她的最新发现。
      
      比如说。
      
      【朝朝暮暮】:小结巴,我跟你说啊。
      【朝朝暮暮】:院长妈妈以前居然是个画家,名噪一时的那种!
      【朝朝暮暮】:我运气真好!谢谢你啊!
      
      许嘉森看了只是淡淡地一句:“不客气。”
      心里却美滋滋地回:“我眼光真好。”
      
      就这样,两人各有所得,每天快乐而充实。
      
      这个周末的清晨,许嘉森收到黎渺渺的消息。
      ——来自老大的指示。
      
      【朝朝暮暮】:小结巴,青湖公园大门进去的第一棵苏铁旁边,我在那里等你。
      【朝朝暮暮】: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许嘉森换了身简单休闲的衣服,穿了双适合跑步的球鞋。
      他出门前,仔仔细细地检查了钱包和钥匙。
      齐曜练完绕口令背完古诗词回来,头昏脑涨。
      他叼了块面包,见许嘉森穿戴整齐要出门,含糊不清地问:“你要去晨跑吗?”
      
      许嘉森低头看自己的鞋,随意地回答齐曜:“不是。出门有事。”
      齐曜又打量了下许嘉森的行头。一身适合跑步的装扮,大清早的,居然不是去晨跑。
      
      “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每天只能和门卫大爷以及许嘉森聊天的齐曜,逮到能说话的机会,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许嘉森弯腰,再次确认自己的鞋带系好了。他直起腰板,走路时脚底生风,低沉的嗓音从风里传来,差点闪瞎齐耀的钛合金狗眼。
      
      “劫富济贫。”少年如是说。
      
      听起来很屌的样子。
      
      齐曜坐在餐桌前目送许嘉森的背影消失,恨恨地捶了捶自己的腿。
      哎呀,不争气!老子也想去劫富济贫啊!
      
      许嘉森坐公交车来到青湖公园。
      离约定的时间还差十分钟,黎渺渺没到。
      
      许嘉森坐在原地等。等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些事情。
      苏铁旁边是一个凉亭,凉亭的对面有一个小摊,摊主在卖水果。
      除了水果,小摊上还有一些饮料啊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许嘉森走过去,向摊主买了一瓶怡宝的矿泉水。
      他拿了水,重新坐回去等。
      等人时,他默默观察周围晨练的人。
      
      来晨练的大爷大妈们跟着悠扬的音乐在练太极。
      一招一式,慢动作,看得人连呼吸似乎都跟着慢了下来。
      
      “嗨,小结巴。”
      少女出现的时候,一束光正好打下来。
      她的笑容过分明媚,比阳光还要耀眼。
      
      “嗨,渺渺——”
      许嘉森招招手,话锋一转。
      “老大好。”
      
      “你、你有什么重要的事……”
      
      “你刚跑完步就出来了吗?”
      黎渺渺打量着他的装扮。又看到他手边的那瓶水。
      她的手磕着下巴,轻轻摩挲,若有所思。
      
      许嘉森动了动唇,没吱声,算是默认了。
      他拧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大口水。
      不知道为什么,遇见黎渺渺以后,他常常口渴。
      
      黎渺渺平静地开口,问他:“你吃饭了吗?”
      许嘉森擦了擦唇角的水渍,语气慵懒:“吃了。”
      
      才说完,许嘉森又开始喝水。
      他仰起头喝水的角度,恰好能看到浓密的睫毛翘起好看的弧度。
      喉结滚动,有点性感。黎渺渺的视线慢慢往下。
      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勾人。
      她看得有点口渴。
      
      黎渺渺别开眼,莞尔一笑,道:“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
      “我马上要去参加暑假集训了。”说完停顿了下,继续,“后天就走。”
      
      “挺突然的。”黎渺渺垂眸,“但我好开心。”
      “我能去北京,和大神们一起集训。”
      
      许嘉森愣了下,盖了矿泉水的瓶盖,展露笑颜。
      “恭喜你呀。”他说着,加重语气,“老大。”
      
      他本来不知道该怎么告别,哪知道黎渺渺先走一步。
      原来她今天要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道别啊。
      他还以为又是什么劫富济贫的任务,怕黎渺渺吃亏,特意穿了身适合打架和逃跑的装束。
      
      “你集训到什么时候?”
      
      黎渺渺:“九月开学。”
      “我们接下来都见不到了。”
      
      黎渺渺:“所以——”
      许嘉森:“其实我也……”
      
      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笑了。
      
      “你先说。”许嘉森做了个“请”的手势。
      
      黎渺渺笑了笑,眼里有熠熠星光。
      她转头去包里拿东西,忽然有点小害羞。
      没有扑粉打腮红,脸颊依然粉粉的。
      
      “我有东西送给你。”
      “算是留个纪念吧。”
      
      “你不要太想我哦。”
      黎渺渺自恋地笑了笑,把手里的东西递给许嘉森。
      
      许嘉森打开黎渺渺递过来的盒子。
      
      里边躺着一盆多肉植物。
      叶片薄,比较长,叶肉饱满。
      像散开的袖珍型莲花。
      
      景天科拟石莲花属多肉植物。
      
      许嘉森恰好认得。
      它的名字是叫……
      
      许嘉森抬起头,好奇地问:“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黎渺渺笑了,可爱的梨涡露出来。
      “老板说它的叶子能变色,也容易活。”
      “上次我们去河边散步的时候,你跟我说,其实你觉得自己很难坚持一件事。”
      “那现在坚持看看吧,我把这家伙交给你。好好养着哦。”
      
      许嘉森语塞,心里没过一丝暖流。
      
      见对方一副失魂的模样,黎渺渺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她打趣道:“哎,小结巴,你不会是被五块钱的多肉就能勾走魂的人吧?”
      
      许嘉森摇摇头。
      他抿着唇,喉咙里似有火在烧。
      
      唇边麻麻的。
      有声音在脑子里绕。
      
      这多肉有名字的。
      ——初恋。
      
      五块钱的小玩意儿,确实令他失了魂。
      黎渺渺这家伙,赢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森哥:十块钱我就跟你走。
    简要说明下:
    我在文案就写了,两个人会分开一年。毕竟都得专注学业嘛。
    森哥这么可爱,渺渺这么傻撩(划掉),相信我,他们分开的互动也很可爱
    小清新治愈向,大家完全不用担心虐,虐狗倒是真的。
    感谢:
    读者“沈言年”,灌溉营养液 20
    读者“瓶盖”,灌溉营养液 5
    读者“墨清源”,灌溉营养液 5
    读者“瓶盖”,灌溉营养液 5
    读者“慕城南啊”,灌溉营养液 3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